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561阅读
  • 3回复

那年,弟弟与粪坑作了一回斗争(原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夆乔
 
发帖
6
金钱
0
铂金
1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4-05

那年,弟弟与粪坑作了一回斗争

  
  八十年代,我出生在岭南的一个小山村,家中姐弟五个,我排行老二,上有大姐,下有弟妹。那时的物质很是匮乏,但我们过得很幸福。父亲常年外出折腾点小生意,虽然总是屡战屡败。母亲在家务农,照顾一家老小。那会儿我们镇上还没有幼儿园,待到儿童六或七岁时,方可上一年级。母亲那时便明白,孩子的教育应从小抓起。所以,她闲来无事,挺着怀了五弟的肚子也不见消停,从村头找到村尾,硬是把我们逮回家读书认字。家里的唯一的黑木托盘也没能逃脱它的厄运,被母亲当作黑板,在上面龙飞风虎的写写画画,木托盘的日子也苦不堪言。
  农历七八月份,天空悬着火辣辣的太阳,山间的野草被太阳烤得蔫了头,知了叫的震天响。孩童的我们总是不知疲惫,从这山跑到那岭,紫红色的桃金娘遍布山野,吃腻了一兜兜的往家里带。
  母亲快临盆的日子,父亲没有外出,在家鼓捣些木框子卖给编织厂,贴补家用。家里敲敲打打的木作声,自然是没法学习的,母亲大手一挥,才又把我们放出去撒野。大姐当时就是个带头精,她说风就是雨,我们就爱跟着她屁股后头瞎掺合。那日玩野了,姐弟几个四处搜刮绿知了,放入罐中听它们嘶嚎,这东西玩腻时也觉得无趣。
  那日的大姐,满脑子尽是歪主意,她从竹林里捡了根小枯竹,去粪坑逗弄那条掉下去的小蛇,我们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效仿。
  大弟那时三四岁,纯粹是个甩不掉的小螺蛳,他也拿着小竹条跟着狂舞,貌似有多么的威风。“我要量一下粪坑有多深”!大姐突发奇想出了个馊主意。“我也要”!“我也要”!我和大弟同样豪气万丈,四妹跟不上我们的脚步,干脆一屁股骑在那枯木上,扒拉着上面的野木耳。
  探究粪坑深度这事,自然也是大姐先一试身手,以示她作为长姐之威。姐弟仨从大到小依次排列,是大姐立的规矩。大姐的竹条较长,我的略短,大弟的更为短小。轮到大弟一探究竟时,他竟较真着硬要将竹条捅到坑底,结果——理所当然到粪坑里遨游了一番。
  大姐和我见状,瞬间大惊失色,嘴里相互谦让,让对方速去告诉父亲,弟弟失足掉入粪坑的事。可姐俩谁也挪不动脚步,原因显而易见,怕死!父亲若是知道这事儿,一定把我们姐俩抽筋剥皮不可!这事儿因大姐而起,她是死活不敢告诉父亲,我历来胆怯,但看到粪坑里咕咚的粪水往上冒,生怕大弟被粪坑淹死了。万一弟弟有个三长两短,父亲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如此一想,脚步不听使唤的往家里跑,一边跑大喊:“爸爸,弟弟掉粪坑啦”!
  父亲闻言,吓得推倒了跟前的木架子,夺门而出,慌乱中忘了厅中的门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下巴磕破皮也毫不知觉,邻居二叔本与父亲在闲聊,直到父亲摔倒时方才回过神,二叔拉起父亲直奔那臭粪坑,纵身一跳,在粪坑里狂摸......那会儿的粪坑实则是方形的化粪池,长宽各有二三米,那臭气冲天的场景使我至今难忘。
  大弟被父亲和二叔捞起时,那发酵的粪泥裹满全身,他那两只不安份的手抹了一把眼睛,直朝我们扮鬼脸。父亲气得七窍生烟,把他放于院中的水龙头下猛洗了半个时辰。此事过后的好些日子,我仍然担心被父亲修理,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对此只字未提。
  多年后,姐弟们早已成家立业,各奔东西,偶有齐聚时,我总逗他说:“弟,你小时候掉进粪坑有没有吃到什么”?
  他也总一本正经回应我:“吃了一坨粑粑......”
  
离线竺吉捷
发帖
173
金钱
3890
铂金
256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08
离线夆乔
发帖
6
金钱
0
铂金
1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4-12
  
离线周海勤
发帖
18
金钱
221
铂金
27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5-2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