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 14526阅读
  • 64回复

[作者专访][分享]妖王谈悬念故事的意外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云鹤
 
发帖
1062
金钱
2549233
铂金
100
魅力值
125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8-08-29
周五晚七点半,百花吴军晖老师在QQ群谈悬念故事的意外性,兹整理如下—— {'8a' 9\  
H"f%\'  
枯木老妖: Q}ho Y  
  今天说一下故事的意外性 %^}3:0G  
:M(%sv</  
  故事是高于生活的 31-%IkX+k  
Dt\F]\6sd  
  我们如果把生活当成故事去写,很难写出来好故事 I0oM\~#  
FQSepUl  
  故事必须有意外 [aX'eM q  
$d.UF!s  
  让读者想不到的意外 knZee!FA7  
jLc4D'  
  下面还是讲故事 MnUal}MO  
XEM i~L+  
  讲一个我的拙作 NK'awv),pM  
\M1-  
  战 猴 D]resk  
e"P>b? OY  
  这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故事写作方式 Y uXq   
!q!.OQ  
  1863年,太平天国干王洪仁玕的一支部队被清兵围剿,被困在徽州附近的一座山上。但是由于这座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虽然清兵发动过数次进攻,仍无法攻破。 fLl~a[(5  
"1_eZ`  
  第一段讲故事的背景 >lxhXYp  
\gy39xoW(  
  负责这次围剿任务的是清军正五品守备程维顺。正在程维顺为战事发愁的时候,兵营里来了一位其貌不扬的养猴人。养猴人叫吴义。吴义说,他愿助清军一臂之力。 k8w }2Vw  
h{I)^8,M  
  这是一个小悬念 ve_TpP  
Kf D8S  
  以前讲过的悬念 ^0ZabR'  
k2muHKBlk  
  养猴子的人如何破敌呢? FS30RP3 `/  
 _c?&G`  
  原来,这吴义驯养了百十只强壮的猴子。可别小瞧了这些猴子,那些猴子被吴义驯养得灵活勇猛,能打善斗。在猴子的前臂上捆绑上锋利的刀片,那些猴子就变成了血腥杀手--“战猴”。 o7E?A  
`qp[x%7^  
  这就是意外 Jw?J(ig^  
lpLjfHr  
  会打仗的猴子 .p&4]6  
_n(O?M&x  
  这样读者的兴趣就容易被勾引起来 hSE\RX 9  
sI/Jh w)  
  如果是来了一个大侠,就老套了 $NzD&b$7  
,-#8/9ts  
  如果皇帝派来的援军,也没有什么悬念了 z/(^E8F  
vL(7|K  
  当天夜里,那群“战猴”便在吴义的指挥下,攀山越岭,直奔山上而去。 `=8g%O|T  
&m_4#  
  山上的太平军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山里的猴子会成为可怕的杀手。顿时,山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程维顺趁机带领清兵一拥而上,到了天亮的时候,山上的太平军或死或伤或投降。这一仗,程维顺大获全胜。 i/`N~r   
]Ec\!,54u  
  这就是意外的结果,猴子成了特种部队 6VpT*,2d~  
s0 hD;`cm  
  咸丰皇帝闻听程维顺靠猴子打败了“长毛”惊讶万分,随即召见了程维顺和吴义,并观看了“战猴”的表演。咸丰皇帝看得高兴,一时兴起,随口说出一句圣旨“程维顺、吴义战功显赫,特恩准:兵刃毒药不死,水火凌迟不死。”说白了,就是以后程维顺、吴义如果犯下死罪,不能用兵器砍死,不能让服毒而死,不能用火烧水淹死,还不能用绳子吊死。 > !k  
 chW 1UE  
  这里又为下面的故事做了铺垫 E'zLgU)r`  
XhjH68S(  
  随后,程维顺被封为正四品都司,吴义更是一步登天,从一个平头老百姓一下子成为从四品二等护卫,官职仅在程维顺之下。 -bT1Qh X  
4% )I[-sH  
  这个程维顺是一个心胸狭小、心狠手辣的人。他见到一个养猴人,一夜之间就成为从四品武官,很生气。同时,程维顺也担心这个吴义哪一天会替代了自己的位置。 h-<2N)>!  
