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076阅读
  • 1回复

请欧阳老师审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说说笑笑
 
发帖
93
金钱
3050
铂金
19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01-02

老师好,初学投稿,不知道是否适合贵刊的风格和要求,请老师百忙中予以指导。谢谢


三绝夫人

   1、得封‘三绝’
阳春三月,吴都建业草长鹰飞,一派春日胜景,太初宫御花园内更是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偏殿内的赵夫人完全不为院内的美丽景色所吸引,而是坐在榻前,正用一把小刀小心翼翼将一根根发丝剖做两半。
头发是赵夫人自己的头发,若不是赵夫人自己的头发,又如何会如此的顺滑?
自从去年夏天孙权觉得睡觉用的帷幔过于沉重,居然不能够吹进一丝凉风,赵夫人便动了用发丝制成罗縠的想法。
夫人无论如何都算的上是一个奇女子。
她能用手指织成大小不一的绢,手指制成的绢与机织之绢毫无差别,甚至比机织的更加的轻柔,绢面上花红柳绿,蝶飞蜂舞,被当世人称为‘机绝’。她还能够用刺绣绣出江南的大好河山,上面不但绣出了东吴版图上的江河湖岳,就是城邑以及行军布阵的图案也历历在目,成为孙权行军作战的活地图,当世人称之为‘针绝’。
如今,她居然要用自己剖开的发丝织成罗縠,然后将罗縠裁剪成帷幔。
整整三个月,赵夫人废寝忘食,帷幔终于大功告成,无论是从里看还是从外面看,帷幔都飘飘如烟气轻动,而房内清幽凉爽。更为轻便的是,帷幔居然可以在不用的时候卷起来塞进枕头里面。
夫人伸了一下懒腰,将宫女春红喊来,用几根竹竿将发丝编制的帷幔轻轻挑起,如一道黑色的瀑布。
春红笑着说:“夫人居然可以用头发织成帷幔,简直就是‘丝绝’了,恐怕当世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来。”
夫人浅笑:“你这小丫头会说话的很,只是没有人肯下这份苦功而已,哪里来的什么‘丝绝’。”
春红皱了皱眉头说:“但愿主上能了解夫人的一番苦心,早立夫人为国母才是。”
夫人眉头微微一皱,哀怨道:“世人莫不全是你这种想法,其实我织这帷幔,完全是做妻子的本分,哪里想做什么国母?”
春红:“只是未必天下人都了解夫人的一片苦心。”
夫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让春红将青丝织成的帷幔轻轻收起。
孙权见到青丝织成的帷幔,心中大喜,立即传诏,封赵夫人为‘三绝夫人’。

