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531阅读
  • 6回复

[短篇]带着美丽的面具复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谷雨晴
 
发帖
162
金钱
92788
铂金
17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4
.《百花》带着美丽面具的复仇推理悬疑 2009-07-16 16:47:21 阅读124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订阅 .



麦克正惬意地享受着按摩的舒适,忽然负责拿电话的手下走了进来,脸色发白,举着电话。麦克皱皱眉,他很讨厌别人在他享受的时候打扰他,然而这个手下跟随他多年,该知道他的脾气,不是重要的电话估计不会进来。他接过:“谁啊?”老大当惯了,说话难免硬气,不料对方的语气也不软:“你不用管我是谁,怎么样,澡洗得舒服吗?按摩的女孩一定很漂亮吧。”麦克“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他知道手下为什么这么紧张了!

作为黑道老大之一—麦克的行踪是非常隐秘的,每一个老大都是踩着无数白骨爬上去的,仇家可能比手下还多。被人掌握了行踪就意味着半条命已经握在别人的手里了。麦克脑子飞速地旋转着,边思考身边哪个人有不可靠的表现,边沉声问:“你想怎么样?”对方笑了:“不用紧张,我不是你们黑道的人,不会搞暗杀那一套的。我只是个拍卖公司的拍卖师而已,想和你谈笔生意。”

如果在平时接到这种电话,麦克一定臭骂一句然后挂断电话,但对方一开始已经把他的气势压住了,他也想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哦?拍卖公司我认识很多,经常买一些艺术品。你们是哪个公司?”对方笑笑:“你不会知道我们公司的,因为我们从来不面向社会公开拍卖。我们的客户群是特定的。”麦克忍着气耐心地问:“能否讲清楚一点?”

对方说:“麦克先生,我们公司平均五年才召开一次拍卖会。在这五年间隔中,我们公司所有职员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搜集拍卖品。”麦克冷笑道:“为什么五年前我没有接到你们公司的通知呢?”对方语气平淡地说:“五年前我们召开拍卖会时,你还不够资格接到通知。”麦克愣了一下,他恼火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的确是最近三四年才爬上来的。他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参加你们这次拍卖呢?”对方又笑了:“你可以不参加,我们不勉强。不过我有义务把拍卖品告诉你,这样你可以自己作决定。”麦克伸了个懒腰:“我想我不会有兴趣的。我的收藏品已经足够多了。”对方却不理他,而是自顾自地念起了拍卖品清单。

麦克的手越握越紧,手机被捏得咯咯作响,脸上的汗顺着脖子往下淌,半天,他终于有气无力地问:“什么时候,在哪里拍卖?”对方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依旧平淡地说:“明天晚上12点,你需要准备一个可以随时转账的账户,一台保证不会掉线的电脑。作为拍卖师,我要提醒你,账户里的钱要尽可能多,因为拍卖会上谁也不能保证别人出多高的价钱。电脑的网络要绝对畅通,如果我们在别人叫价后的三分钟里接不到新报价,就会启动转账程序,当对方的钱到了我们的账户上,拍卖品就归付钱的人了。”麦克连声说:“一定,一定。”

放下电话,手下和按摩女同时凑过来,麦克挥挥手,无力地说:“马上回公司,让负责计算机的皮特二十四小时待命。”

现在的黑社会都是以公司的形式存在,麦克的房间门口也挂着董事长的牌子。不过他们的抽屉里放的不是办公文件,而是手枪和砍刀。麦克此时正在办公室里烦躁地转来转去:“妈的,你不是有名的高手吗?怎么连这个电话的位置都确定不了?”皮特无奈地说:“老大,这人用的是信号漂移技术,他的手机卡是无记名的临时卡,而且用的是卫星服务,我初步追了一下,和你通话时至少这个信号通过了四个国家的卫星信号中转!”麦克瞪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皮特说:“这说明他们至少有四个人,手机SIM卡里刻了同一个号,在打你电话时四个手机都开着。根本无法确定是哪个打出来的。”