  这天晚上,程维顺把吴义请到帐篷里喝酒。程维顺告诉吴义,今天晚上要让他看一场好戏。说罢,程维顺命令兵勇在帐篷外点起篝火,架起油锅。一群持刀枪的兵勇排列好队伍站在两旁。 M \rW  
p5&:>>  
  养猴人一夜之间就成为从四品武官这也是意外 B B*]" gT  
dBkw.VO W  
  那么程维顺点起篝火,架起油锅又是要干什么? \zCT""'i  
Lgl%fO/<t  
  这是我们以前所讲过的悬念 H@o 3u>}  
EEmYfP[3  
  吴义还以为程维顺是想处死一些太平军俘虏,也没有太在意。不曾想,被兵勇用铁笼子抬出来的却是吴义那些立下赫赫战功的猴子。 (<!Yw|~  
D9^.Eg8W  
  这就是意外,是故事里面人物的意外,也是读者的意外 ~p^&` FA  
)OxcJPo  
  绝不能让故事一帆风顺 3(l^{YC+[7  
/pni_-l*  
  那就太平了 *T0{ yI  
[h20y  
  没人喜欢看平淡的故事 ` MtI>x c  
FY h+G-Y#  
  吴义一看不妙,正要起身,就被卫兵拿下,按倒在地上。 F3j#NCuO=z  
  那些猴子或是被直接扔进油锅,或是被架在大火上烧烤,或是被乱箭穿心,惨叫声不断,死相更是惨不忍睹。 H;5FsKIF  
  程维顺宣布,现查明吴义乃“长毛”的奸细。 G\4h4% a  
  听到程维顺的话,吴义顿时气得胸口发闷。再看看帐篷外那些跟随自己多年,立下战功却惨死的猴子,他忍不住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来。随后,吴义被以奸细罪,打入大牢,一个月以后不明不白的死在大牢里。 c+P.o.k;  
C,$$bmS =  
  功臣成了奸细,猴子们也都死了 ea!_/Y  
w4w[qxV>  
  下面的故事还怎么讲? ,x#5.Koz  
\UZlFE  
  都是意料之外的 P5/\*~}  
$2N)m:X0  
  让读者想看下去,就必须制造悬念和意外 @X\-c2=  
:(gZ\q">k  
  程维顺向咸丰皇帝上奏章说,奸细吴义灭“长毛”是假,用苦肉计打入清军内部,想趁机搞破坏是真。咸丰不明真相,再说吴义已经死了,还指望程维顺带兵打仗,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q))r lMo  
2 )oT\m  
  第一部分就结束了 O3H dPQ  
YmXh_bk  
  怎么报仇呢? HX\^ecZ#E  
P:,@2el  
  吴义已经死 ^5n"L2 9V  
8bT]NvCA  
  猴子也都死了 RQ}0f5~t  
(Q~ p"Ch  
  故事就在于要柳暗花明 <49Gsm&0  
+zM WIG  
  转眼十年过去了,6岁的同治皇帝登基。这个时候的程维顺已经是官至正二品总兵。 _Ec9g^I10  
  这天,是程维顺的五十岁寿辰,恰好这一天程维顺迎娶他的第十九房姨太太。总兵府上下张灯结彩,双喜临门。 V?x&.C2Z  
ft$@':F  
  晚上,送走了道喜的客人,一身酒气的程维顺摇摇晃晃走进新房。 CHxu%- g  
  等程维顺揭开新娘的红盖头一看,所有的酒气都被吓跑了。原来,红盖头下面坐着的竟然是一只小猴子。 -js:R+C528  
RlJt+lnV  
  意外么? UbDRzum  
36ygI0V_  
  娶回来个猴子 )nncCU W  
WBcnE( zF  
  那小猴子见到程维顺也不害怕,从床上一跃而起,朝着程维顺的脸上就扑过去。小猴子在程维顺的脸上左右开弓,打了两个大耳光子,没有等程维顺反应过来就一跃上了窗户,三蹦两跳不见了踪影。 DL$O274uZ  
