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000阅读
  • 4回复

2月8日《羊城晚报》“过年”之那年的年夜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彭育彩
 
发帖
405
金钱
100020
铂金
137
魅力值
750
交易币
0
房产
210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02-10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彭育彩
发帖
405
金钱
100020
铂金
137
魅力值
750
交易币
0
房产
210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2-10
“过年”之那年的年夜饭
  □马海霞
  十年前,父亲在村附近的工厂上班,厂子效益不错,员工多是来自外地的打工者。那一年除夕,父亲和母亲商量,他们单位绿化科有位养花的何师傅,听说无儿无女的,光棍一个,过年也不回家,看着挺可怜的,想让他来我们家过除夕,吃顿年夜饭。母亲听完,当即否决,“你别什么人都往家领,一个外地人,你知道他什么来路?你要同情他,可以在外面找家饭店请他喝酒,但大过节的领到家里,不行!”
  我们兄妹也表示反对,坚决和母亲站在一起。父亲没有吱声,但除夕那天傍晚,他还是领着老何来我们家了。出现在我面前的老何,虽然衣着干净,但穿的都是过时的旧衣服;而且来我们家吃饭,两手空空,着实让人厌烦。碍于父亲的威严,我们兄妹对老何勉强挤出了点笑容,叫了声“叔叔”,就转身出去了。
  一家人好好一顿年夜饭,就这样让老何搅黄了。满满一桌子菜,就老何和父亲在吃,父亲还拿出家里保存多年的陈酿,一个劲地和老何推杯换盏,唯恐招待不周。
  等老何吃饱喝足,离开我家后,我对父亲说:“来我们家一点礼物也不带,老何就是个爱贪小便宜的人!”“人家要买东西的,是我不让他买,请人家来家里吃顿饭,再让人家破费,那还不如让人家自己去饭店吃一顿呢。”父亲解释说,“老何对我说过,他最怕过节,越过节他越孤独,所以呀,我才请他来家里……”
  哼,我在心里想,不管怎么样,老何这人就是不醒目,就算父亲邀请他来,他也应该拒绝才对,除夕夜来我们家吃饭就是讨人嫌。
  春节过后,老何给我们家送来两箱苹果,说是让人从老家带来的,这苹果味道香甜,是他们那里的特产。那天,父亲挽留老何在我们家吃饭,他没有留下,说他辞职了,一会就坐火车回家。
  再见老何,是十年后了。又是一个春节,我们出外挑选年花,在一家很大的摊档前看到他。几乎不敢相认了,因为如今的老何看上去比当年还年轻,穿着打扮也得体。
  聊了几句,得知父亲去世后,老何很伤心,他对我们说起了他的经历:当年他在家经营一个大型的养鸡场,谁知一场鸡瘟,鸡都死光了;祸不单行,不久,儿子也因车祸去世,孩子他妈承受不了失子之痛,忧郁成疾,也得脑溢血离开了他。老何说,接连的打击,把他逼到了崩溃的边缘,有老乡劝他出来打工,希望他换个环境,调节一下心情。他正是在这个时候认识我父亲的。
  那年的除夕,父亲邀请他来我们家过,他真的很感动,没想到离家千里,还有人如家人般对他。春节过后,他打算回家,他有养花的手艺,回去后他把养鸡场改成了花圃,这些年倒也赚到了些钱。有人给他介绍了个老伴,几年前他又成了家。现在日子过好了,把生意做到了当年打工的地方,正好,也顺便邀请我们一家去他们那里玩。
  没想到,十年前的一顿年夜饭,温暖了他这么多年……
马海霞
(《“过年”之那年的年夜饭》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离线彭育彩
发帖
405
金钱
100020
铂金
137
魅力值
750
交易币
0
房产
210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02-10
E-mail:hdxxs@ycwb.com
离线彭育彩
发帖
405
金钱
100020
铂金
137
魅力值
750
交易币
0
房产
210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6-02-10
离线彭育彩
发帖
405
金钱
100020
铂金
137
魅力值
750
交易币
0
房产
210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2-10

“过年”之不差钱

  □张 恒

  这是个路口,上下村子的人都打这儿过,所以小店生意一向很好。尤其是除夕这天,从早忙到晚都没断过客,把牛二爷老夫妻俩忙得饭都顾不上吃。牛二嫂瞅着个没人的空隙,唠叨说,大年三十怎么还这么多人?大伙儿怎么早不准备晚不准备,硬是挤到一块来了?她忽又冒出一句,老天也跟着起哄,瞧这雪下的!牛二爷倒是很理解人,一边整理着柜台一边瞟一眼门外,说,可不就是因为下雪才人多的吗?一些小东小西的杂货,平时不注意,人家到用时才晓得要补缺,镇上又远,不临时来买还能怎么办?

