登录  注册
  • 144阅读
  • 0回复

[小说]成年人的悲剧《缩影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危机
 
发帖
3
金钱
190
铂金
7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3-05
缩影剧

“呵。”阿天长哈了一口气在手掌里,把两只手贴在冻得通红的脸上。冬天本该就是这样的,冷的出奇。
“呀,天是冷了点儿啊,再过一会就好了。”父亲手上戴着一双十元钱一大捆的白手套中的其中两双,一只套在另一只的上面,两只手握着一辆有几年的电动车的车把,缓缓的向前开着。父亲年纪有点上岁数了,眼睛里面有了一些白东西,电视上一款卖眼药水的说是白内障,父亲也没去看过,只是说着没事,看的见,就是车要慢慢开了,阿天其实也是会开电三轮的,母亲怕他开的快,出事情,毕竟快过年了,年前出那些事总归是不好的。
两人是七点从不大的院子里出来的,走到小巷子里面,要蹬三轮去卖气球、卖小玩意儿的老人已经在前面了,老人佝偻着背一前一后的蹬着,不大的风吹着那泛白的短发,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扯下来一大把。渐渐的电动车已经追到三轮车的尾部,一只气球轻轻飘到了离阿天面部的不远处,他瞟了一眼,艳红的不透明塑料膜上印着海绵宝宝微笑的样子,可是很快电动车就越过了三轮车,微笑也甩在了后面,他吸了一下鼻涕,从口中哈出一口长气,面部盯着那不知方向的街道,随波逐流。
父亲开车到了集市上,在集市口四处张望,看哪里有好卖东西的好地方,第一眼看的是自己之前的好地方,一个十字路口,在集市的中央,发现那里有一辆载着一筐筐金桔的货车提前占住了,骂了一句:“他奶奶的。”就往集市深处开去了,停在了卖猪下水和灌肠的旁边,地理位置不是很好。父亲走下车向集市口看了看,又向自己之前看过的地方望望,像是看中了一处,对阿天说:“你看着啊。”自己看看上下没有车通过,走到路的另一边。
阿天靠在车框边上,看着父亲矮小又笨拙的身影通过马路后又向集市里面走了走,走到一户贩卖瓷碗、碟子的超市的旁边,把那里摆放的绿色垃圾桶往边上挪了挪,停下,退后看看,又动了动,摆到自己满意,要转身过来时,阿飞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把脸低了下去。父亲走过来,手握着车把往路中央拐,正好有车从上面下来,赶忙把车往后退,黑色的大众驰过一阵寒风扑在脸上,刺的脸面生疼,父亲和阿天不约而同的看往两边,看到道路延伸好远后,车影还没出现时,开始拐,父亲把车,阿天后面推,方向对了,父亲就上车转动钥匙,车头上亮出半圈红点,印在父亲粗糙的黑脸上。车跑起来,阿天跟在后面随车到了之前停垃圾桶的地方。他觉得在垃圾桶旁边卖菜不太好又把垃圾桶推了推,没推多远就被父亲叫住了,父亲走到跟前看看四下没人悄悄说:“这,再推有人说。”阿天答了一声“哦。”就去摆弄甜椒了。
不一会儿,从那个超市走出来一个搬着纸质箱子的中年妇女,有着中年妇女明显的特征,简单的短发、圆脸、以及发福的身材,父亲看见赶忙走过去笑脸相迎。
“这么早就摆货呢,天儿挺冷的啊。”
“可不是嘛。”说着往我这里看了一眼。
“用一下您地方,不碍事吧。”
“那没事,没事。”
“哦,那就好,怕妨碍您。”
“没事。”
“要不,我帮您搬吧?”
