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574阅读
  • 1回复

《北京青年报》12月17日:◎张雅林 ◎大小柯 ◎洛水 ◎刘国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傅侃
 
发帖
69
金钱
7820
铂金
8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8
当年吃奶是怎么股劲,我还真忘了:◎张雅林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460488
当年吃奶是怎么股劲,我还真忘了
2010/12/17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偷听北京 ◎张雅林

  时间:2010年12月15日

  地点:某洗浴中心的搓澡部

  场景:

  一身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孩子说:“阿姨,我是50号服务员小马,今天由我为您服务。”

  “成,谁都一样。”听声音,边上躺着的人大约和我年纪差不太多,“我没别的要求,就是你手重点儿就成。”

  “重点儿?”

  “是啊,进来这儿一回花费不少,你给我搓澡捶背都手重点儿,我呢不就省了刮痧和按摩的钱了吗?”

  “阿姨,您可真逗。”50号说话带浓重的南方口音。

  “逗?我可事先说好了啊,你如果不把吃奶的劲儿用出来,我出去可不付账。”躺着的说话还真不客气。

  “成。阿姨我尽力。今年春节回家还真得问问我妈,我当年吃奶是怎么股劲儿?这么多年我还真忘了!”

  “哈哈,哈哈~~~”搓澡部里响起笑声一片……

  感言:想让别人看得起自己,首先自己要自信。有时候很尴尬的事情,一句话就解开了。

从QQ签名猜职业:◎大小柯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460493
从QQ签名猜职业
2010/12/17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大小柯

  挂在QQ上,看着五花八门的签名和马甲,我每天的工作就在这种速读网友的方式中开始。读得久了,就能从签名中读出网友的职业。

  有些签名是一目了然,直白告知型的。比如平面设计师的签名“设计是把老鼠变成米老鼠”,说得是一针见血啊;“翻译如同琢玉,用真心、良心、爱心对待笔下的文字”这是专职英语翻译的签名,我在网上请他帮人翻译过专业资料,签名就是他的活招牌;“继续收稿,稿费涨了”、“好稿请砸我邮箱……”之类的就是编辑了……这类签名的人,大都是正儿八经的职业人,单位的骨干,一副有事说事、非诚勿扰的态度。

  有的签名要稍微动点心思猜一猜,才能知道他的职业。“听,假期的声音”,你想啊,黄金周过了,春节假还没到,一定是盼望寒假了,不是老师的话我跟你姓,有可能是学生?再看看人家空间里贴的一大堆婴儿相片,还是个妈妈老师呢;“爱她,就请为她做无痛人流手术!”这个我猜是女子医院的医生,那些公立医院的医生整天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时间写签名,倒是这些新兴的民营医院,医生也要去找客源的;“爱不能联通了,心就在移动了;所以,爱莫轻易移动,心才永远联通!”按常理这位哥们儿该是联通的职员,不过他是属于欠扁型的,既不是联通,也不是移动,是电信的。我在Q上问他:“你不怕领导看了,说你胳膊肘儿往外拐啊?”他说这几天领导出差,等领导回来了,签名就改回“用了天翼,头发飘逸”,他这签名签得跟做贼似的;“学十年语文不如聊半年QQ”,这位不是腾讯的员工,那就是十足的QQ粉丝;“我写,我写,我写写写……”和我一样,码字的人啦。

  有的签名很有悬念,就像长篇连载,要长期跟踪连读才能找到答案。比如“诸葛亮出山前,也没带过兵!凭啥我就要有工作经验?”这样的签名,一看就知道是在找工作。没到一个月后签名改成了“披星戴月上班去,万家灯火回家来!”初入职场,不好混啊。几个月后签名又改了“不限行,车堵;限行,开不了车,心堵。反正一个字:堵!”坐火箭也不至于升得那么快吧,都开上车了?再后来签名改成了“早晨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从口袋里掏出6枚硬币:如果抛出去六个都是正面,我就去上班!思虑良久,还是算了,别冒这个险了。”不到一年就成老油条了。我跟踪了很久也没读出他是什么职业,前几天看到他“卖楼就像卖白菜似的,爽!”的签名才知道,原来是房地产公司卖楼的,估计升为售楼部经理了。难怪,看这楼价疯涨的,他能不坐火箭么?

