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3531阅读
  • 1回复

《北京青年报》12月16日:◎郑武文 ◎黄彦立 ◎郭领军 ◎月方 ◎顾晓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傅侃
 
发帖
69
金钱
7820
铂金
8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8
彼此逗乐 :◎郑武文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371752
彼此逗乐
2010/12/16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闪小说◎郑武文

  到风景区旅游,刚转过山脚,站起一个长须、打扮得仙风道骨的人。

  “先生请留步。看先生印堂发暗,最近定有烦心之事。然则先生天庭饱满,地格方圆,双目如炬,非久居池中之物,只是欠缺明人指点。如蒙不弃,可丢下少许卦资,让老夫指点一二。”

  当确定是在跟我说话之后,我站住了。

  突然我眼前一亮,顾不得跟老者说话,眼睛死死盯着他盛卦具的红木箱子。又掏出眼镜,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嘴里小声嘟哝着:“质地细腻坚硬,手感滑润,真是鸡翅红木……雕刻栩栩如生,古朴大方,看风格,明朝的无疑……不敢说价值连城,起码也值几十万……”

  然后我对老者说:“你真是守着金饭碗要饭啊。我一千块钱买你这个箱子吧?”

  旁边同来的朋友说:“王馆长,又捡漏了。”

  我说:“哪里,一个普通箱子,回去给孩子盛鞋。”

  老者急忙把箱子抱起来,说:“不卖,不卖。我还有事,今天收摊了。”

  又过了几个月,我又一次来到这个风景区。

  一拐弯,老者还在。截住我,气呼呼地说:“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干吗骗我?让我花了好几千块钱去鉴定一个破箱子?”

  我笑着说:“你说的我不信,我说的你也别信。几句闲话,彼此逗个乐子而已嘛,干吗当真?”

我们都有一个名字叫“豫C” :◎黄彦立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371757
我们都有一个名字叫“豫C”
2010/12/16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黄彦立

  驾驶着自己的小轿车行驶在通往南京的高速路上,这时有一辆大货车超车过来,司机不停地透过车窗向我挥手。我想他一定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于是我们就在前面的服务区停下车。

  一下车,司机大哥老远就呈握手状向我走来,他用地地道道的洛阳话说:“兄弟,我终于碰见老乡了!”

  问他有什么麻烦事?他说:“不知怎的,这个时候看见‘豫C’车牌号,我好像看见了家乡的亲人,激动得很呐。兄弟,咱是老乡呀,你多说两句话吧,让我好好听听咱们的家乡话!”

  原来是这样呀!看到他那急切的神情,我便摒弃笨嘴拙舌的普通话,和他聊了起来。

  言谈中,才知道这位司机大哥在南京跑运输10多年了,他说:“我父母死得早,本想结婚后挣足了钱回家买套房安安稳稳过日子,可是打工的日子身不由己,一年到头也回家不了几次,老婆耐不住寂寞,跟别人跑了。现在老家的房子也塌了,我彻底没了家。”

  说到此,他一脸惆怅。突然,他的眼光里闪出一丝光亮,说:“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打工期间,我遇到了现在的老婆,是川妹子,她温柔善良,对我特好,我们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机灵着呢!虽然我们在南京郊区租的房子不大,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很宽裕,但感觉挺温暖的。按理说现在我们是家和万事兴,可很少见到老乡,心中老觉得少了点啥!”

  临走,他再三向我道谢,说浪费了我宝贵的时间。他抓住我的手,依依不舍,仿佛是在送别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位货车司机大哥厚重的思乡情结,心中平添几分不可言状的滋味。河南是我国的劳务输出大省,全国有多少游子在外奋斗着不能回家呀?乡情依旧,乡音难改,千里万里路,故乡在心头呀。

  上车后,我才发现我们只顾说话,彼此连姓名都没有顾上问,但是我知道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洛阳人。“豫C”的车牌,家乡的象征。

惊了喜:◎郭领军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371762
惊了喜
2010/12/16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郭领军

  前两天,老同学秋山儿子结婚。

  结婚那天,我到秋山家贺喜助兴。在新人拜天地时,忽然刮过一阵风,天地桌上点燃的红蜡烛引着了后面的大红纸。我看秋山两口子不高兴,知道他们是怕不吉利,我就说:“这叫红红火火!是好兆头!”听到这儿,他俩这才露出了笑容。

  可等到举行婚宴的饭店,秋山一家站在台上向大家致谢时,身后彩红的幕布突然掉了下来。他俩马上沉了脸,我走近他俩悄悄说:“别沉脸,这更好,陷幕陷幕就是‘羡慕羡慕’,这幕布都羡慕你们,明天的日子能错了吗?”说完再看,这两口子又一次灿烂地笑了!

