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609阅读
  • 3回复

[连载]悬疑故事:致命血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66
金钱
56662
铂金
3495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1-02-14
悬疑故事:
                                             致命血型
                                                                                             王兆庚
  一、
  徐奎在武警部队服役两年,复员回乡后他才知道,母亲这几年一直有病在瞒着他,现在,母亲的病情已经是非常严重了。他回到家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陪着母亲到县医院做全面检查,检查结果令徐奎大为震惊——母亲得的病是尿毒症。
  徐奎是一个农村孩子,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同龄的孩子骂他是野孩子,他哭着跑回家向母亲要爹,母亲拉下脸说:“你爹死了。”吓得徐奎再也不敢向母亲要爹了。后来,他在无意中听到人们议论起他爹,而且他好像还有一个弟弟。但他一想到母亲拉下脸愤怒的样子,就一直没敢再向母亲提起爹和弟弟的事。他是母亲一手拉扯大的,现在他长成男子汉了,可是母亲还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就得了这样的病,他心里难过得要死。母亲是过度的操劳才得下这种病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治好母亲的病,还要母亲能够在晚年享上福,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可是,要治好母亲的病,就必须换肾。换肾的手术费不仅得近10万元,而且肾源更是奇缺。为了治好母亲的病他从战友手里借来10万元手术费,决定取下自己一个健康的肾脏换给母亲,让母亲尽快摆脱病魔的折磨。
  医院通过对病员和肾源体的血型匹配检查,徐奎的肾源体,完全符合病员的换肾医学要求。当然,这一切徐奎并没有告诉母亲,他只是说为母亲找到了肾源体,让母亲安心治病。
  手术的前一天,徐奎为了解开深埋在心中的那个结,他小心翼翼地问母亲,我现在不是小孩子了,我应该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我的父亲是谁?我是否还有一个弟弟。
  这一次,母亲没有再发怒,但她想了许久之后才告诉他,他的父亲叫李上堂,他还有一个孪生弟弟,在他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带着他的弟弟抛弃他们母子二人离开农村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徐奎问,知道他们在哪里吗?母亲说,你舅舅到城里他工作的单位里找过。单位里的人说,他辞掉工作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徐奎问:“他原在哪个单位工作?”
  母亲说:“银行。”
  ……
  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两个星期后,母子二人就一同出院了。出院前,徐奎悄悄地去了一趟农行。因为,20年前的银行,对于农民来说,基本上是通指农行。徐奎去农行,他是想弄清楚当年他的父亲为什么要抛弃他们母子并辞职外出。可是,徐奎到了农行一打听,农业银行经过内部企业改制以后,20年前的老职工已经没有了,现在谁也不知道当年是否有过一个叫李上堂的职工,要了解一个20年前的职工情况,就得找已经退休或是离岗或是调离的农行老职工。一时查不到父亲的情况,他只好委托一个与自己同时退伍家住县城的战友帮他慢慢打听。
  徐奎带着母亲出院回到家里后,二人的身体恢复得都非常快。徐奎为了尽快偿还为母亲治病期间拉下的经济亏空,同时,也为了尽快多挣钱,让母亲晚年享福,他在母亲的身体康复后,就匆忙南下打工去了。
  徐奎来到南方的一个大都市已经五天了,身上带的钱眼看就要花完,还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为了省钱,第五天晚上他就从简易的旅社里把自己的行李搬了出来,走上街头找桥洞露宿。
  夜幕下的都市五彩缤纷,广场上一个特大电视屏幕正在播报的一条滚动新闻吸引了他,新闻上说该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刚接收了一个自杀未遂急需输血的垂危病员,该病员的血型是RH阴性血型,而这种血型的人非常少,据统计,每100万人中,才有一个人属于这种血型。而RH血液在全市各大医院均没有库存,希望市民中有这种血型的人献上一份爱心……屏幕下连续滚动着医院的急救电话号码……
  徐奎想起自己的血型,立即走向电话亭,毫不迟疑地插进了电话卡,拨打急救中心的电话,并告诉了自己所在位置。
  10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在一辆警车的护送下来到了徐奎所在电话亭前……
  病人脱离危险后,徐奎悄悄地离开医院,找到一处桥洞睡了下来。谁知第二天一大早,他还没有从桥洞下睡醒,一辆蓝鸟轿车就驶进了桥洞,从车内走出两个彪形大汉,一脚把他踢醒了。
  他呼地坐起来:“干啥?”
