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3393阅读
  • 6回复

[经验]老妖故事创作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8
故事创作谈:
               11月26日老妖讲故事内容:请把悬念技巧带回家
     花开花落转眼间又是一年。妖群也由最开始的不足100人发展到200人,再到现在的近500人。大家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能够聚在这个小小的群里是我的荣幸。这里,我不想多说什么,有你们在,老妖的故事就会坚持地讲下去。
     想用《老玉米》里的歌词开始今天的聊天,也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朋友们最近身体好吗?我很想听听你们的回答
  路很遥远 也很艰难喜怒哀乐都要自己担
  不管吃好 还是吃坏一定要吃饱  
  伟大的理想 都在肩膀上实现它需要很好的身体
  遇到事情 你先别急问问身边的好兄弟
  走到哪里都和和气气将会得到的是顺心如意
  一马平川 花好月圆乘着风浪扬起你的帆
  简简单单 齐心协力金光大道就在咱眼前  
     遗憾的是,你们不能听到我的声音,否则我一定会一曲高歌的,只为今日的喜相逢。既然听不到声音,那么就一起来看老妖的故事吧。老规矩:一,尽量请在线听故事;二,如果你看过这个故事,请不要发言。三,在我讲故事的时候,请尽量不要插话、插图,会影响到大家的。谢谢了!
     先来个短故事,活跃一下气氛。      
  寂寞高跟鞋
     文/吴军辉
     我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偷了隔壁那个女孩的高跟鞋。为了偷她的高跟鞋我甚至用鱼竿自制了一个偷盗的工具。我偷女孩的高跟鞋纯属是因为长期失业在家,无聊之极,在给自己找乐子。偷完鞋子后,我会蹲在自家的阳台下面偷窥女孩丢鞋后的表情。
     开头很简单明了,直接引入主题。故事和小说不同,你不能写了几百字读者还不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这是写故事的大忌。我不妨告诉大家,如果你给我投稿,几百字内还没有能够吸引住我,你下面的情节写得再好,我也很难再认真看下去。记住,故事是快餐文化,一定要快。
    女孩刚开始丢鞋时,也曾气得脸色通红、甚至还站在阳台上骂了几句粗话。当时,我蹲在阳台的下面笑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随着我偷鞋次数的增加,那女孩不仅不再生气。有几次她丢了鞋子,竟然站在那里一脸得意的表情。
     主题抛出来后,马上要进行的就是悬念设置。我们要做到的就是牢牢地吸引住读者的眼球,不能让读者的视线离开你故事。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悬念,挑逗起读者的阅读欲望。读者会想,就是啊,为什么女孩丢了鞋子还那么得意呢?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天晚上,当我熟练地把鱼竿伸向对面窗台上的高跟鞋时,一双白净的手忽地从对面阳台的下面伸出来,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偷盗工具。女孩站起身来,得意地笑着对我说:“嘿,哥们!你家是开鞋店的么?还是偷了我的鞋子去讨好你的女朋友?”我厚着脸皮笑道:“你的鞋子都在我的床头柜里,想要就来拿回去好了。
     那么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呢?毕竟我偷了女孩子好多鞋子。  
     那天晚上,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请女孩吃了一顿丰盛的大排档。女孩跟我碰啤酒杯的时候,问我:“老实交代,你是想对我图谋不轨,还是天生就有偷高跟鞋的怪癖?”我实话实说:“我只是一个人在家无聊的很,想找点乐子。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丢了鞋子后一点都不生气?”女孩一口气喝下一大杯的扎啤,说道:“那是因为,我一个人在家也很无聊,猜想是谁偷了我的鞋子也成了我的一种乐趣……”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其实,我是个在酒吧上班的小姐。每天晚上走出家门的那一刻,都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我总是想给自己找个理由,好躲在家里……恰好,你偷了我的高跟鞋。”
     那天晚上,我们俩喝了很多的酒,都醉了。女孩抱着我的脖子不停地哭,她说如果有人偷鞋的时候,能把她一起偷了去该有多好。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很仗义地拍着胸脯对她说:“从明天开始,你就在家里负责看管好你的鞋子。我来打工养活你,好么?”
     这是百花的一个小温暖故事,如果大家能够从这个故事里感受到了一些,哪怕是一丝的温暖,就证明这个故事是成功的。那么,这个故事我是怎么想出来的呢?我最开始就是想,什么样的人丢了鞋子会不生气呢?然后就设计了一个故事中的我,去偷邻居的鞋子。什么样的人丢了鞋子不生气呢?我想是不愿意出门的人。什么人不愿意出门呢?我想是出门工作或者做事情会让自己不开心,在强迫自己做事情的人。这样一层层推理后,一个故事就完成了。最后一个较完美的结局,偷鞋子的人和被偷的人成了情人。
  现在,大家不妨去想一下:你打了什么人,他们会开心?为什么石头会说话?一只老鼠为什么可以救了一家人的性命?让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充满你的大脑,然后再顺理成章地把这些念头理顺成各种情节,情节串联起来后,就一定是一篇精彩的好故事了。
     大家下面可以讨论一下,上面我提出的三个为什么,我来准备下面的故事。下面的故事是个中篇,大家要耐心一点!
