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898阅读
  • 1回复

[故事]小狗奔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夜色葬海
 
发帖
67
金钱
1230
铂金
9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03-09
奔奔一觉睡来,就觉得很开心,很兴奋。它不停地跳呀蹦呀,生怕没有同伴注意到它的快乐似的。
同伴们果然都好奇地看着奔奔,它们都不明白他有什么好兴奋的。花花问:“奔奔,你一大早是怎么了?人家还没睡醒呢。”多多说:“奔奔,你吃坏肚子了吗?”灰灰问:“奔奔,你脚上有刺?”这时,奔奔的妈妈说话了:“奔奔今天可能会遇见属于他的主人呢!别看他才只有两个多月大,要知道,狗的第六感可以相当灵的的呦!”
……
一大早,奔奔就和同伴们被那个把它们养大的胖女人带到了狗市。今天,奔奔比以往更加关注从此处来来往往的人了。它想:到底我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呢?是刚才那个满手汽油味的中年人?还是那个浑身好闻到香水味的时髦女孩?还是那位慈祥的老爷爷?到底会是谁呢?
快中午的时候,来了两名青年人。这两名青年人,在奔奔日后的记忆里,分别被称之为“大胡子帅哥”和“一脸坏笑的小个子”。而在当时,大胡子帅哥一把就将奔奔从篮子里抱了出来,而一脸坏笑的小个子则抓起了灰灰。
“请问这儿有袖珍犬吗?!”一脸坏笑的小个子问道。
“有的!有的!”胖女人笑得满脸通红,奔奔知道,她早就盼着能有有买走被公认为“最丑”的灰灰了。
“有的!有的!这篮子里面的全都是!而且,你们抱着的也是!”胖女人高声答道。
大胡子帅哥与一脸坏笑的小个子对视一眼,然后开始争执起来。奔奔这才明白:原来他俩只准备买一条狗呀!
大胡子帅哥说:“你看(奔奔)黄白相间的样子多可爱!”一脸坏笑的小个子则不屑地一撇嘴说:“切!你看(灰灰),这狗黑黑的皮毛多纯!”说实话,奔奔是希望灰灰被卖走的。因为他清楚,一直最不起眼的灰灰每晚都被胖女人和她的胖儿子欺负的很惨,但争执的最后,却是大胡子帅哥赢了。
然后付账、挑狗笼,买狗笼……一切都很顺利。
奔奔望着同伴们,它甚至不敢出声与它们告别。因为它清楚的记得,有一条小狗在被买走时,忽然大叫同伴,要它们日后帮忙照顾它的妈妈……可吓得那个准备买它的女孩说什么也不敢要它了……当晚,这只可怜的小狗就被胖女人的胖儿子活活打死了!
“打的吧!赶紧长途车站坐车回去!”一脸坏笑的小个子向大胡子帅哥请示道。奔奔的心顿时“咯噔”一声沉了下去:他俩竟是从外地来的!我还在想他俩就住在附近,以后能带我到这散步,我还可以和同伴们聊聊天,询问一下妈妈的近况呢!
上了一辆出租车。
奔奔还是第一次被关在这么小的狗笼里,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于是,它忍了很久以后,还是大叫了起来。
“你就不能把狗笼端平?!”坐在前排的一脸坏笑的小个子回头冲大胡子帅哥吼道:“你看,一颠一颠地把它吓住了吧?!”
大胡子帅哥狠狠瞪了一脸坏笑的小个子一眼,然后把笼门打开,一边轻抚着奔奔的皮毛,一边柔声说:“奔奔,你是第一次进狗笼,也是第一次坐车对不对?不要怕,等到家就好了,很快的……”
到车站了。大胡子帅哥赶紧打开笼子将奔奔放了出来。一脸坏笑的小胡子也跑去买来两瓶绿茶,一瓶给了大胡子帅哥,一瓶则倒在了地上一些,还叫奔奔舔呢!可奔奔才不舔呢!那绿绿的液体是什么?怎么还有一股陌生的气味?喝了会不会生病?它一边想着一边向后退着。
大胡子帅哥又去买来一瓶矿泉水和一袋饼干。他先将饼干袋撕开,从里面倒出装饼干的盒子,然后先用半瓶矿泉水洗干净盒子内的油渍,再把剩下的半瓶倒进盒子给奔奔喝。奔奔喝了。
接着,大胡子帅哥又将一块饼干放在奔奔面前,奔奔一咬,却没咬动,就不吃了。而一脸坏笑的小个子从大胡子帅哥手中一把抢过饼干,先放在嘴里嚼烂,然后喂给奔奔……
“到底谁才是主人呢?!”奔奔有点迷茫了,是那个为我嚼烂食物的一脸坏笑的小个子?!还是温柔体贴的大胡子帅哥?可主人只有有一个呀?!哎呦!该死的一脸坏笑的小个子竟让我闻到他的臭脚!
