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118阅读
  • 0回复

再请审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三宽居士
 
发帖
77
金钱
2380
铂金
158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02-03
【民间故事】    
                  换   心  

                               陈 新 民
    
      很久以前,武当山鲁家寨有个鲁员外,养了一儿一女,儿子名字叫鲁开地,女儿名字叫鲁开莲。鲁员外夫妇把儿子开地看得很金贵,把女儿开莲看得很娇养,任啥都不让开莲过问,任啥事情都不让开莲做,还雇请了一个名叫香草的丫鬟陪伴伺候。因此,开莲十八岁了还没见过一日三餐的饭食粮食下锅以前是啥样子。
       有一天,开莲在绣楼上确实无聊得很,香草就把开莲领到后院仓房里去看各样粮食的模样。看了苞谷和黄豆,最后走到谷囤前,开莲捏起一把新稻谷粒放到嘴里嚼,试模着用牙齿蜕壳看米,一不留神,却把两粒谷子咽到肚里去了。
        奇怪的是,那两粒稻谷下肚,开莲小姐当月的“月红”就不来了,又过一个月后,开莲就感觉自己有了身孕。日子过得快,开莲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起来,布带子勒不消,大裤子掩不住。一日三餐,父女总要照面,鲁员外见开莲肚子越来越大,很是生气,嘴撅得能挂个酱油瓶子,肚子气鼓鼓的像个大肚子蛤蟆。鲁员外让老伴追问开莲,到底是和哪个坏小子做了败坏门风的羞丑事情?
        开莲小姐确实没有和哪个男子接近过,更不要说身体与哪个男人接触过。实话实说自己是两个月前在仓房里误吞下两粒稻谷以后,慢慢就觉得有了身孕的。 可自古以来哪里有这一说呢?不说别人不相信,就是自己的亲爹娘也是一百个不相信的。往日姑娘失节事大。开莲每日里低着头瞅着自己外挺的肚子,愁眉不展,不晓得如何是好。
        鲁员外见女儿没出嫁就挺起个大肚子,实在是丢人现眼。他觉得丢不起这个人,那一天,就把儿子开地叫来,气愤地说:“我还有你这个有出息的儿子,要你那丢人现眼的妹子也无益。你立马给我想个办法,把你那丢人现眼的妹子推下武当山后山深涧里摔死算了!”
        开地见老爹发火,不敢顶撞;可是,又不忍心下手整治亲妹子。急中生智,到底想了一个办法。那一天,他给丫鬟香草说,你上楼去把小姐扶下来,我今天专门陪她散散心。
       香草就把开莲小姐扶下楼。开地把家里的一头毛驴子牵出来,扶着开莲骑上毛驴,哄骗开莲说:“你个大姑娘家,如今是这副摸样,我送你上外婆家去住几天。”
       开地牵着毛驴走在前,看家的大黄狗紧跟在毛驴后面。开地把妹妹骑的毛驴子拉到了武当山南神道峪口,开莲奇怪地问:“哥啊,这不是去外婆家的路哩——”开地停下步子来,说:“妹妹,实话对你说吧,爹要让我在半路上把你推下深涧去——可是,我咋忍心对你下手呢?可我不听爹的吩咐也不行,就只好把你弄出家门。现在你觉得去哪里好就到哪里去吧,反正从今往后你就莫回家了。毛驴我还得牵回去——等啥时候爹爹消了气,我们姐妹总还有见面的机会·······”
        开莲听哥哥如此说,眼泪珠子滚黄豆般从脸上朝地下落。开地、开莲兄妹就此分手。开莲一步一步慢慢朝山顶挪步,开地牵转毛驴快步回家。大黄狗开始调头跟着开地回家,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事情样的,扭转身随着开莲上山。开地也不朝转唤,他想,有大黄狗给妹子陪伴也好。