     
  烟花女子连环案
     文/吴军辉
     一
     1935年4月的一天。天刚刚放亮,坐落于南京城最繁华地段的溢香阁里便传出一阵阵的吵闹声。这溢香阁可是当时南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妓院,里面的妓女们个个貌美如仙,能歌善舞。能常在溢香阁里出入的客人,也都是些有头有脸的权贵人物。
     这大清早的,本应是妓女们满面倦容强装笑送客的时间,怎么就吵闹起来了!原来是溢香阁的小丫头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去紫娟的房间里喊客人起床。小丫头在门外连喊了几声也不见房间里有人答话,就跑去跟老鸨胖芙蓉打报告。待胖芙蓉领着人上楼来强行打开紫娟的房门后,却发现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昨晚的那个嫖客竟然带着紫鹃从窗户处逃走了。要知道,当时很多大妓院为了防止妓女外逃,都会在窗户上安装铁栅栏。这嫖客究竟是个什么人物,竟然能够不动声色地将铁栅栏撬开,将紫鹃从楼上偷走了呢!胖芙蓉为此很是上火。
     用较短的文字交代时间、地点、人物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我想再一次强调的是,很多稿子一开始就是某某人死了,我并不是反对你在故事里面杀人,那么死的离奇一点好不好?别总是死在家里,死在床上,也别一大早的谁谁谁跑去衙门里报案。你就不能让人死在鸡窝里,死在树梢上么?就不能让家里养的狗或者鸽子去衙门报案一次么?都可以的,故事里一切皆有可能。
     上火归上会,溢香阁的生意还得照常经营啊。当天夜里,溢香阁里照样是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可是到了第二天早晨,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地发生了,嫖客又用同样的方法偷走了红牌妓女香云。胖芙蓉是大发雷霆啊,溢香阁里从丫头、妓女到打手、大茶壶被胖芙蓉挨个地臭骂了一顿。
     胖芙蓉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呼呼地生闷气,大茶壶刘二歪推开房门走进屋来,他给胖芙蓉端上一杯香茶说道:“掌柜的您先消消气,我总感觉这其中有猫腻。这一连两天用同样的方法偷走了两个妓女,而且偷走的还都是咱溢香阁的红人,会不会是有人嫉妒咱家的生意好,在给咱们使坏水呢?”经过刘二歪这么一提醒,胖芙蓉也恍然大悟,她自言自语道:“莫非是黑蝴蝶那个臭婊子在背后使坏?”胖芙蓉所说的黑蝴蝶是南京城里另一家大妓院春香院的老鸨。这几年来,溢香阁和春香院为了争生意那是奇招跌出、明争暗斗。就在几天前春香院的黑蝴蝶还推出一个叫飞蝉的新人来,据说那个叫飞蝉的妓女还会什么“烈火销魂”的绝世功夫。想到这里,胖芙蓉再也坐不住了,她对刘二歪说:“你快去柜上给我取两根金条,我去赵局长那里走走。”胖芙蓉所指的赵局长就是时任南京市警察局局长的赵九福。赵九福虽说家里是妻妾成群,却依旧是溢香阁的常客,所以胖芙蓉就借机跟赵九福攀上了关系。
     胖芙蓉刚走进赵九福家院子的大门,迎面便走过来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谁啊?春香院的老鸨黑蝴蝶。以前,虽说胖芙蓉和黑蝴蝶同行是冤家,但是大面上也还都过得去,碰面时也要相互打个招呼客套几句。可是今天不同啊,胖芙蓉心里憋着火呢。让胖芙蓉更想不到的是,黑蝴蝶见到她后也是像是吃了火药似的怒目圆瞪。胖芙蓉这边还没有说话呢,黑蝴蝶那边就已经张口骂上了:“你这头老母猪!背后做些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勾当,什么他妈东西!”胖芙蓉本来就积攒了一肚子的火气,被黑蝴蝶这么一骂立马就唇枪舌剑、脏话连篇地跟黑蝴蝶对骂了起来。这两位老鸨是红唇白齿、唾沫星子飞溅,恨不得把对方的祖宗八代都从坟堆子里面骂出来。
     祖宗八代是没有被骂出来,倒是把赵九福从屋里给骂出来了。赵九福像头狗熊一样地站在屋檐下骂道:“你们跑老子家里撒什么野!要不是看在都是熟人的面子上,都给你们关大狱里去!”赵九福这一嗓子,胖芙蓉和黑蝴蝶立马都不敢再吭声了。赵九福这才挥挥手送走了黑蝴蝶,又把胖芙蓉喊进屋里来。
     一进门,胖芙蓉就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向赵九福苦诉起来,她把溢香阁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讲给赵九福听。赵九福听完胖芙蓉的话,惊讶地说道:“胖芙蓉,你是不是跟黑蝴蝶合计好了来逗我玩的?怎么黑蝴蝶说她们春香院这几天也丢了几个红牌妓女,连那个会什么‘烈火销魂’的妓女也被人给偷走了。”黑蝴蝶竟然也丢了妓女,这可是胖芙蓉万万没有想到的。
     赵九福“嘿嘿”一笑,说道:“这个案子好玩!我听说过偷金子偷银子的,还没有听说过偷妓女的。这家伙想要干什么?是想要金室藏娇,还是准备在南京城里新开张一家大妓院呢!”
     这里就是一个大悬念了,是什么人偷走了妓院里的妓女呢?我也看过很多盗墓、偷藏宝图、偷祖传宝贝的故事,我想说的是,太老套了。我看过很多故事了,这样的故事我看开头就知道你结尾要写什么,如果你凑巧正准备写这样的故事,我劝你还是别写了。不妨,去想像一下,什么东西别人的故事里没有被偷过呢?偷空气!偷摩天大厦!偷修一条公路!你想到的,故事里都可以偷到的。
     二
     第二天,刚一上班,赵九福便把探长马六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警察局的探长里面马六是资格最老,破案能力最强的。当赵九福把溢香阁 、春香院丢失妓女的事情给马六一说,马六也乐了。这活儿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去逛妓院。
     马六办案倒是也非常认真,他在溢香阁里仔细地查看了那两个被偷走了妓女的房间。两个妓女的房间都是在二楼,窗户上手指粗的铁条是被人用钢丝剪硬剪断的,从二楼的窗户到楼下的地面之间根本没有可以蹬踩之处,马六猜测十有八九那人是剪断了铁条后背着妓女从窗户上直接跳下去的。
     转眼间就到了下午,马六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就听到楼下传来吵闹声。马六翻身下床,挑开门帘就看见大茶壶刘二歪正拦着黑蝴蝶,不让黑蝴蝶进门。马六知道黑蝴蝶来找自己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他忙快步出门冲着楼下喊道:“都他妈别嚷嚷啦,再嚷嚷老子不管你们这破案子了。”
     果然,黑蝴蝶快步跑上楼来,对马六说道:“我那里去了几个商人模样的客人,一直在打听飞蝉,我感觉他们不像是来玩的客人。”马六问道:“就是你店里那个被偷走了的飞蝉?”黑蝴蝶连忙点头。
     当马六和黑蝴蝶带人急匆匆地赶到春香院后,春香院里的大茶壶焦急地说道:“马探长你们来晚了,那几个人已经走了。”马六忙问:“往什么方向去了,走了多长时间?”大茶壶用手比划着说:“他们往东走了,大概走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黑蝴蝶听完就开始大骂胖芙蓉和刘二歪,说是都怪他们挡着不让自己进门,否则这会儿就已经把那几个人抓住了。马六顾不上听黑蝴蝶骂街,他一把抓住大茶壶说道:“你在前面带路认人,快追!”