长途车到站了,奔奔跟着大胡子帅哥回了家。
大胡子帅哥的家里有爸爸、奶奶和阿姨。当奔奔从狗笼中走出来后,它开始尽一切可爱之能事去取悦他们。这也是妈妈教过它的。作为宠物狗,不但要取悦于主人,更要取悦主人的主人,以及他们的亲人。在这一刹那,仅有两个多月大的奔奔成熟了。
奔奔的可爱很快赢得了全家的人喜爱。他们这个逗逗奔奔,那个抱抱奔奔,一付其乐融融的景象。
但不知是大胡子帅哥的疏忽还是真的不知道,他意忘给奔奔提供“大大”和“小小”的地方了!这可把奔奔急坏了!妈妈说过,主人会把它第一次“大大”和“小小”的东西处理到卫生间的一角,然后奔奔今后每次“大大”和“小小”都只能在那一角了。然而,大胡子帅哥却把奔奔第一次“大大”和“小小”的东西仍留在了狗笼内,而奔奔每当憋不住要回狗笼时,却都被大胡子帅哥拽了回来。大胡子帅哥还说:“奔奔,你干吗要回去呀?!那里面多压抑呀?你在这么宽敞的屋子里跑着玩不好吗?!”
奔奔实在是憋不住了,就偷偷跑到门后去“大大”和“小小”,然后再大声叫大胡子帅哥过来清理。而后者每次来了以后,总是先拿几张湿巾纸为奔奔擦PP,然后再将那些东西清理干净。
可东西清理干净了,却仍有一些气味留下并飘散开来。渐渐地,奔奔开始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对了,最主要的是主人的主人气氛不对了。不管奔奔再如何去取悦他们,到了晚上,它终不能和主人一起睡觉了……
夜幕降临以后,大胡子帅哥将奔奔放到了狗笼内,然后将笼门锁上。他说:“奔奔,天晚了,我们都要睡觉了,你的小窝已经让我铺得很暖和了,你要乖乖的睡觉,明天我们还要一起玩呢!”
大胡子帅哥走了,而且还关上了灯。黑漆漆的客厅内就只剩下奔奔自己了。大胡子帅哥说的没错,狗笼是被他铺的暖暖和和的,可笼子四周的铁丝却冰冷地没有一丝人情味。更可怜的是——奔奔开始怕黑了!
奔奔越来越不安了!要知道,奔奔才两个多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妈妈、离开小伙伴、离开生养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又黑暗又冰冷又压抑又陌生的笼子里睡觉,能不害怕吗?
奔奔开始大叫了。一面叫,还一面在笼子里乱撞,还时不时地用前爪扒住笼子“站”起来大叫。
家里人全被惊动了。在主人的主人的吼骂声中,主人赶快跑了过来。
“奔奔……”大胡子帅哥打开了笼门,奔奔赶紧凑过去舔他的手。
“奔奔,你是怕黑吗?”大胡子帅哥一面轻抚它的皮毛,一面柔声问道。
奔奔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它一面冲着大胡子帅哥讨好似的拼命摇着尾巴,一面用一双可怜巴巴的小眼睛注视着对方,嘴里还发出“呜呜……”的低吟。
但大胡子帅哥还是将他放回了笼子,不仅如此,他还把奔奔放在了厨房。他说:“奔奔,知道吗?因为我的大叫,好多人都睡不好,这样是不对的。你要乖乖的睡觉,明天我还给你吃你最爱的火腿肠和牛奶,还陪你玩好吗?你不是怕黑吗?那我就把厨房的灯一直开着,这样你不就不怕了?!”
说完,大胡子帅哥就走了。奔奔一面拼命地摇着尾巴,一面眼巴巴地瞅着他离去的方向,心里期盼着他还能回来……
奔奔就这样摇呀瞅呀,直到累的不行了,大胡子帅哥还是没有回来。恐惧感再次涌上了心头,奔奔又开始大叫了,一面叫,不一面在笼子里乱撞,还时不时地用前爪扒住笼子“站”起来大叫。
可这次,再也没有人来理它了。渐渐地,奔奔不再“汪汪”地叫了,而是在“呜呜……”地大声哭了。奔奔心想:“主人,奔奔知道这样大叫不好,可是,奔奔怕啊!”“花花、多多、灰灰,奔奔好想再和你们挤在一起睡觉呀!”“妈妈!奔奔怕呀!奔奔好怕呀……”
就这样,奔奔蹦了叫了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一早,奔奔便和大胡子帅哥一起被双双“请”出家门。大胡子帅哥并没有像奔奔那样显得垂头丧气,因为他甚至还有闲情雅致请奔奔吃饭?!可奔奔哪里吃得下呀?
