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192阅读
  • 9回复

短故事《还命》大家来看侃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农易
 
发帖
56
金钱
1520
铂金
118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2-27
一 还命

  杜丽是个热情开朗的女孩子,眼里没生人,和谁都能说的上话,而且她也有一副好心肠,时不时的给左邻右舍帮忙。在这出租楼内,三楼有个陶大爷,拄着拐杖行动不便,杜丽一有时间就帮他收拾屋子,陶大爷总是称呼她:“好闺女。”
  这天,杜丽上晚班,临走前又主动给陶大爷收拾屋子,就在她收拾完准备走的时候,陶大爷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等等!”
  杜丽扭回头看他,陶大爷却是一脸惊恐不安。
“大爷,怎么了?”杜丽问。
  陶大爷张嘴结舌,半天才说:“好闺女,晚上能不能别走,就睡我这。”
  杜丽笑了笑,“不行啊,我还上晚班呢,怎么了,您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陶大爷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我只是心里很……害怕。”
“害怕?害怕什么?”
  陶大爷睁大眼眸,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我屋里有鬼!”
  杜丽全身一怵,随后勉强笑了,把老人扶住坐下去,并劝说世上没有鬼神,如果夜里实在害怕就打开收音机。
  陶大爷摇头叹气,“我这两天睡觉的时候总觉得有个人站在床边看着我,也许是老了,犯迷糊吧。好闺女,你上班走吧。记得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敲敲我的门,叫醒我。”
“好的。”杜丽看看表,快迟到了,匆忙往外走。
  杜丽是在一家电子厂上班,夜班出来的时候天依然还很黑,但小巷子里已有人点灯卖起早点了。杜丽拖着疲惫的身躯,吃了一碗馄饨,混混沌沌的回住所,她进门前想起陶大爷的一句话,“记得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敲敲我的门。”于是,上了三楼。
  杜丽抬起手,轻轻地敲,然而才敲一下,门居然自己开了,在寂静的楼道内发出“吱妞”的声音。杜丽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心想:或许是陶大爷睡前忘了锁门吧。她偷偷往里探头,在微亮的后窗前看见陶大爷坐在躺椅上的黑影。
“陶大爷,我下班了。”杜丽轻声喊。可陶大爷的黑影一动不动。杜丽又喊了几声,他依然就那样躺着,好像根本就没听见。杜丽于是往里伸手去开灯,当昏暗的灯光照亮整个屋子的时候,眼前的一幕不禁让她失声尖叫。
  那坐在躺椅上的陶大爷,心口被杵进一根钻,双手抱着一个沾满血的无头孩童雕像。他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口中好像含着什么。显然,他已死去。
  杜丽跑出楼道,急忙报了警。警察赶到之后,现场取证,从陶大爷的嘴里发现了一张相片,是一个三四岁孩子的三寸免冠照,相片背后印着两个字:还命。

