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080阅读
  • 37回复

在《故事会》读到自己作品的浓缩版,可惜作者已经不是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岳勇
 
发帖
865
金钱
5035053
铂金
1697
魅力值
2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8-02
这是我发表在《百花悬念故事》2011年12月上的《甘为美食送命的人》
甘为美食送命的人
岳勇
  清末年间,麻阳城里有一个姓魏的厨子,麻脸,瘸腿,因为他的背驼得像一把弯锅铲,所以大伙都叫他魏锅铲。至于他的本名,倒是无人记得了。既然是个厨子,您一定会问,他的厨艺如何?做的饭菜可不可口,好不好吃?这个问题,还真没人能回答。因为他是麻阳监狱的一名狱厨,专门负责给死囚做“断头饭”。何谓断头饭?就是死刑犯被押赴刑场砍头之前吃的最后一顿酒饭,这顿饭由监狱免费**,亦称“辞阳饭”。魏锅铲是专职狱厨,除了给死囚做断头饭之外,从不给任何人做饭。但凡吃过他做的饭菜的人,都成了刀下亡魂,所以他的厨艺如何,这阳世上,也就没人知道了。
  麻阳监狱,位于麻阳城郊,长江北岸,占地数十亩,是当时华中一带最大的监狱之一。里面除了关押麻阳本地人犯,湘鄂两省的重刑犯,也都集中在此关押待决。麻阳城外北门口码头的那一片空地,历来便是官府处决犯人的刑场,因为时局动荡,案件频发,加上北京城里的老佛爷又一味施行严刑峻罚,这砍头杀人,便成了北门口码头刑场的家常便饭。每有犯人要被处决,前一夜,魏锅铲都要到死牢里询问囚犯最后一餐想要吃什么。只要犯人提出的要求不算过分,他都想方设法尽量满足。
  光绪三十一年,麻阳城里出了一桩骇人听闻的命案。衣铺街苏记米铺老板苏元梦的女儿,十八岁的苏玉儿被人奸杀,尸体被利刃肢解成八块,丢弃在麻阳山下一处僻静树林里。县太爷尹泰经过调查,找到了该案的目击证人,是一个在麻阳山山底湖捕鱼的渔夫。渔夫说,案发当日,他在湖中捕鱼时,看见一位年轻男子,拉扯着一名少女,走进了湖边树林。大约一个时辰后,又见该名男子独自一人神色慌张地从树林里奔出。当时他并未留心,直到案发后,他看过苏玉儿被拼凑起来的尸体,才认出先前看到的少女,就是她。而将苏玉儿拉进树林然后又慌慌张张跑出来的那个年轻男人,腰里挂着佩剑,穿着一件杏黄色纱衫,身形颀长,相貌英俊,渔夫说自己曾经在城里见过他,他就是麻阳城里鼎鼎有名的花花大少方笑虹。
  在偌大的麻阳城里,你若不认识县太爷尹泰,那也没什么,如果不识麻阳名少方笑虹,那就是孤陋寡闻了。方笑虹是麻阳名士方谦的大儿子,幼习文,少习武,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偏偏这位方大少爷,却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仗着家底殷实,生平正事不做,只好两件事,美女和美食。湘鄂一带秦楼楚馆里的名妓花魁,没有一个不是他的相好。即便是在街边遇见看得上眼的美人儿,也必逃不过他的多情陷阱。偏生他又长得俊俏,潇洒多金,腰里佩着一把龙泉古剑,更显出几分英气,不知迷煞了多少女子,害得多少痴心少女为他相思断肠。
