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09阅读
  • 0回复

[连载]我的二哥之浪子回头  3(原创习作)请多指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黑龙
 
发帖
6
金钱
10
铂金
1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6-25
                                                                我的二哥之浪子回头
                                                                        (三)
  
   记得有句俗话,总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是的,我的二哥不光打过人,也被人打过。
   我们中学教学质量一般,管理也比较松散,院墙还有一处塌方,便成了同学们放学回家的另一捷径,也有一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借此进入学校,打架滋事,骚扰同学的事也经常发生。
  
   那是一个初夏的中午,同学们都在午休,我在操场疯玩累了想回班级里休息。路过教导处,门是开着的,我随即就撇了一眼,咦!这不是二哥么,他怎么在里面,他来我们学校做什么,一脑门子的问号,也不好过多停留就离开了。后来得知,原来教导处的老师,也听过一些二哥在社会上的传闻,看到他来学校就喊到教导处询问一下。
        
           果不其然!二哥真的惹事来了。下午第一节课刚结束,就听到学校操场里闹哄哄的,有人就在走廊里喊:“打架了,打架了!”,我也兴冲冲的跑了出去,但是我总有些不好的感觉。等我跑过去看的时候,那边已经围了几百个学生,好容易挤到前面,看到十几学生手里拿着石头和棍子,在追着两个人打,棍子看着眼熟,当时学校的座椅都是木头的,应该是从废旧座椅上卸下来的,那两个人边还手边往学校外面跑,场面十分混乱,由于距离很远看不太清楚,只是觉得有一个像是二哥,很快两个人就跑出校园没了踪影,学生们才陆续回到教室,走廊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人说,那两个人是来学校找茬的,还有的说,是咱们学校高年级的学生,在社会上得罪人了,人家是来找茬的。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后来得知,带头打架的学生是初三的一个叫什么云龙的留级生,经常惹是生非,还常和社会上的一些人混在一起,老师也管不了。二哥听说我们学校里有人骂他,说二哥就是装大哥等等一些很难听的话,想过来找他聊聊,结果就打起来了。自从二哥错学以后,就很少回家,一年也看不到几回,看到二哥的时候,已经是事发后第三天了,“老三和我去趟医院”老娘对我说了一句,我问道:“干啥啊?”,“上午来了一个小伙,说你二哥打架住院了”老娘随即答到,“啊!”那快走吧,我和老娘到了医院,推开病房,看到二哥正坐在床上聊天,旁边还坐着几个人,有两个好像是二哥的同学,其余的人没见过。二哥的同学来过我们家,和我们比较熟,就安慰我妈说:"阿姨!没事的,金哥不想住院,我们硬拉着他来住几天,没啥大事,放心吧!"。我看着二哥,额头上围着一圈纱布,说话倒是很清楚,手上有几处擦伤,看样子也没啥大碍,就放心了!我妈也知道二哥经常在外面打架,警察也来过家里几次,都是来了解打架的事。有一次,我和二哥去派出所办身份证的事,刚进门身边路过一个警察,随口冲着二哥说了一句:“又来了!”,二哥也没做回答,低头走了进去。二哥很少回家,爸妈说了好多次,说也没用,根本不听,那些年爸妈整天担心二哥会出事,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老娘去工作了,留下我陪二哥,二哥对我很好,“来!老三,那柜里有吃的,你吃吧!”,二哥指着床边的茶几柜说到,我顺手打开一看,我去,满满的都是好吃的啥都有,有好几样还都没见过。“那我吃了啊?”我贪婪的盯着柜子里的东西,“吃吧,都是你的!”二哥关切的说道,那几天,放学我就跑到医院去蹭好吃的。由于我们家兄弟三个人,全靠老娘那点微薄的工资勉强度日,家里的生活很是艰难。二哥住院的那几天,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好的几天了。没多久,二哥出院了。二哥是个知恩图报,为人仗义,有仇必报的人。吃了这次亏,以二哥的性格是不会就此过去的,家里人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天放学我刚回到家中,"自首吧!跑,你能跑哪去?"父亲伤心的说道。“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急切的问道,“你哥把人捅了,人家在医院呢!”老娘流着泪答到,天哪!天真的塌了!看着无助的父母,跪在地上的二哥,我哭了....!“嗯!爸我听你的,我去自首!”二哥眼里含着泪站起来,缓缓的走出家门,爸妈跟在后面,一直把二哥送到大门外,看着二哥远去的背影见见消失....!老娘坐在地上,哽咽着....无助的眼神里全是泪水...,我抓着老娘的双手,厚厚的老茧摸上去很硬很粗糙,在我手上划了一下很疼,这是一个来自城里人的手么?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养活了我们一家人,母亲卖过咸菜,工厂里干着最脏最累的活,就为了能多赚些钱来维持生计,从没听过母亲喊过一次累,勤劳朴实的母亲,就是这样艰难的拉扯我们兄弟三个,这时我才第一次感到母爱的伟大和无私!这天底下又有多少个像我妈妈那样的人,四十出头的母亲,年轻时候也是个大美女,如今几缕白发却显得那么苍老.....。
    