二 哭声

具杜丽所了解,陶大爷在这个城市里只有一个女儿,陶小琴。陶小琴是推销员,长年跟公司在各地来回跑,很少来看她父亲。杜丽在警局录口供的时候把陶小琴的手机号给了警察,警察随即与她联系。
  得知父亲遇害,陶小琴匆匆赶回,在警局哭得一塌糊涂。警察拿出在陶大爷嘴里发现的那张照片给她看,她顿时吓的脸色煞白。
“是鬼,是鬼来索命了!”陶小琴失控了……
  到了傍晚,杜丽早早把门反锁,她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可楼内发生这样的事,谁不害怕。她打开电视机,把声音放大,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可刚坐下,有人来敲门。
“谁呀?”
“是我。”
  陶小琴的声音。
  杜丽去开门,见陶小琴眼睛红红的。陶小琴不好意思的说:“妹子,我晚上睡你这行吗?我父亲那屋我实在不敢进。”
“当然可以。”杜丽把陶小琴领进屋。
  陶小琴情绪很不稳定,她告诉杜丽,一定是她死去的丈夫来复仇了。七年前,她和父亲住在老家山村,因为家里有房子,所以招了个上门女婿阿伟。可是结婚刚一年,阿伟不知从哪里领回来一个五岁的娃娃,说这是他的孩子,要把孩子抚养成人。在村里,离婚后的人不好再成家,所以陶小琴没和阿伟闹离婚只是在家里面大闹了一番。
  没过多久,发生了一场意外,阿伟被山上滚下来的落石砸死,临死前他抓着陶小琴的手说,如果他死后他的孩子受虐待,他做鬼也会回来的。
  陶小琴和她父亲没在意这句话,整日对那孩子不是打就是骂。在一个即将大雨的傍晚,陶小琴和孩子父亲三人从山上往下赶路,孩子走不动哭闹起来。她父亲不耐烦,朝孩子头上狠狠扇了一掌,可没想到的是,孩子被这一掌扇倒在地,从坡上一直滚下山坡,头被树枝挂断了,最后死在医院。
  从那以后,她父亲不愿再在村子里呆了,来城里租房子住。她也是觉得有愧,不久出来打工。然而,报应还是追上来了。陶大爷死时嘴里含着的那张相片,就是那个孩童。
  听完陶小琴的故事,杜丽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吃了一颗安眠药,生怕睡不着脑子乱想。
  慢慢的,夜越来越静。就在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杜丽被一阵哭声吵醒。她猛睁开眼睛,此时陶小琴还在熟睡。而她听的很清,是一个孩子的哭声,从楼道里传来,那哭声很痛很痛,不停的在楼道回旋。难道真的有鬼?杜丽身子有点发抖,赶紧把被子蒙住头,过了很久才睡着。

  三 关机

第二天,楼内的人都说昨晚陶大爷的屋里闹鬼了,有个孩子在里面三更半夜的哭。于是报了警,然而警察在陶大爷屋里什么也没发现。
  陶小琴知道后,更加害怕了,连门都不敢出,嘴里一直嘀咕:“他带着孩子来复仇了,我以前打过孩子,还把孩子按到水缸里,他一定也会找我的,怎么办,怎么办……”
“小琴姐,没事的,说不定昨晚那是饿猫的叫声,猫的声音很像小孩,大家那是太害怕了,所以以为那是孩子在哭。”杜丽安慰。
  陶小琴摇摇头,“不是,绝对不是,如果昨晚我在我父亲的屋里睡,今天你们肯定会发现我的尸体,他带着孩子来找我了……”
  杜丽不管怎么劝,陶小琴还是精神恍惚,自言自语。白天杜丽还要上班,临走前把钥匙给她放了桌上,并劝她出去走走。
  杜丽一走,陶小琴觉得屋里阴森森的,不久也出去了。她跑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回老家的火车票,然后打电话给杜丽,说自己要回山村。杜丽是个热心人,立即给车间主任告了个假,到超市买些吃的,打车赶到火车站来送陶小琴。
  陶小琴很感动,抱着杜丽哭了,她说杜丽是她在城里所认识的人当中最好的人。杜丽一边安慰她不要胡思乱想,一边将吃的塞进她包里。杜丽说:“你一定要节哀,世上没有鬼,你父亲的案子一定会水落石出的。你一路保重啊。”
  这时,广播里传出火车即将进站的消息,陶小琴挥手告别。
  看着陶小琴消失在进站口,杜丽有种落寞的感觉。杜丽在城里没有亲人,她完全能体谅出陶小琴的心情。
  没过多久,杜丽回了出租房,当她去开电视机的时候,发现电视机旁边放了一个小包。杜丽打开看,里面装了陶小琴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看来是她遗忘疏忽了,包里的东西都是重要的东西,杜丽赶紧打电话,可打了半天那边一直没人接。
  到了第二天,杜丽又给陶小琴打电话,然而这次竟是关机。杜丽坐不住,要是陶小琴没有这些东西肯定会遇到不少麻烦。于是杜丽决定亲自去找陶小琴,亲自去一趟她的老家山村,她买了当天的票,晚上就出发了。可一路上她一直纳闷,为什么陶小琴的手机还是关机呢?