  “你是徐奎吗?”
  徐奎点点头。
  来人说:“起来。跟我们走。”说着就把他塞进了轿车内。
                                        二、
  20分钟后,蓝鸟轿车拉着徐奎来到了华亚集团公司大厦,他被带进六楼董事长办公室。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审视着徐奎说:“你叫徐奎?”
  “我有必要回答你吗?”徐奎敌意地反问。
  听到徐奎话中的火药味,中年人马上从老板椅站起来,换成笑脸自我介绍说:“我叫栗大富,是华亚集团董事长。为了尽快找到您,并希望您能够加入我们的公司来,才不得不用这种看似不友好的邀请方式,请徐先生能够谅解。”
  栗大富的话,让徐奎感到突然。自己到处找工作找不到,而他根本不认识的栗大富却在挖空心思地找他加盟。世上真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于是他问道:“你为什么找我加盟?你了解我吗?”
  “因为你是RH阴性血型的人。作为一个农民工,你昨天晚上义务献血救人的行动,通过电视台的现场直播,深深地感动了我,你这种善良侠义的人,正是我们公司所需要的人。如果徐先生能够加入到我们的公司里来,我深信,您一定能够为我们公司带来巨大收益。”栗大富说到这里,从办公桌上拿一张表格递给徐奎说:“徐先生如果愿意加入我们公司的话,请填这张表格,然后由工作人员带您去医院做一个例行体检。如果没有问题,由公司安排住处,财务处支付3000元基本生活费,明天来公司上班,试用期一个月,试用期间,月工资4000元。”
  然而,徐奎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差一点要了他的命。
  那天他按时到公司报到,办公室的人问他,你是不是在武警部队当过司机?他说,那是武警官兵的必修课。办公室的人又说,刚才董事长亲自打过来电话,说他的司机今天请假,让你做一天董事长的临时司机。说完,那人就交给他一把小车钥匙,并领他认识董事长的坐车。徐奎知道,这是董事长对他的进一步考察。这一天的临时司机,他一定要干好。
  中午,徐奎开车送董事长到位于市郊的凤凰山娱乐城招待一个客户。饭后徐奎开车送董事长回公司时,途中意外地发现汽车的脚刹和手刹都无故的失灵了,而此时的车子正驶在一个陡坡,事故的发生已无法避免,他们时刻面临车毁人亡的危险。在此关键时刻,徐奎打开车门,猛地把董事长推出车外,急打方向盘,轿车撞到了路边的一块大石上,他自己也同时晕了过去……
  等他从昏迷中醒来时,已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董事长栗大富就在自己的病床边坐着。栗大富告诉他,医院已经对他做过全面检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没什么大事,在医院疗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公安人员已经对事故现场进行了勘查,是有人暗中在汽车上做了手脚,想置他栗大富于死地,多亏徐奎及时地救了他。同时,也多亏徐奎的沉着镇定,及时打转方向盘,那块大石才救了他自己一命。最后,栗大富对徐奎说,你在医院安心养病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亏待不了你。
  一个星期后,徐奎康复出院。栗大富交给徐奎一个10万元的红包说,你的家庭情况我已经派人了解过,这10万元是你救我的报酬,你寄回去先还债。从今天开始,你就做我的司机兼保镖,月薪7000元。
  10万元钱,徐奎不好意思收,可是不收栗大富不同意,后来徐奎便把这10万元钱寄回去还了战友的债,又从公司支付给他的3000元基本生活费中拿出1000元寄给母亲,安安心心地做起了董事长的司机兼保镖。
  不久,他的战友打来电话说,他已经了解到了他的生父当年的一些情况,并且告诉他,他的父亲李上堂当年是全省金融系统的内保英模……
  李上堂是农行的内保兼门卫。当时是一个星期三的上午,雨天。农行刚上班,营业厅出纳员李玉颖从金库提取现金出来走到营业厅门口时,突然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冲出大门携款逃跑。