  程维顺大呼“来人!”。他的贴身卫官寇夏天,闻讯带人冲进房中。见到程维顺脸上的巴掌印,寇夏天还以为是十九姨太不顺从。那曾想,程维顺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老十九,变成猴子跑了。” 9p| ;Hh:  
X; [$yW9hE  
  寇夏天最终还是从床下面找到了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十九姨太。那十九姨太说,刚才洞房里来了一个一人来高的大猴子,那个猴子浑身是伤疤,力大无比。十九姨太就是被那猴子捆绑起来,塞进床下面的。 ?4p\ujc  
$,Q0ay  
  意外不能胡编,要能自圆其说 `1;m:,9  
AP1Eiv<Hub  
  程维顺的头上开始大颗大颗的冒冷汗,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年被他血洗的“战猴”竟然还有幸存下来的。更让他恐惧的是,那只幸存下来的“战猴”居然混进了总兵府,要为主人和死去的“战猴”们复仇。 NF9fPAF%;  
)?es3Ehqq  
  程维顺马上下令,总兵府上下严加戒备。尤其要注意树梢上和房顶上,发现黑影,乱箭射杀,先杀后奏。 LHit9O[_/s  
\v|nRn,`-  
  这里就有了新的意外 V $'~2v{_  
k'H+l]=  
  当年被他血洗的“战猴”竟然还有幸存下来的。 XEK%\ o}  
U7GgGMw  
  那么这一只活下来的猴子要干什么? ,mkXUW  
6k569c{7  
  转眼就到春节,这天程维顺叫来了戏班子,在总兵府里唱戏助兴。 TV&:`kH  
  正当戏演到高潮的时候,突然一只穿着戏装的小猴子从后台跑出来。那猴子也怪,一上戏台就翘起屁股拉屎,把下面的人看得哈哈大笑。 Ph{7S43  
  程维顺正要发火,小猴子却抓起自己的粪便投向看台。猴子屎不偏不正的糊在程维顺脸上。待寇夏天赶来,命护卫搭弓射箭的时候,小猴子早跳上树梢逃跑了。 D}.Pk>5  
Fog4m=b`g  
  新的意外发生了 6} b1*xQ  
z n!H&!8&  
  小猴又出来捣乱 .K I6<k/  
'E _M, Y  
  恼羞成怒的程维顺气火攻心,从此一病不起。城里所有的郎中都找遍了,可是程维顺的病长短就是治不好。 #kho[`9  
k :KN32%  
  病了,还治不好,这可怎么办? Q7V*~{  
qIXo_H&\C  
  必须有新的情节来解决 /#WRd}IjK  
|AgdD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情节就太简单了 M`_RkDmy<  
>"Tivc5  
  可以让程维顺气死拉到 rf}@16O$'  
\W%Aeg*c  
  后来,程维顺请来了京城名医有小华佗之称的庄飞弘。庄飞弘果然是名不虚传,他给程维顺把过脉,问过病因后,微微一笑说:“总兵大人只管放心,大人患的是心病,只要大人肯花银子,我保证大人药到病除。” #RfNk;kaA  
  身为总兵的程维顺有的是银子,他马上让人带庄飞弘去账房取银子。 W>^WNo3YQ$  
  七天之后,庄飞弘带着两辆大马车来到总兵府。两个蒙着黑布的大铁笼子被众人从马车上面搬下来,抬进总兵府的院子里。 JI"&3H")g%  
,Z_aZD4  
  悬念产生了 ]6)~Sj$ 5  
)uG7 DR  
  黑布蒙着的是什么? .k_> BD];  
_BC%98:WP  