2、深宫密谋
自从赵夫人被孙权封为‘三绝夫人’,潘夫人就再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一入侯门深似海,何况是后宫,这里原本就是一个看不到硝烟的战场。原本孙权自皇后死后没有立即立皇后,他自然要选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才能将后宫放心的交给她,而皇后的人选,潘夫人无疑是一个热门,可是如今一下子冒出来个‘三绝夫人’,又怎能让潘夫人睡的安心。
夫人在殿内走来走去,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她自然不甘心。岂止是她不甘心?后宫里的三千佳丽,那一个又愿意将这样的富贵与荣耀拱手让人?
夫人想到自己的父亲潘太师。潘太师尽管出身微寒,甚至是一个曾经犯过罪被发配到边关的罪人,但是潘夫人知道如今她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潘太师一个人了。潘夫人让宫女春月赶紧去请潘太师入宫。
潘太师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边关生活的艰苦让他更加珍惜目前来之不易的生活,同时边关的风雨也磨砺出他坚韧的性格,使他更懂得人情世故,更加的奸猾狡诈,否则以他一个带罪之身,又岂能让自己的女儿一步登天被孙权封做夫人?
夫人见到女儿也没有行礼,这里是后宫,孙权没有在,不能信任的人也都已经被潘夫人早早的打发出去,只留下春月一个宫女陪着父女二人。潘夫人将自己的担心一五一十的说给潘太师听,问他有没有办法可以把自己失去的宠信夺过来,更重要的是把皇后的位子给夺回来。
潘太师摸着胡须,双眼微闭陷入沉思。一盏茶的功夫,潘太师睁开双眼,一扫方才老眼昏花的景象,春月分明感觉出潘太师眼光中一丝寒意。
潘太师笑着问春月:“春月姑娘,夫人平常待你如何?你进宫多年,家中的事情可安排好了?”
春月一惊,但还是不得不告诉潘太师,潘夫人自然对她很好,而家中的父母兄弟都安居乐业,并没有因为自己进宫享受什么富贵。
潘太师很满意,一脸的核桃纹再次展开,他告诉潘夫人,让春月先到赵夫人哪里做卧底,至于后面的事情,一步一步看着来。潘夫人不解,春月可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宫女,何况,自己又如何能让春月接近赵夫人。
潘太师笑着说:“春月姑娘不是绘的一副好丹青吗?赵夫人既然贵为‘三绝夫人’,这誊描地图之类的小事岂能还劳烦她动手,让春月姑娘施展一下自己的所长,说不定也为自己争得一个好前程。”
夫人终于明白了潘太师的想法,回头将一个玉佩赏给了春月。潘太师走出宫门的时候,回头告诉春月,他会派人好好的照顾她的家人,让她放心的到赵夫人哪里去施展自己的才华,自然在离开之前,潘夫人已经从老父亲那里得到了将春月送给赵夫人的办法,

3、妙手绘图
夫人很少到赵夫人的住处来,尤其是孙权在的时候,偏偏今天孙权刚一踏进赵夫人的偏殿,潘夫人就跟了进来。
夫人正在做一副地图,一副行军打仗的地图,探子来报,曹操的大军正集结许昌,剑锋直至东吴,看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所以应早做安排。孙权知道,曹操兵多将广,若不用计谋,自然难以取胜,所以他需要一张作战地图,只有依靠天时地利,才可能与曹操的大军一战,而准确的地图,只有赵夫人了然于胸。所以赵夫人在绘制地图,她绘的仔细,在江南闷热的天气里,一张明媚娇艳的脸蛋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夫人见过孙权,故意装出一副心疼的模样,走过去为赵夫人把扇,而后开口道:“陛下,赵妹妹如此的辛苦,为何不派一个善于绘画的人前来,由妹妹最后把关不就是了,你看把妹妹给累的,累坏了身子如何是好?”
孙权道:“孤正有此意,只是这后宫之内,如何能够让陌生的男子随意出入,而一时之间又如何寻得擅长丹青的女子?”
夫人借机将春月推了出来,春月取出一张白纸,挥毫泼墨,不一会儿,一副活灵活现的大公鸡跃然纸上。
孙权看罢大笑,“真是皇天保佑,想不到我后宫卧虎藏龙,今日起春月就留在赵夫人身边帮夫人绘制地图吧。”
春红在一旁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可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又有什么办法。
春月在赵夫人的指导下一笔一划的描绘着地图,赵夫人很满意,想不到潘夫人身边居然有这么灵巧的丫头,今后倒是可以帮自己不少忙。
春红提醒赵夫人,潘夫人历来和夫人争宠,今天忽然将春月介绍过来,说不定怀着什么鬼胎呢。
夫人让春红不要胡思乱想,即使潘夫人和自己争宠,总不至于拿军国大事开玩笑,要知道她们现在的命运完全和孙权在一起,一旦战争失利,恐怕大家连性命都保不住,这一点潘夫人心里清楚的很。
夫人安慰春红不要小家子气,虽然说春月心灵手巧,自己非常喜欢,但毕竟还是她们二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断不会因为春月的到来而忘了春红。
三日后,地图绘制完毕,赵夫人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方才让春月将地图送给孙权,她一个夫人总不能不顾脸面,随意的和将军们见面。