  说的倒也是,看这些人买的只是些一包盐、一瓶浆糊,甚至一根针、一团线的小玩意,不挑不拣,而且不赊账、不差钱,拿了就走,来去匆匆。

  到了晚上六点多钟,天几乎黑了,小店门前才清静下来。

  雪依旧下着,房前屋后已是白白的一片。偶尔有人从店门前走过,脚踏积雪“嚓嚓”作响,伸头一看,那身后是一行深深的脚印。爆竹声渐渐响起,远远近近,起起伏伏,已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    

  牛二婶来到后间的厨房,也开始准备年夜饭。只是,她不需要准备很多,因为家里就她和老头子两个人。临离开柜面时牛二爷还嘱咐说,简单点。

  牛二婶原先是有一个儿子的,可惜早些年生病过世了,媳妇带着孙子改嫁去了很远的地方,很少回来,这些年就她和牛二爷两个人过日子。村里人看老两口可怜,年纪大了做不了体力活,没什么经济来源,于是便帮着在村口路边搭盖了这间小店,卖个油盐酱醋小针小线什么的,保个咸淡日月。

  一想到这,牛二婶就伤心落泪。

  牛二爷进来见了,晓得牛二婶的心思,就劝她,说,托大家伙的福,我们这日子也能过得去,别一到这年关就眼水兮兮的……说着,他自己也沉思起来。

  牛二婶以为是自己的伤感引起了老头子的痛楚,便抹抹泪说,不想了,你累了一天,坐下来歇歇吧。我给你烫壶酒,待会儿你去放挂炮仗,这过年的老古风不能丢。

  一听这话,牛二爷似是从沉思中醒过来,忽然说,对,过年的老古风不能丢。刚才我老觉着漏了什么事儿,现在想起来了,年前到货匆忙,最后进的这批货钱还没有给批发部,我得送去。

  是没给。牛二婶说。不过现在送去怎么行?雪这么大,到镇上有十几里路,你老腿老胳膊的,跌坏了可怎么得了?

  牛二爷就开门看看,果然,寒风裹着雪花扑面而来,缩着脖子也打寒噤。

  牛二爷关起门,犹豫地说,过年欠人家钱总不好吧?老古话,过年不能差人钱的。唉,都怪我今天忙糊涂了。

  这不特殊情况吗?哪晓得除夕还这么忙,哪晓得老天下这大的雪。牛二婶说,赶明儿天好了送去,再跟人家解释解释,说句好话。

  哪有正月初一送钱的?牛二爷虽这般说,可自己也是拿不定主意,不晓得是送还是不送,只是嘴里咕哝着,要是早想起来就好了……

  这时,小店的门忽然“砰砰砰”响了起来,是有人敲门。

  牛二婶一惊,说,莫不是批发部的人上门讨钱来了?

  牛二爷也是一愣。接着便把眼睛瞪着牛二婶,那意思是说,我说要去送的,就你不肯。然后,堆着笑脸去开门。

  一阵风把一个人送进了屋。那人身上有大块大块潮湿的痕迹,手上虽拿着伞,但似乎是没起到多大的作用,雪花照样沾满了全身。

  牛二爷一看,是下头村的根三爷。

  根三爷你……

  根三爷说,上个月在你这里拿了两条烟,钱还没给呢,我在外面打小工刚回来,这不,急着给你送来。

  牛二爷一听,心里像门槛缝里雪化的水,清清澈澈。他不好意思地说,根三爷,您真是的,几个小钱还用得上这么晚冒这么大雪送来?什么时候方便了给不都行?

  根三爷说,唉!迟了这些日子已经不好意思了,哪能再拖?老古话,过年不差人钱的,再晚我也要送来。

  根三爷走了,那话却没走。过年不能差人钱,牛二爷脑子里总回转着这话。突然,他拿起一把伞,向门外走去。

  牛二婶喊,你去哪?

  牛二爷回道,去镇上,送钱给批发部。

  牛二婶说,明天去不行吗?

  过年不差钱!远远地,这声音从茫茫雪花里飘来……

  闲扯之回家

  □兰姆07

张 恒

(《“过年”之不差钱》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