麦克此时反而冷静下来了,他想起那个人对他说的那些拍卖品,知道这伙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如果这么容易被查出来了,也不可能存在这么长时间了。他立刻打电话给自己的亲信戴维斯。戴维斯虽然从没当过老大,但却一直是本区的二号人物,加上混了几十年的黑道,见多识广。戴维斯听完后愣了一会儿:“没想到,没想到他们还在啊。”戴维斯回忆说:“五年前,当时本帮的老大还是杰克,他也是接到了这样的一个电话。然后他把我们召集起来,紧急筹钱。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只说要参加一个拍卖会,却不说别的。我们凑了上千万现金,打进了一个账户。他就一个人钻进了办公室。很久以后,他脸色灰白的出来了,说完了,我没买下来,被别人买了。”麦克急切地问:“那之后呢,怎么样了?”戴维斯苦笑道:“当时你不是也在帮里了吗,不到三个月,杰克就被人暗杀了。那三个月里,整个黑道腥风血雨,死了不知多少人。我一直很好奇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拍卖会,真想知道。”麦克颓丧地说:“现在我知道了,不过我现在宁愿永远也不知道。”他重重地挂上了电话。

麦克召集了所有手下:“立刻给我去弄钱,能收的都收回来,换成现金,打入这个账户里,有多少弄多少!”手下散去后,他想了想,打通了一个电话。

黑帮老大之间没有真正的友情,有的只是利益。沃克和麦克就有些共同的利益,因此他尽管正在烦躁,也接了麦克的电话:“麦克,什么事?”麦克问:“老兄,你有没有接到什么奇怪的电话?”沃克顿了顿:“什么叫奇怪的电话?”麦克狠狠地说:“别装糊涂了,拍卖公司的,接到没有?”沃克断然否认:“没有,没有接到。什么拍卖公司,莫名其妙。”麦克“哼”了一声挂上电话,他敢肯定,沃克一定接到了,这个混蛋平时看上去还算合作,想不到这时也打上自己的主意了。

这时手下打电话来:“老大,咱们在三区的人偷偷发信,说三区的老大也在吩咐手下弄现金!”麦克咬咬牙:“知道了,你们抓紧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麦克每隔一会儿就查查账户里的钱,他总觉得太少了。手下又打电话:“老大,沃克的人指责咱们的粉卖得太便宜了,违反协议了。”麦克恶狠狠地说:“妈的,他肯定也在拼命卖现钱,别管那个王八蛋,抓紧点!”

终于,时间到了。麦克让所有手下都在办公室外集结,他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电脑桌面上出现了一个网址,他点了一下,一个软件被安装了,犹如一个普通的游戏软件。软件安装完后,出现了一个很卡通的界面,一个卡通人物,笑眯眯地站在屏幕上,身前是一张桌子,卡通人的手里拿着一把槌子。槌子很大个,看着很搞笑,但麦克却一点也不想笑,他相信盯着屏幕的所有人没一个能笑出来的。

一个盒子被摆在了桌子上,盒子还变幻着五颜六色,上面写着几个字:“八区老大卡尔个人资料。”小人的嘴里不断吐出文字:“包括卡尔的出身、发迹历史、案底、生活习惯、随身保镖资料。底价三百万。”然后屏幕上出现了三个牌子,分别写着十万、一百万、一千万。就像流行的网上赌博游戏的下注牌一样。麦克还没等举牌,标价就已经被举牌的人推高到了五百万,可谁也不知道是谁在举牌,一切都是代号,而且连代号都是每次举牌就变的随机编码系统。不但认不出人来,连谁举了几次牌都看不出来。麦克心里一动,他和卡尔之间没有太大恩怨,不过如果能掌握卡尔的资料,对他以后至少有个牵制,前不久还听手下说卡尔有意向自己这边踩线呢。他也举了一下一百万的牌子。但马上有人加价到七百万。最后这个资料在一千万上没人加价了,落锤生效!麦克不知道是谁买走了,最大的可能是卡尔自己买走了。因为麦克主要也是想买下自己的资料,他决不能让别人买了去。