4、宫女殒命
曹操的大军风卷残云一般的直逼长江,接战的东吴军队节节败退,当然不是真正的溃败,而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夫人绘制的地图之上,有一处绝佳的伏兵败敌之所,那是一个峡谷,两面悬崖峭壁,谷后一线生天,进可攻,退可守,周瑜还在谷后安排了接应的大军,让大军从后方的一线天进入峡谷,埋伏在两侧,等诱敌之军通过,守住一线天,两面雷木滚石起下,只要曹操的军队敢进入峡谷,定叫他有来无回,前面假装溃败的军队,唯一的任务就是诱敌深入。
曹操的大军追赶着溃兵来到峡谷,正当东吴的军人暗自高兴的时候,忽然发现周围并没有震天的杀声,面对曹操大军的还是只有他们,这一次他们是真正的溃败,沿着峡谷舍命的逃跑,希望能逃到一线天,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很快就发现,峡谷居然是个葫芦底,赵夫人地图上的一线天根本就没有,自然周瑜的伏兵也不可能通过一线天过来接应。
失去希望的士兵开始谩骂,焦躁和失望使他们很快的失去了斗志,鲜血瞬间染红沟里的土地、岩石。
谷后的大军面对悬崖绝壁不知所措,地图居然是错误的。
孙权气呼呼的来到赵夫人处,将地图狠狠的摔在赵夫人的面前。赵夫人一看地图魂飞魄散,本来是一处绝谷,为何自己的地图上会出现一线生天?好在她所有的地图都留有原稿,底稿上的峡谷是一处绝地。于是最大的嫌疑就出在春月身上,因为地图是春月复制的,而且地图是她亲手交给孙权,她实在有机会在地图上做手脚。
夫人和赵夫人站在孙权身后,前面是五花大绑的春月,显然是受过酷刑的折磨,身上的宫服已经支离破碎,满身鲜血淋漓,可是她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究竟是谁让她一个小宫女不顾千万将士的死活,将一个绝地绘出生机。
夫人泪眼朦胧,跪在孙权面前道:“是我将春月送给妹妹的,谁知道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不明真情的还以为是我故意害妹子呢,我情愿和春月这个贱蜱一起去死,来证明清白。”说完掏出丝巾拭泪。春月发现那丝巾好眼熟,忽然想到潘太师的话,不由的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挣扎着站起来,一头撞在柱子上,顷刻间一缕香魂飘远。
夫人作势也要撞墙,被赵夫人一把拉住,她究竟是个善良的女子。赵夫人的哥哥丞相赵达忽然轻轻的摇了摇头。
春红死无对证,孙权权当是曹操派来的奸细,着人捉拿春月的家人,却四处搜寻没有着落,更加相信春月就是曹操的奸细了,孙权一向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但是孙权对赵夫人还是难以释怀,每次一想到赵夫人,就会看到好多阵亡的东吴将士在自己面前哭泣。
孙权再不愿意去赵夫人那里。

