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17阅读
  • 0回复

[散文]老街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南腔北
 
发帖
1
金钱
130
铂金
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2-26
老街记

20192月24日,二十多天里,凯里迎来了唯一一个暖阳天。
周天是赶场的日子,街上的人比以往要多很多。穿行在老街里,能听到一些叫卖扩音器的声音,拥拥攘攘堵车的喧嚣,偶尔能听到一些聊天的欢声笑语,也有些人沉默的走着,脸上摆着各异的表情。赶场天许多商铺都把东西摆出了店外出售二手货物的店老板,一边无厘头的骂着接到的骚扰电话,一边像客人介绍着自己的东西。街上摆摊的小商小贩好像被城管驱赶走了很多,留下了一些挑着担子卖青菜的婆婆,巷角里卖草烟的老头,一张桌子卖手机配件十块贴膜的年轻人,在围栏边等乘客的摩的司机在朦胧的暖阳下,有穿着苗服盘着苗发背包的苗姨妈,也有裹着一层又一层套着棉服买菜的妇人,也不乏有衣衫褴褛站在街边抽着烟四处张望的男人,不知道等着什么太多的人来来往往,也不清楚自己心里细数着什么。
老街的广场是一个半个足球场大的院子,院子上挤满了人,也比以往热闹得多。院门口的两边石台坐满了穿着黑色衣服带着帽子的老大爷,你一嘴我他一嘴好像聊着流年过往的英雄事迹,有的还带着小孩聚在那里沐浴着朦胧的暖阳。石台左边一个窄小的空地,三大妈俩大爷拉着二胡和一些不认识的乐器,周围围满了人像是电视剧里面过年看影剧一样。走进院子里,一眼望去,原来小商贩都跑到广场里来了。刚进踏进院子门口,一侧地摊上有卖2019年猪年日历周公解梦梦中解析一类的书,围有一些老人翻阅着这些老旧书本院子最中间,一个带着小蜜蜂扩音器卖苗药的苗人,描述着自己的药品,凳子上还挂着一张锦旗,显得很脏的瓶子上写满了药治的病,里面装满了黑色的药物,却无人问津。算命的姨妈把一张红布垫在地上红布上写满了看风水、看命、算财运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上两根劈半儿的竹子,坐在一个装着打破了一半的熟鸭蛋的火盆边,等着人们来算命解梦。边上有两个擦皮鞋的妇人,一个给一个男人擦着皮鞋,一个拿着手机等着客人。走进院子里,打一碗辣鸡粉坐下细细品味,味道很浓。院子最里面的长亭里,坐满了打麻将,下象棋的大爷大妈,长亭一边的桌球店好像生意不太景气,几张桌球没有人玩。幺妹餐馆又热闹了一圈,两个折叠遮阳棚并排围上一圈透明塑料布,里面坐满了人,有吃粉的也有打着长牌的中年老年人店前那棵树下还养着三四只掉了毛的鸡。广场里挤满了这样那样的人互不干干扰,仿佛是生活美好的样子,充满了温暖。
太阳下山时已经是五六点钟了,会有很多的婆婆姨妈挑着新鲜的蔬菜水果来卖,菜市场摆摊的人们已经挤到了老街的斜坡路。城管下班后马路过道又变成了菜市场,栽花种草防婆婆姨妈卖菜的花坛也不济于事,原本宽敞的道路又堵车了。
这几天凯里的同学朋友基本也都开学了,该走的要走了,可能以后的见面也只是有目的性的见面了没有刻意的见面,可能以后就真的见不着面了。想起前几天去学校看了一眼,找不到人一起去看学校,仅有一个女孩子,仅此而已。其实很怀念学校的点点滴滴,可是去了却十分的悲凉,复读的人在又好像不在,老师好像在也不在的,好像没有认识的人一样,去了又回没有什么收获。昨天我又跟父亲吵架了,也是因为他的无理和他和我妈的一些事情。这天父亲也走了,留下了一封信说他去远方打工了。信上写错了很多很多的错字,但也写下了他的心事写下了他的苦恼。
凯里的夜晚很明亮,八米高的玉兰路灯交错着各种广告的灯光,显得格外亮敞美丽。老街里的老年人依稀不见,做夜宵的小商小贩逐渐变多,有卖各种烧烤的、炒饭炒菜的、卖炸洋芋粑臭豆腐的、卖水果炒河螺炒粉的,不久就形成了一道小吃街。有父母带着孩子吃烧烤一家很幸福;也有围在帐篷里聚餐的同龄人,喝个半醉有说有笑很快乐的样子,也不用注意形象;不时有情侣在烤洋芋粑面前等着师傅操手。深夜老街深处,旅馆门口站着三两个女人,无人销售的成人用品店,变成了一条产业链。回想在凯里,一个人站在老街广场上,可以看到可能是凯里最美的街道,从老猫洞到中博,从老街的乱搭乱建的屋房到灯光闪烁的高楼大厦,人车来往,我和凯里和这条老街,写满了故事,像一首情歌,无法诉说这情歌写的是否好听,也许经历的人才会懂。
老街里的日子朴实无华,写满了幸福,印满了蹉跎,隐瞒了悲伤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