  由于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料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出纳会在大庭广众面前携带公款公开逃跑。等人们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李上堂已经骑上自己的烂摩托车呼喊着追上了大雨倾盆的公路……
  10分钟后,等公安机关接到报警追赶逃犯到雁鸣河时,李上堂正在河岸发呆,暴涨的水面,还漂浮着花花绿绿的钱币……李上堂告诉追来的公安人员,他一路追李玉颖追到雁鸣河时,眼看就要追上了,李玉颖却连人带车栽进了河里。
  由于当时还在下雨,河水暴涨,公安人员无法实施打捞。等雨住水消再打捞时,只从河中打捞上来一辆损坏了的摩托车残骸,经技术鉴定,摩托车残骸应该就是李玉颖逃跑时所骑的摩托车,但李玉颖的尸体却一直没有打捞上来,当时的判断是,李玉颖的尸体已被洪水冲走、或是被泥沙淤积。从当时水面漂浮有钱币的情况分析,被李玉颖携带的现金,很可能已被洪水冲走,此案不了了之。李上堂冒雨追逃犯的事迹被上报后,李上堂当年被评为全省金融系统英雄模范。
  李上堂虽然被评为英模,但他在生活上依然非常低调。一年后,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向农行递交了辞职报告。辞职后不久,他就在县城失踪了。至今谁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人在哪儿。
  徐奎相信,他的父亲没有死,如果自己的父亲是被迫辞职或是被人暗害,那他不会在自己被害前带走一个儿子。
  为了尽快找到父亲,揭开父亲当年抛弃他们母子离家出走的原因,他准备找董事长栗大富帮忙,动用公司的情报实力早日揭开父亲出走之谜。
  他相信栗大富会帮他这个忙。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一件事,彻底的改变了他的初衷。
                                          三、
  那是一个星期五,栗大富的一个海外朋友夫妻双双来大陆看望栗大富。由于栗大富的妻子三年前已经去世,他至今未续娶,所以,他就叫上秘书和徐奎到他的家里陪同朋友一家人。白天外出游山玩水,晚上除了栗大富本人之外,他的儿子、秘书和徐奎都陪客人住栗大富在宾馆里包租的整个二层楼房。第三天,栗大富交给徐奎一个银行信用卡说,今天他有一个重要活动,须带着他的儿子和秘书参加,要他陪客人玩开心一点。
  栗大富走后不久,徐奎就接到了一条手机短信:小心陷阱。情况不妙,及时报警。阅后务必删除!一个关心你生命的朋友。
  徐奎看看手机号码,是一个不熟悉的本地号码。
  中午,董事长仍然没有回来,徐奎陪客人吃饭时,男客人说:“我常听栗总说,徐先生您很了不起,您是栗总的救命恩人,今天我就借酒献佛,敬徐先生一杯。”几日不喝酒的客人,今日主动喝酒,徐奎只好相陪,好在是徐奎的酒量还可以。饭后,徐奎又在客人的邀请下到他们的房间里喝茶聊了一会儿后,就回自己的客房里休息去了。
  徐奎也不知自己在客房里睡了多长时间,他被人叫醒时,不但二位客人在他的房间里,而且还有董事长的私人医生卞世村和二位警察。这是怎么回事呢?
  警察告诉他,刚才接到报案电话,说是这个楼层发生了盗窃案件,我们来时你们都在这个房间里。栗大富的客人说,中午我不该让你喝那么多酒,你走之后我不放心,就来你的房间里看看,一看你酒还没醒,我就喊妻子来,我妻子是医生,她说给你打一针醒酒针就好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栗总说了情况,栗总就打电话让卞医生来了。警察打电话向栗大富落实了情况,检查到没有东西被盗后,警察就走了。卞医生给徐奎打了一支醒酒针,也离开了宾馆。
  晚上,栗大富亲自来到宾馆看望徐奎,说他到底没有看错人,徐奎不仅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是特义气的朋友,将来他要分出一个分公司送给徐奎,使徐奎再一次的非常感动。然而到了晚上12点的时候,上午给他发短信的那个电话又打了进来,警告他说,你不要信栗大富的鬼话,要想活命,就赶快离开华亚公司,而且离得越远越好,最好到栗大富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徐奎说,董事长对我那么好,我为什么要离开?
  打电话的人说:“因为你是RH阴性血型的人!”