周末夫妻:◎月方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371767
周末夫妻
2010/12/16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月方

  到了新单位,发现许多周末夫妻。

  陈姐的夫君被派遣到香港,为了团聚,只好“飞”来“飞”去。聚一次,陈姐要筹谋好几天:衣服被褥行李……仿若待嫁娘准备嫁妆,热闹而又喧嚣。

  只要陈姐夫回来,我们就催陈姐回家团圆。陈姐面若桃花状如陀螺飞速收拾完毕快速离去。

  度过周末,周一来上班,陈姐像回门的新娘,又撒糖果又赠香港带回的小礼品,搞得办公室很欢庆。

  可惜第三个年头,陈姐夫就被一朵香港花绊住脚,越来越懒得往旧巢“飞”了。后来俩人终于离了婚,干干净净的,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看着落单的陈姐,我们都很伤感,陈姐夫若不去香港,他们的婚姻何至于这样?总结下来,像前陈姐夫这样的实力派还是适合被老婆守着的,不适合单飞。

  玉姐也周末夫妻许多年了。她说:“我倒想有人收他走了,可是谁要?”他们周末聚,日子却不因为是周末就不琐碎!玉姐说:“回来了,却从来不体贴,打游戏睡懒觉,我倒要多煮一个人的饭多洗一个人的衣,这样的男人真希望他待在外面一辈子不回!”据说到了那边,也是玉姐一手张罗,玉姐夫不能干,日子“和稀面”不谈,工作上的事有时还需玉姐扶一把。玉姐叹自己命苦,我们叹玉姐夫会享福。摊上这样的老公,分居两地也许是玉姐最省力的过法,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也。

  也有本可以不做周末夫妻却偏偏寻着做周末夫妻的。老万就是一例。万太早已退休,儿子也已在大洋彼岸成家立业。生活本不需要再操心,但万太坚持在外地找了个工作发挥余热。这样,老万一个人被扔在家里,三顿茶干、百页,看了让人同情。

  好不容易老万也退休了,送别宴上,我们说:“这下好了,你们老两口可以待在一处,不必再劳燕分飞了。”老万也点头:“我准备去帮她烧饭,住处现成的!”

  烧饭两周后,老万又回来了,背着个相机,像只恋树的鸟儿,左右不离原单位。问他:“怎么不陪万太了?”他说:“待不惯南方,还是在家好!”“那就让万太回来吧,赚那么多钱干吗啊?”老万笑嘻嘻的:“在家她待不惯!”问的人惊愕。

  了解老万的小徐悄悄说:“其实他俩在一起就吵架,所以还是分开好。”呵呵,原来如此。

  我也做过周末夫妻。不是周末的日子,我关门闭窗深居简出,到了周末就百爪挠心,不知是该等他回来,还是该径直奔去?

  有一个周末,他说有事不回来了,我一个人在家狂上网。夜深了,忽然听到门锁响动的声音,我心抖得厉害,以为是小偷来临。结果是他老人家办完事半夜回来想给我个惊喜。还有一次,双方都没通气,也可能都想给对方惊喜。总之,一个坐车向南一个坐车向北,就这样擦肩而过,然后各自到达对方的城市……

  分居一年,我们终于又聚首一起。从此,没有惊喜没有错过,只有生活中的鸡毛蒜皮。这叫现世安稳,我其实喜欢这样,因为生病了有人在旁照料,电灯坏了有人站上去修理……

同学成了师生:◎顾晓蕊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75375910
同学成了师生
2010/12/16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顾晓蕊

  自从我迷上写作,家中书满为患,除了塞得胀鼓鼓的书柜,但凡能放书的地方,都被摆上各类闲书。前些天,朋友来家里小坐,信手翻开一本书,指着其中的一句向我请教。我支吾着应答不上,脸上浮起一抹羞窘。想起与它们的初相见,是怎样的乍惊乍喜,得了宝贝似的购回家。随后,囫囵吞枣地翻过一两遍,就扔在了一边。想,反正是自己的书,留着以后慢慢读。因而,书越堆越多,却不曾将每本书读懂读透。我开始整理书柜,将无趣且无益的书处理掉,留下使人心灵充实的好书。我坐在书桌前,捧读一篇篇散发着墨香的文章,时而开怀大笑,时而泪湿衣襟,时而心潮澎湃,时而静如止水。这才体会到读书的妙处,而这些年来,虚掷了多少光阴。

  时光总易把人抛,只因为,我们在不经意间忽视了它、轻慢了它。想起自己18岁那年,跟邻家小妹阿莲一起外出,路过一家古筝教室。动人的音符在耳畔起落,是那么空灵曼妙,那么飘然出尘。我们听得着了迷,报名参加了古筝班。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放弃了学筝,而阿莲一直在坚持。多年以后,在街头遇到阿莲,寒暄之余,才知她利用业余时间,兼职做了一名古筝老师,带有30余名学生。我问阿莲现在学筝晚不晚?她笑着说只要想学,什么时候都不晚。我又捡起多年前的爱好,跟随阿莲学习古筝。起点相近的两个人,若干年后成为了师生,差距只在一个“勤”字。

  被辜负的,不止是物,还有亲情。工作后不久,我对思乡心切的母亲说,等我挣到足够的钱,选个合适的时间,陪你和爸爸回趟故乡。然而,随着结婚生子,生活变得忙乱,此事也就搁置下来。直到有一天,母亲因心脏病突发,被送进重症病房。我忽然意识到,有些事,错过了,将会抱憾终生。母亲的病痊愈后,我陪家人回到阔别20年的海岛。在那半个月里,我们走了很多的路,看山,看人,看云,看海,仿佛要将故乡装进心里。我们到了曾经居住的地方,以及母亲工作过的绣花厂,还陪父亲寻访了当年的老部队、老战友。这是一场意义非凡的旅行,而我却让他们等了那么久。

  那时的我,总认为阳光很暖,岁月很长。可是,那么快,那么快,小半生就这样过去了,还有多少事没来得及做,还有多少话没来得及说?感慨之余,想起一句名言: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容易被人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

  好文章,转来与各位分享、学习。




1条评分金钱+500
彭育彩 金钱 +500 优秀文章! 2010-12-1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岳锦浩
发帖
54
金钱
750
铂金
70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12-25
好,将文章贴上,方便大家学习。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