5、‘三绝’离宫
孙权不去赵夫人那里,到潘夫人宫里的时间更长,只是每次就寝的时候,还是愿意将青丝织成的帷幔挂起来。
夫人睡不安生,赵夫人的青丝在她的头上飘来飘起,她生怕有一天青丝会紧紧的缠住自己的脖子,常常在孙权沉睡以后,望着青丝帷幔发呆。
潘太师听说后,常常独自一个人到各个大员的府内走动,每次都带着好多奇珍异宝。每到一个官员的府邸,说不了几句话,就会说到兵败绝谷的事情上来,潘太师说到此常痛苦的伤心落泪。
一日,娄侯张昭下朝回府,在街头听见几个小儿在唱童谣:妲己妖狐迷君王,而今妖狐在朝堂,不日碧髯见红妆。不由的心中大惊,连忙赶到太初宫,面见孙权。
孙权闻听后,虽故作镇静,但心中不免疑惑,当年其兄长孙坚,就是因为不相信道士于吉的话而早丧。而今因自己天生一副绿胡子,这碧髯必是自己,见红妆更是不言而喻。连忙派出暗探到大街上打听童谣的出处,皆言是一白发老道相告,按见过老道之人的描述,却似乎是于吉无疑。
当年孙坚因于吉言其早亡,要将于吉押赴刑场斩首,谁知道刽子手刚要行刑,一阵狂风将于吉卷走,东吴之人虽不敢公开信道,但莫不以为于吉是神人,如今又有疑似于吉之人教会小儿唱童谣,就连孙权本人也不得不信太初宫中有妖孽了。
百官遍思宫中之人,唯有赵夫人针、机、丝三绝,尤其是丝绝,居然能将头发丝破开制成帷幔,如此精巧之手,非是妖孽又如何做的到?只是赵达乃是丞相,一时间怀疑归怀疑,却无人敢提出。
张昭为人最是性情暴躁,加上当初孙坚曾将孙权托付于他,也算是顾命大臣,在朝堂上大呼小叫,指名道姓的言说童谣中的妖狐就是赵夫人。
赵达在朝堂中只是一身身的出冷汗,哪里还敢多说一句话。
夜里,赵达收拾妥当,命府中死士趁孙权还犹豫不决,暗中将赵夫人从宫中救出,连夜离开建业,到深山老林中躲了起来。
第二天,孙权临朝,本当将丞相赵达及赵夫人一并拿下处以极刑,谁知道赵达居然没有上朝,遍寻京城,哪里还有赵达和赵夫人的身影?
孙权在全国发下海捕文书,寻了将近半年,还是没有二人的踪影,只得相信童谣所说,二人皆是妖孽,现已遁去无形了。

尾声
一日早朝,诸葛瑾上书,国不可一日无主,后宫依然,断不可再无皇后,潘夫人公正贤良,知书达礼,有母仪天下之像,当早立为后。张昭等人也随声附和,孙权准奏,择日立潘夫人为东吴皇后。
夫人在深山老林寂寞的过完下半生,一身绝技再没有传下来,‘三绝’乃成绝响。