  庄飞弘让人把程维顺从房间里面搀扶出来,坐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大家都不知道庄飞弘这是玩得什么把戏。 `B1r+uTP~  
DL*/hbG  
  庄飞弘让人揭下其中一个大铁笼子上的黑布,顿时程维顺的脸都被气白了。原来,那只大铁笼子里面关着的竟然全部都是猴子。 \:7G1_o  
  “你知道,老夫最恨的就是猴子……你竟然拿着老夫给你的银子去买猴子……”程维顺气得说不成话。  gAFu  
  “总兵大人先别着急。”庄飞弘不紧不慢的说。 /"Z6\T9  
QYS 1.k  
  这就是意外,程维顺最恨猴子,偏偏又送来一笼子猴子 aRt`IcZYz  
wWh)yfPh8H  
  庄飞弘想找死么 6!QY)H^j9,  
uD'GI  
  这样报仇也是可以的 AbqeZn  
8c h^e[U`  
  只是情节太简单 }3%L3v&  
zYCS K~-GW  
  读者看着不过瘾 vOF"p4 ^3  
\w6A-daD0  
  庄飞弘又让人揭下另外一个大铁笼子上的黑布。那笼子里面卧着一只黄牛般大小的斑斓猛虎。 'MWu2L!F  
84X/=l-c=  
  新的意外 e-@.+ f2CC  
)qbjX{GZ7  
  庄飞弘想要如何治病? :" ta#g'  
-g5o+RT@  
  没有见过这样治病的啊? `l%)0)T  
@N(*1,s2  
  故事必须让读者琢磨不透 c] '- :=  
:gwM$2vv  
  猴子们看到了大老虎,吓得在笼子里面团缩在一起“吱哇”乱叫。那只大老虎起身大吼一声,再看那个笼子里的猴子,有的竟然吓得屎尿直流。 ^9jrI  
  程维顺看着哈哈大笑,再厉害的猴子见到老虎,也就如同老鼠见到猫。 )qq5WShMJ  
  (4GDh%  
  庄飞弘又凑到程维顺耳旁说了两句话,程维顺点头称好。庄飞弘命人将猴子一只接着一只的扔进老虎笼子里,那些猴子顿时间被大老虎撕咬的七零八碎,血肉横飞。 NKyKsu  
  当天晚上,程维顺就命人将老虎笼子抬到自己睡觉的院子里。而程维顺那天晚上又是吃肉又是喝酒,那病也不治而愈。 eH0^d5bH  
  程维顺重金犒赏了庄飞弘,让他回京城去了。 QDHTP|2e  
o@5zf{-  
  故事到此又是一部分 Z)Zc9SVC  
m-wK8]t9  
  庄飞弘抱着程维顺赏赐给他的金银珠宝,美滋滋的坐在马车里。 u`ezQvrcy  
_ Vo35kA  
  一只一人来高的大猴子突然从路边的草丛里窜出来,那只猴子纵身一跳上了马车。仅仅几分钟时间,那只大猴子就掂着庄飞弘的人头,从马车上跳下来。 ^!F Li7X  
$XZC8L#  
  新的意外 -zSkon2Y^  
>Q-"-X1  
  果然有一人高的大猴子 (q 0wV3Qv  
o`{@': %D`  
  能割下人头的必然是战猴了 ab!Cu8~v  
Y3n6y+Uzk  
  程维顺还没有起床,寇夏天就慌慌张张的前来报告。说是,庄飞弘的人头被悬挂在总兵府的院子里,而放在程维顺门前的那只大老虎,也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DI )!x {"  
  程维顺大吃一惊,慌忙从床上爬起来。程维顺发现庄飞弘的血脖子上面还带有几根猴毛,而那个老虎更是惨,死后两只眼睛被挖去,只剩下一对血窟窿。程维顺再也不敢小看那只“战猴”。 GN=ugP 9  
xG7/[ jG  
  一连串的意外发生了 } G3:QD  
C1M @;  
  读者就更有兴趣看下去 NB.s2I7  
23iMG]J&  
  大家都想知道谜底啊 K}feS(Ji  
xIb"8,N  