  除此之外,方笑虹还是麻阳城里有名的美食家,南方大半个中国,但凡有名的酒楼菜馆,没有他未光顾过的。叫得上名来的菜肴,未有他没尝过的。尝过之后,还要品头论足,是好是坏,哪里好哪里坏,火候老了还是味道淡了,油烧得太热还是煮汤过程中加了冷水,条分缕析,说得头头是道,连最里手的大厨,也听得心悦诚服。麻阳皇叔街有一家君悦来酒家,规模不大,在小城众多食肆中名不见经传,但他们烧制的一味酸辣狗肉,被方笑虹吃过后赞为麻阳一绝,这家酒楼从此名声大噪,这道酸辣狗肉成了他们吸引无数食客的招牌大菜。
  在麻阳城里,方大少本就是个毁誉参半的人物,有道是红颜祸水,现在他惹上桃色官司,也就是人们意料中的事了。
  因为有渔夫指证,方笑虹便成了杀人凶手,并很快被抓捕归案。尹泰问苏玉儿是不是他杀的,方大少自是不认。尹泰又问案发时他在哪里?方笑虹说自己当时喝醉了酒,一直在家睡觉,却并无旁证。仵作仔细验看他的佩剑,虽然已被清洗干净,剑锋上却还隐隐透出一股血腥之气。
  再与渔夫当堂对质,渔夫一眼就认出,他正是那个将苏玉儿引诱进树林,并将她杀害的年轻公子。众人都以为,以方大少的脾气,定会抵死不认,谁知一过堂,没待县太爷动刑,他就全盘招供了。说自己当日喝醉了酒,在山间小道上遇见独自出行的苏玉儿,见她相貌娇美,顿起轻薄之心,就将她拖进林中,强行奸淫。得逞之后,苏玉儿边哭边说要去县衙告他,要告得他身败名裂,坐监杀头。他酒意上涌,遂起杀心,拔出宝剑,一剑将她杀死,心中恨意难平,又用掌中利刃将她的尸体砍成八块,丢弃在林中。
  他这一认罪,气得病榻上的老父亲方谦当即就嚷着要与这孽子断绝关系,他二弟方奕鸿有心花银子打点相救,却也来不及了。案子上报到刑部,被判了个斩立决。
  就在方笑虹即将被押赴刑场砍头的前一晚,魏锅铲照例来到死囚牢房,询问他明日最后一餐,想吃什么菜。一向吃惯了美食佳肴的方大少爷,这几天正饱受监狱里那粗砺牢饭的折磨,见了这糟老头子,以为那些连狗都不吃的牢饭都是出自这位狱厨之手,狠狠瞪他一眼,只说了三个字:“混蛋,滚!”魏锅铲瞧他一眼,微一摇头,叹口气,去了。
  第二天一早,魏锅铲提着一只食盒,来到死牢,给方笑虹送断头饭。被押赴刑场砍头毕竟不是一件美事,饶是方笑虹洒脱至此,昨晚也一夜未眠。狱卒瞧见魏锅铲,就笑嘻嘻地喊:“魏锅铲,又送好吃的来了?”方笑虹不由哼了一声,暗自冷笑:一个狱厨,能做出什么好饭菜来?
  魏锅铲打开食盒,从里面端出第一样菜,却是一只瓦钵,揭开钵盖,一股白白的热气升腾出来。方笑虹低头看时,瓦钵里盛着一只鱼头和一些浓白的汤水,原来是一钵鱼头汤。拿起汤勺轻轻尝一口,感觉与平日自己喝到的鱼头汤味道似有不同,又接连喝了数口,微闭双目,咂嘴品尝半晌,眉头却皱起来。一般来说,鱼头汤汤汁浓白,口味鲜醇,但这一钵鱼头汤,鲜美中竟透着一股淡淡的苦涩之味,颇堪回味。品咂良久,睁开双眼,一眼看见瓦钵里的鱼头,忽然想到自己断头在即,其情其境,跟这条鱼何其相似,不由悲从中来,眼圈一红,几欲落下眼泪。默默喝了几口鱼汤,忽然扔下勺子道:“你这鱼头汤是怎么做的,竟然变味了?”