     马六他们追出去有半个多小时。突然,大茶壶指着前面几个穿西装的男子说:“马探长,就是他们几个。”马六正准备动手抓人,却见那几个人转身走进一座红色的小洋楼里。那小洋楼是日本人经营的一家贸易商行。马六想了想后,没敢冒然行事。马六转身对两个手下说道:“你们两个就守在这里,我赶回去向赵局长汇报。”随后,马六便带人离开了那家日本人的贸易商行。
     远远的,马六就看见有一个人歪歪扭扭地朝着自己这边跑过来。待那人靠近后,原来是溢香阁的刘二歪。刘二歪跑到马六面前,气喘吁吁地说:“刘探长……我们那儿又有姑娘被人偷走了。”原来,下午马六他们刚离开溢香阁不久,溢香阁里便去了两个拎着大箱子的客人。那两个客人挑选了两个妓女后,便随同妓女进了房间。过了有个把小时,两个客人下楼算账走人。刘二歪见两个妓女没有下来送客,感觉不不妙,就慌忙跑向那两个妓女的房间,房间里已经不见人了。等刘二歪喊叫着从楼上跑下来时,那两个客人已经拎着大箱子坐上停在门前的一辆汽车上,一溜烟地开走了。马六惊讶道:“难道那两个姑娘是被他们装进大箱子里偷走的?外面竟然还有来接应的汽车!”
     马六他们急匆匆地赶到溢香阁时,胖芙蓉已经把鼻子都哭红了。胖芙蓉拉着马六的手,哭诉道:“我猜十有八九就是黑蝴蝶干的,她一边贼喊捉贼,一边玩调虎离山,把你们骗走后,又让人来偷走了我家的姑娘。”
     马六正准备去向赵局长汇报案情,就见赵九福一身酒气地从外面进来了。马六和胖芙蓉忙迎上前,将赵九福迎进房间里。赵九福屁股还没有坐稳,胖芙蓉便搂着他的胳膊哭诉起来。赵九福一把推开胖芙蓉,皱着眉头责问马六说:“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连两个姑娘都看不住啊!”马六并没有答话,而是抬头看了胖芙蓉、刘二歪他们两眼。赵九福于是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都出去!”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了赵九福和马六两个人的时候,马六才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了赵九福。赵九福听完后,自言自语道:“如果说是黑蝴蝶跟胖芙蓉为了争生意,相互使绊子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现在咱们已经插手此事了,黑蝴蝶还敢来偷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还有那些日本商人,他们放着自己的贸易不做来,淌这妓院的浑水,跑来偷妓女,这也说不过去啊!”  
     马六小心地问道:“赵局长,那下一步怎么办?”赵九福晃着大脑袋说:“你带人先去搜查一下那家日本人的贸易商行,这些个小日本一肚子坏肠子。”马六小心地说道:“那可是日本人的商行,我就怕……”赵九福眼睛一瞪,说道:“怕什么怕!咱这里不是被小日本抢占了的东三省,也不是上海、青岛小日本的租界。南京是堂堂国民政府所在地,用不着怕他们小日本。”马六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日本人了,一个个牛气哄哄的,把中国当成他们日本人的后花园了。所以,马六是故意的激了赵九福一下。听到赵九福的安排后,马六高兴得直夸:“局长英明!”
     一个多小时后,马六便带着二三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将日本人的那座小红楼团团围住了。马六问过留在楼外负责监视的两个手下,确认下午从春香院离开的那几个商人模样的人还在小红楼里后,他带领着警察们一拥而进。
     这里属于故事中的悬念递进,就是在读者已经被第一个悬念吸引住的时候,巧妙地把读者吸引到与之有关的另一个悬念中去。因为,你靠一两个点子和一两个悬念根本无法完成一个中篇作品的。故事作者要把自己当成一个黑心的出租车司机,你的工作是带着读者不停地兜圈子,绝对不能直接把故事的谜底告诉读者,那样就索然无味了。当然,圈子要兜的巧妙,读者虽然被绕了圈子,却也欣赏到一路上的好风景。所以我说,写故事你一定要有坏心眼,故事里的人物被你折磨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读者看得心里发酸,看得眼泪汪汪,你就成功了。好作品就是,读者随着你的文字在前进,此时读者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维,你想让他们笑他们就笑,你想让他们哭他们就会哭。千万别对你作品里面的人物心慈手软。    
   三
     小红楼里,下午的那几个商人已经换上了日本的和服,正搂着四、五个涂抹着大白脸、红嘴唇的日本艺妓围坐在那里喝花酒。中国的警察们像是从天而降,让他们很是吃惊不小。
     一个留着卫生胡子的日本人,起身咋咋呼呼地说:“这里是私人领地,你们怎么能随便闯进来!”马六冷笑了一下,掏出一张搜查证说:“这是南京市警察局的搜查证,我们奉命对这里进行搜查。”说完,马六对身后的警察和便衣们一挥手说:“搜!一个地缝也不要漏掉。”
     卫生胡子顿时气得脸都紫了,用日语骂道:“八格牙路!”马六从兜里掏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抬头对卫生胡子说道:“你才八格牙路呢,你姐姐、你姥姥都八格牙路!”