     鲁家寨山顶上有一个草棚子,是夜晚看守庄稼的人搭的,里面有简单的生活用具。开莲再也走不动了,只好猫腰钻进草棚子,在茅草地铺上躺下歇息下来。开莲小姐哪里受过这样的奔波?上山路,振动了身子骨,进草棚子不一会儿,就生了—对胖胖的儿娃子。叫人奇怪的是,那一双儿娃子一生下来就会说话,会走路。因为孩子没有爹,开莲琢磨着是因为吞了两粒稻谷才有孕的,就给两个娃子分别取名叫大米、二米。
        大米、二米像见风涨一样地长得很快,不到一个月,就长成了半大小伙子了,饭量大,力气也大,每天总是结伴下山到村院里讨饭,把好东西留着带上山给开莲吃。一天,大米二米对开莲说:“妈,我们一家三口老是讨饭也不是个长远事情,我们弟兄俩把讨回的苞谷、黄豆、绿豆做种子,自己开荒整地种庄稼才是长远之计呢。”开莲听说,连连夸奖两个娃子说得是正道理。于是呢,当天大米、二米就钻出棚子开荒种庄稼。从此,每日里早出晚归,很是勤奋。
        那一天,开莲坐在木棒子搭起的床铺上做针线活;大黄狗追赶一只野鸡去了。忽然,一个膀粗腰圆的黑脸汉子手提一把马刀闯进草棚子来。见了开莲,“嘿嘿”两声笑,说:“小娘子,跟我走吧,我们这一行,吃的是鸡鸭鱼肉蛋,穿的是绫罗绸和缎。你的两个娃子是个大饭桶,你跟着他们会受磨难。”
        开莲一听,忍住火气,对黑脸汉子好言诉说:“我是良家女子,有自己生养的娃子,你不要对我打歪主意,还是请你走出这草棚子吧——”可是那黑脸汉子不但不听劝说,反而对开莲动手动脚起来。开莲就破口大骂黑脸汉子是畜生。黑脸大汉和开莲做不成那个好事,伸出刀,想吓唬开莲,不料却把开练花脑袋砍掉了,黑脸汉子只好拎起人头抛到了草棚子后面。
        天擦黑时分,大米二米哥俩整地回来,一见妈妈被杀,大哭起来。大米从房后把妈妈的脑袋捡回来,安上妈妈的脖子,只是为妈妈有个整尸体想。说也奇怪,不料脑袋一安上脖子,开莲当下又活了!哥俩又有了妈妈,十分高兴,连忙说些安慰话安慰妈妈,连忙给妈妈做晚饭吃。
        第二天,哥俩又要下地干活。临走,嘱咐大黄狗好好看家。可是,那哥俩一走,大黄狗又去逮那只就地滚的刺猬去了。这时,那个黑脸大汉又来了,很惊奇开莲小姐还活着,就嘻皮笑脸地说:“小娘子,我是很有本事的人呢,我能让你死,也能让你活——要不然我今天怎么还会来?还是跟我去当压寨夫人吧。我有金银和财宝,荣华富贵享不了。你的两个儿子是穷光蛋,跟着他们一生是烦恼。”
        开莲又破口大骂黑脸汉子,心想自己不是黑脸汉子的对手,就操起剪刀对着心口窝说:“你再逼迫我,我自己死给你看——”黑脸大汉牙巴骨一咬,说:“你不跟我去,我就不让你好活着!”说着挥刀把开莲杀了,大卸八块扔到棚子外去了。
         晚上,大米、二米哥俩整地回来,见妈妈又被人杀了,抱头大哭后,到棚子外面把妈妈的四肢找回来,想让妈妈有个整尸体,就把四肢给妈妈安上。万幸的是,妈妈又活了。哥俩自然是万分高兴。
        第三天,哥俩想着妈妈两次被杀害,两次都能够复活,也就不多担心妈妈的死活,一年三百六十天,过日子要紧,就又去地里安种。临走又把大黄狗叫来,嘱咐它好好看家防生人进屋。大米、二米哥俩一走,大黄狗经不住哪里跑来的一只母狗的撩拨,到草棚子后面和那只母狗“连裆”去了。
        那个黑脸大汉又闯进屋来,见开莲还活着,越发惊奇,心说这女人真是命大,换了一幅笑脸对开莲说说:“我杀你两次了,硬是证明我能让你死,更能让你活——其实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呢。说实话,我没老婆难处多,你没丈夫苦难多。我俩要是成夫妻,一辈子白头到老很快活!”开莲不听黑脸汉子嬉皮笑脸诉说,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骂道:“杀人强盗,快滚开!你满嘴甜言蜜语,其实是一肚子坏水!”