  四 箱子

  通过打听,杜丽找到了陶小琴的老家辛水沟。
  辛水沟四面环山,因为下过雨的缘故,路面泥泞不堪。杜丽满脚泥巴,一点一点走进了村子。这时村口有个妇女正在打水,那妇女一头蓬乱的白发,身子庞壮的像个男人。杜丽问她:“大姐,请问一下陶小琴的家怎么走?”
  那妇女停下手里的活,回头看了杜丽半天,笑了笑说:“姑娘一定是外地人吧,你来的不是时候,陶小琴和她父亲早在两年前就不在村里住了。”
“陶小琴不是回来了吗?”杜丽问。
  那妇女说:“没有啊,她连过年都不回来呢。”
  杜丽奇怪,陶小琴去了哪里呢?她拿起手机又拨通陶小琴号码,然而那头依然是关机。杜丽回头看来时的路,此时黑乎乎的山影已经将去路盖得严严实实,黑夜即将来临。
  周围没有旅店,杜丽见那妇女要回,赶忙说:“大姐,我是陶小琴打工的朋友,不知道她不在家。天快黑了,我没地方住,您能留我一夜吗?”
  那妇女犹豫了一会儿,说:“如果你不嫌我家脏的话,就跟我来吧。”
“太谢谢大姐了。”杜丽欣喜的想要跳起来,一路走的辛苦,总算可以歇一歇了。
  转了几个弯,妇女把杜丽领到了她家,杜丽发现,她家就她一个人,没有老人小孩,没有男人。妇女打开一间屋子,“你不嫌脏的话就睡这间屋吧。”
“太谢谢大姐了。”杜丽看到床忍不住就坐了上去。
  妇女准备走,突然停住转回头说:“妹子,屋里的东西千万不要乱动!还有,夜里少出门,小心山里的狼。”
“山里有狼?”杜丽想再追问什么,妇女已经关上门进另一个屋里了。
  慢慢的,黑夜降临,山村的黑夜因为没有城市的五彩灯光,所以无比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杜丽关掉昏暗的小灯泡,她太累了,闭上眼就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中,她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敲她的门,还很小声的喊:“杜丽快开门,快点,不然你要被狼吃掉了,快!”杜丽觉得那声音好熟悉,她猛睁开眼睛,是陶小琴的声音。她走到门边小声问:“你是谁?”
“是我呀,陶小琴呀。”
  杜丽缓缓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黑影,看不清面目。那黑影悄悄进来,然后把门关上并锁住。她拉着杜丽的手坐到床边。杜丽问她:“你怎么才回来?为什么一直手机关机?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睡在这里?”
  那黑影没再说话就一动不动的坐着。
“小琴姐,你怎么不说话?”杜丽问。
  隔了半天,那黑影说:“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我说不了啊,我嘴里有东西,说话很费力啊。”
“你嘴里有东西?什么东西?为什么不吐出来?”
“吐不出来,我嘴里被狼放进去一张相片,我心口被狼杵进去一根钻,还有这个。”黑影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杜丽,杜丽用手一摸,是个雕塑,是个无头雕塑。
  这时,天空不断响起雷声,闪电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在闪电的一瞬间,杜丽清晰地看见了陶小琴的模样,只见她睁着十分惊恐的双眼死死盯着杜丽,她张着嘴,一个三四岁孩童的相片贴在她的舌头上,她全身是血。
  杜丽失声尖叫,扔掉手里的雕塑,往门外跑,可她打不开门。她回头看陶小琴,陶小琴没有走过来,而是哭着趴在地上,一点点往床下爬,爬进床底下。
  天空又响起雷声,杜丽猛睁开眼,发现自己好好的在床上躺着,一脸虚汗,原来刚刚是做了个梦。
  可这个梦好奇怪,杜丽坐了起来。她想,为什么陶小琴的手机一直关机,难道她遇害了?在闪电的亮光中,杜丽豁出去了,放开胆子伸出手,往床底下摸。这一摸,摸到了个箱子。杜丽于是下床使出全力把箱子拉出来。在闪电中,杜丽认出来,这个箱子正是陶小琴上火车时所拎的,杜丽发现箱子边沿都是血迹。

