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276阅读
  • 7回复

这是故事还是武侠小说啊  老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谷雨晴
 
发帖
162
金钱
92788
铂金
17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9-19
武侠故事:
                                               追命绳鞭寻刀客
                                                                                                  风中耳火  
                                                                                          一、祸起萧墙
    这是清朝道光年间的事情,有一天,受师傅先锋剑师西星元的指派,洪山帮剑侠柳山泉去往百余里地的洪武山栖霞寺,找寺内带发修行的棍王大师请教切磋武艺。等到十天过后,该习的武艺都已操练过了,该交待的话都已说了,该办的事情也都办了,柳山泉在这天晚上提前向棍王辞行,哪料热情好客的棍王大师想留他多住一日,说是让他再看看距栖霞寺10多里地青峰山顶“流瀑飞鸿”的景致。可惜柳山泉只因心中有事,无心贪恋景致,本不想再留下来,无奈棍王大师好心相劝,他只好再耽搁一天。谁知,也就是仅仅多住了一天,当他于次日掩黑时分回到习家桥,准备面见师傅习星元时,却没有见到人,师娘也不知去往何处。等他到了后院,方才从他的一位师弟口中得知,师傅前晌被浪迹江湖的黑虎刀客沙澄金邀去比武。霎时,柳山泉的心头马上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大事不好,师傅将会有杀身之祸。近二年来,在中原武界关于黑虎刀客沙澄金的传闻很多,其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善使暗器;常常是一人操刀,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就在这十多天前,他受师傅指派去拜访棍王大师,临走时还提醒过师傅:最近江湖上盛传,这黑虎刀客不久前曾到神农山得一隐士点化,武功大有长进,听说此人还放出话来,准备打遍江湖称雄中原武界,让师傅心中有个数。当然了,在这一方论武功,非柳山泉的师傅先锋剑师习星元莫属,所以,黑虎刀客如果想独霸中原武林,必先拿师傅开刀.临出门他还再三交代师傅:以后若是遇上那亡命之徒,千万要小心,且不可与他纠缠。如今,师傅不知内情,此行怕是凶多吉少。
    此事刻不容缓,当下柳山泉骑上快马,星夜兼程赶往事先约好的青龙山鹰鹫峡谷。可是,等他赶到地方一看,见到的却是一副惨景:师傅习星元痛苦不堪伤痕累累地趴在地上,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柳山泉仔细检查了师傅被伤的地方,却在后心正中,且见一把逞亮的袖珍小刀深深插进后心,显然是黑虎刀客这个歹毒的家伙,不信守江湖规矩,以暗器伤人。他忍着心中的伤痛,选了一处山凹掩埋了师傅的遗体,然后擦干眼泪,发誓要为死去的师傅报仇,否则决不为人。
    要说柳山泉是旧恨未去又添新仇。三个月前,他的父亲就是被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所杀。原来,柳山泉的父亲柳三鞭是个玩杂耍的江湖艺人,一次到鄂北棘阳地界的钱湾跑场子,被当地一个绰号叫“秃耳朵”的地痞搅和了。当时多亏路经此处的先锋剑师习星元拔刀相助,方使他幸免于难。三日后,他们的杂耍班又来到钟祥胡家集卖艺,不幸被“秃耳朵”雇来的黑虎刀客用暗器杀死。临死时,父亲捂着胸前的小刀将他托付给跟随多年的王才大叔。王才大叔呢就带他去找曾经救过命的先锋剑师习星元......想不到柳山泉随先锋剑师习武两个多月,那黑虎刀客知道后,怕柳山泉日后武艺学成找他报仇,就打算找机会先灭了柳山泉,可惜一直没有得手。之后,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次,便以切磋武艺为名,秘密下书邀请习星元单剑赴会,去鄂北的青龙山鹰鹫峡谷比武,然后,再除了柳山泉就是手拿勤来是事情.....