  徐奎问,我的血型与董事长和他的公司有什么关系?对方说,今天下午要不是我及时拨打报警电话,你早就没命了。远方来的客人,包租整个二楼,让你陪伴客人等,统统都是早已预谋好的圈套,真实目的就是取你的肾脏。
  徐奎说,我在医院做过身体检查,他应该知道我现在只有一个肾。对方说,正因为你只有一个肾,所以才要你的命。因为,栗大富的儿子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而栗大富的儿子却偏偏是RH阴性血型。你应该知道,RH阴性血型的人,在100万个人中,可能只有一个人是这种血型。本来,栗大富对他的儿子的病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由于你的偶然出现,而你,偏偏就是RH阴性血型,从而使他对治好儿子的病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而且他发誓,不论花费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治好儿子的病。所以,你如果继续留在华亚公司,你就必死无疑。
  徐奎冷冷地道:“我不管你是谁,可惜你离间错了人。”
  对方说:“信不信在你。不过,不出三天,医院会检查出你有肾病。”
  第二天,栗大富的客人走了。徐奎感到四肢无力,栗大富让他在家休息一天。徐奎在家休息了一天后,身体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感觉腰部也酸痛了,栗大富让他的私人医生卞世村给他检查,卞医生检查的结果是肾炎,建议徐奎到医院作进一步的鉴定检查。
  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徐奎得的病是肾脏有一个囊瘤,需要动手术。动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徐奎是个打工仔,哪有钱治病?这时栗大富出面说,你尽管安心住院治疗,住院费和手术费你不用操心,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的病我能不管?徐奎说:“栗总,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栗大富赶快拦着说:“你我还客气什么,什么都别说了,安心治病等着做手术吧。”
  晚上7点多,那个神秘的电话又打来了:“徐先生,我的话应验了吧?”
  徐奎警惕地问:“什么意思?”
  “前天我已经警告过你,三天之内,医院会检查出你肾上有病。你若不想死,想知道详情,请于8点前到怡心茶庄三楼伊人包间。”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四、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又是发短信又是打电话?他是想离间自己与董事长之间的关系?还是有其他的目的?自己救过董事长,董事长对自己又是那么好,董事长有必要加害自己吗?打电话的人说董事长的儿子得了尿毒症,要把自己的肾换给他的儿子,可董事长的儿子栗小风这几天一直和自己在一起陪同客人,根本不像是有病的人。况且,RH阴性血型的人本身就很少,怎么就那么巧,董事长的儿子栗小风的血型也是RH阴性?难道前几天栗小风给他说他是O型血,是故意给他打的幌子?打电话的人说的情况是真是假?他究竟想干什么?还有,自己到医院做身体检查时,是董事长的私人医生卞世村领着去的,那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只有一个右肾?他又是如何预测出医院里会在这几天检查出自己得了肾病?一切都是谜,他决定赴约揭开谜底。
  8点整,徐奎准时来到怡心茶庄三楼伊人包间。见到神秘的知情人,让徐奎大吃一惊:原来频繁与他联系的神秘人竟是董事长栗大富的儿子栗小风。
  栗小风知道徐奎会准时赴约,平静地对徐奎说:“你没有想到是我吧?”
  “给我发短信、打电话的人是你?”