  魏锅铲垂手立在一边,道:“方公子,您说错了,这并不是鱼头汤,这是咱们麻阳监狱断头饭中必有的一道汤水,叫做断头汤,是用鱼头加上咱们长江边特有的一种断头草,以炆火熬炖而成。此汤鲜中带苦,苦中含涩,迂回辗转,令人回味啊。”
  方笑虹不由苦笑起来:“断头人喝断头汤,此情此境之下喝此汤,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啊。”
  魏锅铲又端出第二样菜,却是数枚熟鸡蛋。方笑虹瞧见每枚鸡蛋蛋壳上都磕开有一个小孔,便道:“是神仙蛋么?”剥了一只,放入嘴里,感觉那蛋嫩如豆腐,入口即溶,既有鸡蛋之香味,又有鸡汁之鲜美,一物双味,融为一体,松软鲜香,其妙无比。品味再三,一时之间,竟然呆了。
  魏锅铲摇头道:“这不是神仙蛋。神仙蛋的做法是先将鸡蛋煮至六七分熟,在蛋白凝固蛋黄尚嫩未熟时捞出,在蛋壳上开孔,将蛋黄取出,把肉馅填进去,经蒸、炸后上桌。虽然蛋中有肉,蛋有蛋味,肉有肉味,但毕竟蛋与肉是分开的,两种味道未能融合在一起。而我这道菜,是将鸡蛋外壳微敲一小洞,把清黄倒出,去黄用清,加入浓鸡汁,搅拌良久,使之融合,仍装入蛋壳中,用纸封好,置饭锅内蒸熟,剥去外壳,仍然浑然一卵,食之,蛋中有汁,汁中含蛋,鲜香二味融为一体,妙不可言。”
  方笑虹听得一呆,就问:“那这道菜的名字是……?”魏锅铲说:“这道菜,可不正是你昨晚自己点的。”方笑虹一怔:“我自己点的菜?”魏锅铲道:“我昨晚问你想吃什么菜,你说‘混蛋’,这道菜,可不就是‘混蛋’。”方笑虹饶是砍头在即,心情不佳,也不由哑然失笑,道:“想不到麻阳城里竟还有如此高明的厨子,枉我方笑虹自称美食家,竟然不知。”
  魏锅铲说:“第一道断头汤,是断头饭中必有之菜,第二道‘混蛋’,是你自己点的。这第三道菜嘛,算是我老魏特别送你的。”就从食盒里端出第三样菜来,却是一只萝卜,雪白雪白,被精雕细刻成一个少女模样,眉眼清晰,颇富神韵。
  方笑虹吃了前面两道菜,再也不敢对这位狱厨存轻视之心,郑重地拿起筷子,正要去夹菜,谁知筷尖刚碰到那萝卜,那“少女”浑身微震,竟然缓缓裂开成八块,开裂处流出红红的酱油,乍一看,好像鲜红的血液一般。方笑虹甚感神奇,起筷一尝,八块萝卜,入口即化,苦辣酸甜,竟然每一块都各不相同。不由连声道:“好菜好菜,老魏啊老魏,如果我在死牢外面认识你,一定要交你这个朋友。可惜我……”
  魏锅铲盯着他瞧了半晌,忽然道:“方公子,你既并未杀人,是被人冤枉,为什么不说出来?”
  方笑虹一呆:“你说什么?”
  魏锅铲道:“我这道萝卜菜,菜名叫做大卸八块,是照着苏玉儿的相貌雕出来的。她正是像这萝卜一样,被斩成八块。但凡见过苏玉儿的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照着她的模样雕出来的。如果你真是凶手,看见这道诡异的萝卜菜,又怎么能如此气定神闲,安心品菜?所以我说,第一,你根本就没有见过苏玉儿,第二,你根本就没有杀她。”
  方笑虹脸上的神情就复杂起来,丢下筷子,只是叹气。
  魏锅铲见他神情悲怆,低头不语,知道其中必有隐情,就说:“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被人冤枉的滋味并不好受,因为我也曾受过天大的冤枉,否则我老魏,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你也被人冤枉过?”方笑虹瞧着他,一脸错愕。
  魏锅铲点点头,忽然问他:“你可曾听过魏三鲜这个名字?”
  “魏三鲜?”方笑虹肃然起敬,道,“这个名字,我当然听过。此公本是北京城里老佛爷的御厨,官任紫禁城御膳房大总管,据说此公厨艺高超,冠绝天下,号称大清第一名厨,即便用一碗清水,也能煮出三分鲜味,故称魏三鲜。但是我听说因为他触怒了老佛爷,十年前就被老佛爷砍了头。可叹我那时尚未出道,否则定要跑到北京城去,交了他这个朋友。只要能吃上一口魏三鲜做的佳肴美味,就是死也瞑目了。”
  魏锅铲道:“实不相瞒,老朽就是魏三鲜。”
  方笑虹一惊,把这麻脸驼背拖着一条瘸腿的糟老头子上下打量一眼,问:“你就是魏三鲜?”