如今师傅果然是惨遭暗算命丧黄泉,他柳山泉以后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如果单凭武功,柳山泉知道,眼下自己显然不是黑虎刀客的对手,可是父亲死去,师傅如今又遭暗算,他又能投靠谁呢,思来想去柳山泉回到了老家八仙镇,找到了王才大叔。在王才大叔家里养息了数日,柳山泉又向大叔提出了报仇之事。这王才是个心慈面善之人,害怕柳山泉在自己家住得久了生出事端,自己受株连不说,万一柳山泉有个三长两短,对不起他死去的父亲。
    思谋了好长时间,这天,王才将柳山泉叫到面前,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和盘缠,反复叮嘱他,小泉啊,我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不如给你先找个去处。顺此向东南方向走去,百余里之地,有一座桐寨山,那山上有一处玄妙道观,可有些年头了。眼下,那里面住有一位乐善好施的天真道长,会使一路出神入化变幻莫测的绳鞭,你不如拜他为师,等到日后学成,也好为含冤死去的父亲和师傅报仇。一席话说罢,年过17岁的柳山泉早已泪流满面,只见他“扑通”跪在王才面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谢过关怀照顾之恩,然后挎上包袱手执宝剑离开了王家庄。
                                                                                                  二、报仇心切
    晓行夜宿一路走来,到第三天前晌,柳山泉登上了陡峭险峻的桐寨山,当他走进玄妙道观,在经堂里看到一位银须飘髯的老者,坐在那里正闭目诵经。看他面相和善,想必是天真道长,就叫了一声“师傅”,然后双膝扎跪在门口一动不动了。
    直到天色近午,道长停止了诵经,慢慢睁开眼来,回过头看到门外跪着一个面相英俊身腰粗壮的小伙儿,便轻声问道:“门外是哪方施主?为何长跪不起?”
    “回禀师傅,俺乃是唐州柳溪镇人氏,只因父母双亡,我无亲友可投,经人指点,上山来想拜得道高人为师,望收下小徒。”柳山泉初来乍到多了个心眼,他没有如实相告自己的家境和这次上山的意图。谁知,道长眯了一下眼后,又缓缓闭上了眼帘,用不容商量的口气回道:“此地人微观小,请施主见谅,还是下山去吧!”说罢,站起身来,也不等柳山泉解释什么,慢悠悠离开了大殿,无论柳山泉在后边是咋喊“师傅,”他毅然决绝地扬长而去。随后,柳山泉一直跪在经堂门口,每顿都有一位年纪尚轻的道人前来送饭。可是每次来催他吃饭,他却是看也不看,连续三天滴水未进跪在诵经堂的门口。也许是心诚则灵,看到柳山泉一连三天跪在那里,最终感动了天真道长。等到了第四天傍晚,天真道长亲自手托木盘送饭来,随即将柳山泉扶起。柳山泉用那血红的眼睛望着道长激动地说:“师傅,您答应了?”一看道长点头答应,柳山泉像饿虎般,顷刻将两碗米饭吞下肚去。                
     天真道长轻轻捋捋胡须点了点头。                                        
     等柳山泉吃过饭,又喝了一点水,天真道长将他带进诵经堂,拿出自己祖传的散淤止疼膏,为他跪得青紫浸血的双膝轻轻贴上。包扎好后,然后又带他来到了演武堂。当着弟子们,他重申了一遍观内森严的规矩;接着还特意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宣布正式收柳山泉为徒,并起法号为童真。
    听说柳山泉习过武术,次日清晨,天真道长便早早把柳山泉喊起来,将他带到了演武台。看着他走了几路拳后,天真道长觉得他的身法很好,武功并非一般,认为是块练武的好料。随后有手把手为他示范了全套的六合拳、八卦掌、形意拳、青桩功等,最后还将自己多年独创的玄意神功做了一番演示,嘱咐他以后认真操练,且不可有丝毫的懈怠,然后就回诵经堂念他的真经去了。
    此后,心怀复仇大志的柳山泉,每天早早起床;先是跑步,尔后做一百个俯卧撑,再后按学到的套路苦心演习,不足半年,十八般兵器件件精通。似这样摸爬滚打演练了一年有余,柳山泉的武功长进很快。但他心里还有些纳闷,师傅为啥一直不教他绳鞭功呢?
