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2424阅读
  • 4回复

[经验]姜泽华老师故事创作杂谈(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66
金钱
56672
铂金
3495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7-28
  
  故事创作杂谈(二)
  一故事作者要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
  不知道大家最擅长写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故事写得最好?
  我想我们每一个作者所擅长的,都是不一样的。
  大概大家一上手写故事,生恐题材范围不够宽阔,觉得什么情感创业传奇打工,城市农村海外玄幻的……都能写才是高手,对吧?
  实际上不见得。
  我还是认同那句老话,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写你熟悉的,写你身边的,写你脚下生于斯长于斯土地上的故事,应该才是你最拿手的,才是你写得最好的。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自己的才是大家喜欢的。一个没有走出自己家乡的作者,一会儿洛杉矶一会儿多伦多,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全世界。我不相信他的作品会感动人,我甚至不相信会感动他自己,更不用说作品会被人记住了。
  所以,我们要像陈忠实之于白鹿原、池莉之与大武汉、莫怀戚之与重庆、相裕亭之与盐城那样,多写一些有明显地域特色的故事,以故事来表现我们的地域文化,以故事来构筑属于我们自己的精神家园。
  在你熟悉的家园,你是王。你可以自由的搭建、装修。再蛮横如城管的编辑,也不敢给你随意拆毁。我记得发在古今故事报上的一篇写海上传奇的《铁血顺风号》…..他们画插图的还特意打电话问我海上气候问题,人物的衣服应该怎么弄呢。
  玩弄文字这几年,虽然云山雾罩的写了上千篇东西,自认为写的最好的,还是关于我们胶东大地上的一些往事。因为那些往事里面,有很多读者不知道的独特的东西,有我们胶东父老留下来的深厚的人文积淀和历史年轮。
  我们胶东地区依山傍海,不但有深厚的齐鲁文化、儒家文化、海洋文化积淀,开埠之初作为德国的殖民地,还深深打上了欧洲文化的烙印。东海边上的鳌山卫作为明代同“天津卫”、“威海卫”齐名的“沿海二十四卫”之一,又给这片土地留下了影响极为深远的军事文化。而仅次于江西龙虎山的道教第二名山崂山,还在这片土地上播下全真道教文化的种子。近代因为日韩企业及侨民数量众多,自然给这片土地又带来很多日韩文化的影响…….
  如此之多文化体系的交相映辉,又该有多少绚丽多彩的故事发生!这两年我涉猎了很多我们胶东地区方志、很是研究了些胶东人文地理以及风俗习惯,深深感觉到脚下的这片土地,是不尽的创作源泉。胶东大地上的故事,一辈子也写不完!
  把自己热爱的家乡以故事的形式介绍给外地的读者,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那种快乐,绝对不止是挣稿费为稻粱谋的快乐,那种快乐,有真正的创作快乐!
  《最后一次鼓集》http://qkzz.net/magazine/1009-7856/2006/23/527831.htm金口鬼楼之迷http://www.2008red.com/member_pic_10/files/jiangzehua/html/article_120193_1.shtml
  《双车错》http://cn.qikan.com/Article/dstg/dstg200951/dstg20095190016601.html、《洪门令》、《十面埋伏》(刚见刊)、《瞒天过海》(尚未见刊)…….不敢说我这几年写的这几个东西有多好,但我却可以说,这几个东西里面都有我们胶东地区颇为独特的生活元素,有读者不知道的许多东西。
  多年以后等我写不动了,如果有人偶尔提起我的名字,有读者便说,那人写过几个胶东的故事……
  那,将是我莫大的欣慰………
  二还是要把故事写得漂亮
  不知大家有无觉得,读故事的愉悦感越来越少了?我听说很多故事作者,尽管天天写故事,甚至干脆不读故事。
  关于这一点,我认为一是故事点子出新越来越难,第二是因为以讲述为主的故事,很难达到小说那种天马行空自由发挥的语言张力。故事编辑也很难给你那样的发挥空间。
  随着读者阅读水平的提高,文字媒体的多样化(报刊、手机、电脑…….),故事这种体裁如果继续墨守成规继续一味的讲述,一味的干巴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我相信故事会越来越没人看……
  因此作为故事作者,我觉得我们应该跳出故事这种体裁原来的条条框框束缚,多作一些叙述方式的尝试。让故事活起来,动起来,张扬起来!从而让读者忘记还有一个作为故事讲述者的作者,忘记故事里面还有一个你……
  这是我的《十面埋伏》开头的段落:
  几十名皂衣捕快从栖霞县城紧急出动,突飞疾走的乌云一般冲向城外,扑向一个叫唐家泊的村落。进村之后二话不说,先把高宅大屋的于家大院儿团团围住!