  “不错。十年前,我做御膳房大总管的时候,因为醉心厨艺,只专心为老佛爷做菜,至于厨房采办等一切事宜,均交由副总管韩云程负责。孰料韩云程是个贪得无厌之人,利用工作便利,虚领和贪污御膳花费多达白银数十万两。后来老佛爷起了疑心,亲自查账,韩云程便恶人先告状,将所有罪责都推到我这个总管身上。老佛爷一怒之下,就要砍我的头。韩云程却给她出主意说,不如贬我去做个狱厨,一辈子只能给死囚做断头饭。就这样,我被老佛爷贬到了这长江之滨的麻阳监狱……”
  方笑虹不胜嘘唏,道:“叫天下第一厨,只能一辈子给死囚做断头饭,一身绝世厨艺,无人品尝,这可不比杀你的头,还令人难受?韩云程这一手,可真够狠毒。”
  魏锅铲道:“不错,我魏三鲜厨艺冠绝天下,却只能给将死之人做饭,确实心有不甘。有一回,一位老友来访,我忍不住手痒,就下厨做了一道神仙豆腐供他下酒。谁知老佛爷耳目遍及天下,第二天,我就被人打断了一条腿。老佛爷还派人传下话来,我这个狱厨,只能给死囚做断头饭,今后若再为他人下厨,就要将我押到北京城,凌迟处死。”
  方笑虹听得义愤填膺,握紧拳头道:“就因为给别人做了一道菜,就被打断一条腿,这、这是什么世道!”
  魏锅铲轻轻一摇头,仿佛要把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都抛到脑后。良久,才叹口气说:“世道黑暗,这监狱里关着的,又有几个是真正该死之人?我的冤屈说完了,该你说说了吧。”
  方笑虹叹口气道:“你还知道自己是被谁设计陷害的,而我却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根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案发当日,正是我祖父的祭日,全家上下都到城郊祖屋祭奠祖父去了,只有我因为前一晚多喝了些酒,那天独自一人躺在家里睡觉。傍晚时分,突然官府来人,将我抓住,说我杀了一个叫苏玉儿的少女。我自然知道自己并未杀人,可那渔夫信誓旦旦指证我,却不由别人不信。我一看就知是有人花钱买通了渔夫,叫他来陷害我,但我却找不到半点自证清白的证据。县太爷尹泰一向以贪婪著称,苏玉儿的父亲苏记米铺老板苏元梦早已花钱打点好了,只求县太爷从重从快将我处决,好为他女儿报仇。尹泰收了人家的银子,自然不会有我的好果子吃,如果我拒不认罪,只怕就会当堂大刑伺候。想我方大公子一向风流俊逸,光彩照人,若被大刑加身,不死也得脱一层皮,最后熬不过,屈打从招,还是难逃一死。如此死法,何其难堪?平时痴迷我的那些女子,看到我的落魄死状,会何其失望?我咬牙一想,反正这案子已被人设计得天衣无缝,‘铁证如山’,我是无论如何也翻不了案的了,为免受皮肉之苦,索性痛快招认,死个清爽。”
  魏锅铲听得直皱眉头,道:“当日你过堂之时,我在县衙门口旁听,就知这案子绝不像人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要不然我也不会用萝卜雕成苏玉儿的模样,做成这一道‘大卸八块’来试探你了。现在看来,果然不出所料啊!”他从怀里掏出纸笔,催促道,“你快将自己的冤情如实写下,从省城来的提刑按察使包大人,现正在麻阳城里视察民情,我替你将诉状递上去,或可免得一死。”
  方笑虹道:“这顿断头饭一吃完,我就要上路了,还来得及么?”
