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3016阅读
  • 6回复

[短篇]巡夜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谷雨晴
 
发帖
162
金钱
92788
铂金
17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 本帖被 风中耳火 执行取消加亮操作(2010-12-22) —
巡夜人字数:3248    字号:大 中 小    一
  黑夜是我的白天。
  很少有人愿意在黑夜里上班,尤其是在漆黑的路上。
  我总是开着出租车在深夜扫客,没办法,夜班车总得有人开的,并且收入还不错。我终于扫到了一个客人,客人是女的,其实在停车之前,我的心在激烈斗争,三更半夜的路人都不一般,尤其是在黑夜缓慢行走的人,除了风月场的女人以外,很少有单身女客在凌晨两点半叫车的。让我放心的是女孩手中提着很重的行李,这是赶火车的征兆,我停下了车。
  女孩上了车说道:“去新北站。”“是出差吗?”我攀谈着。“回家,齐齐哈尔。”女孩说。
  我边开着车心里在本能地计算着,突然,我一愣,凌晨两点半到五点根本没有到齐齐哈尔的车,这是我开夜班车两年的经验。
  “几点的车啊?”我探问。
  “不知道,我男朋友在那等我。”女孩说。
  我的第一感觉是女孩好像在骗我,或者是她的男朋友骗了她。“找男朋友一定要可靠。”我善意地提醒着。“当然了,我男朋友很爱我。”女孩说着让我看她手机里的大头贴,那是个很英俊的男孩。
  车眼看就开到目的地了,新北站是开发区新建的一个综合性车站,离市中心很远。
  很快就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了,我的手禁不住发抖,去新北站一定要经过那个路口,它旁边是这个城市最古老的殡仪馆——回魂岗殡仪馆,每次开车到这里,我都莫名地紧张。
  “那是什么?”女孩道。她看着窗外,眼里充满了恐惧。车灯远远地照着殡仪馆的墙根,墙根有一个移动着的人形黑影,女孩回过头惊悚地看着我:“师傅,你看到了吗?在那个墙壁里,那是什么,你的车怎么慢了?”
  我把脚从油门上移开,车在那个黑影前慢慢地滑行,车灯映在我脸上,我的脸露出可怕的狰狞。
  “到底是什么,半夜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影子?”女孩看着我,可能她是被我脸上的表情吓到了,她看到我满眼都是恐惧。
  “他好像是巡夜人,回魂岗殡仪馆的巡夜人。”我愣愣地说。
  女孩打了一个冷战,她在颤抖中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女孩在那个十字路口下了车,她说那是和她男朋友约好的地点,那儿离火车站很近。女孩消失在夜幕中,而我调了车头,车慢慢地转回了回魂岗殡仪馆。远远地,我又看到了那个靠墙的人形,他还在黑暗中慢慢地移动着。
  
  二
  白天是我的黑夜。
  我蜷缩着睡了一整天,女友的电视机声把我叫醒,她下班了。
  素素满身都是消毒液的味道,我知道她又忙了一天,像她这种职业不是每天都忙的,因为不是每天都死人。
  “这么大的消毒水味,一定是大案。”我说。素素仔细盯着我看,我心里很慌,我最怕她这样看我,任何人体在她眼中都是被肢解的,她的目光就像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在我身上的脂肪层里划着。
  “是分尸案!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在新北站和回魂岗路之间的十字路口被分尸了,时间大约是凌晨三点,碎尸只有两只手和两只脚,它们拼凑在一个头颅的四周,是个鹰形图案,全局的法医都调去了,我是主检。”素素说道。
  “鹰形图案?!”我大惊失色。
  “是啊,和多年前回魂岗殡仪馆的案子一模一样。”素素吐着气说。
  “女孩是不是一个大约一米六左右,长发,五官很清秀,激光纹眉,右嘴角有一颗猩红的美人痣?”我问道。素素再一次重新打量我:“你是在抱着她的头颅让我记录吗?”素素冷冷地靠近我,她的鼻尖几乎顶到了我的前额,那浓重的消毒水味弥漫着我,她冰冷的嘴唇一张一合地说,“你看到了那颗头颅?快说!那是不是你干的?”素素说完狂笑起来。
  “我想,回魂岗路十字路口不是第一现场,我拉那个女孩到那里时,是凌晨两点五十分,在短短的十分钟里,不可能是从远处移动尸体,所以第一杀人现场就在新北站和回魂岗附近,周围几乎都是豪华场所,并且没有任何住宅小区,它们都不太可能是第一现场,而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空旷的回魂岗,它应该是第一杀人现场,被害者是同她的男友约会,我见过她男友的大头贴,他是最大的嫌疑人。”我说道。
  素素突然抱起我的头亲了一下,“你不干警察真是屈才了!这正是局长在案情分析会上的话,可是,现场还有另一个死者,是一个男性的头颅和肢体,如果我猜得没错,那男头颅应该是你看到的那个大头贴男友。”素素突然严肃地说。
  “双双遇害?!”素素的话让我打了一个冷战。
  “在现场附近我还看到另外一个人。”我说道。
  “谁?”素素惊道。
  “回魂岗殡仪馆的巡夜人!”我说道。我的话让素素打了一个冷战,“是他!你昨夜看到了他?”
  “是的,我和女死者都看到了,那个东西出现在现场附近!”
  