  这样写,一开始便有一种快节奏,恍如一个快速移动的画面,马上便会抓住读者的眼球。而若是换做四平八稳的交代人物、年代、以及事件发生原因………那看起来该有多疲劳啊!
  用影视圈儿编剧的话说,我们的故事往往都是一些“干货”,而他们拿去,要像泡发海参、泡发熊掌一样,先用水发开,再慢慢烹调。
  …….如此,我们何不修正我们干巴巴的叙述方式,让我们的故事语言也水灵灵,脆生生一些呢?
  ……随东海大潮而起的海雾终于挤下悬崖,堆涌到山涧之内,迷失了棋盘石周围的一切丘陵沟壑,又突飞疾走向山下的华严寺挤压过去。方圆五百里大崂山渐渐白茫茫一片,除了几座黑黝黝的高大山峰,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是我的一个中篇《水琴石棺》里面的一段描述。这个东西还没有发出来,也许这段会被编辑删掉,但我坚决认为,这样的段落承上启下,会激发读者的想象让读者参与进来,使平面的故事有一种立体的画面感。
  当然,我的看法恐怕很多编辑不见得赞同,一个作者的语言习惯也不容易改变。但大家不妨多阅读故事以外的题材,慢慢来。说到家故事也是文字的艺术语言的艺术,用优美的文笔写故事,总是好的。
  我很喜欢读杨延阳的文字,杨的文笔真是好。人家书读到那份儿上,就是不一样。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点也不错的。
  黄胜的文字也很干净,作品结构似乎很轻松的一番闪展腾挪,就搭建好了。不愧是黄大侠,NB啊……
  阅读量要一点一点积累,文笔提高也要慢慢地来。眼下提高自己作品文笔的方法,我觉得不妨写完以后多读几遍,读出声来修改。人的气质是慢慢养成的,文章亦然。但字句的圆润,却是可以通过朗读的修改,来一下子提高很多。
  http://qkzz.net/magazine/1003-3327/2006/01/10036424.htm
  用漂亮的文字写传奇写故事,前几年还读到这么一篇,聂鑫森的《鼓枰绝杀》,大家有时间不妨去看看,真是带劲儿呢!
  三写大故事,把故事写大。
  所谓写大故事,就是首先眼界要高,要选择写大的题材,而不要整天只盯着那些鸡毛蒜皮的小包袱小趣味。我煌煌中华五千年文明,随便拣出一小块儿来也够你反复炒作上几十年。前一阵子的主旋律《人间正道是沧桑》,大家都看了吧?原作好像发在《今古传奇》上吧。那段历史谁还不是耳熟能详,但人家找好了一个切入点,被别人写得很滥的题材,依旧能够大放光彩,依旧能够编出引人入胜的故事。
  很多编辑经常强调说什么风格,其实风格是什么?杂志风格是几代编辑们不但积累而形成的杂志的品位和性格,如果一个才创刊的小刊物也强调什么所谓风格,还不如说编辑自己暂时的喜好……..一个阅读量不够,眼界也不见得开阔的编辑,强调刊物风格不但可笑,恐怕也很难编出耐看耐读的大故事。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故事只写大事不写小事。但至少也应该反映出一个大道理。
  大的故事,是在海面上遥遥望去的冰山之一角、随着故事发展“海水”被排干、豁然而现的一种庞然的震撼。大的故事,是沿着一片叶子而追索到的一个遮天蔽日满目芳菲的偌大树冠!
