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85阅读
  • 0回复

[小说]阴界游(第二章夜半工地惊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爱平
 
发帖
18
金钱
360
铂金
2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1-02



               第二章  夜半工地惊魂
                                           1

  龙德明这年高中毕业后,没能考取大学,来到天津塘沽打工。但打桩工地上的活十分辛苦,除非你是开桩机或者烧火做饭的,或者当老板,否则,你就会累得直不起腰。阿明以前在家里时就很少劳动,但为了生活,也只能咬牙做下去。好在他是与自己的姐姐与姐夫在一起。
  后来,姐夫看他实在做不起这种重活,对桩机老板蔡泽汉
“老板,在这边工地,我们常少东西,虽然这些螺丝不是很值钱,可要时却找不到,也很麻烦,还耽误了打桩的进度,不如派个人看夜,防止那些拣垃圾的把它们偷去。”
老板点点头。
“派谁好呢?”他转身看到一边的阿明,本来一直都很同情阿明,就对其说,
  “阿明,你从今往后,不用再去跟桩机,只要每晚别睡觉,在四周看看走走,别让拣破烂的把我们的东西偷走就行。怎么样呢?
  “没问题。”阿明急忙高兴地答应下来。从此一直到他离开那儿,都是值勤上夜班。每晚,都在那片工地上走来走去。
  据说,一百年前,这工地还是一片盐碱地沙滩,当年华东野战军曾经从这里走过。这是一片正在建设中的住宅区,在西边一个大院落中,桩早打好,现在建筑工人们,正在倒地脚梁。等再过上半个月时间,就会开始动工盖楼。可这几天,工地上是特别的安静,入夜后,除了那弧光灯周围的一片光亮,和500米外围墙内工人宿舍传来的说笑声外,他们的桩机周围,是一片寂静。
  阿明拿出一本《魔幻故事精选》,从一边掇张破椅子,舒服地坐下,就着桩机边上用以照明的弧光灯,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不知不觉间,他忽然见到周围有许多人,他们正躺在地上,谁也不理谁。
阿明忽然忘了身在何方。见他们都奇怪地睁大眼睛,看着天上的星星,面部毫无表情。阿明忙拍拍身边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轻声问道:
  “喂,你们这是在干吗?”
  “等待!无休止的等待!”这个青年冷漠地看了他半天,——似乎阿明不知道此,是多么让人惊讶的事,才无奈地说道。
  阿明也与他们一样躺下来。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天己经亮了。忽然天上传来刺耳的飞机的轰鸣声,接着,一颗又一颗炸弹,落到了他们头上。接着传来敌军疯狂的扫射声。炸弹震天动地的炮炸声。
阿明吓疯了,爬起来想跑;边推醒身边的人,可他们一个个都不理不睬的样子,边换个地方也懒得动。阿明瞥见身边有一个小土坑,忙跳进去躲起来,心想,在这里,总比在平地上好。他只觉得大地都震荡起来。一排又一排的炸弹,落到了这片大地上。很快,四处都是凄惨的哀叫声哭喊声。成群结队的敌机正超低空飞行,用机枪向地上的人扫射不停。可是,那些人尽管被炸得血肉横飞,可他们仍然不跑走。阿明的身边,一阵又一阵的轰鸣,一颗又一颗炸弹,它们所扬起的灰尘,居然把他活埋进了此土堆中,只露出两只鼻孔与眼睛。阿明见到一架飞机,可能飞得太低,没能拉起来,呼啸着撞向离阿明撞来,把他吓得闭上眼睛,心想:我命休也!
“轰轰隆隆!”
随着一声暴炸的巨响,阿明以为自己会死了,半天却发现自己还没死,他睁开眼,见到飞机在他不远处炸了。飞机的碎片在空中飞舞,火焰熊熊地烧着还在的机舱部分。但就是如此,阿明还是发现,飞机上那十分明显的日本太阳旗标致。他惊呆了,原来抗日战争还没有结束!
  “八格!那边,——死了死了的有!——活了活了的有!”
远处又传来鬼子的叫喊,阿明在灰堆中边发抖边思忖,要是被他们发现他还没死,不知会不会如南京大屠杀上面一样,被抓住当他们的活枪靶呢?想到此,不由不浑身直打哆嗦。
“八格,八路的干活!”
却没想到,几个鬼子正端着枪,向他这边走来,并且,眼睛死死地盯住他不放,让阿明深身起鸡皮疙瘩。这时,一个鬼子端起枪,对准他的两只眼睛,看样子是准备让他吃子弹快餐。阿明把眼一闭,心想,这一次,我真的是小命不保了!
“砰!”
一颗子弹向他飞来。……
                      2