  五 夺命

  杜丽不敢打开箱子,坐在地上不敢动了。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边擦泪水边看窗户。这时,一道闪电透过来,杜丽看到窗户外站着一个人,她头发蓬乱,身子庞壮的像个男人,她就是那个妇女。她说:“妹子,我跟你说过了,不要乱动屋里的东西,你怎么不听话呢。”说着开始爬窗户。
  杜丽万分惊恐,站起来跑向门口去开门,可门已经被外面锁上了。
  那妇女手里握着一根钻,慢慢走过来,她说:“我一点都不想杀你,可你偏偏找了过来,还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为什么?”杜丽吓哭了。
  那妇女说:“因为我的孩子死的好冤,我要替我的孩子报仇。你知道吗,十二年前,我给我心爱的男人生了一个孩子,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虽然我们没有结婚,但我相信有了孩子他就会娶我。可是那个男人居然跟别村的女人结婚了,还骂我为什么背着他生孩子,等我孩子五岁的时候他竟然把我唯一的依靠带走。你说说,这种男人该不该死?所以我用石头把他砸死了。”
“我杀了人,我害怕,我没敢去接孩子。只是悄悄的搬来这个村住,只求每天能看孩子一眼我就满足了。但可怜我那苦命的孩子不仅受虐打,死的时候还没有头。我要报仇,我去城市找他们父女,我要他们还我儿命……他们一个也逃不掉,都死在这根钻下。你也要死!”
  杜丽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妇女推开一边,从窗口往外跳,可刚跳出去却被那妇女一把揪住头发。妇女高高举起那根钻,朝杜丽的后脑刺下去。
“哐当”一声响,钻刺到了窗栏上,由于太黑,妇女没能刺中杜丽。杜丽挣脱掉她的手,大喊“救命”,而这时已经下起了大雨。
那妇女随后也跳窗出来,杜丽没得选择,只有一直跑不停的跑了。而那妇女举着钻紧紧跟在后面,像个幽灵鬼魂一样追着。
跑到深山处的时候,杜丽浑身湿透,已经跑不动了。她倒在泥潭里,无力地看着妇女走过来。
那妇女在电闪雷鸣之中举起那根钻,就在她即将刺下去的瞬间,一道闪电横空而下,将她击中,顿时她全身起火,惨叫挣扎。等雨水将火扑灭的时候,她已经一动不动的死去了。
杜丽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趴在泥潭里,任雨水肆意拍打。

六 结局

一年后。
杜丽又回到了这个辛水沟。她要去坟地给陶大爷和陶小琴祭拜,同时也祭拜一下没能杀死自己的那妇女。
当杜丽来到陶大爷坟头时,她见一个大娘带着一个大约八岁的孩子在陶大爷墓碑前磕头,那孩子哭得很痛很痛。杜丽突然觉得那哭声很像去年半夜闹鬼的哭声,杜丽问:“你们是陶大爷的亲戚吗?”
小孩子抬起头说:“我是他的孙子。”
一看到小孩子的脸,杜丽不禁吓了一跳,他与那张“还命”相片里孩童长得极其相像。杜丽问:“你……你是人是鬼?”
那位大娘格格的笑了,“大妹子,你真会开玩笑,有鬼大白天出现的吗。”
“可陶大爷不是没有孙子吗?”
“是这样的,孩子不是他的亲孙子。三年前,老陶失手将孩子摔下山坡,差点死了,幸亏他抱着孩子及时赶到了医院。为这事,老陶觉得心里过不去,决定好好养孩子,所以他回到家对家人和亲戚谎说孩子被树枝挂死了,而他自己带着孩子搬到了城里。”
  杜丽睁大眼睛,“这么说,孩子根本就没死!”
“是啊,本来他和孩子是住一起的,后来他女儿也进城了,就委托我照顾,怕女儿反对。我们之间只有偷偷的来往……”
  杜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转个身,看着漫山的荒草,发呆了很久很久。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职员:“老板!”老板:“什么事?”职员:“我老婆让我来求你给我涨工资。”老板:“好吧!我今晚回家问问我老婆。”
离线竺吉捷
发帖
175
金钱
3930
铂金
259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3-01
·看完后发现不少问题,一个描写和对话偏多,故事进展偏慢,有点小说化了,故事还是应该简短些,如进展无关的内容尽量要少。还有非常重要一点,真实性,细细一品,感觉很多地方经不住细细推敲,承受不起故事开头的这些玄虚。
离线竺吉捷
发帖
175
金钱
3930
铂金
259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3-01
那个身子庞壮的像个男人的农村妇女竟然可以大费周章的将死亡现场布置得如同天谴,就像一个高智商的变态杀人凶手所作所为,感觉很不真实。另外带血箱子为何不处理掉,还等着主角来发现,如果真没时间处理带血箱子这个罪证,又为何轻易让主角进屋休息,之后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她自己遭受了天谴,一切都写了过于巧合了。
离线农易
发帖
56
金钱
1520
铂金
118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3-01
回 竺吉捷 的帖子
竺吉捷:那个身子庞壮的像个男人的农村妇女竟然可以大费周章的将死亡现场布置得如同天谴,就像一个高智商的变态杀人凶手所作所为,感觉很不真实。另外带血箱子为何不处理掉,还等着主角来发现,如果真没时间处理带血箱子这个罪证,又为何轻易让主角进屋休息,之后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她自己遭 .. (2017-03-01 15:08) 