有一天清晨,柳山泉正在道观后边的演武台上练功。道长走过来,柳山泉收了招式。见师傅面带笑容,趁其高兴,他就向师傅提出想学绳鞭功。师傅让他走几套功夫看看,末了师傅“哦”了一声说道:“你的棍术呆滞,力度不够;剑法粗而不敏,还有破绽。”随之,师傅背朝手踱着步说:“有艺得艺,有道得道,只有心领神会,才能出奇制胜,你现在只算学个皮毛,还得好好操练。”说罢悠然而去。
    血气方刚的柳山泉很是不服气,想我柳山泉自幼5岁随父练刀,7岁耍绳,10岁时在场子上表演棍术,玩弄得滴水不漏,如今又苦练一年,师傅竟说我学个皮毛。倒不如我寻找仇人黑虎刀客,砍了他的脑袋提回来让你看看,也让师傅知道知道我的功夫。一不做二不休说干就干。就在这天深夜,柳山泉躲开师傅和其他几位师兄,一个人悄悄离开了玄妙道观。
                                                                                                     三、寻找仇敌
    身居中原的武林侠士都知道,这黑虎刀客以江湖上的黑客而臭名昭著,他杀人掠货无恶不作,常常是飘忽不定居无定址。柳山泉找了10多天也没有查到他的行踪。后来经栖霞寺棍王大师派来的人密传,方知这黑虎刀客近两天常在青龙山虎跳峡那一带活动。而柳山泉马不停蹄的又找到棍王商议此事。自从柳山泉到了玄妙观之后,棍王也经常过来看他,当然论起情份,棍王与天真道长此前就过从甚密亲如兄弟,如今他又拜天真为师,彼此感情更加亲近,说话也比较随便。棍王十分关切地提醒道:“那黑虎刀客生性奸诈狡猾,武功又非常厉害,你千万不要轻举枉动,最好回到玄妙观再苦练二年,方有希望取胜。”而这柳山泉报仇心切决心已定,非要与这贼子决个胜负。棍王大师一看一时很难说服他,只好由他算了。但是,等他走罢,棍王只好悄悄跟随其后暗中保护,以免他发生意外遭遇不测。
     当柳山泉经过两天的寻找,终于在虎跳峡不远处的一座废弃的庙宇里找到了黑虎刀客。谁知黑虎刀客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见了面他冷笑着一番嘲弄:“哈哈,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还敢老虎头上蹭痒?去年没杀你,就是想看你小儿能蹦哒多高,哈哈,想不到今天你胆敢找上门来,好吧,既然寻来,那就让你尝尝俺黑爷的厉害。”说着,他飞身一个倒栽葱面对柳山泉站定,摆了个门户。                
      两人刚刚摆好架式,这时,从庙宇后边闪出来了棍王大师。他生怕柳山泉吃亏,便打着哈哈凑近来,向黑虎刀客套着近乎:“慢来慢来,沙大师怎么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这时,黑虎刀客一看是洪武山栖霞寺的棍王,都在江湖上闯荡,自然不敢造次,也忙打着哈哈说:“原来是棍王兄啊,你近来别来无恙?”