  惊慌失措的程维顺从此以后就住进了地下室,吃喝用都要专人往地下室里面送。通往地下室的通道更是布满了机关,三步一岗两步一哨,别说是猴子,就是一只苍蝇都很难飞进去。 zF7*T?3b"  
/= i+7^  
  这样,战猴还如何复仇? l |Y?]LNr  
[" PRxl  
  这是为故事制造难度 a49xf^{1"i  
4~DW7 (  
  为读者增添兴趣 TGSkJ 1Lx  
n#dvBK0M  
  故事必须自圆其说 NGs@z^&V  
aS3Fvk0R{h  
  必须合理 >s;>"]  
bMvHAtp  
  不能胡说 R[bI4|t  
[+2iwfD  
  躲在地下室里的程维顺虽说是见不到阳光,但整天有下人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有众姨太太们轮流陪伴着,日子过得倒也很滋润快活。 D\LXjEm e.  
h3YWqSj  
  现在怎么办? aBblP8)8;K  
M\!z='Fi  
  猴子肯定是下不去了 ~6!TMVr  
J};=)xLX;  
  这一天,程维顺正在地下室里和六姨太调笑着吃饭。六姨太突然指着她面前的盘子尖叫一声。程维顺凑上前一看,也是吃惊不小。原来,六姨太那盛放银露八宝羹的盘子里面竟然吃出来一大撮猴子毛。 Ty5}5)CRZ  
8w\ZY>d   
  又是意外 of<(4<T  
>&?k^nI}J  
  怎么吃出来猴子毛了 @\}w8  
sqE? U*8.-  
  要知道这里连苍蝇都进不来 g?1! /+  
XnNU-UCX  
  程维顺大怒,把桌子敲的“咚咚”响,边召唤寇夏天进来。 [:"7B&&A  
SMMvRF`7  
  地下室的门响了,六姨太惊的目瞪口呆。程维顺忙回头一看,顿时也吓傻了。那只一人来高,浑身伤疤的大猴子站在地下室的门前。那猴子的两只前臂上分别绑着两把锋利的刀片,刀片上面沾满了鲜血。 #bZT&YE^  
7|Bg--G1  
  战猴出现了, a bw7{%2  
Gi 7p`F.  
  意外 RKtU@MX49  
vNIQ1x5Za  
  “战猴”两个跨步窜到程维顺面前,带着血的刀片架在程维顺的脖子上。 T*bBw  
  程维顺嘴里嘟囔了一句:“战猴,果然厉害。”随后,程维顺脑袋一歪,闭上了眼睛。 nm{J  
  那“战猴”并不理会已经吓傻了的六姨太,转身窜出地下室。 0N FYFd-50  
(;T g1$  
  战猴报仇了 iRsK; )<  
? f>pKe  
  这样是不是故事讲完了 Z%9_vpWc  
RS9mAeX4h  
  如果完了,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 W*jwf@ 0  
6U?z  
  在一片茂密的丛林里,那只高大的“战猴”领着一只小猴子跪在一个很大的坟墓前。小猴子正是出现在十九姨太的洞房,随后又出现在戏台上投了程维顺满脸猴屎的那只猴子。 >sl#2,br  
)|Md"r_B  
  这个坟墓里埋着当年悲愤而死的吴义和众多的“战猴”。 TChKm- x  
/{sFrEMP\  
  引号的作用,大家回头查辞海 +-d)/h.7  
*)82iD  
  “战猴”慢慢的脱下穿在外面的猴皮,露出一个人的脑袋。那“战猴”竟然是程维顺的贴身卫官寇夏天装扮成的。 Z+M* z;  
  “爹。你就安心吧,儿子已经替你和咱家的‘战猴’们报仇了。”寇夏天泪流满面。“儿子没有违抗圣旨,那贼人程维顺是被吓死的。” kW.it5Z#  
N[j*Q 8X_  
  这里有了意外 pe@j`Sm:Ej  
=ec"G 2$?"  