     让马六没有想到的是,警察们把小红楼里里外外地搜查了个底朝天,别说是丢失的那几个妓女了,连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找到。马六皱着眉头盯着眼前这几个日本人,突然他的目光被那四、五个涂抹着大白脸的日本艺妓吸引住了。这几个艺妓脸上涂抹着厚厚的白粉,根本看不出来原本的模样。马六对身后的警察说道:“这几位日本小姐肯定是不小心掉面缸里了,去给她们洗洗脸。”警察们一拥而上拖起那几个日本艺妓就往门外走,把艺妓们吓得“吱哇”乱叫。几个日本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想要跟警察们拼打。马六举起手枪来,说:“谁敢乱来,我立马打碎他的脑袋!”日本男人一个个被气得脸红脖子粗,像是吃了春药的大公鸡,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等艺妓们洗干净了脸,马六走上前去仔仔细细地看。这几个女孩们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根本不是溢香阁、春香院里丢失的那几个妓女。旁边的一个警察小声问马六说:“马探长,现在怎么办?”马六隔着门看了看房间里那几个大公鸡一样的日本男人,说:“我们是奉命搜查,有什么怎么办的。”说完,马六抬脚踢翻了旁边的一个箱子,大声说道:“兄弟们,撤退!”
     第二天一上班,马六便赶到了赵九福的办公室,向赵九福汇报昨晚搜查日本贸易商行的情况。赵九福听完马六的汇报,不停地用手挠着自己的大脑袋,说:“你们把日本人的商行折腾了个底朝天,即便是搜出来点鸦片、枪支啥的也好啊。等日本人找上门来,我也好应付一下!唉,昨天也怪我喝多了酒,有点冲动了。”马六凑上前,说:“商行里的那几个小日本面带杀气,根本不像是商人。虽然我们没有搜到什么违禁的物品,但是也没有看到有什么货物。商行里没有货物,他们卖的是什么呢?我认为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我想下一步兵分三路,在溢香阁 、春香院和日本商行周围都埋伏上咱们的人,只要能当场抓住那些采花大盗,事情自然会真相大白。”赵九福想了想后,还是点头答应了马六的提议。不过,赵九福一再叮嘱马六,这次一定要人赃俱获,不能再轻举妄动了。
     一晃两天过去了,那些“采花大盗”仿佛是知道了马六的行动,一直都不曾出现。直到第三天的下午,黑蝴蝶慌慌张张地找到马六,她说:“我那里刚去了两个穿长衫的大高个,我看他们不像是一般的客人。”马六听完从凳子上“忽”地起身,随同黑蝴蝶匆忙赶往春香院。
     在春香院周围埋伏着的便衣们向马六汇报说,那两个长衫客还在楼上的房间里没有离开,房间的前后左右都已经安排好了人,如果那两个长衫客就是“采花大盗”这一次他们是插翅也难逃。
     十几分钟后,两个长衫客打开了楼上的房门从里面走了出来。马六向长衫客身后看去,果然并没有了妓女们出门送客的身影。马六再往两个长衫客的身上看去,只见这两人的肚皮都高高地鼓起,走起路来也明显比常人笨拙了许多,酷似是两个孕妇。马六向周围的兄弟们使了个眼色,埋伏在周围的便衣们马上掏出腰间的手枪,冲上前去将那两个长衫客团团围住。
     马六走上前去,两把撕开长衫客的衣衫。虽然马六提前是有了心理准备的,但他仍然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只见两个仅穿着内衣的妓女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被捆绑在长衫客的胸前,看样子是已经被麻醉或是被杀死了。就在这时,突然从门外的一辆汽车里冲出来三、四个手持冲锋枪的黑衣人。其中一个人冷冷地对马六他们说道:“不想死的就赶快把枪扔地上,否则马上把你们打成马蜂窝!”马六明白,他们的手枪根本斗不过冲锋枪,而且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的,绝对不好对付。马六他们只好无奈地将手枪扔到了地上。两个长衫客大笑着,从马六身边走过,带着两个妓女钻进大门外的汽车里扬长而去。
     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如此的胆大妄为,他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他们怎么敢下了警察的枪?这就不是偷了,是抢啊!故事就是要一个高潮紧接着一个高潮,你可千万不要给读者喘气的机会。读者喘气了,是说明你的故事没能吸引住他们的眼球。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本十几、二十万字的书,可以通宵达旦地看完,那绝对是一本好书。你急于想要知道谜底,但是作者就不告诉你,不仅不告诉你,还多出了许多其它的悬念给你猜。这些悬念都是钱啊,你可不要吝啬了你的笔墨。  
    四
     这些人不仅明目张胆的偷走了妓女,便衣警察都被他们当众下了枪,这下案子可就大了。马六急急忙忙地跑到赵九福办公室里,向赵九福进行汇报。赵九福听完马六的话,也愣住了。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如此的胆大妄为,他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赵九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个案子绝不是两家妓院争抢生意那么简单了。赵九福对马六说道:“我也纳闷的很,你们砸了日本人的商行,他们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吃了哑巴亏。这样吧,你们继续严密监视溢香阁 、春香院和那家日本商行。有什么情况马上向我汇报。”
     从赵九福办公室出来后,马六喊上手下的几个兄弟,一起去酒店里喝酒,也算给大家压压惊。他们一伙人刚走进“瑞福酒楼”的大门,马六突然发觉门口停着的一辆汽车十分的眼熟。马六再仔细一看,可真是太巧了,昨天从春香院里抢走妓女的就是这辆汽车。马六担心自己被这伙人发现,忙闪身钻进旁边的雅间里,他让手下喊来酒楼的老板。老板一看是马六,急忙点头哈腰地上前问好。马六一连问道:“门口那辆汽车上的客人在哪个房间?他们一共来了几个人?”老板忙说:“他们都在二楼的雅间里,也是刚来不久,大概有四、五个人吧。”马六低头沉思片刻,对老板说:“给你安排个任务,尽量拖延给他们上菜的时间。”老板当然是不敢得罪马六了,忙点头答应。安排好酒店老板,马六又转头对一个手下说:“你去把咱们汽车的牌照换了,不能让他们认出来是警车。”一切都安排好后,马六才简单点了几个菜,他们边吃边通过门帘的缝隙监视楼上的一举一动。