    “彼此彼此,咱好久不见,沙大师,走走,咱到那边庙里叙叙旧如何?”还未等黑虎刀客接上话,柳山泉收了门户,手执宝剑嗖嗖嗖像转车轮一样在面前一阵好耍,接着两个后空翻站定义正辞严地说道:“不中,今天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放他走。”
    几句颇为刺耳的话,激怒了黑虎刀客:“好你个小小玩童,竟敢口出狂言。”说着就要冲上前去,被棍王大师一个剪步挡在了中间。“沙大师请息怒。”棍王大师一番劝解,但双方各执一词,到后来弄到剑拔弩张非要一决高下的局面。棍王一看一时也难以说服双方,就退而求其次,让两人以武会友,点到为止,相斗不能伤了性命,他权且做个中间证人。
      黑虎刀客阴阴一笑答应了,但那眉宇间透着几分杀气。
     且说柳山泉正值年轻体壮之时,心里怀着一腔仇恨而来,开始交锋几个回合,还有些得手的气势,后来渐渐力不从心。但是,今天的黑虎刀客看棍王在此,又是与这样一个年岁不大的小伙子交手,所以也不愿恋战。二人战了20多个回合,只见他使个仙人拜佛虚晃了一招,然后来个蛟龙出水连连出击。旁边的棍王看黑虎刀客来势凶猛,提醒柳山泉“小心”。而黑虎刀客看自己使了几手狠招仍然没有得手,便亮出杀手锏,说声“得罪了。”“唰”一下,甩出一柄明晃晃的小刀,这小刀不偏不倚正扎在柳山泉的左腿上。趁柳山泉愣神之际,黑虎刀客趁机飞也似的跑了。
    棍王跑过来,从怀里忙掏出一小瓶治红伤的跌打粉药为他包扎起来,嘴里大骂着黑虎刀客不是东西,怎能破了规矩,说好比武,却又用暗器伤人。
      受伤的柳山泉被棍王送回豫南桐寨山玄妙道观,当然免不了被天真道长狠狠训斥了一顿,
   甚至还对他约法三章,今后不经允许再不能走出山门半步,否则,不但不认他这个徒弟,还要将他哄出观门。
                                                                                                  四、东山再起
    柳山泉的刀伤不久痊愈。天真道长陪他练功,一招一式一丝不苟,从清晨日出练到夕阳西下,柳山泉的武功果然进步很快。
半年间匆匆过去。一日,300里地的太极山太极道观的山长道人,前来拜见天真道长,言谈话语间偶尔提及“绳鞭秘谱,”被一旁的柳山泉听见。等到客人走后,柳山泉就秘谱之事请教师傅。不料天真道长长叹一声说道:“童真,你还没有跳出三界之外呵!所谓武功讲究的是意会,意在心里,不能被俗事所累,以不变应万变,方能修成正果。绳鞭功概莫能外,只有将诸多意念融汇起来,这才是习武的最高境界。所以多年来我将“绳鞭秘谱”束之高阁从不看她,而是以意惯通心领神会。这也是我没有让你知道的原因,以防束缚了你的手脚。“停了停他又说道:“真要时机成熟,我自会传授给你的。且不能操之过急。”
    柳山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到了这年冬天,第一场瑞雪下来,将桐寨山染成了一片银白。
    这天,天真道长带领柳山泉来到诵经堂,只见他净手已毕,从紧锁的大壁橱内取出一条丈余长暗紫色的棕绳,然后让柳山泉仔细观看。柳山泉看后嘿嘿一笑却不以为然,心想似这等棕绳在他们乡间到处都有,何谈神鞭?心静神闲的天真道长拽过棕绳鞭,走出诵经堂,站定后深吸一口气,顺手舞动起来。开始那棕绳鞭在师傅身前身后悠悠晃动,时尔似铁甲盖顶,时尔好比山泉奔流……随着节奏的加快,那鞭铿锵有力呼呼生风,像千万条紫蛇在空中狂舞,只见鞭绳而不见了师傅。耍了一会儿,师傅又带柳山泉来到道观后边的演武台上“嗖”一下上了林立的排排树桩,有板有眼的一番耍弄,直到这时候,才看得柳山泉眼花缭乱不住拍手叫好。
    似这样练习绳鞭仅有半年时间,柳山泉觉得自己已学得差不多了,这天,他找到天真道长,请求师傅准许他下山,去找黑虎刀客报仇。
    打坐在诵经堂的天真道长悠悠问道:“绳鞭套路你是否全部学会?”