  卫官寇夏天 |x$2- RUP  
  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能大闹总兵符的原因 pdEUDuX  
J{qpGRQNa  
  这样够味道么? HTw7l]]  
SXF~>|h5<  
  如果再出意外还能出么? Ce-D^9kC  
(I0QwB  
  出一个让大家都看到却没有想到的意外 ,#blY~h8^  
n04lTME  
  是什么? }35HKgqX  
's7 (^1hH  
  原来,寇夏天正是十年前被程维顺害死的吴义的儿子。寇是口的同音字,夏天即下天,口下有天不正是吴字么! 1_V',0|`>  
%5rC`9^  
  如果结尾就是:原来,寇夏天正是十年前被程维顺害死的吴义的儿子。 0k):OVfm=  
KoF_G[m  
  显得很单薄 n[tES6u  
-JwwD6D  
  在最后出一个字谜,是不是更有意思 e 0cVg  
alz2F.%Y  
  谜面就在故事里面 na-mh E,H  
~3r}6,%  
  一般读者是看不出来的 s$PPJJT{b  
|a{~Imz{  
  这就是让大家把悬念和意外贯穿故事 YfZ96C[a  
DVLF8]5  
  百花对悬念故事也是有要求的 ;rjd?r  
/+zzZnLl-M  
  情节一定不能简单 *@SZ0   
\ N;%  
  要多情节,多矛盾,多悬念,多意外 KDEcR  
e A'1  
  一个字一个馒头啊! Aat-938FP6  
ie9,ye"  
  连标点符号都是钱 pon0!\ZT=  
.!Qo+(  
  就结尾说了两句 -er8(snDQ  
+x_9IvaW&?  
  没有讨论,还讲什么故事 Z&[_8Y5j  
w$%1j+%&  
  随后,吴义被以奸细罪,打入大牢,一个月以后不明不白的死在大牢里。 "o6a{ KY(  
Tn"/EO^N  
  咸丰不明真相,再说吴义已经死了,还指望程维顺带兵打仗,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V#sg}IhM?  
Uk@'[_1z  
  现在不讨论故事了 6 ~LCj"  
Vb$4'K '  
  讨论故事里的意外 `%nj$-W:  
=&YhA}l\O  
  如果没有意外,会不会让大家很有兴趣的听下去 Q( g&/O  
6-!U\R2Z>  
  故事可以玄幻一点,不然就没有东方夜谭了 =}^J6+TVL  
w/UZ6fu  
  不然就没有西游记 y)]L>o~  
^j>w<ljzz  
  但是故事不能没有悬念和意外 3sF^6<E  
t~(|2nTO5  
  如果我讲一个我的故事,你们愿意听么 Exu>%  
6<>T{2b:(p  
  我早晨起床后刷牙洗脸 Yp(F}<f?  
.QVZ!  
  然后下楼吃饭 ~]LkQQ'  
B?pNF+?'z  
  然后去上班 A1uo@W  
6(as.U>K  
  然后下班 Kg>ehn4S@  
Ptj[9R  
  这样的故事你们爱听么? &w"1VOV<  
m.EIMuj  
  睁开眼,正好十点半,这是早晨起床的黄金时间,起的太早就会头晕,起的太晚就会头痛。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当然是小便,没有任何时间比这个时间小便再痛快、再淋漓,甚至是再快感的。早晨每次小便结束,我都不忍离去,我会用手指掂着小弟弟站在坐便器旁闭着眼睛回味,那感觉像是刚刚结束一次完美的旅行,像是刚刚经历一次心跳的艳遇。 EnD }|9  
bWEti}kW  
  这是小说,不是故事 2T >K!jS  
 @& fAR2  
  我这两天收到不少小说,几万字的 io{\+%;b~  
C0v1x=(xiM  
  看的我崩溃了 b`yb{& ,?  