  好多年以前,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说一个瞎子算卦极准,有一天心血来潮,给自己算了一卦顿时大吃一惊,原来自己有帝王命,于是天天想着有朝一日面南背北做皇帝……后来遇到另一个瞎子给他重新算过,说如果他的双目不眇则为帝王,两眼瞎则为卜者…..那一阵子恰好我经常用占卜杂学的一些东西给信命的小姑娘看手相开玩笑,有一次突然想起这个故事,想到给别人占卜不管灵验与否,大家总是快乐的。而为自己占卜呢,往往成了自欺欺人,信不是不信也不是。于是就花了十几分钟时间,敲了一个短故事,好在不长,贴上来大家看看。
  易者卜天下
  崂山宋毓,通六经,善《周易》。一个偶然机缘,结识流亭名士胡峄阳。胡峄阳授宋毓以周易推演之术,于是宋毓占卜打卦无有不通,推演世事更是精准入微,一时名动乡里。胡峄阳离去之时,告诫宋毓:所谓医不自治,卦不自卜。善卜者,当卜天下。为己卜,将一世孤苦。切记切记!
  胡峄阳去后,宋毓便打出“周易推演”的招牌,为天下人卜,为慕名而来的求卦者卜。名声更盛,日进斗金。昔时的贫寒书生宋毓,渐成崂山脚下的一方首富。
  一日,宋毓立于自家庭院,看身后的高堂大屋,听阶下众仆的一呼百诺,忽忆起胡峄阳临别赠语,暗生不信之意。我宋毓如此盛名,如此家业,且已有了三房妻妾,怎会一世孤苦?
  夜深人静之际,宋毓便沐浴更衣,独入静室。虔诚地推演起自己一生的命运。
  宋毓闭目入定,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玄妙之门。
  突然,宋毓睁开眼睛,大惊失色。接着连换柳庄、麻衣几种寻常占卜之法,结果都是一样!
  原来依照周易推演所言,宋毓竟是国主之身,有帝王之命!
  第二天,宋毓竟莫明地眇了一目。
  但宋毓对胡峄阳先生所授的周易推演是深信不疑的。忽眇一目,更使他坚信自己推演的正确。于是一个月朗风清之夜,宋毓竟抛家舍业,飘然而去,开始周游天下,留心天下大势,结交四海豪杰。故里的盛名佳誉,更是看得疏淡。崂山脚下那良田美宅无人打理,也渐渐的败了。
  接下来十几年,正逢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雄心勃勃的宋毓看不到丝毫天下大乱改朝换代的迹象。宋毓虽结交了许多奇人异士,隐隐也是一方豪杰,却依旧是身心茫然,不知所以。
  这一年,宋毓游历到京师,听说哈德门外有一老者,也善周易推演,名动天下。宋毓顿生好胜之心,便扮一俗商,前去拜访。
  宋毓一见那老者,便故作市侩地甩出一锭黄金,报出自己的生辰八字。
  那老者不动声色,闭目沉思良久,抬头开眼,平和说道:君若双目皆明,当是治世之帝王。若有一目眇,恐是与我同行!
  宋毓大惊,抢步上前拜服在地:真我师也!
  那老者神色如常:二十年前,方外高士胡峄阳先生游京师,曾有留言让我转告。周易者,简易、变易、不易之解也。简易为门,变易为术,不易为根。读易至此,方为通人。六十四卦乾第一,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即如是也。善卜者,当卜天下。善卜而己不信卜并特立独行,悟得不信之信,方得入玄妙之门,而后才能兆于变化,通天彻地。卜者信卜,便如心目皆眇,徒知其表而不明其理,与周易之微言大意,南辕而北辙矣!
