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942阅读
  • 0回复

[短篇]精彩武侠故事:兄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59
金钱
56572
铂金
3487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8-02
— 本帖被 风中耳火 设置为精华(2011-07-07) —
        武侠故事:                                                                                                      
                                                                                                              兄弟  
                                                                                                      醉雨嫣

      十年前,一柄惊世利刃——墨玉剑横空出世。无数江湖人士为了争夺它而拔剑相向。一时间,江湖血流成河,腥风不断。
福广镖局总镖头张翼,无意间从一具死尸身上得到了此剑。为了避免招灾引祸,从那时起他便隐姓埋名,销声匿迹。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杀手组织“龙战”得知墨玉剑在他的手上,十年来不断派人查询他的下落,弄的他整日四处躲藏,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只有他唯一的朋友欧阳晴知道他的下落。
      张翼与欧阳晴自幼便是好朋友,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张翼把欧阳晴看得比自己的亲人还重要,每次有事都会与他商量。欧阳晴几次劝他把墨玉剑交出去,好过些安稳的日子,但他却始终割舍不下那柄天下至宝。欧阳晴见久劝无效,便也作罢。
这日,张翼早早起床,摆出酒菜,等着欧阳晴的到来。因为今天是他们约好见面的日子。这所茅屋就是欧阳晴为他找的避身之处,坐落在秀峦翠峰之间,十分隐蔽。
      骄阳当空,已经到了中午,欧阳晴却始终没有出现。张翼心急如焚,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莫非他被人擒住了?
      这时,山间突然传来一阵鸟鸣声,张翼眉头一皱,侧倚窗棂,向外望去。只见一对黑衣男女分持峨嵋刺与金蛇鞭,正与一肩宽体胖、蓬头垢面的和尚斗在一起。那和尚已断一臂,浑身鲜血淋漓,动作显然没有那一对黑衣男女轻灵飘逸,挥舞着手中的降魔杵,左支右绌,堪堪抵住二人的攻势。突然那和尚大吼一声,降魔杵狠狠砸下,震开二人的峨嵋刺与金蛇鞭,退后数十步,单膝跪地,气喘吁吁地吼道:“老四、老五,难道你们连二哥也要杀吗!”
      那黑衣男子冷哼一声,道:“二哥,我夫妇已经把七弟、九弟杀了,难道会留下你吗?”那和尚脸色惨白,话语转软,哀声道:“老四、老五,我不和你们争那宝贝,只求你们看在我们兄弟多年的情分上,饶我一命,我保证决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张翼听到“宝贝”二字,心中一惊,莫非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他还未及深想,只听那黑衣女子幽幽地道:“罗二哥,不要和我们谈什么兄弟情分。六弟和八弟被你毒死在醉兴楼,山下还躺着三哥的尸体,这也定是出自你手。再说这墨玉剑乃天下至宝,难道杀人如麻、嗜财如命的‘鬼和尚’会这么容易放弃。”
      张翼听到这里,已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也明白他们是冲着墨玉剑而来,心中惊骇不已。那鬼和尚罗仁是“龙战”九大杀手之一,而那黑衣男女则分别是其中的阴先生断无垠和恶婆娘萧玉妍。他若是以力拒敌,怕是没什么希望,只盼他们能够两败俱伤,好从中逃脱。
      只听阴先生冷冷地道:“罗二哥,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要怪就怪告诉你消息的那个人吧。”说完,眼中精芒暴射,身形顿起,快如急电般地射了过来。鬼和尚面色更白,发出一声绝望而凄厉的吼声:“欧阳晴,老子做鬼也饶不了你!”说完眼中灵光顿时涣散,倏然倒地,竟是心肺气炸而亡。