    一个多小时过后,在楼上喝酒的那些人一个个面红耳赤、大摇大摆地从楼上走下来。马六一眼便认出来,其中的两个高个子正是昨天绑架妓女的那两个长衫客。马六躲在门帘的后面一直目送那些人上了停在门口的汽车,才说道:“跟着他们,先看看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马六他们开着汽车远远地跟在那辆汽车的后面,东拐西转地开出去有个把小时,那辆汽车便拐进了一个大院子里。顿时,马六和车上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大院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得去的,他们这些小警察根本无权进入。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个地方的全称叫做“国民府政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怪不得这些人无法无天,胆大妄为呢,原来他们竟然是军统的特务。马六就想不明白了,军统的特务偷走那些妓女有什么用处呢!思来想去,马六认为这解铃还须系铃人。于是,马六调转车头,直奔溢香阁而去。
     溢香阁这几日的生意明显不如以前,冷清得很。这也难怪,又是丢妓女,又是埋伏便衣,又是持枪对峙的。连便衣警察的枪都被人给下了,谁还敢来这里逛妓院!马六他们走进溢香阁时,胖芙蓉正愁眉不展地跟刘二歪坐在那里商量对策。见马六他们进来了,胖芙蓉火急火燎地问道:“马探长,那些偷走咱们姑娘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马六有些疲惫地揉了下脑袋,对刘二歪说:“你这就去把黑蝴蝶给我喊过来。”刘二歪忙点头出去了。
     随后,马六对胖芙蓉说:“你把店里丢的那几个姑娘的情况跟我仔细说说。”胖芙蓉想了想后,说道:“那几个姑娘来的时间都不长,最长的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样子。她们的适应能力都挺强的,很快就学会了讨好客人和迎来送往。”马六又问道:“店里还有没有和这些姑娘的情况差不多的?”胖芙蓉想了想后,哭丧着脸,摇了摇头。
     马六和胖芙蓉说话间,黑蝴蝶已经急匆匆地赶了过来。马六又把刚才问胖芙蓉的问题向黑蝴蝶重复了一遍。黑蝴蝶店里丢的那几个妓女的情况竟然和胖芙蓉所说的情况惊人的相似。马六再问下去,得知黑蝴蝶的店里目前还有一个类似情况的妓女,叫春桃。黑蝴蝶说:“自从店里发生了偷姑娘的事情后,春桃便总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像是有什么心事。”马六听到这里,忙起身对黑蝴蝶说道:“你这就带我去见那个春桃。或许,谜底将会从这个春桃的身上解开。”
     谜底就要揭开,此时能告诉我你们的心情么?我有点累了,休息,休息一会吧!你们该聊点啥就聊点啥好了,我去泡个澡,喝杯茶。  
   五
     很快,那个叫春桃的妓女就被马六他们带到了警察局的审讯室里。
     春桃一进审讯室便大呼小叫道:“你们不是带我出来玩的么?怎么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来了!”马六笑着说道:“春桃姑娘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春桃似乎很害怕地摇了摇头。马六便指着周围的各种刑具,说道:“这里是审讯室,是专门对付那些不肯跟我讲实话的人的。”春桃顿时脸色纸白。
     马六继续笑着问道:“春桃姑娘是什么地方人啊?”春桃回答道:“我是山东德州人。”马六故作惊讶地说道:“巧了,我也是德州老家,这么说咱俩还是老乡呢!咱老家话可是有特点,连动物的名字都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叫法。管蛇叫‘床床’,管牲口叫‘头古’,那啄木鸟叫什么来这?”春桃顿时愣住了,她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从小就离开家了。家乡话一句都不会说了。”马六也不急,说道:“我想起来了,啄木鸟叫‘千大模子’。那么春桃姑娘来南京之前一直在什么地方居住了,靠什么为生呢?”春桃回答说:“我一直住在满洲国的新京,跟父亲做小生意为生,父亲去世后我就来到了南京。”马六此时,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眼前这个叫春桃的妓女十有八九是个日本人。她自称是德州人,家乡话却一句都不会说,还把被日本人强占去的东三省叫做满洲国,把长春叫做新京。于是,马六收起笑脸,说道:“春桃姑娘,我不想跟你兜圈子。溢香阁和春香院这几天连续有姑娘被人偷走,你想不想知道这些姑娘现在的下落呢?”春桃突然间脸色巨变。马六见自己的话起了效果,说道:“我给你点儿时间,想明白了一会儿告诉我。”说完,马六起身走出审讯室,又走进旁边的暗室里偷偷观察春桃的表情变化。
     春桃冷冷地用眼睛扫看着周围的那些刑具,她的目光和表情出奇的冷静,如果是一般的妓女此时怕是早就吓得尿了裤子。春桃闭上眼睛,张开嘴巴无声地念叨了几句,便低下头去用嘴巴去咬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马六惊呼一声:“不好!”,便飞步冲向审讯室。马六用手抬起春桃的脸,发现她的呼吸已经停止了。这个叫“春桃”的妓女的项链上竟然藏有可以使人瞬间致命的剧毒。由此马六推断,这个春桃的真实身份极有可能是个日本间谍。不仅春桃,连同前几天被军统“偷”走的紫鹃、香云、飞蝉等人,十有八九也都是日本女间谍。所以,才会引来军统特务。想到这里,马六感觉这件事情有点麻烦,他倒不是害怕日本人,只是抓捕间谍是军统的事情,自己抢了军统的活儿不说,还让个女间谍在自己手上给死掉了,怕是军统的人不会放过自己。于是,马六忙将手下的兄弟们召集起来,把这其间的厉害关系跟大家说明,让大家统一口径,千万不能承认跟踪过军统的汽车,那就等于是明知故犯了。  