第二个盒子被摆在了桌子上:“八区老大卡尔的亲人资料、帮会资料。”小人嘴里又开始吐字:“包括卡尔所有亲人,及其中对哪个最亲。卡尔的帮会里有多少个其他帮会的卧底,卡尔的帮会从事哪些生意,哪些是白道的,哪些是黑道的。”这个盒子一摆上来,麦克就知道这下子事大了。谁掌握了这些信息,谁就等于把卡尔捏在手里了。而卡尔自己一定也会拼命地买回来。换句话说,即使不想干掉卡尔的老大,也担心自己在八区的手下被暴露,肯定会力争买下。实话说,麦克在八区就有两个得力干将在卧底。

果然,价格一路飙升,最终被人以一亿两千万收入囊中。麦克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些钱现在已经到了这家神秘的拍卖公司的账户上了。而且他毫不怀疑那份资料的真实性。他不是没怀疑过,可在按摩间里那个拍卖员清楚地说出了他三件自以为隐秘的罪行,让他不寒而栗。这个拍卖公司既然能弄到他那么精确的资料,弄到别人的自然也不是难事。麦克知道其他老大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第三个盒子拍卖的是黑人区罗德的资料。麦克最关注的就是这个人,他算算自己账户里一共有三亿五千万,他决定拿出一个亿来弄到这个家伙的资料。罗德是自己在这个国家最大的对手,上次自己的一批货就是被罗德给黑了,自己虽然没弄到什么证据,但这次终于有机会报仇了。看来和罗德有仇的人很多,大家纷纷竞价,可以想想罗德一定也在拼命地买着自己的命。最后罗德的资料卖到了一亿五千万,是麦克买下来的。他认为自己还剩两亿,应该也足够了。

然后是沃克的资料,麦克没有举牌,不是他不想把这个貌合神离的合作者攥在手里,而是他担心自己剩下的钱不够买自己的命。看来和沃克有仇的人不多,最后只卖了一个亿,估计是他自己买回去了吧。

麦克的资料终于出来了!麦克知道自己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他紧紧盯着价牌,并不出手。一直等到价钱上升到一亿五千万时,没人再加价了,他才出手一亿六千万。过了一分钟,没人举牌,他松了口气,盘算着剩下的钱赶紧再进货挽回损失。没想到他还没想完,又有人举牌,一亿七千万!麦克愣了,他不知道谁这么恨自己,咬咬牙,加到一亿八千万。不料对方加到一亿九千万!

麦克颤抖着举起了最后一次牌。两亿。然后他等待着,等待着。三分钟如同一辈子那么长,就在三分钟快到的时候,数字轻轻一跳,跳成了两亿零一百万。看来对方也没钱了,可麦克连这一百万都拿不出来了,他嚎叫着跳了起来!他买下了罗德的命,没想到却丢了自己的命!

麦克一脚踹开大门,冲手下喊道:“马上把除了八区外所有卧底的兄弟都召回来!从今天起,两个人一组,互相监视,互相保护!马上把我的家人都接过来,把我在国外念书的妹妹也赶紧接回来!”众手下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门外忽然气势汹汹地来了一伙人,当先一人正是沃克,他肥胖的脸上绷得很紧,眼睛里射着凶狠的光:“麦克,你他妈的不是人!如果不是我的兄弟告诉我,我死在你手里了都他妈的不知道。我地盘小,拍卖的人今天才给我打电话,我让手下出去筹钱时才发现你他妈的把粉卖到那么贱!你拼命地压钱卖货,让老子一包粉也没卖出去,手里就只有八百万,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把我的命买走了!”麦克本来就怒火万丈,现在更压不住了:“放屁,老子的货,愿意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你不过是借我地盘的毒贩子,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沃克忽然把眼睛眯起来了:“我明白了,你拼命压价不让我出货……我的资料一定是你买走了!你想抓着我的尾巴,以后不花钱吞我的货,是不是?”