  魏锅铲道:“这顿断头饭吃没吃完,由我说了算。我说你还没吃完,外面的官差是不会进来的。你把状子给我,在此慢慢吃饭,我即刻去找包大人,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方笑虹被他说动了心,毕竟求生之心,人皆有之,当即提笔,简明扼要写下自己的冤情,交与魏锅铲,说声拜托。
  魏锅铲拿了状子,急匆匆去了……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大大出乎人们意料了。
  包大人早就听说麻阳县令尹泰贪赃枉法,民愤颇大,这次下来,名为体察民情,实为明察暗访,收集罪证。接到方笑虹的状子,便知此案大有可为,立即下令暂缓行刑,他亲自着手重新调查苏玉儿的命案。最后查出,杀死苏玉儿的真凶,竟是方笑虹的弟弟方奕鸿。
  方奕鸿将路遇少女苏玉儿挟持至树林,将其强奸后,再用趁兄长醉酒熟睡时盗来的龙泉古剑将其杀害,并分尸八块。他买通渔夫,指证和陷害兄长方笑虹是杀人凶手。他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其父方谦久病卧床,时日无多,为了独享父亲留下的万贯家产,他精心设下这条毒计,为的就是想要置兄长方笑虹于死地。苏记米铺老板苏元梦不明真相,为了让县太爷从重判决,先后共向其贿赂近千两银子。再严查下去,连尹泰的贪腐案也牵连了出来……最后,方笑虹被无罪开释,其弟方奕鸿被判了死刑,尹泰则被押至京城受审。
  方笑虹出狱后,其父方谦经此萧墙祸变,受不住打击,病情加重,就此撒手人寰。方笑虹成了方家的当家人,性情大变,从此安心持家,再不近女色,只是爱好美食的秉性,却更胜从前,听说哪家酒楼菜馆亮出了新菜,就是坐三天三夜的马车,也要前往一品。只是那些名厨名菜,多是徒有虚名,吃完之后,毫无回味之处,未免失望。直叹现今世界,美食难觅,良厨难遇,虽然八方通吃,让他记得住的好菜,却寥寥无几,就未免有些落寞。
  他与魏锅铲,早已是忘年之交,常请老魏到家里喝酒,几碟小菜,一壶麻阳烧酒,一坐就是大半天。方笑虹常常当着老魏的面,大发慨叹,天下之大,竟无美食可尝,这嘴里都淡出鸟来了。魏锅铲只是笑。方笑虹还想对老魏说什么,但看看他拖在地上的那条断腿,就打住了。
  时间打着飞脚,一晃就是两年。
  这一天,光禄寺卿韩大人回乡省亲,路经麻阳城,县太爷率领全城乡绅在望江楼摆酒迎接,麻阳名士方笑虹亦在其列。席间,方笑虹起身向韩大人敬酒,冷不防从衣袖中抽出一柄**,奋力扎进对方胸口。可怜这位从北京城来的三品大员,还没回过神来,就已倒地毙命。
  魏锅铲听说方笑虹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人,而且杀的还是朝廷命官,不由大吃一惊,再一打听,这位从北京城来的光禄寺卿,早年曾做过御膳房副总管,姓韩名云程,正是十多年前栽赃陷害他的人。就不由呆住。
  方笑虹刺杀朝廷命官,罪不可赦,案情呈报上去,刑部很快批复下来:凌迟处死。
  就在方笑虹被押赴刑场的前一晚,魏锅铲照例来到死牢,询问他明日最后一餐,想吃些什么?方笑虹咂咂嘴巴道:“除了断头饭中必有的那道断头汤,老魏,再给我做两样好菜吧,已经久未尝过真正的美食,我这嘴里都快长毛了。”
  魏锅铲眼圈就红了,说:“方老弟,其实你大可不必用这种方法来替我报仇。”
  方笑虹大笑道:“老魏,你错了,我杀韩云程,并不是想向你报恩,我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是想再做一回死囚,再吃一回天下第一名厨做的菜呀!”