通联:武安市中山大街280 赵国文 056300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陈志荣
发帖
1416
金钱
51344
铂金
1918
魅力值
14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1-02
我写过一个《赵夫人巧绣地形图》,刊《古今故事报》摘录几段:“孙权接过一看,整个画面视野宽广,疏密相间,山、河、路、村落标得清清楚楚,不禁连声称好。就这样,孙权把她立为夫人,出征时也带在身边。
  孙权的另一位嫔妃潘夫人也常到赵夫人这里来走走,……  
  这天,潘夫人对孙权说:“赵夫人要绘制地形图,身边的宫女中最好有一个懂书画的,到时也可做个下手。”
  孙权听后觉得有理,就点了点头。
  潘夫人接着说:“妾身边的蝉儿,聪明伶俐,又出生于书画世家,从小受到熏陶,有一定的绘画功底。”说着,拿出了一幅画,“这是蝉儿所作。”
  孙权看了看说:“这幅画也还可以。”
  潘夫人坦然自若地说:“妾愿意把蝉儿让给赵夫人使唤。”
  孙权深为潘夫人的豁达大度感动,就这样,蝉儿来到了赵夫人的身边。蝉儿不但心灵手巧,而且办事待人温柔诚恳,几天后,便和赵夫人身边的蜻儿好得像一个人似的。这样一来,赵夫人如虎添翼,画的地形图更快更精了。
  这年秋天,曹兵进犯东吴,孙权带领大军还击。这天,得到情报,曹军的一支先遣队已经偷偷地进入东吴境内。孙权决定给他一个下马威,就命赵夫人迅速画一幅地形图。
  赵夫人接到任务,立即派人请来了几位去过曹兵先遣队驻地的百姓,了解村庄、山川、江湖、道路的方位。画好草图后,又让他们一一过目,有误之处作了修改。当然,为了保密,这几位百姓也只好暂时留在兵营了。
  赵夫人要蝉儿做帮手,连夜赶画正图,等到地形图画好,东方已经白蒙蒙了。核对了一遍确定无误后,才让蝉儿把它送到孙权那里。
  孙权连忙召集将领,在图上进行布阵。等到傍晚,一支精悍的队伍悄悄地出发了。
  第二天下午,赵夫人正在练画,突然闯进两个兵士,不容分说就把她绑了起来,并要立即处死她。赵夫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罪。就苦苦哀求,让她见孙权最后一面,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赵夫人毕竟是孙权的爱妃,再说她平时对下人也和善,两个兵士商量了一番,一个留下看管,另一个去禀报了。
  孙权为什么平白无故地要突然处死赵夫人呢?事情就出在那幅地形图上。东吴将士按地形图上的布局去袭击曹兵,图上标着两条去曹兵先遣队驻地的路,一条弯路,一条直路,若是走那条弯路,路程要远一半,孙权他们在决策时自然选择了直路。东吴兵马按图上标明的直路而行,预计半夜三更时分能够到达。可是,黄昏后,他们进入了一条山谷,二更过了,这山谷还是深不见底。看到一间管山人的茅屋,敲开门进去一问,才知道这是一条死路,他们只得往后退。因地形图出错,这一军事行动受挫。孙权大怒,这是赵夫人的失职,军法不留情,就下了处死她的命令。
  兵士受令而走后,孙权冷静下来一想,赵夫人做事一直小心谨慎,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大差错呢。现在不审不问地把她杀了,如果不是她的过失,那地狱中不又多了个冤魂。那样的话,自己懊悔都来不及了。正在这时,那兵士来了,把赵夫人央求见面的事一说,孙权趁机借驴下坡。
  孙权板着脸孔,把误入山谷的事说了。赵夫人感到纳闷,图上的每一处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地形图上从这里到曹兵先遣队驻地的路只有一条,怎会多出一条捷径呢?
  孙权见她疑惑,忙差兵士取来了那张地形图。因夜里观看时碰上露水,再加上行军中保管不善,这张纸图已经破损,好几处已模糊不清了。但还好,那条直路尚能看得清楚。
  赵夫人低下头一看就肯定地说:“这条路应该是新画上去的。”
  孙权一听,大吃一惊,马上仔细地看了又看,他也看出破绽来了,这条直路的笔法、墨水浓淡和原图上有很大的区别。看来是冤枉赵夫人了,差点酿成大错,孙权忙亲手为她解了绑。
  这是谁添上去的呢?赵夫人想,从地形图画好到送至孙权手中,只有蝉儿单独接触过,再说她也有改图的技艺。孙权立即差人把蝉儿叫来,在事实面前,蝉儿只得承认是她所加。孙权正想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见蝉儿低下头,猛地朝桌子的一角撞去。要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兵士过去一看,她睁了下眼睛后气绝人亡。
  孙权花了很大的精力,才击退了曹军。在一场场的战争中,赵夫人绘制的地形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些纸图,一个仗打下来就破烂得不能再用,有时只得多画几张留着备用。赵夫人想,如果改画为绣,不但不易破损,别人要改动也没有那么容易了。这天,看到孙权手中破烂不堪的地形图,赵夫人就走过去说:“丹青之色,甚易歇灭,不可久,妾能刺绣,作列国方帛之上,可以五岳、河海、城邑、行阵之形。”
  把地形图刺绣在帛上,是个好主意,孙权连忙让她试试。
  赵夫人的织锦、刺绣和胶丝作幔被称为机绝、针绝、丝绝“三绝”,……  
  神凤元年(252年),已册封为皇后的潘夫人暴亡,颈项有绳子勒痕,舌头耷拉到外面。这是她对待下人过于暴虐,夜里熟睡时被宫人扼死的。在清理潘皇后遗物时,发现了一封蝉儿向她请示如何陷害赵夫人,以及已经拉拢蜻儿的密信。原来,潘夫人见赵夫人得宠,心中泛起了醋意。她自然容不得赵夫人和自己争宠,但这个时候孙权非常喜欢这位能绘画的夫人,如果去碰硬,无疑是以卵击石,于是便设计故意和赵夫人亲如姐妹。在这假象下,把婵儿安插进去,让她见机制造事端,借孙权的刀杀害赵夫人,以除隐患。蝉儿见自己一个人的力量难以完成这样的大事,就把蜻儿也拉在一起了。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