  “对。汽车刹车失灵、发短信、打电话发出警告、告诉你实情、约你出来的人,都是我。你应该怎么感谢我?”栗小风不阴不阳地说。
  “董事长可是你的爸爸。你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为什么要离间我与你爸爸的关系?为什么说自己得了尿毒症?你可是说过你是O型血,可为什么又说你是RH阴性血型?你若要我离开公司,明说就成,可你为什么要使阴手?”徐奎一连串地发问。
  “够了。我是在好心救你,鬼才得尿毒症。”栗小风吼道。栗小风猛吸几口烟,停了一下之后才平静地说道:“我把全部情况告诉你后,你就会明白,我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其实,也同时是在救你。”栗小风说,他是在国外长大的,三年前他的母亲因病去世,他们一家在海外唯一的亲人——他的姨母也离开了人世。而此时,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栗家武却在医院查出了尿毒症!大家都知道,中国肾源奇缺,在海外肾源更是奇缺。况且,我哥哥的血型是世界上最少的血型之一:RH阴性血型,要找到这种血型且能匹配的肾源体,几乎是等于零。虽然我爸爸手里有钱,但住在海外没有了亲戚的关照,他自己的外语又说得不好,各种社会关系也就更加难处,当时我爸爸就想,不如回大陆,大陆人多,说不定还能遇到给家武换肾的肾源体。可是回到大陆后,还是找不到RH阴性血型的肾源体,后来,我爸爸也就对治疗哥哥的病丧失了信心。那天晚上电视上播出寻找RH型血液捐血者时,我爸爸一边看电视一边摇头,说这孩子没救了,而恰巧那晚你出现了。你的出现,又重新点亮了父亲心中一直在寻找RH阴性血型肾源救儿子命的那盏灯,就赶快派人到医院去找你,可是你已经从医院悄悄走了,所以他就派出很多人连夜在全城搜寻你,最后把你“请”到了公司。说是让你到医院例行检查,实际上是抽取你的血液与我哥哥的血液做匹配试验。而你的血液,也正好能与我哥哥的血液相互匹配。然而让我爸爸想不到的是,在例行检查中发现,你的左肾不知何故已经被摘除。这种情况下,医院是绝对不会做这项救一命而害一命的肾脏移植手术的。想救儿子想疯了的父亲,这时就想到了利用黑社会的手段强行摘取你的肾脏去救自己的儿子。于是,就发生了你在宾馆里醉酒,公安人员到宾馆检查的那一幕。
  当时的事情本来做得天衣无缝,我父亲包租整个二楼的所有房间,为的就是盗取你的肾脏时的安全,他的两个所谓的贵宾,其实就是卞世村请来的两个黑社会医生,我父亲说我们回公司有事,其实是为了回避,为自己做好退路,好让他们顺利的取到肾源后,及时销尸撤离。但他们想不到的是,当时我已在暗中用50万元的代价收买了那个女人,通过那个女人我知道了他们行动的每一个细节,并能在准确的时间内及时报警,打乱了他们的周密计划,从手术刀下救了你一命。
  我不是不想救我的哥哥,也不是真心要害我的父亲,如果我的父亲能够改变初衷,我可以按我父亲的心思去做任何事,包括取你健康的肾脏换我哥哥的坏死肾脏。但是,不论我怎么努力,我的父亲很固执,坚决不肯更改他立下的遗嘱。他立下的遗嘱是:栗家的财产,在他去世后,栗家武占75%的股份,我栗小风只占25%的股份。这太不公平了!原来我想,不管我的哥哥占有多大的股份,他一死,栗家的财产全部都还是我的。可是你的出现,把我的一切计划都打乱了。哥哥为什么能拿75%的股份,而我却只有25%的股份,这简直就是父亲的霸王条款,心太偏了。如果不是你的出现,一切的事情都会朝着栗家武必死方向平稳过渡,我将来应该得到的就是100%的股份,所以我恨死了你。但是,我在你出现后做的第一个计划,让我父亲坐的轿车刹车失灵,并不是针对你的,我本想,我的父亲一死,没有人为他栗家武的性命而强行掠夺你的肾脏,这样,他栗家武还是必死。栗家的全部财产仍然是我的。谁知就是你救了我父亲一命,使我的计划又一次落空。
  我给你说这些,其实并不单单都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你好。你自己好好想想,我父亲要钱有钱,要势有势,现今这社会,只要有钱,有什么办不成的事?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你现在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即使能够侥幸逃脱,不论你逃到哪里,他们也一定会把你抓回来。因为,他们要为你动手术,同时也已经为栗家武制定了详细的换肾日期表,将来在手术台上,他们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的健康肾脏和栗家武的坏死肾脏互换。记住,你是有肾病的人,你因肾病而死,正常。
  我说过,你的肾脏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肾脏。那天卞世村给你打的醒酒针,实际上是从日本进口的一种肾脏强刺激性药物,就是它,在你的体中造成了有肾病的假象。同时,他们又买通医生,说你肾脏有囊瘤,急需做手术。你要是不相信你自己的肾脏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肾脏,你可以到市区内其他任何一家医院再做一次检查,总不是坏事吧?检查结果如果能够证明我说的是实话,而你又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去,你要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办。