  魏锅铲听了,眼泪就流下来。
  方笑虹死后,魏锅铲自断双手,告老还乡,从此再不下厨。



下面是《故事会》今年3月上半月发表的王小军写的《豆腐饭》,请大家鉴别
豆腐饭
王小军
    明朝嘉靖年间,云县发生了一桩命案,“张记布店”的大公子张秀才,被人大卸八块,扔在了燕子山脚下的树林里。此事很快就惊动了县衙,可不等捕快勘察完现场,就有一个樵夫跑来说,他见是“云燕钱庄”的黄大公子和张秀才一起进的树林。
  捕快一听,立马赶往“云燕钱庄”的宅院捉拿黄大公子。黄大公子正在书房看书,忽见许多公差闯入,他还来不及问明事由,就被几个衙役三下五除二地用铁链锁了。街坊邻居都认为,黄大公子和张秀才情同手足,他绝不会是杀害张秀才的凶手。可第二天过堂时,县太爷还没动刑,黄大公子就全盘招认了,县太爷一拍惊堂木,就判了他一个斩立决。
  将被砍头的前一晚,狱厨李一清提着一道菜来到死囚牢房,黄大公子哪有心思吃饭,只说了一个字:“滚!”说完一回头,却看到碗里是一块被精雕细刻成少年模样的豆腐。
  黄大公子颇为好奇地拿起筷子,哪知筷尖刚碰到那豆腐,那“少年”微震,竟然缓缓裂开成八块,开裂处流出红红的汤汁,乍一看,好像鲜红的血液一样。黄大公子甚感神奇,起筷一尝,八块豆腐各有风味。他不由连声道:“好!好菜!从未尝得如此美味,死也足矣!”
  李一清盯着黄大公子瞧了半晌,道:“这道菜叫做大卸八块,是照着张秀才的相貌雕出来的,你若真是凶手,看见这道诡异的菜,又怎能如此气定神闲,安心品菜?黄大公子,你既被人冤枉,为何不把真相说出来?”
  黄大公子丢下筷子,道:“先生绝非普通的狱厨!不知先生是何人?”
  李一清问道:“你可曾听过神厨李这个名号?”
  黄大公子肃然起敬,道:“神厨李乃皇帝身边的御厨,号称天下第一名厨。十年前遭御膳房总管程云夙诬陷,被贬为狱厨。让天下第一名厨一辈子只能给死囚做断头饭,这可比杀头还难受啊!程云夙这一手,可真够歹毒。”
  李一清叹口气,说:“你说出了我的冤屈,不知你的冤屈呢?”
  黄大公子也叹了一口气,就把自己放弃申辩的原因说了出来。原来,黄大公子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阿宝。十几年前,黄大公子的亲生母亲去世后,黄父就娶了刘氏做填房。刘氏为人贤惠,视黄大公子为己出,对他疼爱有加。后来自己生了阿宝后,对黄大公子也是不改初衷。这些恩情,黄大公子铭记在心,所以,当衙役告知他杀了人,他心里就明镜似的,知道杀害张秀才的凶手一定是弟弟阿宝。
  阿宝打小就好吃懒做,长大后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在外债台高筑。一天,张秀才就把这事告知了黄大公子,并说:“你这个弟弟啊,迟早会把你们这个家败光的!”黄大公子听了,也只是叹气摇头。谁知这话,却被正准备出门的阿宝听到了,于是便埋下了祸端。
  李一清听完黄大公子的讲述,不由得问:“你明知是你弟弟所为,为啥还为他顶罪?”
  黄大公子仰了一下脖子,叹道:“二娘对我有恩,阿宝又是她唯一的儿子,我怎忍心不管不顾?”
  李一清直言道:“张秀才与你情同手足,你却让杀害他的真正凶手逍遥法外,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而你又為他蒙冤偿命,他在九泉之下能闭目吗?你如此纵容,只会让阿宝变本加厉!”
  一席话让黄大公子醍醐灌顶,若有所悟,可他转而一想又犹豫了。李一清忙问:“怎么了?”
  黄大公子道:“此案并不是那么简单,那樵夫在公堂上敢信誓旦旦指证我,恐怕是有人花钱买通了他,再说那县太爷又贪婪成性,而我现在身无分文,如何翻得了案?”