  三
  素素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每逢遇到大案,像她这样的法医都会很忙,她因为保密关系也再没提过那个案子。素素是个长相很普通已过了30的剩女,我再开半年的夜班车就可以攒到一个郊区房首付的钱,等到那时我就可以娶她。在这个世界,也许只有我可以忍受她经常搬弄腐尸的手。
  深夜我又拉了一个去新北站的人,在回来的路上,我又一次转到那个很邪的十字路口。回魂岗殡仪馆的后墙街,我的眼睛在昏暗的墙根搜索着。突然,我的心一阵剧烈地跳动,我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巡夜人”。回魂岗的院墙森严壁垒,上边隐约画着“迁”的字样,而墙上的黑影也在忽隐忽现。
  “回魂岗巡夜人”的传说由来已久,30年前,回魂岗是一个火葬场,一个巡夜人死了,有人发现巡夜人的头颅和他的手脚被拼凑成一个鹰状的图案,手脚就像是头颅长出的翅膀,那图案异常的血腥恐怖。在后来的日子里,殡仪馆里的人经常在夜间看到那个死去的巡夜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六年前,回魂岗殡仪馆发生了一起全国罕见的倒卖人体器官重案,警察在深夜保护现场时发生了命案,重要证人被杀,死状和当年巡夜人的死状一样,尸体被拼成鹰状图案,当时保护证人的警察被当场吓昏,警察苏醒后的惟一描述是他看到了那个30年前的巡夜人。
  突然,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个靠墙移动的人形,巡夜人又出现了,我慌不择路地急踩油门,终于逃离了那个恐怖的人形。
  
   四
  这是碎尸案发生的第五天,素素终于回家了。
  她眼圈黑得像鬼魂,尽管我意外地成为了本案的惟一目击者,并且为警方提供了最详实的资料,但我看得出,案件毫无眉目,据素素说局里已经向市领导下了军令状,七天之内必破此案,此案的恶劣影响在全市是罕见的,素素他们只剩下两天了。
  素素温柔地依偎着我,她太累了,她再次说了案情,看看我能不能还提出新的有力见证。
  案件全过程是一个深夜坐出租车的女孩和男友约会去齐齐哈尔,却在路口都被杀了,现场离回魂岗很近,很可能是在空旷无人的回魂岗里被杀的,死状和30年前以及6年前的案子一样,凶手分尸时间很短,简直不可思议,就像是被所谓的“鬼魂”杀的,警方陷入了死胡同。
  我对这个案子同样不可思议,我又想起了那个巡夜人,为什么那东西会出现在现场?难道是鬼魂杀人?我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影碟机里播放着陈小春主演的恐怖片《午夜出租车》,陈小春开着车,旁边坐着一个男鬼,无聊片子很快结束了,我和素素都没有被这个所谓的最新恐怖片吓到。
  我和素素依偎在一起,那夜的情景像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脑海,突然,我打了一个冷战,我连忙重新把那个电影倒回到男主角和鬼魂同乘的情景。
  “也许我那天真的见鬼了!”我惊道。素素被我吓了一跳。我也突然害怕了起来,那夜的女孩也许根本就不是人,也许当那个女孩上车的一刹那,我的出租车就变成了一辆恐怖之车。


 
   五
  我想了很久之后才说,“这应该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假设那个女孩根本就没有死,死的是另外的两个人,女孩把女死者和男死者的头颅和手脚装进行李箱,然后打了一辆午夜的出租车,女孩故意让我看那个男友的大头贴,其实大头贴并不是男友而是真正的男死者,这样就造成了一个假象,她的目的就是通过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证词,证明她在幽会男友时和男友一起被杀!其实两个人早就死了,这就可以解释不可思议的短暂杀人时间。”
  素素突然打了一个冷战:“可是你在停尸房辨认了那两个头颅,其中的女孩坐过你的车。”
  “这场阴谋的前提就是,女凶手和女死者必须面容相近,她还粘上死者脸上的猩红美人痣,在黑暗的车灯里司机一般很难确定凶手的准确容貌,而只是大概地描述,这样就可以误导警方把她当成被害的死者,没有人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人分尸,除非凶手是鬼魂,凶手就可以把自己撇清在案件之外,惟一的漏洞是她搞错了到齐齐哈尔的火车时刻表。”我说完这番话后,素素腾地一下从我身上跃起。
  “死相!怎么不早说!我得赶快回局里,局长现在快被媒体逼疯了!”素素说着急急忙忙地戴上胸罩。
  看着素素忙三火四地乱穿衣,我说道:“凶手和女死者容貌相近,没有美人痣,住所和第一杀人现场在她打车的附近,她应该是死者关系圈中的人,从她携带的包裹来看,包裹的重量和两个死者残体相近,应该是没有带过多的钱,动机很可能是情杀。另外,那女孩看到了巡夜人时异常惊慌,显然凶手很熟悉回魂岗殡仪馆的恐怖传说,所以她才会利用巡夜人的恐怖拼图迷惑警方,凶手应该和殡仪馆有关联,详查殡仪馆所有人员的社会关系,凶手可能就在其中。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凶手只遗弃头颅和四肢而没有躯干是故意掩盖精确死亡时间,躯干上的肝温是尸检精确死亡时间的重要标志,凶手应该对医学特别是法医学很精通。”
  我说完的时候,素素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她的眼中充满了无限的幽怨:“你不做警察太可惜了。”看着素素摔门而去,我的眼中充满了哀愁。
  