“不用,不用,没多少。”
父亲在寒风中看着弯腰的女人,脸面上堆着笑脸,手上廉价的烟飘着烟雾,烟灰一点点的掉在布满尘土的砖石上,女人开始向后面走,父亲看她进去了屋子里面才转过来吸了一口烟,烟雾飘在了他身后,飘在了他身后每个人的嘴里、肺里。阿天看着飘去的烟雾,心里面是发笑的,他因为自己没在父亲身后感到庆幸,也为那些在父亲身后的人感到悲哀,但他很快又想到了,是不是也有人在自己的前面吸烟,烟丝通过空气稀释传到自己的口鼻里,自己也察觉不出来,一想到这里,立刻便把冰冷的手掩住冻得通红的鼻子上。
“快来,把后面的大辣椒堆在车边上,好卖,一个一个拿起来,不要扒拉啊。”父亲喊的一句话打破了阿天自己的胡想,他自己把后边车框上的的绳子解开打开车框,后边打开了,面向马路那一边的车框也就放下来了。阿天把好一点的甜椒放在车框边上,父亲对着简易的扩音器说:“便宜了,便宜了,大辣椒便宜了,批发价,批发价。”但他并没有立即播出,阿天似乎是明白的:父亲之前说过集市现在还没上人,大概是这个原因,再又就是要节省一点电量吧。
父亲把声音录好后,放在破破烂烂的车座上,车座的车栏缺了一边,播音器的线接在电频上也就没那么碍事了,之后自己就准备去看集市,走的的时候问阿天:“额……,小,你吃东西不,前面有卖包子和小米粥的,小米粥可好喝了。”阿天手摆弄着甜椒,抬起头平淡的说:“没事,不用管我,我不饿,你去吃吧。”父亲愣了一会儿,两只手端在肚子那个位置,大概是不知道放在哪里,毕竟套的厚围裙连个侧布兜都没有,那布满胡茬的嘴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于是自己趿拉着儿子军训时穿的旧胶鞋,扬起一阵阵尘土去了集市深处。
阿天把甜椒参差不齐的摆在车兜儿边上,像是没煎熟的鸡蛋一样的太阳在集市深处里面探出了大半个身子,没什么事情做的他,拿出来屏幕上已经裂开一条缝儿的手机在手里面摆弄,脸上不时会展露出与家人相处时不常出现的笑容。当阳光开始在寒风中播散那可怜的一点点阳光时,父亲逛了两圈回来了,手里面拿着一张一元的烧饼,烧饼里面夹着一张泛红油的辣片儿,父亲咬下来一块,嚼着碎渣说:“里面买大辣椒的十块钱三斤,还没咱的好呢。”阿天没接话,但把手机放下了。又等了一会,集上开始上人了,父亲的烧饼也正好要吃完了,阿天靠在车栏边上看着渐渐逼近的行人又看看父亲吞掉的烧饼,他的肚子有点扛不住了,走到父亲跟前问:“爸,烧饼在哪里买的?”父亲忙把吃到最后一口的烧饼放下,拿手指着对面说:“就这家,挺好吃的,一块钱一个,夹上辣片儿一块五,给你钱,要吃辣片儿不?”阿天拿过父亲从挎包里面拿出的一元硬币,摆着手说:“不加了。”就跑走了。
集市上已经开始热闹出来,提前录好的噪音在各处播放出来,这里是卖灌肠的,那里是卖蘑菇的,不时还有几声微弱的声音喊着什么什么处理了,听不大清楚,从集市里面散到四处。阿天靠在车的尾部,烧饼已经吃完了大半个,这个时候有个大妈骑着一辆电动车,靠在他面前,大妈摘下泛黄的花口罩,一口河南话:“大辣椒多少钱?”阿天嘴里面的咬烂的烧饼还没咽下去,把耷拉在车栏的手伸出来三根手指,嘴里面口齿不清的说着“三块。”父亲在车头一时没看见,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阿天眼睛向上翻了一下,咬了一大口烧饼,心里面想着:“不买就不要看,有毛病。”
父亲看见阿天漫不经心的,说了两句,阿天口头上答应着,心里面满不在乎。似乎每个人都是爱父母的,孩子们在心里面往往是不会谩骂他们的,他们对父母的怨恨都会转移到自己不相干的人头上,就算实际上不表现出来,心里面咒骂一下总不会是坏的。呐,阿天就是这样做的,多年来家里面的贫穷实在是过分的要命,为了少在家里面占口粮,他出去干过服务员、学徒、流水线工人,甚至为了赚那80块钱,自己要冒雨给婚庆搭脚手架,不过阿天内心是坚强的、恒定的,一直不变的是他在工作时心里面的谩骂声,能讲出来的脏话都大块大块的拥堵着他的心。看,又有乡下人过来问价了,他在心里面凝视着走过来的这个人,开始把父亲对自己的教训发泄出来了:“出来也不把自己的头发包住,不怕风把你的一点点可怜头发都拔光,这也就算了,快过年就不知道换一身新衣服,多少年前的衣服也好意思穿出来;看看那鞋还能不能盖住你丑陋不堪的臭脚,我都替你丢人。”老人一瘸一拐的来到了车前问:“大辣椒多少钱?”阿天脸上露出来笑脸说:“三块钱一斤,大爷,回去当配菜吃挺好的。”
“啊,多少钱?”
“三块钱一斤。”
“能不能便宜点?”