  龙德明睁开眼,见工地边马路上,一辆大货车轰轰开过。原来一切都是梦,自己并没有死。他叹口气,知道是看书看昏了头,不知不觉中睡着。加上边上偶尔开过一辆运集装厢的重型货车,所以,梦中就以为是日本飞机来轰炸了。他曾听说过,当年在这儿,中国军队与一队日军,曾经在此发生过一场血战,当时我们中国军队是全军覆没。也许,梦中那些不眠人,就是那些战死的英魂吧!想到此,阿明真的很害怕,偏偏这时候,整个工地上与周边区,忽然停电。但在当时,四周除了200米外的北门边,有一位老头守夜外,整个工地,所有的工人,都在离此500米外的集体宿舍里休息。工地上就只有他阿明和另两个相距很远的守夜的。
  阿明感觉到一股阴风袭来,不由得一哆嗦。眼下己是五月份,夜里的室外,并不怎么冷。况这天晚上,天上星光灿烂,夜朗风清。为什么总是感到冷呢?
  从工地的另一头,走来三位非常美丽的红衣红裙的女孩,身边还陪着一位全身黑西服的男青年。阿明以为,这些女孩子,可能是对面工地上打工的青年和他的朋友们,所以并不介意。女孩们见到他,居然走了过来,对阿明说,
“喂,你好,能帮我们个忙么?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好怕人的哟?”
“工地内晚上不可以进去的,你们是怎么进来的?”阿明有点生气地质问他们。一方面,对这女孩子说出这种语无伦次的话感到奇怪。再看她们身边的男子,一脸的怒气。
三位靓女听了此,都笑得前仰后合的,只有黑衣青年面冷如冰。他忽然拉住阿明的手,——他的手多凉啊,让阿明即刻寒生肌骨。——恶狠狠地告诫阿明说:
“千万别听她们的,否则你会后悔的!”
“喂,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阿明不解地问。他不明白黑衣青年是什么意思,对女孩们的举动也深感惊奇,可是一点不怕,仍旧跟随女孩们,慢慢向前走。他们所去的地方,正是刚刚打的灌井,还没有下料。打桩机就停在那里。
  “到底是看什么啊?”阿明不解地问。女孩们却只是对他发出一阵银灵样的笑声,并不答话。那个男青年,也阴沉着脸,跟随在后,一句话也不说。女孩们把阿明带到幽深的灌井跟前,对他说,
  “你看,那里面是什么?”
  “没有什么啊?”阿明仔细地看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他很奇怪地回过头,却发现四副骷髅站在他身后,对他说道,
  “怎么会看不见呢?”吓得阿明魂不附体,大声尖叫起来。再定睛细看,还是那一男三女。女孩妩媚地笑着,男孩则幸灾乐祸似的,还在一边嘀咕,
  “叫你别过来,你还是要管,你管得着吗?”
  阿明真的不明白,今天是怎么啦?他四顾打量,一阵风过去,这一男三女,又不知到哪里去了。
  随即电又来了。
  他奇怪极了,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叫他来看这灌井,难道说,这里有什么东西么?
  他小心翼翼地伏下身,探身向下看去。一张苍白的狞笑的脸,忽然出现在他眼前,一双白骨手如风伸出,阿明还来不及惊呼一声,就己经被抓住,拖下了无底的深渊……
  ……
  “啊!”
阿明一身冷汗,从弧光灯边小椅子上站起来,抹抹脸上的汗水,四处看了看,心想,又是个可怕的噩梦!
  他看了看天上的冷月,苍白而冷漠,不自然地又想起梦中那从灌井中升起的脸与手,这时连看一看那边的勇气也没有了。一只手从他背后拍来,把他吓得一声尖叫,他转过身,见梦中的三女一男,正站在面前,此时,他一惊更非同寻常。
  “你们是谁?来这做什么?”
  “我们是对面工地的,来这散步啊。”男的阴森森地说。“朋友们,他不欢迎大家,咱们走吧。”
  “小气鬼,小心我吃了你的心!”其中一个高个子女孩子,阴惨惨对阿明说,把他吓得颤栗不止。他们这才慢慢地走出,经过对面的大门,进了他们的宿舍。
  阿明仔细盯着他们一行,只是有些奇怪,似乎没有看到他们打开大门,也没有看到门卫问他们。他不由轻打了自己一巴掌,脸上很痛,
  “这并不是梦!怪了!”
  他好奇心更大了。不由也来到此工地宿舍的铁门前,左右一看,见大门小门都关得好好的。门卫阿牛与阿明认识,这时,阿牛正站在铁门外看星星,见是对面工地的看夜人,打着哈哈,来到阿明面前笑着问,
  “阿明,有事么?”
  “牛哥,刚才进去的三女一男,是你们这个工地的么?”
  他显而易见吃了一惊,忙问:“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是来偷东西的么?”
  “刚刚,大约十分钟前。”
  “真会开玩笑,想吓唬我!”他靠近他小声地说,“我半小时前刚睡醒,盯着大门看了半小时,刚才除了一阵风吹,让门响了片刻,别的什么也没有看到和听到。好了,你一定也是看花了眼,别疑神疑鬼的,回去吧。”
  “不,我真的看到了他们。你自己还是小心点。”
  “你们说谁呢?”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李爱平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