    “是,师傅,我已全部学会。”柳山泉答道。
    “是不是也全部学精啦?”天真道长又追问了一句。柳山泉吱呜半天没有回答上来。接着,天真道长捋一下长须慢悠悠说道:“你所学绳鞭仅十分有六,但是,想要战胜黑虎刀客还不敢说十拿九稳。需要再练半年方可下山。”师傅说罢闭上眼再不言语。柳山泉自知师傅一番苦心,就终日在演武台上摸爬滚打反复演练,心中抱定决心,练好本领早日下山。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几个月,柳山泉的心情比过去沉稳了许多。这天早饭后,天真道长打发一位小师弟将柳山泉又叫到了诵经堂。问了一些近段的演练情况后,师傅闭着眼悠悠说道:“艺在心中,武在功外。童真哪,有些东西不是靠学能学到手里的,重要的是要用心去悟,我看出来你是一个聪慧之人,将来会有所成。不过,你知道今天为师将你叫过来是为啥呢?”柳山泉说不知道。
    “是这样,我这里怕是留你不住了,从今天起,你就可以下山了。”
    “师傅,我还是不走的好。”
    “这不是你的心里话。”说着,天真道长起了身,从靠墙壁的一个大橱里取出本书来:“这是一本《心经要诀》,你不妨带在身上无事了掀掀。”然后,他又拍拍柳山泉的肩头说:“ 如今,你的武功已经略有长进,下山也是早晚的事情。但临行前为师送你一句话,“能为民除害,且不可草菅人命。”说罢,反身又坐往蒲团上,两只眼睛闭上,双手合十继续诵经……
    柳山泉在师傅跟前磕了三个头,说声:“师傅,多保重。“随后,把那条绳鞭缠在腰上,佩上先锋剑,向几位师兄师弟洒泪而别,就匆匆地离开了玄妙观。
                                                                                               五、一决雌雄
    怀着一腔复仇的怒火柳山泉上路了。他明查暗访终于在大洪山北一片乱坟冈上找到了黑虎刀客。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柳山泉开口痛斥道:“你这贼人不守信义,屡破江湖规矩,多次暗器伤人,今天有我没你,有你没我。”说着舞着先锋剑直刺过去。黑虎刀客:“啊”了一声冷冷一笑用刀来档,二人你来我往在乱坟岗上拼斗起来。
    经过近三年的苦苦砺练,柳山泉的武功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这黑虎刀客也并非等闲之辈,多年来他闯荡江湖也学到不少奇术怪招,尤其是暗器伤人。不是这样,他怎敢口出狂言,妄想称霸中原武林?这会儿,柳山泉丝毫不敢马虎。一招又接一招的拆解;连战了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这时,柳山泉瞅了一个空档,弃了先锋剑,从腰中拔出了绳鞭,“唰唰唰”一顿舞动,那绳鞭就像风车一般兜头向黑虎刀客逼去。那刀客看柳山泉换了兵器也竭尽了全力使尽了招数,渐渐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眼看大势已去,黑虎刀客情急之中甩出了一枚袖箭,只见那黄色袖箭带着呼哨飞来,被柳山泉二指夹住。随之,黑虎刀客又就地十八滚,趁机从长筒靴中拔出一把锋利的小刀顺手抛出,忽然后边有人大喊:“童真小心。”且见柳山泉一个虎跳,绳鞭一甩,半道上那利刃被鞭梢缠上,随后“啪”一声钉在了远处的一棵古柏树上。趁这功夫,柳山泉回头一看,见高岗上站着的是久已不见的棍王大师。此刻,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一看棍王大师也前来助战,黑虎刀客知道今天非要拼个鱼死网破不可。只见他大喝了一声,再一次挥舞着大刀扑过来,与柳山泉展开了殊死的搏斗。黑虎刀客毕竟也得到过高人的指点,如今是拼命之时,这个亡命之徒反而越战越勇,不住地闪、蹦、腾、挪,一次次避开了绳鞭的致命击打,有一次眼看绳鞭缠上了他拿刀的右手,谁知他迅速将刀换到左手翻身一刀,却划伤了柳山泉的左肩,险些要了他的性命。