Lw_s'QNWR  
  正本书的给我看 j$ h>CZZ  
A $ Tp0v`t  
  记住,小说是写人,故事是写事 k?7V#QW(  
<)am]+Lswy  
  看小说,读者记住的往往是主人公 op5G}QZ  
s.qo/o\b  
  看故事,读者常常记不住主人公 glo Y@k~  
fqp!^-!X  
  记住的是情节 Pua| Z x  
]~!?(d!J/  
  精彩的情节 YRRsbm{  
%TUvH>;0  
  洗脸,刷牙,准备早餐。填完肚子后打开电脑,把七拼八凑来的文章电邮给几个杂志社的编辑。然后,打开QQ给天南海北的狐朋狗友发几条短信、留言。五年的作家生涯,每天早晨的活动已经变得非常程序化。其实,作协并不承认我为作家,因为我不给作协交会费,编辑们也不称我为作家,因为我没有受约束的单位,没有单位的就不是作家,是自由撰稿人。只有那些整天和他胡吹八侃,喝啤酒看美女,讲荤笑话唱流氓歌的朋友们称我为作家,而且越是在正式的场合越是称我为作家,那是给我面子,也是给他们自己面子。 r)xkpa5  
O}w"@gO@.  
  还听我的故事么? HmQ.'  
.,+TpP kc  
  今天就讲这么多 K}e:zR;;^  
&Ay[mZQ 7  
  主要是体会一下故事中的意外和悬念 'ugc=-0pd  
6#gS`X23Y  
  情节不合适可以修改,没有意外和悬念是没有办法修改的 ]qpLaBD  
lNRGlTD%  
  每天我枪毙很多稿子 2*)2c[/0F  
Svqj@@_f  
  把悬念和意外在整个故事中展开 {Uj-x -  
o4PJ9x5R!  
  还有就是悬念必须新 $LkTu  
AS? ESDC  
  必须想不到 U_[<,JE  
]o+5$L,5b  
  为什么现在很多刊物都不要抗日和农村,反腐败的稿子 T0TgV  
'L$}!H1y  
  抗日很难再出新 Q /zlU@  
j0`)mR}  
  农村也一样 w 8B SY  
xmXuBp:M(R  
  除非出新 rZ#ZY  
0Fc^c[  
  如果还是日本人夺宝之类的,抢花姑娘之类的,建议别费劲了 }huFv*<@'  
CR8szMa  
  很多作者不知道温暖故事该怎么写 ATzFs]~K;  
V]Z!x.x"=y  
  来一个我经历的温暖 RzOcz= A}  
\@!"7._=  
  那一夜我看到了光明 YM r2|VEU[  
  老妖 euiP<[|h=  
  几年前,我在北京做生意被人骗了,几十万元的血汗钱一天之间化为乌有。 HE|XDcYO  
  那天晚上,心情沮丧的我坐在北大附近的一家快餐厅里喝酒。当我把多半瓶白酒喝下肚后,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姐背着个小木箱子走到我面前。大姐问:“先生擦皮鞋么?两块钱。”我用眼睛扫了那位大姐一眼,低下头继续喝酒,不说擦,也不说不擦。我原以为大姐会知趣地走开,没曾想她竟然低下身子给我擦起皮鞋来。 h ]6: `5-  
  大姐边擦鞋边自言自语地说:“这皮鞋再不擦就擦不出来了。”看着低头擦鞋的大姐,我心里涌出些暖暖的感动。我喷着酒气说:“我破产了,明天也许我连皮鞋都穿不起了。”大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大兄弟,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今天就不应该坐在这里喝酒。”我问为什么?大姐说:“你这顿饭最少也要几十块钱,有了那几十块钱,你就可以重新再创业。”我忍不住大笑,几十块钱怎么可能创业!大姐认真地说:“你看看我这些干活的家当,全部下来不过几十块钱,我干一天的活就能把全部投资都赚回来。你能说我这不叫投资?不叫创业么?”大姐的话让我感到震撼,谁能说擦皮鞋不是一种创业呢! xNOArb5e5  