  最后,栗小风说:“记住,你若去报案,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我父亲‘都是为了你好’。你有病,他出钱,他这是善举,你找不出漏洞;你告医院,医院也会出现误诊;包括上一次的车祸,公安都调查不出眉目,你手里更没有一点证据。所以,你如果想平平安安地活下来,我等你确信你自己没有病之后,咱们再谈。
                                               五、
  第二天,栗大富到医院看望徐奎时说,他与院方已经联系好了,近几天就要为徐奎做手术。徐奎一听,心里犯疑了,栗小风说他没有病,栗大富却急着要给他做手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否真的有一个栗家武得了尿毒症?而栗家武又与他的血型一致,他们要偷偷地用栗家武的坏死肾脏换他的健康肾脏?而他自己的肾脏到底是有病还是无病?现在他还真的怀疑了。
  为了弄清楚自己的肾脏到底是不是健康的肾脏,徐奎对栗大富说:“栗总,谢谢您对我这么好,您是我的再生恩人啊。因此我想在手术之前回老家一趟,安排一下我的母亲,等办完家里的事情之后,我就马上回来做手术。”
  “你这样想也对。”栗大富说,“你准备什么时间走?尽量快去快回,别延误了病情。”
  “明天吧。”
  “也好,我让办公室给你买好车票。”
  ……
  第二天一大早,徐奎就坐上了回乡的火车。可是他只坐了一站,就下车转回市里。因为,他不得不小心,万一栗小风说的是实情的话,那么他的一举一动,就全部掌握在了栗大富的监控之下。若是在栗大富的监控之下他到其他的医院里去做肾脏功能复查的话,那么就会打草惊蛇,等于把自己的行动告诉给了栗大富。作为受过武警部队培训的徐奎,他不会傻到那种地步。
  回到市区后,他在一家不起眼的旅社里开个房间,简单的改变一下装束后,就到医院做肾脏检查。两天后,他连续找三家医院,检查的结果都一样,他的肾脏非常健康,一点病也没有。
  自己的肾脏没有病,栗大富却要为他做肾脏手术,这里边一定有猫腻。这时他不得不相信栗小风的话了。可是,栗大富和栗小风是亲生父子呀,栗小风真的是为了栗家的财产才不惜牺牲自己的兄弟而救他徐奎的吗?栗大富和栗小风不会还有其他的阴谋吧?既然栗大富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栗家武而欲加害他徐奎的,他徐奎总应该认识一下栗家武,看看栗家武到底病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离开了他徐奎的肾源就死定了。同时,他也想认识一下从未露过面的栗家武,看看栗家武是不是和他的父亲和他弟弟是同一种性格的人,从而也好见机行事。想到这里,他拨打了栗小风留给他的手机号码。
  栗小风接到徐奎的电话后,立即来到约定地点与徐奎见面。
  见面后,栗小风问徐奎,你到医院复查过了吗?徐奎点点头。栗小风说,你准备怎么办?徐奎说,栗家武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栗小风一听徐奎要见栗家武,心里一惊,问道:“你见栗家武干什么?”徐奎说:“栗家武要换我的肾,我总应该认识栗家武是谁吧?”
  “你疯了!你真的要把自己唯一的右肾给他栗家武吗?”
  “这你暂时别管。请你告诉我,栗家武现在在哪里?”徐奎不容置疑地说。
  听到徐奎坚决的口吻,栗小风说:“他与你住同一家医院。住院部高干区8号楼688单元。没有出入证你进不了8号楼。”
  “请你记住,我曾经是武警,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你如果想活命,你只有杀了栗家武。”栗小风道。
  “这你不用管。”
  ……正如栗小风说的一样,要进入高干区8号楼,没有出入证真的难进去。可是,徐奎要弄清楚栗家武是不是真的得了尿毒症而要掠夺他唯一的右肾,他必须要到8号楼688单元一趟。白天进不去,他就决定夜访。
  夜幕降临后,他根据白天观察好的具体位置,绕到8号楼背后的阴影处,顺着下水管爬到了六楼,翻窗进入688单元的卫生间。
  徐奎进入卫生间后,听听室内很安静,将卫生间的门拉开一道缝,观察到室内除了病床上躺着的病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而且栗家武也好像是睡着了。于是他便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病人并没有醒,看看病床前的病员卡,上面写的名字正是栗家武。他坐到栗家武的床前,对要“移植”他肾源的病人仔细观察,栗家武虽然非常消瘦,但给他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人似曾在哪里见过,最少也是与他见过的一个人的相貌非常相似。虽然面前这个人要掠夺他唯一的右肾,但他却对他有种不可名状的同情,如果他还是有两个完好肾脏的话,也许他会捐献一个给他……
  栗家武醒了。徐奎看到栗家武对自己怀疑的目光,说道:“我是你父亲公司的人,今天晚上来看看你。”
  “几个月来,你是第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来看我。你喝茶。”说着,栗家武就要坐起来,被徐奎劝着。“病好点了吗?”