  李一清道:“这你可放心,巡抚大人现正在云县视察民情,你速速将冤情写下,我替你将诉状递上去,或可免于一死。”
  一盏茶的工夫,黄大公子就把诉状写好了,李一清拿了状子,匆匆离开了牢房。
  巡抚大人接到状子后,就亲自调查张秀才的命案,由于有黄大公子**的线索,不消几日就破得此案,凶手果然是阿宝。原来,那天阿宝听得张秀才和哥哥的谈话后,便起了杀心。几天后,他雇凶杀害了张秀才,然后买通樵夫诬陷黄大公子,以期独享父亲的万贯家产。
  因为李一清的仗义相助,黄大公子洗脱了冤屈。出狱后,两人成了挚友,黄大公子常请李一清到家里喝酒,还三番五次要李一清下厨。李一清只笑说,自己奉旨只能给死囚做饭,给他人做饭那是抗旨,要杀头的。
  黄大公子甚感遗憾,每每想到此事,更对迫害李一清的程云夙恨之入骨。
  没过几日,黄大公子又请李一清到家里喝酒,可到了掌灯时分也不见李一清来,却见仆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李一清在路上被人打了。黄大公子忙随仆人来到街上,只见李一清满身是血,昏倒在地。黄大公子二话不说,急忙把李一清扶回家,好生照料。
  等李一清缓过神来,黄大公子才把事情问了个清楚。原来,李一清帮黄大公子申冤的事,不知怎么传到了程云夙的耳朵里,程云夙便告诉皇帝,说李一清不安心在牢房里给死囚做饭,却到处揽官司。皇帝一听,也大为光火,便叫锦衣卫去教训教训李一清。
  原来好友挨打,全是为了自己的事。黄大公子心里既是内疚,又是愤慨。一连好几日,他食不知味,夜难成寐,心里像堵了块铅石般难受。他心里想着,一定要为李一清做点什么才是。
  几个月后的一天中午,黄大公子无意间听说程云夙为给皇帝办寿宴,明天要到南郊去采办食材。黄大公子暗下决心,要替李一清出口恶气。
  第二天,他就埋伏在程云夙要经过的路边。临近中午的时候,程云夙领着两个厨工,拉着一辆车来了。黄大公子待他们走近,“呼”地从草丛中跃起。
  程云夙常年待在宫中,何时受过这样的惊吓,顿时脚就软了。黄大公子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怒斥道:“我恩公,一手绝艺,你却叫他只给死囚做饭,还一再地加害于他。今天,我要替恩公讨个公道!”说完,黄大公子就对着程云夙劈头盖脸一顿打。
  一人做事一人当,黄大公子打了人,便径自到衙门认了罪。程云夙挨了打,哪肯轻饶对方,他在皇上面前添油加醋,把黄大公子往死里整。果然,最后黄大公子得了个凌迟处死的判决。
  这日,李一清红着眼眶来到死牢,说:“黄老弟,你大可不必用这法子替我报仇啊!”
  黄大公子眼里闪着泪光,却大笑道:“李兄莫急,我也不亏啊,再做一回死囚,就能再吃一回天下第一名厨做的豆腐饭了呀!”
  李一清一听,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
  黄大公子死后,云县百姓为纪念他的大义,每当祭奠他时,都喜欢摆一桌豆腐宴,久而久之就演变成凡是办丧事的酒席都要有豆腐这道菜,又称“豆腐饭”,意为:和逝者吃最后一次饭。


离线天暂无涯
发帖
790
金钱
10016437
铂金
145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8-02
这个王小军是谁啊,新人还是马甲?
离线雪中书
发帖
371
金钱
20065
铂金
821
魅力值
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8-02
很想知道《故事会》对此是怎么处理的?
在线渔家傲
发帖
234
金钱
10008880
铂金
62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8-02
离线悲郁清澄
发帖
773
金钱
10021213
铂金
136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02
给钱!
离线左岸清笛
发帖
32
金钱
730
铂金
47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02
    
     王小军,还是应该出来亮亮相,道个歉的好!
在路上
离线陈志国
发帖
1222
金钱
10022654
铂金
1654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03
回 雪中书 的帖子
雪中书:很想知道《故事会》对此是怎么处理的? (2017-08-02 15:42)

因为任何编辑老师都不可能“阅尽人间春色”,况且是6年前《百花》发的故事,所以编辑老师是没有责任的。但是,故事会应该对参与“移植”、“浓缩”的作者采取一定的措施,以杜绝此种事情的发生。对原作者岳先生,似应有所交代。
离线怀甫
发帖
355
金钱
11140
铂金
75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8-03
我赞同陈志国老师的观点。
离线丁娴瑶
发帖
2531
金钱
25830
铂金
256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8-11
待我来了解一下情况,谢谢反馈。
离线我无意
发帖
8
金钱
330
铂金
1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8-14
离线我无意
发帖
8
金钱
330
铂金
1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8-14
致歉信
岳先生您好!