麦克还没等说话,电话响了,罗德阴森森地说:“老弟,我想来想去,肯出这么大价钱买我命的人,应该也只有你了吧?好得很,咱们走着瞧!”麦克随手扔了手机,指着沃克:“我没心情给你解释,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他忽然心念一转:“对,你的资料是我买了,以后你给我的货一律半价,否则我就把你交给警察!”

麦克本以为沃克会服软,不料这个毒枭猛然一挥手,随从从风衣中掏出微型冲锋枪。麦克本能地趴倒,然后一片枪声。当警察赶到的时候,地面上躺着几个死去的黑衣男子,其他人不知所踪。

三个月,血雨腥风的三个月。几乎所有的黑帮都损失惨重,老大更是几乎死伤殆尽。元气大伤的黑社会进入了蛰伏期。自从拍卖会之后,麦克连着灭掉了两个帮派,但最后他也被别人灭掉了。这种混乱中,不会有真正的胜利者。

也许有。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正在接受敬酒,一个中年人则敬佩地说:“您这次行动太漂亮了,可我有些不明白,既然已经掌握了那么详细的资料,为什么不由警方出面呢?”老人笑笑:“警方要讲证据,就像那些罪行,我们几乎都知道是谁干的,可我们没有证据。这就是警察面对黑帮时最吃亏的地方。黑帮是不讲证据的,他们知道了自己该干什么,就会去干,全无顾忌。而警方却必须按部就班。所以,对付黑帮只靠警察是不够的。”中年人恍然大悟:“所以您才会策划这样的行动。不过最后为什么您会和麦克叫价呢?”老人笑笑:“这次行动中,麦克是个关键。他的实力在国内的黑帮中是最强的。如果他不能感受到威胁,就掀不起这么大的浪来。所以我必须让他以为他的资料被别人买走了。”中年人点点头:“那为什么开始不通知沃克呢?”老人说:“沃克没有自己的地盘,只是个小角色,不过,他是导火索,必须让他觉得没路可走,才能用他点燃麦克这个炸药桶。”

这是在一个庆功会上,肩膀上带着金星的几个高级警官把酒言欢,这次秘密的行动大获全胜。国际刑警组织用五年的时间搜集这些资料,然后秘密地部署,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了避免泄漏消息,参与行动的所有人都是绝对忠诚的。他们都和黑帮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中年人又和老人干了一杯:“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老人轻轻叹了口气:“这次至少可以挺过五年,五年后,我想,该是你主持拍卖会的时候了。”中年人也有些感慨:“难道真的还会有下一次?我以为这次可以一劳永逸了呢。”老人忽然举起酒杯,乐观了一些:“放心吧,黑帮不会消失,可我们警察也绝不会消失。世界上总是先没了狼,才没了猎人的,绝不会先没了猎人,再没了狼。”

责编:柳衣衣、吴军辉
1条评分金钱+10
唐柯 金钱 +10 经典 2010-12-30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小船轻轻
发帖
27
金钱
430
铂金
4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12-14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12-15
好文章,谢谢雨晴!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蒲公英英
发帖
509
金钱
18738
铂金
46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1-02-12
好,谢谢。
蒲公英英喜欢自然,喜欢春天,喜欢万紫千红,喜欢森林,喜欢高山大海,喜欢为人送上春天的问候---您好!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4-07
好故事就是耐读!支持!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黑诗人
发帖
729
金钱
7250
铂金
777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4-13
在哪里发表过没有?
离线张凯
发帖
1329
金钱
1399261
铂金
155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9-09
看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