     随后,马六匆忙赶到赵局长的办公室,将如何抓来的春桃,春桃又是如何自杀的经过仔细地讲给了赵局长,唯独他们跟踪军统汽车的事情马六一个字也没敢提。赵九福听后大为惊讶,说:“莫非这些个妓女们都是小日本派来的间谍,小日本可真他妈的怪,怎么会想到去妓院里面刺探情报呢?那么偷走日本女间谍的又是些什么人呢?”马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没敢答话。赵九福恍然大悟地说:“坏了!这种事情也只有军统的人能干的出来。明目张胆的偷人,持枪威胁警察,别人他们也不敢啊。我这就给军统方面打电话,等他们找上门来可就麻烦大了。”
     一个多小时后,军统方面来了几个人,他们看过“春桃”的尸体和项链上的毒药后,又详细地询问了马六审讯“春桃”的具体经过。当得知“春桃”自杀前,什么都没有交代后,军统的人带着“春桃”的尸体离开了。 {MA@ A5  
     这件在当时南京城轰动一时的妓女被“盗案”,最后也就这么不了了之。至于日本人为什么要把女间谍安排进溢香阁 、春香院这样的妓院里,马六心里已经是明明白白。正是因为民国的那些个官老爷们喜欢逛妓院,所以日本人才会把妓院当成刺探情报的突破口。这种事情当然是不能传出去了,否则官老爷们的面子挂不住啊。所以,当官老爷们觉察到这些妓女们极有可能是日本的女间谍后,最好的办法就是派军统的特务们去杀人灭口了。当然,那些军统的特务们也顺便跟日本女间谍们风流了一把。
     我的故事讲完了,那么你们想不想知道这个故事我是如何构思的呢?其实,很简单,这个故事和前面偷鞋的故事是一个思路。都是我想让故事里的人物去偷一件匪夷所思的东西,偷高跟鞋,偷妓女。不仅要能偷出来,还要偷的巧妙,偷的让读者信以为真,能偷出读者幸福的微笑、感悟的叹息,或者是一把辛酸泪,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XZ!cW=bqS  
  你们想偷什么呢?大家不妨商量一下,写下来给我好了。好了,我们再来看一个故事,我分成段来发给大家。大家来感觉一下故事的进展。                      
  戴手铐的火车头
     文/哥 子
     金斯顿从工程学院毕业后,恰逢印第安纳州的老牌铁路公司圣特罗菲铁路公司在招工,他便跑去报名。
     金斯顿和许多前去圣特罗菲铁路公司报名应聘的年轻人一样,经历了笔试、面试和为期一周的培训。这天,人事部经理把金斯顿喊到自己的办公室,对他说道:“恭喜你,小伙子!从现在起,你已经成为圣特罗菲铁路公司的一名实习生。在你去工作岗位之前,我要送一件礼物给你。”随后,人事部经理将一个拳头大小的老式蒸汽机火车头模型递给了金斯顿。金斯顿接过火车头模型后,心里暗吃一惊,这个火车头的轮子上竟然戴着一副精致的手铐。金斯顿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火车头的轮子戴上手铐还怎么行驶前进呢?人事部经理笑着拍着金斯顿的肩膀,对他说:“坐下来,年轻人。听我给你讲一个跟这个火车头有关的故事。”人事部经理所讲的那个故事,发生在一百四十多年前,那时的圣特罗菲铁路公司还刚成立不久。
     一
     1866年的美国印第安纳州,很多的白人居民都喜欢在火车道附近修建他们的镇子。他们这样是为了乘坐火车更方便,火车从其他地方运来了各种的物资,大家购买起来也更便利一些。还有就是在远离火车道的山野草地里居住有印第安人,骑马和乘坐马车出门的确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情。
     1866年5月的一天早晨,希伯来扛着斧头离开家门,准备到不远处的林场去上班。和往常一样,希伯来的妻子凯瑟琳抱着他们一岁多的儿子小威廉站在门口,目视着丈夫一步步走远。这时,一列火车冒着黑烟从远处开过来。当火车行驶到距离凯瑟琳和儿子十几米远的地方时,突然铁轨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巨响。凯瑟琳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火车已经冲出铁轨,向着她家的房子直扑过来。火车意外地脱轨了。走在几百米外的希伯来听到刺耳的巨响扭过头看时,发现火车已经冲进他家的房子里。希伯来忍不住地喊了一声:“上帝啊!”他便狂奔向自己的家。 Ks9FnDm8  
     希伯来傻了一样呆呆地站在自己家的前面,火车巨大的冲击力撞烂了他们新盖好的木房,火车的轮子将凯瑟琳和他们的孩子瞬间碾成了血肉模糊的碎块。当邻居们闻声赶到时,发现希伯来已经丧失了理智,他正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斧头疯狂地砍着火车头。在火车头的驾驶舱里两个被煤烟熏烤得灰头黑脸的司机正惊恐不安地看着发了疯的希伯来。邻居们涌上前去想夺下希伯来手中的斧头,控制一下他的情绪,才发现原来是凯瑟琳被碾烂了的上半身卡在了火车头后面的缝隙里,希伯来是企图将凯瑟琳从缝隙里面救出来。希伯来目光直直地盯着凯瑟琳血肉模糊的身体,嘴里不停地唠叨着:“亲爱的,别怕……亲爱的,勇敢一点,我来救你了……”
     很快邻居们就拿来了铁棒、大木棍等工具。有人冲着傻傻地呆在驾驶舱里的那两个火车司机喊道:“你们这两个白痴,还不赶快下来帮忙!”两个司机这才慌忙跑下来,跟着大家一起一点一点地将火车头和车厢的缝隙撬开,慢慢地将凯瑟琳的身体从缝隙间抬了出来。希伯来疯了一般地扑过去,将凯瑟琳血肉模糊的身体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
     在邻居们的帮助下,凯瑟琳和儿子破碎的肢体被一块一块地收集到了一起……眼前这血淋淋惨不忍睹的一幕,即便是心肠再硬的人看了也会忍不住地落下眼泪,有几个妇女已经用手紧紧捂住了几个孩子的双眼,唯恐吓坏了孩子们。
     二
     当天下午,圣特罗菲铁路公司的负责人罗菲特便闻讯赶来。显然,眼前的惨状也让罗菲特大为震惊,他当即表示愿意支付一大笔钱作为对希伯来一家的赔偿,同时罗菲特还承诺马上为希伯来重建一幢更漂亮和坚固的房子。希伯来却固执地摇了摇头,闷声说道:“没有了凯瑟琳和小威廉,我要房子还有什么用。”罗菲特一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希伯来,他只得轻轻地拍了一下希伯来的肩膀。希伯来却猛地一下打开罗菲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什么都不用给我!因为我要告你,告你的司机,告你的火车,你们这群杀人犯!”罗菲特尴尬地摊开双手,说道:“实在对不起希伯来先生,虽然我非常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冷静一下。因为这只是一场事故,是一场我们都不希望发生的意外事故!”希伯来依旧瞪着通红的双眼,对罗菲特说道:“这对于你来说或许是个事故,但对于我和我的妻子、孩子来说,这就是一场谋杀!你现在可以走了,咱们法庭上见吧。”罗菲特能够理解希伯来瞬间痛失亲人的心情,他不再说什么,而是歉意地向希伯来鞠了个躬,转身离去。