  最近看到一个闺蜜的QQ签名改成了“佩服自己,重走长征路!”猜猜她是什么职业?A,重返职场的新手妈妈;B,家庭主妇……谁说是A?恭喜你都会抢答了,不过你答错了,正确答案嘛,保密!


进错家门表对情:◎洛水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460498
进错家门表对情
2010/12/17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洛水

  进入深冬,阳光成了华丽的摆设,凉飕飕的,不顶用。胃口也跟着起哄,懒洋洋的,没精神。

  母亲在电话里说,村里有人上城的话,给我捎点萝卜、白菜。我的胃“嗖”地兴奋起来,挥舞着大肠小肠直肠,把记忆一下牵扯到大快朵颐的少年时光。怀念,是一种饥饿,从家乡到小城,千里迢迢地突袭了我。

  我开始等待,等待萝卜、白菜。

  又是一个周末,我正在QQ农场里瞎忙活,忽然听见门被敲得山响。我忙跑过去,打开门,看见一个老人站在门口。他脚下放着一个蛇皮袋子,两根萝卜缨子探出半截婀娜的身子,在我眼里分外妖娆……

  “我是你大耶(伯)!你娘让我给你捎点萝卜、白菜。”

  我还没想出老人是谁,他就说话了。我忙提起袋子,把老人让进屋。老人对房子的装修赞叹不已,对我也不吝夸奖。我面若桃花,唯唯诺诺,挖空了记忆,还是打捞不出他是哪个大耶?哎,我这白眼狼记性!难怪母亲数落我,让我常回家看看,否则连家门都不认识了。

  老人显然没看出我的小心思,自顾说着。他说,打小就看出我不是“打牛腿”的,注定要吃皇粮。小孩要有个小孩样,我就是穿开裆裤,也比其他孩子“顺眼”……老人说得笑逐颜开,我听得心花怒放。没想到啊!童年的我,竟然那么与众不同。

  一席长侃,已经中午。我没让老人走,简单整了几个小菜,爷俩儿畅饮起来。我觉得太对不起他老人家,他对我那么了解(甚至比我都了解自己);而我,还是想不起他是谁。两盅酒下肚,家乡菜入口,几句话热络,我的话也多起来,“大耶,大耶”叫得又甜又亲热。

  这一喝,直喝到太阳涨红了脸,月亮笑弯了腰。老人去洗手间解手,看见路灯都亮了,一下慌了,嚷着家里的萝卜还没入窖,赶着要回去。我留不住他,只好送他出门。

  站在门口,我拉着老人的手,竟有些舍不得。这时,邻居走出来,盯着老人看。我动情地说,大耶别走了,这么晚,该没有马集的车了。大耶摇摇头说,不要紧,咱家在小涧!我有些晕了,或许大耶也晕了,连自己的家在哪都记不清了。

  大耶?大耶!

  邻居走过来,拉着老人叫起来。老人左看看邻居,右看看我。他指着邻居说:你是三毛子;又指着我问:你是谁?这下,我彻底晕了。

  邻居忙不迭向我道歉,说老人很少进城,认不清门,走错了,给我添麻烦了……我嘴里说没什么,心里却很失落。真的,我很羡慕老人是他大耶。

  回到家里,我立刻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明天我回家。

  我要回去看看家乡的叔伯,大耶大叔认清楚、叫一遍。我还要把老家的萝卜、白菜带到城里来,还有母亲。我担心他们会认不出我,认不清进城的路,找不着我的家门。


父亲说,孔子曰:◎刘国庆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460503
父亲说,孔子曰
2010/12/17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刘国庆