“批发价了,大爷,不能再便宜了。”
“前面才买两块钱,咋不能便宜了,便宜一点就买了。”
“真不能了大爷,您看看,咱我们的比前面的好。”
“那算了,俺不要了。”大爷说完,抓着尼龙袋的手往后一靠走了,但阿天哪能觉得就这样,心里面想着:“前面便宜去前面买啊,过来问什么,还乱摸,买不起就不要逛。”
还没觉得过瘾呢,骑车过来个小姑娘,后面带着她的奶奶,阿天又有想法了,“小姑娘挺不错啊,我不能显得不好看呢。”
“这个,大辣椒多少钱?”她奶奶从后座下来问的。
“大妈,三块一斤,很好吃的。”阿天不时瞟着骑车的姑娘。
“哎哟,看着还中,拿个袋儿吧。”
“中。”眼睛乱瞟。
“哎呦,这个坏了,……中就这些儿吧,给称称吧。”
“称的话,去前面那里称。”阿天是看着那个小姑娘说的。
整个过程小姑娘就只是说了一句,“奶奶,买这么多啊。”等看着小姑娘的背影走远之后,自己的眼前走过一对女生,就全把小姑娘给忘了,想起来甚至还觉得那个小姑娘呆呆了,看的阿天定在了那里,脑子里面幻想着那些不健康的东西。
“哎,大辣椒多少钱?”面前的妇女打醒了阿天的脑子。
“哦,三块一斤。”虽然脸上挂着微笑,心里面可是把她从上到下数落了一个遍,之前看到了女生也不见了,更加恼火了。
“那来点吧,拿个袋儿。”、
“给。”看着她一边仔细看,一边还是把坏了一点的甜椒丢进了大红色塑料袋里面,阿天心里面舒服多了,还在心里面认为她就是一个笨蛋。
上午在一阵阵的吵闹里面过了大半,也就是集市也经过人群的潮起潮涌的冲刷,热闹的一部分过去了,阿天和父亲的甜椒摊也卖出去了一大半,拿肉眼大致一查都查的出来还剩下多少。自然阿天也没白白度过这个上午,可以说是十分充实,除去上面提到的还有一大堆类似的,让阿天感到一天最有意思的还是在卖甜椒时候的那个50多岁的大爷,他在好好观察甜椒的时候,把逛了一圈收罗出来的好货物都装在一包大尼龙袋里,还傻不拉几的把尼龙袋蹲在布满恶心唾液的油柏路上,最后却被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看上去又笨又穷坏家伙一遭顺手牵羊去了,当然这虽然令阿天感到已经很满足了,不过让他觉得出来卖菜最值的是,那个被偷了笨家伙刚开始居然没注意到自己的东西丢了,挑完之后,下意识一摸才发现丢了,那个表情啊,真好笑,50多岁了人了,到处看,看自己的货物,眼睛里面都快挤出来眼泪了,还问我见过没,看着那个样子阿天哪能告诉他呢,可以说是就是为了等这个非常棒的表情才一直没说的。唯一让阿天讨厌那个笨小偷的原因就是最后这个笨大爷把买的甜椒都丢在了车上,让他卖菜的时间变长了。
中午,父亲只是吃了一节粗灌肠对付了一下,阿天倔强的什么都没吃,但他一上午有点耗心神,早就是饥肠辘辘了。一直到下午两点都无人问津他们的车摊,竖在旁边不远处的木桩上的大喇叭广播着什么什么的东西,阿天不关心那个就想知道车上的这点甜椒快点处理掉,为此他建议父亲把甜椒降价,父亲不这么认为,觉得天还早,能多卖一毛就是多赚一毛。太阳在一早上的洗礼后,变得不暖和起来,风也刮着尘土和白色塑料袋子顺着街道肆虐着,可能风里面还带着从不同的人嘴里吐出的病菌还有一向讨厌的二手烟雾,阿天置身其中却感觉不到,并且他是从不相信神佛的,这个时候居然祈祷老天,只是为了卖出去这一点点甜椒。忽然自己的面前走过一个老人,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哦,阿天记起来了,是自己谩骂过的一个人,那个问了一大堆却没买的穷家伙,他突然发现骂别人也是一个好习惯呢,可以记住一些世界上的坏家伙,刚把这个优点想明白自己又对着那个坏东西在心里面谩骂了好久,发泄自己因为这些甜椒影响的坏情绪。
下午三点半,车上的甜椒少了一点,阿天反而抱怨那些买走的人不早来,这样自己就可以早点回家。父亲重新又一次录了播音内容:“大辣椒处理了,大辣椒处理了,十块钱四斤啊,十块钱四斤啊。”集市上行人已经少了好多,没人愿意过来问个价儿,阿天等的有点急迫,也开口去大声叫卖,过了几分钟、十几分钟、几十分钟,终于是有人卖走了一些,阿天饿的连看那人的一眼都不想了,最后催着父亲留下了最后的几斤甜椒,草草收场了今天的生意。
日光还没落下,冷气就袭来了,阳光照着车,照着父亲和阿天的身子拖拽了好长。回家途中,他们又一次遇到了早上那辆三轮车,上面少了什么东西吗,不知道,反正那个海绵宝宝还在,老人佝偻着背一前一后的卖力蹬着,海绵宝宝也飘来飘去。阿天心里面现在没有任何想法,眼光一直盯着眼前,和父亲一句话都没有,像一只病恹恹的年轻狮子,或者是刀砧上的泥鳅。
临近傍晚,垃圾桶的煤渣堆起了好高,阿天拎着满满的一桶左摇右晃的向巷子里面的大绿色垃圾桶走去,倒了一半,垃圾桶满了,便把煤渣倒在了地上,转身回去时看见了那个早上被偷了的笨家伙,阿天放慢脚步,不想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望着他进去了一个很破的院子,在路过那里的时候,发现破院子里停留着海绵宝宝的微笑,阿天愣了一会,继而巷子里又传来了垃圾桶“格拉格拉”的声音。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