     随后的几天里,罗菲特一边组织工人为希伯来重修房屋,一边试图能通过经济上的赔偿来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而这几天里,希伯来始终守候在凯瑟琳和小威廉那残缺不全的尸体旁,他找来了妻子和儿子在节日里才会穿上的漂亮衣服,精心地套在妻子和儿子的身上。直到邻居们提醒他,再不给凯瑟琳和小威廉举行葬礼,他们的尸体就会腐烂臭掉的时候,希伯来才忍不住再一次失声痛哭起来。
     为了表示对死者的歉意,在凯瑟琳和小威廉的葬礼那天,罗菲特特意身穿黑色礼服赶来。举行完了葬礼,罗菲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支票递给希伯来,轻声说道:“这是我和圣特罗菲铁路公司全体员工的一点心意,请您一定要收下。”希伯来看着手中那张数额不菲的支票,惨惨地笑了一下,说道:“罗菲特先生就是想用这张纸来交换凯瑟琳和小威廉的性命么?好吧,那么我就先替我的妻子和儿子收下了……”罗菲特听到希伯来的话,正想长舒一口气。不想,希伯来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打官司是需要花钱的,尤其是跟你们这样财大气粗的人打官司。好吧,就让我用这笔钱来替我的妻子和儿子来讨回个公道。你们这群杀人犯!”希伯来将支票装进自己的口袋后,转身离开了。
     罗菲特本以为希伯来是想找借口再跟他狠狠地要上一笔钱,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要接受希伯来的“勒索”。让罗菲特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他竟然真的接到了来自州法院的传票。希伯来把罗菲特本人连同圣特罗菲铁路公司一起告上了法院。 .
     三
     希伯来和罗菲特两人同时站在了法庭的原告和被告席上。虽然,希伯来请来了律师,但律师也只能是围绕赔偿的问题在法庭上跟罗菲特来交涉。毕竟,这的确就是一场意外的事故。
    站在原告席上的希伯来终于忍不住了,他怒吼道:“这就是一起谋杀案!如果是事故,为什么事故没有发生在森林里,没有发生在草地上,也没有发生在山坡上,却偏偏发生在我的家里。”他流着泪水,指着站在被告席上的罗菲特喊道:“你就是杀人犯,你的司机,你的火车,你的铁路全部都是杀人犯……我要求法律来严惩你们这些凶手!
     罗菲特歉意地再次向希伯来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对法官说道:“对于希伯来先生一家的不幸,我只能是非常的抱歉。事情发生后,公司对事故的起因进行了认真的调查,这次不幸的事故是由于火车头轮子上一颗松动的螺丝引发的。那名粗心的维修工已经被我们公司开除了。另外,我还带来了那颗‘惹祸’的螺丝钉。”说完,罗菲特从兜里掏出来一枚螺丝钉举在手里。看着罗伯特手里的螺丝钉,希伯来的情绪再一次地失控了,他歇斯底里地哭喊道:“不……不!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杀人犯!我要让你住监狱……我要把你们这群杀人犯送上绞刑架……你还我的凯瑟琳,还我的小威廉……”希伯来的情绪实在是太冲动了,法官最后不得不让法警牢牢地按住了希伯来的双臂,以免他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随后,法官宣布休庭。
     一周后,州法院对希伯来起诉罗菲特和圣特罗菲铁路公司的案件进行了宣判。法庭根据多方取证调查认为,这的确是一件意外的事故,鉴于事故对希伯来一家造成的巨大伤害,法庭追加了罗菲特和圣特罗菲铁路公司对希伯来的赔偿金额。但是,希伯来并不接受法庭的宣判,他依旧固执地认为罗菲特和圣特罗菲铁路公司就是杀人凶手。虽然,连希伯来自己都说不清楚罗菲特和圣特罗菲铁路公司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Fi,e}j=2f  
     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希伯来都是往返在州法院、律师事务所和回家的路上。希伯来不知疲倦地向他所见到的每一个法官和律师们倾诉着妻子和儿子的不幸遭遇,希望能够严惩凶手。起初,法官和律师们还会出于同情和职业道德去耐心倾听和向希伯来解释。再到后来,许多法官和律师见到希伯来后,就远远地躲开了。大家都认为,希伯来是因为无法承受这个巨大的打击而精神上出了问题。
     四
     转眼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希伯来已经不再对法官和律师们抱有希望了。他除了偶尔出门采购些食物和日用品外,大多数的时间把自己锁在家里。
     这天,希伯来的一个邻居到他家里去借钢锯。邻居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有人开门。正当邻居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屋门慢慢地打开了。希伯来身上穿着凯瑟琳的套裙,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出现在门口。邻居被希伯来的这身着装给惊呆了,当邻居再低头仔细一看更是大吃一惊,希伯来怀里抱着的根本不是一个婴儿,而是希伯来把小威廉的衣服套在了一个枕头上。
     邻居紧张地问道:“希伯来……希伯来,你还好么?你这是怎么了?”希伯来有些羞涩地笑了笑,说道:“希伯来去林场上班去了,他还没有回来。你有什么事么?”邻居顿时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希伯来疯了。 XwKZv0ub  
