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41阅读
  • 0回复

原创投稿,请老师审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王义东
 
发帖
91
金钱
3030
铂金
196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7-11
谁是凶手
王义东
博物馆馆长助理戴铭在电话里得知昨晚他妻子马丽在蓝天幼儿园被杀的消息时,出现了片刻的无语。武奎心想他一定是被吓傻了,可一见到戴铭本人,武奎马上察觉到他并不是特别难过。
武奎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他昨晚的情况。戴铭说昨天晚上5点左右,同事来接他到酒吧去喝酒了,然后住在附近的旅馆。今天早上,一接到警察电话就直接从旅馆往回赶……如此条理清晰,反而让武奎心里犯嘀咕。
武奎继续问,那你知道她昨晚到蓝天幼儿园,去干嘛呢?
戴铭摇摇头,然后他反映马丽是个爱显摆的人,钱包里肯定有不少现金,怀疑是一起抢劫杀人案。
从现场初步调查看,抢劫杀人的可能性很大。但武奎觉得还不能草率定性,只有解开每一个疑点,才会露出真相。
助手鲁飞来了,武奎把他拉到门外问:“怎么样,有什么线索?”
鲁飞说:“死者的包找到了,里面的钱夹和手机都不见了,拨打手机是关机状态……监控录像正在查。”
武奎心想:的确很像是抢劫杀人。
回到客厅,武奎注意到客厅的茶几上有一台手提电脑,他问:“这是谁的?”
戴铭说:“是她的。”
武奎就走过去,敲了一下任意键,屏幕亮了,有一个QQ头像在闪动,网名叫“威尔”跟死者晚上6点左右曾有过对话。之后停了两个多小时,到晚8点50,死者再次跟威尔打招呼:还在吗?但威尔没有回复,直到9点才回复了一个:“在。什么事?”但得到的是一个自动回复: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也就是说,9点之前,死者离开了电脑。
他转过头问戴铭:“这个人你认识吗?”
戴铭取下眼镜,凑到电脑屏幕前,看了一眼说:“这个‘威尔’,好像是她的闺蜜,叫黎莎,是个律师。”武奎注意到,戴铭近视得挺厉害。
因为死者跟黎莎聊的多是离婚的话题,显然她生前已有了离婚的意向。
接下来的事儿,查嫌疑人,调监控录像,还有死者的通话记录。哪个都得抓紧,还是一个一个来吧。
进入七月以来,戴铭一直都很恼火,今天更是烦透了。两周前,馆里珍藏的一件珍贵的文物被盗了;上周有两个同事被警方传去问话;本来六月份已和父亲约好本周要去钓鱼,只能泡汤了,怕是下半年提职副馆长也要泡汤了……其实,去酒吧的真实原因,不是为了喝酒。馆里近日谣言四起,人心惶惶的,他们几个想互通一下情况,就想借喝酒聚一聚。结果一聊,彼此一片茫然。于是就喝了一顿闷酒。
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晚上,马丽竟然死了,而且死于凶杀!虽然曾多次诅咒她去死吧,但现在她真的死了,戴铭还是感觉很糟糕。
这段时间,戴铭烦透了,若是放在以前他会毫不犹豫去找辛雅倾诉,可是从上周起,辛雅突然不愿意和他再见面了。
今天早上戴铭在接到警察电话赶回家的路上,再次给辛雅打电话想告诉她,马丽死了,如果警察找她,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竟然关机了。他打定主意,如果警察不追问昨晚情况,就暂时不提辛雅。
黎莎从律师楼出来,准备去吃午饭,刚出电梯,武奎和鲁飞迎了上来。
鲁飞问:“请问你是黎莎律师吗?”
黎莎有点吃惊,武奎说:“我们是警察,有点儿事想问你,请配合一下。”
武奎说:“昨晚,马丽在蓝天幼儿园被人用棍棒之类的凶器在脑袋上致命一击……”虽是简单的描述,还是把黎莎吓得不轻,她想:那么晚了,马丽还出去干嘛呀?她不是说不想出门吗?