    交战半天,两个人的身上都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又战了几个回合,柳山泉重抖精神,以凌厉的攻势甩出长鞭。谁知黑虎刀客迎刀过来,刀柄被鞭梢缠上,这时黑虎刀客趁势狠命一拽,柳山泉由于肩部受伤较重,绳鞭差一点飞离手中。但柳山泉不敢怠慢,一个兔子蹬鹰反将黑虎刀客手中大刀踢掉好远,他也踉跄几步几乎摔在地上。霎时二人又一跃而起短兵相接。黑虎刀客来一招饿虎扑食,柳山泉急忙躲过,迅疾飞身一个鱼跃龙门,黑虎刀客也旋起身子在空中接招,快落地时,被柳山泉双脚一记狠劈,绳鞭顺手扫去,随着惯性他的头部撞向一块石碑,顷刻鲜血直流。正当柳山泉仰坐起来喘息的时侯,只见黑虎刀客晃了晃身子,从长筒靴内取出一把袖珍匕首,用尽全力射出了最后一记“流星雨”。只听“童真快躲,”棍王大师大呵一声,迅疾飞扑过去,匕首正好扎进了棍王大师的前胸。气恨交加的柳山泉飞身跃向空中,回身一个后空翻,猛地旋出双脚揣向黑虎刀客的前胸。随之,这个恶惯满盈的刀客,眼看着嘴里喷出了一道耀眼的血柱,身子晃了几晃扑倒在地一命呜呼了。
    身上被划破几处刀伤的柳山泉,抹拉了一把脸上流淌的鲜血,极为艰难地拄着手中的宝剑,一步步向棍王大师走去。到跟前后,他双膝跪地,用力摇动着棍王,嘴里大声嘶喊道:“师傅、师傅,你醒醒。”
    一脸痛苦的棍王大师,忍着揪心的剧痛,说道:“山……山泉,我—”
    柳山泉忙将棍王大师身子揽在怀中、放平,右手不断在他的胸前抚弄着,哑着声说:“师傅,,师傅,你可要挺住。”
    这时,棍王大师忍了几忍又说道:“孩子,我一直在瞒着你呀!“尔后,他从口内呕出一口鲜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喘息一阵后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原本姓黄,是……是我的亲生儿子。只因10多年前,你的母亲被江洋大盗郝巨霸先奸后杀,我……我知道后,找……找他寻仇。那时你才两岁,可我……我怕你遭遇不测,只好……好,将你送给了……了我……我的好友柳三鞭……”说到这里,他的头一歪,怀着万分遗憾的心情气绝身亡。
      双眼涌满泪水的柳山泉大喊一声:“棍王师傅——爹……”再也说不出话了。
      此时,日头落山,西天如血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  

[ 此帖被风中耳火在2010-09-20 10:28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9-19
雨晴好!你从哪里搞来的?呵呵。应该是武侠小说吧。见笑了。请不要再转过来了,让人家见笑!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谷雨晴
发帖
162
金钱
92788
铂金
17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9-19
我觉得好就弄来了  老师不介意吧
发帖
42
金钱
520
铂金
5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9-19
哦。
现实无语,文字写心。
离线陈曼青
发帖
2350
金钱
336487
铂金
5817
魅力值
141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9-21
耳火写得真好学习了~
看庭前花开花落  望天空云卷云舒

邮箱:tx8021689@126.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chmxxd
离线文玉
发帖
140
金钱
1760
铂金
16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12-03
离线冰峰雪鹰
发帖
459
金钱
7995
铂金
48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10-08
这个值得拜读!!!
写作就是从泥潭里拔出自己,然后又跳入泥潭。
离线冰峰雪鹰
发帖
459
金钱
7995
铂金
482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6-23
武侠小说或故事很难写的!!!
写作就是从泥潭里拔出自己,然后又跳入泥潭。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