2016年,我在朋友聚会上听到《豆腐饭的由来》的故事,感到很精彩,就写了下来。近日在《故事会》编辑老师的询问下,才知此故事,是出自先生的《甘为美食送命的人》,由此侵犯了先生的利益,在此,我深为歉意。
同时,由于自己的疏忽,给《故事会》带来了不利的影响,在此,我表示道歉:对不起!
   致歉人:王小军
离线陈志国
发帖
1222
金钱
10022654
铂金
1654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8-14
对王先生的诚意深表赞赏!
离线一剑飞花
发帖
78
金钱
16374
铂金
86
魅力值
-2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8-14


离线一剑飞花
发帖
78
金钱
16374
铂金
86
魅力值
-2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8-14
回 我无意 的帖子
我无意:致歉信
岳先生您好!
2016年,我在朋友聚会上听到《豆腐饭的由来》的故事,感到很精彩,就写了下来。近日在《故事会》编辑老师的询问下,才知此故事,是出自先生的《甘为美食送命的人》,由此侵犯了先生的利益,在此,我深为歉意。
同时,由于自己的疏忽,给《故事会》带来了不利 .. (2017-08-14 09:37) 

所以说,这并不是抄袭,最多只能算是撞车对吧?不过撞车撞到有些句子完全相同一字不差,倒是十分令人佩服。
离线我无意
发帖
8
金钱
330
铂金
1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8-14
岳先生您好!
2016年,我在朋友聚会上听到《豆腐饭的由来》的故事,感到很精彩,就写了下来。近日在《故事会》编辑老师的询问下,才知此故事,是抄袭了先生的《甘为美食送命的人》,由此侵犯了先生的利益,在此,我深为歉意。
同时,由于自己的疏忽,给《故事会》带来了不利 ,在此深表歉意。
离线南在南方
发帖
10
金钱
200
铂金
1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8-14
回 我无意 的帖子
我无意:岳先生您好!
2016年,我在朋友聚会上听到《豆腐饭的由来》的故事,感到很精彩,就写了下来。近日在《故事会》编辑老师的询问下,才知此故事,是抄袭了先生的《甘为美食送命的人》,由此侵犯了先生的利益,在此,我深为歉意。
同时,由于自己的疏忽,给《故事会》带来了不利 ,在 .. (2017-08-14 14:42) 

借鉴了别人东西,出来认错,是好事。
但是一定把稿费原数的给岳老师打过去。
故事作者,挣个稿费真不容易。
离线我无意
发帖
8
金钱
330
铂金
1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08-15
我想问句,《绝厨》和《甘为美食送命的人》都是岳勇的文章吗?
离线孙元皓
发帖
87
金钱
1250
铂金
11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08-15

      抄袭别人的作品,说两句言不由衷的道歉话,就把这事敷衍过去了,竟然还博得几位同行的叫好声。抄袭的代价也太小了,难怪文抄公屡禁不绝。
      生平最恨抄袭。抄袭者就应该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发帖
37
金钱
14480
铂金
35
魅力值
1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08-15
回 我无意 的帖子
我无意:岳先生您好!
2016年,我在朋友聚会上听到《豆腐饭的由来》的故事,感到很精彩,就写了下来。近日在《故事会》编辑老师的询问下,才知此故事,是抄袭了先生的《甘为美食送命的人》,由此侵犯了先生的利益,在此,我深为歉意。
同时,由于自己的疏忽,给《故事会》带来了不利 ,在 .. (2017-08-14 14:42) 

你自己比对一下,看你的稿子与原作有多少句子,是一模一样一字不差的?
你真的确定这个故事是你听来的,而不是对着书抄来的?
文抄公都不会用真名发表文章,所以王小军这三个字肯定不是你的本名,现在以王小军的名义道一百个歉,也对你自己没有丝毫影响。找亲戚借个身份证,下回照样可以抄别人的作品领自己的稿费。
这才是文抄公最可怕的地方。
小女子初学写故事,希望能得到各位故事界前辈指教。
离线落花流水
发帖
1397
金钱
11090
铂金
98
魅力值
2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08-15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尤其是文贼还有脸披着马甲出来道歉的,更是不要脸到家了
人生不是一场梦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