武奎忽然问:“昨天晚上9点前,你在做什么?”
黎莎平静地说:“我昨晚去看电影了,是《蓝丝绒》,我有电影票。看完回到家快9点了,我就上QQ跟她打了个招呼,她没回,我以为她睡了……”
鲁飞有点性急,直奔主题:“请你把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们,协助我们尽快侦破。”
黎莎说两人是中学同学,后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马丽姿色不俗,一个三流演员,嫁给了家境优裕的戴铭,就图个安稳舒适的生活。
哪知结婚第二年,戴铭就有了外遇便提出了离婚,主动提出愿意补偿她30万。可马丽不想这么轻易就被他甩了,想狠狠宰他一刀,少100万门都没有。戴铭当然不肯。就在此时,马丽发现自己怀孕了,离婚的事便搁浅了。
可是两个月后,她意外流产了。戴铭再次提出离婚,从此两人吵闹,分居,水深火热的。
戴铭态度很强硬,如果马丽不肯协议离婚,若起诉到法院她可能净身出户,因为家里的存款房子都是他婚前所有。
马丽则要挟说,如果戴铭敢起诉离婚,她就去找他上司,不但告他乱搞男女关系,还要告他受贿……这一招还真把戴铭给吓住了。
其间,黎莎曾多次劝她这样的婚姻是毒药,时间越长危害越大,还是早点离掉好。要想在离婚时获得更多补偿,必须要有对方出轨的证据。
在警察准备离开时,黎莎忽然拍了一下脑门说:“对了,戴铭的那个情人,叫辛雅,是蓝天幼儿园的老师。”  
武奎脑子划过一道光,照亮了一些模糊的念头。
    
下午,在蓝天幼儿园找到辛雅时,她明显有些抵触情绪:“我跟他已经断了,没有任何关系了。”
武奎说:“抱歉,我能理解你的不愉快。但为了尽快破案,凡涉及到此案的人我们都要了解一下。昨天晚上9点前,你在哪里?”
辛雅几乎要跳起来了:“怎么,你们怀疑我?我一晚上都在家,可以去问我父母。”
鲁飞说:“你不要生气。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戴铭,就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他是最有作案动机的。”
辛雅心想:的确,他有作案动机。可是,他有那么狠心吗?
她终于平和下来,很配合地问:“你们想知道什么?”
武奎说:“那你觉得,戴铭昨晚能去蓝天幼儿园,或者去找你吗?”
辛雅沉默着,以前几次他们都是晚上在幼儿园见的面,可这是一起凶杀案,警察来找她调查,显然已经在怀疑戴铭了。她的证言很重要,应慎重。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晚上孩子都放学了,我也下班回家了。照理说,他不会去的。”
其实辛雅开始很相信戴铭跟她承诺半年内会把婚离掉,然后和她在一起,结果拖了一年多。于是,她怀疑他们之间是不是有缘无份。一周前,她已明确告诉戴铭,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
武奎已经把她的犹豫尽收眼底,有些不解地问:“说断就能断了吗?”
辛雅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看来,我还是断晚了。”
跟辛雅谈话,武奎有一点可以肯定,当晚她不在案发现场。
鲁飞调出了死者通话记录,他吃惊地发现,当晚戴铭竟然给死者打过三个电话!分别是昨晚7点31,7点40,8点42。前两个电话未接,第三个接了,通话时间只有十几秒。另外还发过一条短信,时间是凌晨8点44。不过,看不到内容。
之后马丽出门,遇害。
马丽在昨晚9点左右为何匆忙跑去幼儿园,现在终于有了解释,因为她接到了戴铭的电话。很明显戴铭是在撒谎,而且是在关键的问题上撒谎。
鲁飞说:“旅馆那边的监控录像已经查到了,戴铭昨晚7点50离开旅馆,到9点15才返回,这个时间足够了。我看他既有作案动机,又有作案时间,可以直接传唤他了。”
武奎点头,表示同意。
翌日清晨,戴铭被请进警局,脸色很难看。一天不见,武奎吃惊地发现,他的鬓角冒出了几根白发,看来这事对他打击不小。
武奎打开笔记本,很认真地说:“有两个问题需要跟你再核实一下。”
戴铭说:“请讲。”
武奎不动声色地问:“昨天昨晚7点50到9点15这段时间,你在哪儿?”