     疯了的希伯来一举一动越来越像已经去世了的凯瑟琳。他每天早晨都会抱着“小威廉”站在家门口,目视着林场的方向,那样子仿佛是在目送丈夫去林场上班。不仅如此,每天的中午和晚上,希伯来都会把午餐和晚餐精心的准备好,然后怀抱着“小威廉”守候在家门前,等待着“丈夫”回家。邻居们不忍心看到希伯来变成这副样子,大家也都想尽了各种办法,希望他能从丢妻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因为希伯来的家紧靠着铁路,越来越多途径这里的火车司机也都认识了这个男扮女装,抱着“孩子”等待“丈夫”回家的男人。渐渐的,人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火车途径这个小镇的时候都会主动的减慢车速,并且鸣响汽笛。火车司机们不约而同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希伯来一家不幸遭遇的歉意,同时也是在提醒镇子上的居民们火车来了,注意安全。
    时间过得很快。这天,罗菲特突然出现在希伯来家的门前,原来是他听说了希伯来的情况,特意赶来看望这个可怜的男人。
     罗菲特来的时候,希伯来正在厨房里不停地忙碌着准备晚餐。希伯来一边制作“丈夫”最爱吃的煎牛排,一边哄着旁边摇篮里的“小威廉”。希伯来轻声地对“小威廉”说道:“宝贝乖,宝贝自己玩……宝贝要听话……一会儿爸爸就要下班回家了。爸爸会从林场给你捉来小松鼠,还会带来妈妈最喜欢吃的松子……”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罗菲特的眼眶落了下来,他在希伯来的家门外站立了很久,却不知该如何来安慰眼前这个碎了心的男人。想了想后,罗菲特还是转身默默地离开了。
     一周后的一个上午,州法院的两名法官敲响了希伯来家的门。当身穿套裙、怀里抱着“小威廉”的希伯来打开房门后,法官告诉他说:“希伯来先生,我们是来告诉您,残忍杀害您亲人的凶手已经被我们抓获。经过州法院的再次审理,我们决定判处凶手终身监禁。如果您现在方便的话,请您随同我们一去指认一下那个凶手。”法官的话显然是极大地震动了希伯来的心,他呆呆地站在门前很久,眼泪也止不住地滚落下来。
     换上了西装的希伯来随同前来的法官坐在了汽车里,他脸色苍白,一路之上只是呆呆地注视着前方,一句话都没有说。汽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来到了圣特罗菲铁路公司的大院子里。显然,圣特罗菲铁路公司的员工们是提前接到了通知,这里所有的员工都换上了黑色的西服,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
     早就等候在这里的罗菲特见到汽车来了,慌忙走上前去为希伯来打开了车门。一同下车的法官指着停放在大院子中央的一个大火车头,对希伯来说:“你看,那就是杀害你妻子和儿子的凶手,它再也不能为非作歹、逍遥法外了,它将在这里度过它的余生。”希伯来走下汽车,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进那个肇事的火车头,他突然发现火车头的每一个轮子上都戴着一副巨大的手铐……
     五
     人事部经理一口气讲完这个故事后,在桌子上的两个玻璃酒杯里倒入一些葡萄酒,他拿起酒杯走到金斯顿的面前将其中的一个酒杯递给了金斯顿。
     金斯顿显然是还没有从这个悲惨的故事中回味过来,他接过酒杯问道:“后来呢?”人事部经理说道:“后来,希伯来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逐步好转了起来,他被罗菲特聘任为圣特罗菲铁路公司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安检员。后来,那个火车头就在院子里慢慢地烂掉了。再后来,所有新进入圣特罗菲铁路公司来上班的员工都会得到一份礼物,就是我刚才送给你的那个戴着手铐的‘火车头’。”
     金斯顿举起酒杯和人事部经理干杯后,认真地说道:“我明白了,请您放心吧,我会看管好圣特罗菲铁路公司里的每一颗螺丝钉。”走出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金斯顿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那个火车头模型变得很重,很重,已经远远超出了生命的重量。
     这个故事我又是怎么想出来的呢?我看过很多故事了,都是罪犯被绳之以法。我就想为什么罪犯都是人呢?如果是动物呢?如果连动物都不是呢?对,罪犯可以是一个原本没有生命的东西。我于是就给火车戴上了手铐。
     千字三百元,我等着你!《百花悬念故事》咱们不见不散!

[ 此帖被风中耳火在2010-11-29 11:32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塞外东风
发帖
8
金钱
0
铂金
18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11-29
精彩,学习中。
[ 此帖被塞外东风在2010-11-29 22:53重新编辑 ]
离线谷雨晴
发帖
162
金钱
92788
铂金
17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04-27
再次学习
离线文玉
发帖
140
金钱
1760
铂金
16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12-03
离线秦群鸽
发帖
47
金钱
3176
铂金
91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5-26
欣赏,学习
离线沈俊伊
发帖
137
金钱
10005363
铂金
149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6-10
拜读!
离线冰峰雪鹰
发帖
460
金钱
8005
铂金
483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10-08
多多学习研习……
写作就是从泥潭里拔出自己,然后又跳入泥潭。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