        黑脸汉子被骂得火起,一把拽着开莲骂道:“我没见过你这样的铁石心肠女人,吓不怕,杀不死,财色不动心——我倒要看看你的心到底是啥样的……”说着,把开莲按倒在地,用刀剜出一颗血淋淋的心来,狂笑着说:“拿回家做下酒菜去,看你还能不能活命!”
        大米、二米干完活回来,见妈妈倒在地上,胸口有个大窟窿——过细一瞅,是妈妈的心没有了。哥俩抱头老牛样吼吼声痛哭。大米抬头见大黄狗站在身旁,骂道:“大黄狗,你不看家,只顾贪玩,让强盗杀了我的妈,今天我非杀你不可。”说着把黄狗按倒,把狗心挖了出来。本来想把狗心煮熟当下饭菜的,二米说:“哥哥啊,前两次妈妈被强盗杀死后还能够复活;今天,也只是妈妈的心没有了,我们试一试把狗心给妈妈安上,看看妈妈还能活转来不能?”
        弟兄俩就试模着把狗心给开莲安上,万不料,天遂人愿,开莲真的再次复活了!哥俩很高兴,谢天谢地,弟兄俩张罗着去给妈妈做晚饭吃。吃完饭,哥俩商量说:“这个杀人恶魔太可恨了,我们非把他捉住报仇不可!”哥俩一人提一根大棒子,顺着山间小道去寻找愁人。
        大米、二米弟兄俩拐过两个山头,看见一间木头房子,哥俩进屋,想在房主人这里打探杀妈妈的凶手来路。弟兄俩进屋,见一黑脸大汉正在屋里切菜,砧板上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心。
      大米、二米哥俩一看,不用寻找不用问,眼前就是杀了妈妈几次的魔鬼!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聚头。大米、二米弟兄俩一起举起木棒子,朝黑脸汉子脑壳上砸去。
            黑脸汉子见势不妙,从后窗跳出去,飞飞神逃走了。
          大米二米哥俩捧起妈妈那颗心往家走。
         大米二米回到山上的草棚子,妈妈在炕上坐着等弟兄俩回来,死了的黑狗在地上躺着。二米对大米说:“哥哥啊,妈妈复活了,没事了;大黄狗除了爱贪玩,对我们母子仨也还是蛮有感情的,把这颗心给大黄狗安上吧——看看它能不能像妈妈一样复活——”
     大米说:“弟弟说的有情理,那就试试吧,兴许狗也能复活。”
          哥俩把妈妈开莲的心给黄狗安上了,黄狗真的也复活了!见了哥俩,摇头摆尾,比从前更加亲热。大米摸着黄狗的头说:“大黄啊,你可别象以前那样哪儿好玩往哪去,是狗就要看家,再莫把家扔下不管!”大黄狗听了,会意地点点头。
         妈妈复活了,黄狗也复活了,大米、二米说不完的高兴。第二天,哥俩又下地去干活,大黄狗很认真地坐在草棚子门口守家。
         没算到,那黑脸汉子又来了。大黄狗象猛虎似的,吼叫着,张牙舞爪不让黑脸汉子进屋。
         黑脸汉子飞身从后窗口跳进屋,依偎在开莲身旁,亲热地说:“小娘子啊,你吃人碗边子饭,身穿叫花子袄,夜夜守空房,苦日子何时了?我家吃的是鸡鱼肉,花的是金元宝,穿的是绸缎,一生无烦恼。娶你当妻子,是两好合一好呢——”
       黑脸汉子这话一落音,不料开莲“噗哧”一声笑了,说:“郎君你三番两次来提亲,我马刀口下再复生。你不厌其烦去还来,证明你对我是真心。走出草棚跟你走,世上还数夫妻亲。”开莲这么一说,黑脸汉子当下就把开莲按倒在床铺上,脱下裤子和开莲那个亲热起来。亲热完毕,开莲觉得浑身都有说不出的舒服。下床来收拾了一个小包裹,和黑脸汉子两人说说笑笑,挽着手向大山里走去。
        晚上,大米、二米哥俩干玩活回来,见妈妈没了,草棚屋里破东西也没了,两人又抱头痛哭起来。二米要去找妈妈,大米说:“弟弟啊,今天这事不是前几次那样了,妈妈不会回来了,她的心变了!”