  “我这病本来没救了,不过我父亲最近总算为我找到了肾源,看来还死不了。听说最近就要手术了。”
  “是的,也许就最近这几天吧。据说你的血型很特别。”
  “我是RH阴性血型,这种血型的人,只占人类的百万分之一。等我病好之后,我要好好感谢给我捐献肾脏的恩人。将来我的命有半条是他的。”栗家武感慨地说。
  这时,徐奎的手机突然响了。“还不赶快动手,再晚就来不及了。”
  电话是栗小风打来的,徐奎想,栗小风怎么知道自己在栗家武的病房里?这时,他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便站起来对栗家武说:“我去一下卫生间。”
  徐奎刚进卫生间,几个彪形大汉就闯了进来。
  “人呢?”
  栗家武指了指卫生间。几个人撞开卫生间,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六、
  徐奎刚顺着下水管滑下地面,栗小风亲自驾驶的一辆面包车也正好驶到楼下停下来,他拉上徐奎飞快逃离了现场。
  车上,栗小风质问徐奎:“多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把栗家武杀了?”
  “我为什么要杀一个濒临死亡的人?”
  “你不杀他,你就因他而死。”
  “你怎么知道我在688单元楼里?”徐奎反问道。
  “你自己看吧。”栗小风打开车内的放像机开关,屏幕画面上正是徐奎在688单元楼里的活动录像。
  “楼里有摄像镜头?”徐奎惊异地说。
  “单元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电子眼。你今天晚上的行动,已经在我父亲的掌握之中了。你要是再想刺杀栗家武,已经是不可能了。现在,你要是想继续活命的唯一办法,就是假装你什么也没有做,也装作我父亲不知道你今天晚上的行动。而你,像上次救我父亲一样,用你高超的车技,再制造一次车祸,让我父亲在车祸中死掉。只有这样,才没有人为治栗家武的病而强行取你唯一的右肾。如果你愿意这么做的话,我可以预付给你50万元的行动经费,事成之后,再往你的账户上打进100万元。等我接手整个公司后,再给你500万元。你要是想继续在公司里干,可以做我的副手,公司有你三分之一的股份。这么好的优惠条件,你上哪里找?干不干?”
  “停车。”徐奎忽然愤怒地吼道。
  “干什么?”
  “听着!你是栗小风,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利益,可以不顾父子、兄弟亲情,雇凶杀人。我是徐奎,不会受人驱使做违法的事。”说完,他下车扬长而去。
  当天夜里,栗大富给徐奎打电话说他有重要事情约见他。徐奎说,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说完就干脆关了手机。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徐奎刚开机,栗大富就又打来电话说,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约见他。徐奎想,栗小风的话看来没错,他昨天晚上夜探病房的事,看来已经被栗大富掌握了,栗大富开始向他动手了。他询问了栗大富约见的时间和地点后,就立即拨打110电话报警,在取得了公安干警暗中保护的承诺后,他按时到指定地点赴约。
  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栗大富并没有按时赴约。
  在超过指定时间40分钟后,公安干警来到他们约见的地点告诉他说,栗大富在赴约途中出车祸死了!他被作为嫌疑人之一被讯问。
  在被讯问的过程中,徐奎将自己知道的一切事情全部向侦查员作了陈述,侦查员根据徐奎提供的线索,很快查出制造车祸杀死栗大富的幕后凶手就是他的亲生儿子栗小风!