   六
  回魂岗碎尸案很快就破了,凶手是殡仪馆一个退休人员的女儿,医学院临床学毕业,她的男友背叛她另觅新欢,她设计先麻醉然后杀死情敌和男友。
  我依然在深夜里扫街,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那个深夜行走的巡夜人,那个恐怖的传说一直盘旋在我脑海里,我一直想知道他究竟是谁,但我始终不敢下车去面对他,每次当我要下车时,我的心脏都在剧烈地跳动,我真的不敢靠近他。
  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白天路过回魂岗路时,拆迁人员已经快动手拆除这座历史悠久的殡仪馆了,我不能再这样被这个传说中的巡夜人折磨了。
  现在是凌晨两点,回魂岗院墙阴森得像一座地狱,而那逡巡移动的人形就是一个暗夜中行走的鬼魂。我打开车门下车,缓步走向那个人形,我离他越来越近,他的头发遮住了脸,我伸出手时,我的手在剧烈地颤动,而那人形也在向我逼近……
  突然,我撩开了他的头发,他的脸惨白如雪,我忍受着剧烈的心跳说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说道:“你是警察?头几天深夜我被一帮从夜幕中跳出的警察讯问过,我只不过喜欢在夜里散步,警察查过就放了我,怎么你还来问?”
  “你不只散步这么简单吧,我在这儿盯了两年,你每次都会像鬼魂一样出现在这里!你和六年前的倒卖器官案有什么关系?六年前的一个深夜你是不是出现在殡仪馆里?”我有些咄咄逼人。
  “呵呵,你还知道的不少,六年前这里的确发生过事情。没错,我是故意在这里的,是为了完成我死去父亲的遗愿。我父亲以前是殡仪馆的更夫,父亲临去世说出了一个秘密,他说六年前他被一个团伙高价收买,装扮成相当恐怖的一个巡夜人去吓人,这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因为他,重要证人死了,一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团伙逍遥法外,那个被吓晕的警察也因此遭到了严厉惩罚,所以他让我每隔一段时间来这里替他巡夜赎罪……”
  我终于知道了巡夜人的真相,当我离开巡夜人时,他突然阴沉地说:“其实,两年前我就向警察说出了真相,那是一个长相很凶的女警。”
  
  七
  我心跳舒缓地开着车,六年前的那夜是我的奇耻大辱,我就是那个被吓晕的警察,我没有脸再穿警察制服了,我含泪离开了警队,当警察之前我就患有轻度的黑夜恐惧症,案发后我的黑夜恐惧症越来越严重,这两年为了治疗,我选择了在黑夜上班,因为黑夜里蕴藏着无尽的恐怖,我每夜提心吊胆地在做脱敏试验,尝试着一个个马路上怪异的夜行人,为了看那巡夜人的脸,我忍受了两年的恐惧折磨。
  “我见到了巡夜人的脸。”我给素素发去了短信。
  “你终于战胜了你自己,恭喜你!”素素回道。
  “其实两年前你在巡夜人那儿就知道了真相,谢谢你让我自己找到真相。”我发完短信合上了手机,我继续在夜幕中扫客,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同样是黑夜中的巡夜人,一个在黑暗中慢慢战胜恐惧的巡夜人。
  旭日升摘自《爱人坊》


[1] 2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1-01-01
好故事,学习啦!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小小说
发帖
106
金钱
1155
铂金
116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01-03
不错的故事。。支持。
鬼故事http://www.guiyy.com 爱情故事http://www.27wx.com鬼片歇后语实习总结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2-08-16
再读!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张凯
发帖
1329
金钱
1399261
铂金
155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9-06
离线张凯
发帖
1329
金钱
1399261
铂金
155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9-08
离线张凯
发帖
1329
金钱
1399261
铂金
155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9-09
为了升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