      阴先生望了望横在地上的鬼和尚,冷哼一声:“果然又是欧阳晴,一万两一则消息,这小子足足赚了我们九万两,玉妍快做好准备,大哥还没来呢。”张翼听到“欧阳晴”三个字,登时面无血色,愣在那里。
      “玉妍,你怎么不理我。”阴先生转过身去,只见萧玉妍身体僵直,双眼呆滞无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玉妍!” 阴先生撕吼着奔向她,“轰”的一声,恶婆娘身体突然爆开,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哈哈,五弟,你们夫妇真是恩爱无比。”说着,从林中蹿出一个身形奇伟、钩鼻鼠眼的中年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阴先生。“大,大哥” 阴先生失声叫道,原来那中年男子正是“龙战”九大杀手中的老大魔罗司徒亮。
      “五弟,你们这场戏我看了好久,真是精彩绝伦,不如我现在就把你送上西天,去和他们做伴。”说着,向他缓缓走去。阴先生面如死灰,喃喃地道:“好,好,不愧是我们的大哥,兄弟领教了。”说完,手中电光急闪,峨嵋刺贯穿胸口,蓦然倒地。
司徒亮望着地上的三具尸体,淡淡地道:“欧阳晴,你可以出来了。”一道身影闪落,空地上已多了一位白袍儒士。张翼一见,胸口顿时如遭雷轰一般喘不过气来,那白袍儒士正是他最信任的朋友欧阳晴。
      “欧阳晴,你个王八蛋!” 张翼看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竟不顾眼前凶险,破门而出,直奔欧阳晴而来,迎面就是一拳。欧阳晴并不避闪,他身后的司徒亮却闪身而至,五指并掌,接下了这一拳。他掌上内力涌出,将张翼震出几丈远,踉跄倒地。司徒亮冷哼一声,不屑地道:“张镖头,这十年来你可让我们好找呀。”
      张翼并不理会他,双眼直盯欧阳晴,恨恨地道:“好,我的好兄弟,你当真为了钱出卖我。”欧阳晴眼中闪过一丝惭色,淡淡地道:“张大哥,你不要怪我,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跟你这么多年,没有一天安稳的日子。而今我有这九万两银子,几世都用不完,你若交出墨玉剑,我便和你共享这些银子。”
      “哼!你以为他得了墨玉剑就会放了我们吗?看看这些人的下场吧。” 张翼摇头叹道。司徒亮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冷冷地道:“你若交出墨玉剑,我便饶你们不死,否则我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张翼有气无力地道:“剑就在炉灶旁的风箱中,希望你能遵守约定。” 欧阳晴望了一眼司徒亮,身姿腾起,向小屋飘去。
      半晌,欧阳晴手持一檀木方盒飘然跃下,交给了司徒亮。司徒亮兴奋不已,面色激动,颤声道:“墨玉剑,我可算找到你了。”说着打开方盒,只见一缕幽光闪现,墨玉剑通体墨黑,躺在方盒中散发着逼人的气势。突然司徒亮眼中杀机闪现,抓起墨玉剑,朝着欧阳晴便是霍霍两下,欧阳晴双手齐齐飞落。直到看到双手已失,欧阳晴才感到钻心的疼痛,翻滚在地上凄惨地叫了起来。
“司徒亮,你这卑鄙小人,竟违背誓言。” 张翼怒火中烧。司徒亮冷笑道:“谁说我违背了誓言,我只不过要斩去你们的双手、双脚,再割去舌头,挖掉眼睛,这样就再不会暴露墨玉剑的秘密了。”说完便挥剑向欧阳晴斩去,但剑却停在半空久久没能斩下。只见司徒亮面色紫黑,四肢僵硬,七孔冒血,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欧阳晴看着死去的司徒亮,惨白的脸庞抽搐了几下,道:“哼,中了黑砂毒,越动用内力死的越快,你自作自受。”
张翼满脸疑惑的看着欧阳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欧阳晴忍痛道:“大哥,从此以后,你就再没有后顾之忧了。”说完便昏厥过去。张翼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为了自己才引出九大杀手,挑拨他们自相残杀。
      “兄弟!” 张翼抱起欧阳晴,拾起两只断手,跌跌撞撞地向山下跑去,空地上只剩下那几具狰狞的尸体和那柄泛着幽泽的墨玉剑。

      原载《武侠故事》责任编辑  宋培  E-mail:sp0214@163.com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