饭后,大胡子帅哥开始带着奔奔进行一场“漫步”。他们首先走到一个湖边,大胡子帅哥说这叫“龙泉湖”,他认为这是这座城市最美的地方。然后他俩踏着柳荫,走了好长一段路,途中还经过了一个乱哄哄的渔市。然后,在大胡子帅哥的介绍下,他俩又分别经过了“九头崖”和“百货”。奔奔那叫一个累呀!要知道,它不但一夜未睡,而且还是连蹦带跳叫了整整一夜!再说它才只有两个多月大,哪能和大胡子帅哥这样的成年人比呢!
奔奔又累又渴。可偏偏这一路上还有不少妇女、少女、女孩见他可爱逗他玩乐,它想大胡子帅哥会不会把它送给他们其中之一呢?如果会的话,大胡子帅哥就不会这么为难了——它在出门时,亲耳听到主人的主人说的那句:“有它没你!”
路边的一间小店里,有人洒出了一盆水。虽然这水闻起来就有一股刺鼻的洗衣粉味儿,但早已口干舌燥的奔奔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冲上去就舔呀舔呀……
见此情景,大胡子帅哥急忙买来一瓶矿泉水喂他喝。待奔奔喝完后,一把将奔奔抱起,向一个住宅小区走去。
当走进一栋楼门之后,奔奔顿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且随着大胡子帅哥的步行,这种味道也愈来愈浓烈了。当三楼的一间房门打开时,奔奔不由惊叫了一声:一脸坏笑的小个子!大胡子帅哥竟然要把我送给一脸坏笑的小个子?!
一脸坏笑的小个子的妈妈(也就是奔奔今后的“主人的主人”)一把从大胡子帅哥的怀中抱着奔奔,她一面怜惜地抚摸着奔奔的皮毛,一面不无责备地对大胡子帅哥和一脸坏笑的小个子说:“你们这群年轻人啊……”
主人的主人为奔奔铺垫了一个舒适温暖的小窝;还为奔奔做了一顿非常可口的午餐,午饭后,她把奔奔的小窝放在了自己的枕边,她要每天都与奔奔在一起睡觉。
奔奔累了半天一夜,早就已经身心疲惫了。它乖乖地合上双眼,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
朦朦胧胧间,奔奔似乎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它不由睁开了眼,正好看见大胡子帅哥正轻步向门口走去……“他要走了?!”奔奔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奔奔看到了他是那么的怜惜和不舍。奔奔只觉一腔热血涌上心头,它开始不顾一切地向大胡子帅哥冲了过来——不管大胡子帅哥的家人怎么呵斥他和它,它都要和他在一起!
但大胡子帅哥却已更快的速度出门。奔奔来到门前,却只能对着冰冷的房门挠啊挠,“呜呜”地叫啊叫……
主人的主人把它抱到了怀里,怜惜地疼爱着它。此时的奔奔,却想起了自己刚“记事儿”时,曾向妈妈问过的一个问题:“妈妈,对我们狗来说,是不是一生只能对一个主人从一而终?”
“不,奔奔,真正让我们一生都为之从一而终的不是‘主人’,而是‘命’!”
“是命?”
“对呀!奔奔。你想想,你未来的主人会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不知道,这是命;他(她)以后待你好不好?你不知道,这也是命;你的主人会不会把你送给别人?那个时候你不就又有了 新的主人,不就不能再对原来的主人从一而终了吗?这还是命!奔奔,真正让我们从一而终的,不是既定的‘主人’,而是未知的‘命’。因此,在我们的一生中,凡是不可回避、不愿承受,却又不得不回避,不得不承受的都是命!因此,我们不仅要认‘命’,更要对‘命’从一而终!”
……
到了晚上,主人的主人又为奔奔准备了可口的晚餐。吃完饭,她又抱着奔奔看了会电视。然后,睡觉。
奔奔依然睡在那个舒适温暖的窝里。那个窝也放在了主人的主人的床头。可是,奔奔却又睡不着了。
奔奔怎么会又睡不着了呢?从今夜开始,它再也不用睡在那个冰冷压抑的笼子里了,也不再孤单可怜地自己待在客厅。可为什么不再孤单、害怕的奔奔还是睡不着呢?
奔奔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只是感觉到有一种情感缠绕在自己的心头,让它难受极了。它又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奔奔叫得声音可大了。很快,主人的主人就醒了;一脸坏笑的小个子的爸爸也醒了;一脸坏笑的小个子也醒了。他们纷纷围到了奔奔的跟前。
“奔奔……”主人的主人轻抚着它的皮毛:“你怎么了?是不是想以前的主人了?真是个好孩子!放心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
“奔奔……”一脸坏笑的小个子的父亲说:“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呀?你向我们表示一下,我们也好……”
“奔奔……”一脸坏笑的小个子也说道:“你到底怎么了呀?怎么好端端地就叫开了?到底为什么呀?为什么……”
奔奔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也没有觉得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反之它对现在的生活可以说是满意极了。但是它就是想叫啊。但是……但是它为什么想叫它可说不上来。难道,仅仅只是一种渲泄……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黄平了
发帖
160
金钱
1700
铂金
16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05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