    二哥进了看守所。当时的看守所和现在的监狱也差不多,在所里每个房间里都有个头,也就是大家俗称的牢头狱霸大哥级的,这不是拍电影也不是电视剧,真真实实的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新来的,你犯的什么事啊?”里面一个长得很是黝黑的大块头男人说道,“把人捅了”二哥轻声回答。“你先坐那吧”大块头指着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说道,二哥顺从的坐下了。没多久又进来一个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样子,高高的个子,身体有些单薄,长得却有几分帅气。“新来的,你犯的什么事啊?”大块头又问道,只见那个大个子颤颤巍巍的低声说:“强奸”,大块头轻蔑看了一眼大个子,嘴里“哦”一声,这时,从他身边站起两个男的,拽着大个子摁倒在地,捂上他的嘴,二话没说就是一顿毒打。“好了,你去把马桶收拾一下”,当时,看守所里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马桶,骚臭难闻,桶边还有些溢出来的屎尿,很是污秽。
“快点收拾!墨迹什么呢?”大块头呵斥道,大个子小心的擦着马桶。“用手把桶边搽干净”大块头又补充到说,大个子不情愿的伸出手在桶上擦了起来。其实大块头为人也很仗义,不是对每个人都厉害,就是遇到强奸犯一类,令人不齿的犯人十分厌恶,平时和大家说说笑笑还是挺客气的,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看守所毕竟不是监狱,监管相对也比较松,常有人进来探监,这天来了一个人,中等身材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样子此人常来,给大块头带了一些烟和吃的,没事就坐在大块头身边聊天。“柱子哥还好吧”大块头问道,“挺好的,说了,你出去请你吃饭”中年男子答到。二哥,听了这话忙上前低声问了一句:“你们说的柱子哥,是不是江边的那个柱子哥XXX啊?”,“咋地?你认识啊?”大块头问道,二哥忙解释:“是啊,他是我姨夫”,其实我这个姨夫是个远亲,在我们小镇的老辈里有些名气,但是很怕我这个小姨,至于为什么怕就不清楚了,介于姨夫的名声,我们走动的很少。“啊,这样啊,行,知道了”大块头缓缓说到。第二天,给二哥安排了一个打饭的活,因为是吃的东西,所以手要干净些,刷马桶本来是轮流的,这下二哥就不用刷了,也算是特殊照顾了。

    二哥的案子定性为,蓄意报复伤人。伤者家属叫喊着,自己儿子脾脏切除了一块,以后不能干重货,算九级伤残什么的要一万块钱赔偿。当时,对于人均收入几百元的工薪家庭来说,一万块简直是天文数字,母亲来到看守所看到二哥说:“人家要一万块钱赔偿私了”,二哥也知道家里情况就说:“没有,不给,判我多少年都行,就是没钱”。父母得知伤者家属的要求,四处借钱。那时候家家都不好,哪里借的到钱啊,东拼西凑,好容易凑了一千六百多块,交给伤者家属。“只有这么多了,能借的都借了,实在没钱了”,父亲轻声的说,伤者家属还是不依不饶的说:“不行这点钱医药费都不够”,父亲苦苦哀求,对方还是不同意。父亲当时就怒了,喊道:“没钱,你判吧,判多少年都行没钱了”说完就走了。伤者家属就想多要些钱,看我们家真没钱了,也没啥办法了,真判了一分钱都拿不到,第二天,伤者家属找到派出所,让所长出面调解,最后,一千六百元和解了此事。

    二哥走出看守所那天,脸色苍白,身体浮肿的厉害,脑袋都大了一圈。一个月,就造成这样,母亲伤心的哭了。还好,二哥体质还行,在家静养了半个月,人也恢复如初了。“这样下去不行啊,欠下的钱要还啊,你也不能在这里呆了,你认识的人太多,不想惹事都难”,当时,社会上混的人有条不成文的潜规则,要想出名,就找有点名气的人干一架,哪怕输赢都能出点小名。所以,打架斗殴事件屡见不鲜。“那怎么办?能去哪啊?”二哥轻声说道,“去远点地方,离这里越远越好”母亲坚定的说,后来的决定,我至今也没问清楚为啥就去了北京。在北京即亲戚更没有朋友。仅有的积蓄只够路费和少许的生活费,等待这家人的又会是怎样的经历呢。     (未完待续)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