  祖父是个木匠,主攻大器作,就是帮人盖房子、立木架、造犁耙;父亲也是个木匠,主修小器作,做一些精致的木器,在上面雕刻一些花鸟虫鱼,闲暇时也打打家具。小时候,我是在碎木屑里长大的,一闻到原木的清香就觉得亲切无比,不到七岁,便吵着要学手艺。祖父不同意,他希望我能跳出这个行当,在他的旧观念里,木匠总属于三教九流的圈子。父亲看了祖父一眼,说了一句,君子不器。祖父就不吭声了,开始痛痛快快地教我挑木料,画墨线。到后来,被父亲逼着背《论语》,才知道这是孔老夫子的话,意思是,君子应该博学多能。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论语》的力量。 等年长一点,胆子大了一些,我便跟着大哥去大队的果园里偷苹果。把裤子脱下来系上裤腿,搭在脖子上就成了最好的口袋,后来不幸被人发现,我跑得慢被抓住了。看果园的扭着我的耳朵去见父亲,我则把责任都往大哥身上推。父亲拿出戒尺,问道,君子求诸己,后面一句是什么?我说,小人求诸人。父亲又问,那你是要做君子还是小人?我听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于是低下头开始小声认错。父亲听了之后,居然消了气,收起戒尺,和颜悦色地让我洗手吃饭。之后很多年,我才体会到父亲的良苦用心,其实,他这是在教我怎样做人。戒尺打在手上,疼一会儿就忘了;可一次温厚的宽恕,却能让人记一辈子。

  我念初中那会儿,村里人把旧房子都拆了,开始盖楼房。母亲跟父亲商量,要不然咱也把房子翻翻新,加盖个小二层?父亲这个人一向知足常乐,他说:这房子是咱们结婚时,我跟他爷一砖一瓦盖起来的,冬暖夏凉,大小也正合适,没必要跟这个风。孔子不是说嘛,君子怀德,小人怀土,总想着置办田土产业,什么时候有尽头啊,好日子是心里美。母亲便不说话了,想想也对,只要一家人没病没灾,不就是最大的幸福么,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父亲高兴的时候爱喝上两口,喝醉了就拉着母亲的手又唱又念,最喜欢喊的是“贤哉回也”。母亲每次总是宽容一笑,小声骂道,糟老头子去跟颜回过日子吧。

  生活里当然也有不如意的时候,那一年大哥毕业,工作不好找,心情很差,跟女友又闹了别扭,回到老家蒙头便睡。后来在母亲的劝说下,哥终于肯起床吃饭。席间,一向健谈的父亲,这次却很是沉默。我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大哥,别着急,只要好好积淀,努力充实自己,肯定能找到好工作。父亲一听就笑了,拿过酒来给大哥满上,说,你弟弟讲得好,其实仔细想想,不都是些鸡毛蒜皮嘛,这世上哪有过不去的坎,来,走一个。那天晚上大哥喝多了,父亲吃力地把他扶到床上,帮他脱掉鞋子,掖好被角,自己则在一旁坐了很久。我看得出,他的眼里都是担心和怜爱。

  那么多年过去了,父亲说,孔子曰,《论语》几乎成了我们爷俩儿独特的交流方式,特殊的情感密码。说好了父母在,不远游的我跟大哥,一个比一个游得远,父亲也越来越老了。我在国外有时候一个电话打过去,父亲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才蹦出一句,父母唯其疾之忧。母亲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电话,糟老头子是说他想你呢,他每天都盼望你哥俩儿能来个电话,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吃饭上千万别省。我在电话这头,听得心里边不是滋味,对母亲笑着说,妈,父亲讲的我懂,我都懂。

  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敦厚朴实的老木匠,一个懂《论语》的手艺人。能成为他的儿子,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

  ■插图/陈兴兴

  好文章,我很喜欢,特转来与各位一起分享、学习,希望各位也能喜欢。

1条评分金钱+500
彭育彩 金钱 +500 优秀文章! 2010-12-1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简文
发帖
57
金钱
10760
铂金
66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12-19
不错,小文章,大道理。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