  栗小风被捕后,栗家武在医院自杀身亡。律师找到徐奎并转来了栗大富和栗家武两个人的遗书。
  栗大富的遗书是在他紧急约见徐奎被徐奎拒绝后连夜写的。
  他在遗书上说,他本来就是一个罪人,差一点又做出一件为救一个儿子而杀死另一个儿子的千古大错。20年前,祁县农行发生的李玉颖携款逃跑案,李玉颖逃跑途中连人带车掉到河里,水面上漂的钱币等,都是他们二人经过长时间的预谋、策划的。事情平息后,李玉颖带着从银行偷盗的巨款先一步出国到她的姨家表姐那里。一年后,他从农行辞职,抛家弃子只带小儿子悄悄出国找李玉颖去了。在国外,他们二人通过整容后,他改名栗大富与李玉颖过上了夫妻生活。一年后,他们又添了一个儿子小风。小风不争气,家武多病,李玉颖死后,偏偏又查出家武得的是尿毒症,而家武的血型又偏偏是世上最少的RH阴性血型,由于找不到为家武换肾的肾源,只能看着家武受罪,等着病死。后来他听说大陆有卖肾的,而且大陆人多,说不定还能为家武找到能够匹配的肾源体,况且李玉颖的表姐已死,他在海外也没有了能够帮助他们的亲人,这时他就变卖了海外的所有资产回到大陆,一边办公司一边为家武寻找肾源。他回到大陆后,仍然没有为家武找到能够匹配的肾源体。家武自小离开了妈妈和哥哥,为了在心理上给家武一点安慰,他就立下遗嘱,将栗家财产的75%给予家武,实际上他也知道,遗嘱仅仅是遗嘱,最后财产还是小风的,可是小风却不明白。
  徐奎的出现,让他对治好家武的病重新有了希望。但想不到的是,徐奎的左肾已经被摘除,只有一个右肾,但为了儿子家武的病,他已经管不了徐奎的死活,即使徐奎救过他的命,徐奎的肾,他也势必要取而得之。为了平衡自己的心态,他才主动给了徐奎10万元现金,等于买了徐奎一条命。
  徐奎要求回家看望母亲时,他没有阻拦。他买了徐奎的命,从人道上讲,也应该让人家母子最后见上一面。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注意徐奎是哪里人,徐奎要回家看望母亲了,他这时才注意到,徐奎是祁县徐家湾人。这时他才忽然想起,自己的老家与徐家湾不远,且自己原来的妻子也是徐家湾人。徐家湾是不是出RH阴性血型的人呢?如果是,那自己为什么非要徐奎死呢?于是,他便悄悄跟踪徐奎回徐家湾去了。可是途中徐奎突然下车折回市里,难道徐奎知道了要取他肾脏的真相?二十多年没回过家的李上堂思乡心切,他让手下人注意徐奎的踪迹,等他回一趟老家之后再做打算。
  由于他整过容,家乡人已经都不认识他。而他,却知道了徐奎原来就是被他遗弃了的儿子李小奎。小奎在他出走后,随母亲在舅家徐家湾长大,同时也随了母亲的姓。所以现在叫徐奎。
  要不是他的这一次暗访,自己差一点要了亲生儿子的命。可是就在这时,他得到了徐奎夜闯病房的消息!
  ……
  栗家武在遗书说,哥,我已经知道那天晚上来病房看望我的人就是我二十多年没有谋过面的亲哥哥你了,而且我也已经知道准备为我捐献肾脏的人也是我的亲哥哥你。我还知道你为咱妈已经献出了自己的一个左肾,现在你只剩下了唯一的右肾。哥哥,我本来就是一个快要死的人,我不能为了自己活命再要哥哥你的命。哥,你不能死。你坚决不能死啊!咱妈的命已经够苦了,还需要你为咱妈养老送终啊!我已经立下了遗嘱,我死后,我的那份应该得到的遗产转交给哥哥你,你要好好照顾好咱妈,让她能够过上一个幸福的晚年。
  哥哥,再见了……
  看完两份遗嘱,徐奎如遭五雷轰顶,惊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许久之后,徐奎大声吼道:“天哪——怎么会是这样!我们为什么都是RH阴性血型的人啊……”泪水顺着徐奎的脸颊哗哗地流了下来……
  半月后,祁县县政府收到了一份寄自沿海某市的一位无名人士的巨额捐款。
  此文原载《故事林》2010年10月上半月刊获得当月好作品奖金800元。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山地猎人
发帖
201
金钱
17010
铂金
49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1-03-08
谢谢斑竹
山地猎人
离线刘喜合
发帖
13
金钱
230
铂金
2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09-03
好故事!支持!
离线陈曼青
发帖
2371
金钱
337267
铂金
5868
魅力值
141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1-09-06
真悬念
看庭前花开花落  望天空云卷云舒

邮箱:tx8021689@126.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chmxxd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