戴铭楞了一下,知道瞒不下去了:“昨晚我因为喝了几杯闷酒,心情很糟,我就给辛雅打电话,打了两次她都没接;然右我溜出旅馆打车去她住的小区,在小区保安室门口,我又给她打电话,这次她总算接了,可是没说话;我又发了条短信,问能否在蓝天幼儿园见一面,想聊聊,可她也没回。我在保安室等她半个多小时,她还是没出来。前后估计有个把小时,你们可以去保安室调查。”
武奎说:“这么重要的情况,昨天为什么不说?”
戴铭说:“唉,我不想连累她。”
武奎问下一个问题:“你昨天晚上给马丽打电话吗?”
戴铭不假思索回答:“没有,我没给她打!”
鲁飞觉得他又在说谎,逼问道:“可是辛雅说,你并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也没发过短信。希望你能如实交待。”
戴铭不耐烦地掏出手机往桌上一丢:“不信你们自己看。”
就在武奎跟戴铭过招时,凶手被抓住了,竟然是蓝天幼儿园附近的一个赌徒。
据凶手交待,近期因为赌球,他输光了钱,还想再弄点钱参赌世界杯冠军翻本。案发那天晚上,因为老婆唠叨,他心烦就出来转悠,看看有无可乘之机。在幼儿园看到匆匆跑来的马丽,一眼就瞥见她脖子上的金项链,歹念突起,便悄悄靠近她,然后用石头猛击她的头部……
武奎听到这一消息,令他深感意外。按理说,不到48小时就破了案,他应该欣喜若狂才是,可结局跟他调查的证据丝毫不搭边,让他一时有点儿回不过神来。
戴铭有些不耐烦了,他看看表说:“快一上午了,我够配合你们的了,如果没其他事,我还得回馆里上班。”他抓起桌上的手机便站了起来。
鲁飞急忙把那份通话记录拍在戴铭的面前:“你自己看看,我们有没有冤枉你。”
戴铭看完通话记录后,一脸惊愕:“这是怎么回事?”
鲁飞说:“我还要问你,这三个电话是案发之前你打的,在电话之后,马丽出门,然后被害,你能说和你没关系吗?”
武奎发现戴铭完全被这个意外整傻了,几分钟后,戴铭一屁股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难道是我拨错了?不会啊。”
忽然,武奎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一把抓过戴铭的手机,迅速找出辛雅和马丽的电话,然后拿起那份通话记录一一对照。
果然!在戴铭的手机上,辛雅的名字下面是马丽的电话号码,在马丽的名字下面是辛雅的电话号码,是有人对换了两人的号码。当戴铭给辛雅打电话时,实际是打到了马丽的手机上……
戴铭从武奎手里接过自己的手机细看,居然也被这可怕的设置给吓到了。
武奎说:“你再好好回想一下,昨天离开马丽之前发生的事?”
戴铭说:“临出门时,她正在上网,还叮嘱我晚上喝酒不要开车。当时我想,她怎么态度好起来了,是不是想通了愿意协议离婚了?哦,对了,走之前,她跟我说卫生间的灯泡坏了,要我去换一个。我想这毕竟是该男人做的事,我就去换了,然后才出门的。”
武奎说:“这就对了。在你换灯泡的时候,她动了你的手机,重新设置了两个电话。当你给辛雅打电话、发短信就都到了她手机上了,她知道你要去跟辛雅见面了,所以急忙出门去抓所谓的出轨证据,没想到自己却无辜丢了性命。”
作者:王义东
邮编:118200
地址: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集贤花园11号楼3单元1002室
邮箱:969011766@qq.com
建行卡号:6227 0006 1406 0066 405
户名:王义东
开户行地址: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建设银行支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