吉捷老哥,你说的此故事小说化了,确实,我回读一遍,的确存在此问题,这样写的坏处是不是读者会不喜欢?还有,哥你提到此故事“不真实”,农村妇女不能高智商变态,为什么?能冷静且有计划的杀人,这种人,我觉得他或她,绝非常人,一定心理变态,别小瞧农村妇女哦,我农村人,我见过的村子妇女们,精着嘞,都是运筹帷幄之中,汉子们都是听话的“小兵”,嘿嘿。
职员:“老板!”老板:“什么事?”职员:“我老婆让我来求你给我涨工资。”老板:“好吧!我今晚回家问问我老婆。”
离线竺吉捷
发帖
175
金钱
3930
铂金
259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3-02
每人对作品的定义和看法都有一些偏差,当然我不是编辑老师,所以我不能说一定那么精准,不过我看过大量故事杂志,也投稿和发稿过一些作品,我大致评判的标准就是那些故事杂志的用稿标准,有些东西不是读者喜不喜欢,关键看你想站在哪个舞台上,如果您的目标是刊登在故事杂志上,那这样写法的确偏累赘了些,如果您的目标是小说杂志,这样写又偏简单了一些。如果您的目标只是网站上或者微博群里给大家看一下,那相对可以随意一些。农村妇女可以高智商,可以变态,但您的写法又没体现她的高智商,如果你想她变态,你干脆就直接写她想虐杀主角,可惜你的一些手法太常见了。
离线欧湘林
发帖
530
金钱
23280
铂金
94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3-04
“短故事《还命》大家来看侃吧”

    
短故事5000多字,不短啊!投《三月三》应算中篇了。          
离线一片羽毛
发帖
312
金钱
18569
铂金
120
魅力值
16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5-26
回 农易 的帖子
农易:吉捷老哥,你说的此故事小说化了,确实,我回读一遍,的确存在此问题,这样写的坏处是不是读者会不喜欢?还有,哥你提到此故事“不真实”,农村妇女不能高智商变态,为什么?能冷静且有计划的杀人,这种人,我觉得他或她,绝非常人,一定心理变态,别小瞧农村妇女哦,我农村人, .. (2017-03-01 17:20) 

关键还是农村里有没有这种人,关键是大多数读者是否认可农村有此类人的存在。
发帖
1
金钱
110
铂金
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6-28
为什么要纠结农村有没有这种人呢?文学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太符合常理,观众也不会太感兴趣。
离线山青水明
发帖
50
金钱
14245
铂金
17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9-24
让故事编辑来点评一下,听听他的意见如何
青山不老  绿水长流
离线一片羽毛
发帖
312
金钱
18569
铂金
120
魅力值
16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10-26
一是节奏没有把握好,读来不够畅快,失去了故事的节奏明快的味道,故事本质是人传人用来讲的,这个故事没办法讲。第二 人物较多,线索也不够明晰,没有成功塑造一个让人信服感动的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出来,第三 感觉缺乏一种生活气息与时代感,时代感不一定是现代,说是恐怖故事吧又没有极强的悬念与画面,即使是恐怖的也要写出人性来啊,这故事还真没有。第四 没有注意话语之间的连贯,缺乏一气呵成的气势。第五,情节本质上缺乏新奇巧的特点,即使有,也做得不够自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