  宋毓顿悟,乃弃周易推演之术,重修儒家之学,第二年便高中进士,以不惑之年而入仕,宦海畅游,竟是如鱼得水。历经十年,便官至极品,入阁拜相,授文华殿大学士。宋毓一生虽难称有建树的一代名相,却以知人善任,提携后进而青史留名。
  这个故事其实很一般,如果说有亮点,就是题目“易者卜天下”这五个字。如果能讲明白这五个字,此短故事就不能说“小”。而实际我还没有发挥开,这个故事写一个万把字的东西就好了……..
  类似的东西,还有发在新故事上的那个《奉鬼》,
  http://www.woman.org.cn/xgs/viewdoc.asp?Codeno=00001144
  其实想说的意思,不过是我杜撰了“心中无鬼,胸怀如月”这两句话,说这两句话被后来的商贾们奉为金科玉律,成为千百年来不变的商家至理。哈哈,虽是杜撰,谁敢不信?一些选刊转载这个东西时候,还特意打电话问我,是否真的有这么个说法。我当然肯定的回答他们:有,当然有。绝对有!
  写大故事叙述上由小而渐大,而构思却是要倒着来才好。比方说我写《洪门令》的时候,就是由“五四运动”的导火线,一次大战后的“青岛问题”,而一步步展开构思。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日寇为了占我青岛,多方制造事端,暗中支持地方势力闹事。本地土匪孙百万攻打即墨城的历史事件,便是日本人刻意制造的事端之一。而像当年胶东一带土匪,多有“洪门”背景。于是我便恶补了一些关于“青红帮”的东西,设计了一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洪门”插手的刑事案件,层层推进开始对孙百万攻打即墨城这个历史事件进行演绎……..《洪门令》是我被改编为电影的第二个中篇故事。
  用我们自己的眼光,自己的研究去阐述历史,演绎事件,要比不着边际的胡编乱造有意思得多,也容易得多。历史上若无“天下三分”、魏蜀吴争霸这段历史,打死罗贯中他也塑造不出曹操那样一个千古奸雄。而历史上真正的曹孟德是个什么样子?呵呵,现在的人们大多数只知道文学的曹操,少有知道历史上的曹操。就文学创作而言,作者已经成功的颠覆了历史。
  总之,要么大事件,要么大道理。我们必须通过写大故事,来把故事这种文学体裁发扬光大。故事如果跳不出段子,跳不出小品的笼牢,我认为是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的。
  最后用老人家的一句话结束这次讲座:要发展啊同志们,发展才是硬道理!
  谢谢大家捧场:)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马洪霞
发帖
11
金钱
10110
铂金
3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7-28
          
离线泥土香
发帖
81
金钱
10740
铂金
88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7-28
      “  要么大事件,要么大道理。我们必须通过写大故事,来把故事这种文学体裁发扬光大。故事如果跳不出段子,跳不出小品的笼牢,我认为是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的。”

    这话姜老师讲得好,这就是故事的魂,没魂的故事会死的。
    

优秀的文字可铸就优秀的灵魂,让优秀的灵魂在我们的键盘里诞生吧。
离线风中耳火
发帖
2466
金钱
56672
铂金
3495
魅力值
15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10-18
很好的文章。学习啦。
耳火默默书写着寂寞,书写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耳火希望能成为魔术师手中的传奇。
离线黑桃尖子
发帖
14
金钱
260
铂金
16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5-14
说到风格,有点明白故事刊物衰落的原因了。原本故事不会衰落,倒是千篇一律的风格让人乏味了。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故事会这类刊物很吃香,现在,就算上面刊登的故事很精彩,但人人都一个风格,谁会去买啊。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