         二米哭着说:“哥哥,咱俩也走吧!妈没了,呆在这高山上干啥?我们去鲁家寨吧,央求开地舅舅收留我们,我俩毕竟是他的亲外甥啊。”
        哥俩打着竹篾火把连夜下山,大黄狗很亲热地跟在后面,二米摸摸狗脑袋,说:“大黄狗,你走吧,我俩没有妈了,也没有家了,还不晓得舅舅家收留我们不。你跟着我们是要吃苦头的。”大黄狗摇摇头,还是紧紧跟在后面。
       大米含着眼泪说:“娘的心,换狗心,娘跟咱俩分了心,抛儿弃家落骂名。狗的心,换娘心,狗跟咱俩一条心。”哭着,说着,二米接上腔:“哥啊,狗心虽然换娘心,我想,妈妈的心永远不会是狗心,要不然这大黄狗咋比从前贴我们贴得更紧?依我说,我俩还是要把妈妈追回来。”
        大米说:“二米啊,听妈妈说,我俩没有爸爸,是妈妈误吞了两粒稻子才生下了我俩。我俩虽然对妈妈贴心,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跟不上妈妈有个丈夫好啊。我俩已经长大,所以妈妈才变心。把变成狗心的妈妈追回来,可妈妈骨子里还是狗心该咋办呢?”二米说:“哥哥你说得有道理,妈妈找个丈夫也确实应该。要想妈妈把心再换过来,我们得顺着她的意思才好,顺者为孝呢。”
       大米、二米一合计,连夜追赶到了黑大汉的家,这下可急坏了鲁开莲。她害怕两兄弟伤了多次追求她的丈夫,更害怕丈夫伤了大米、二米。不料大米、二米不是来寻仇打架的,确是咕咚一声双双跪下,说:“二老在上,请受我俩一拜——从今后,我们不仅有了妈妈,也有了爸爸。”说得黑大汉子哈哈大笑,拉起大米、二米说,你们妈妈的心是从前是见得天的,不过目前咋说也还是一颗狗心,还得换回人心来才是。
        大米、二米问咋样才能再把妈妈的心换过来?黑大汉子说,武当山紫霄宫有一位李道长,能用指头上的真气开胸置换人体内脏。第二天一早,一家四口带着大黄狗,直奔紫霄宫,拜见李道长,把开莲吞谷怀孕、被逼上山,生下双胞胎和后来的变故前后一诉说,央求李道长成全一家人。李道长念了一声“无量天尊”法号,双手对着开莲和大黄狗发功,两道金光一闪,再一互串,说,好了,人心狗心,已经互换,各归其位,去吧——开莲高兴地带着丈夫和大米、二米两个儿子以及大黄狗回鲁家寨娘家去了。
     (2014,12,27日)
    作者联系:电话 13707282711   邮编44200
   电子邮箱:sankuanjushi@163.com   qq928292058
   身份证号:422624195110030013
   地址: 湖北省十堰市朝阳路7号泰山阳光庭院5栋2单元301室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