  我酸酸地一笑问:“你的意思是让我跟着你一起擦皮鞋?”大姐停下手里的活,让我伸出手来给她看。大姐盯着我的手看了一会说:“你这手可不是擦皮鞋的手,你的手将来能赚大钱呢!”我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大姐,我说不用找零钱了。 u8Ak2:   
  从餐厅出来,我摇摇晃晃的往回走。刚才给我擦皮鞋的大姐从后面追过来,她把两块烫乎乎的烤白薯塞进我手里。大姐说,喝了酒不能吃烤白薯,她让我路上暖手用。 $H8B%rT]  
  离开北京前,我去那家快餐厅看望那位大姐。我看到大姐正在餐厅里面擦皮鞋,一个像是她老公的男人在餐厅外面卖烤白薯。男人不时地转过头,看一眼在餐厅里面忙碌的大姐,男人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Mj<T+Ohz  
  那一刻,我想起已经快一年没有见面的父母和妻儿。我想,无论我是成功还是失败,我能够安全的回到家中,就是给亲人的最大安慰。 pt$\pQ  
PK).)5sW  
  下面拉万里秋风闪亮登场 z;Jz^m-  
G$mAyK:  
  马 杀 N3( .7mxo  
  文/万里秋风 3ZUME\U  
ISHzlE Y  
  大家感受一下这篇著作 xQ,My  
YN}vAFR`  
  我当编辑看过的比较优秀稿子 Q].p/-[(  
V jLv{f<p  
  马万里是万马山庄的大庄主,他的马场里既有风驰电掣的大宛名驹,也有吃苦耐劳的负重滇马,有日行千里的神驹,也有娇小可爱的矮脚马。总之,你一切梦想中的马,在这里都可以找得到。 bY UG4+rD  
  因此万马山庄声名远扬,不仅全国的马贩子到这里来买马,很多官宦人家也特意派人来挑选名马,甚至连朝廷的戍边部队每年也从这里订购军马。产业如此之大,马万里自然身家豪富。他从小出身贫寒,和结拜兄弟闯荡边关,带领着几个穷哥们白手起家,建立了万马山庄。发达后他不忘本色,扶危济困,方圆百里的百姓都受过他的恩惠。 MAQ(PIc>T  
).3riR  
  这天马万里正在大厅和他的结拜兄弟骆日山谈论马场的事,边聊边喝着马奶酒。恰在此时,一个被派到江南收帐的手下回来了,带回了南方新下的炒茶孝敬两位庄主。马万里马上命人汲来上好的溪水,用上好的松枝烧开水,冲了一壶茶。看着杯中碧绿的茶水,马万里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烟雨蒙蒙的江南和随风摇摆的杨柳岸。转眼间自己已经五十岁了,坐在对面的二庄主也已经四十六了,一时间不禁心潮起伏。骆日山明白大哥的心事,劝道:“大哥不必伤感,何不将马场交给青儿,我们两个回老家去走走看?”马万里心中一动,但又有些迟疑的说:“青儿虽然不小了,但毕竟历练不足,这么大的产业,他能管得过来吗?” 骆日山笑道:“青儿是你的亲儿子,虎父无犬子嘛。何况山庄里有咱们这么多老人帮他,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让风儿也留下帮他好了,这你总放心了吧。”骆天风是骆日山的儿子,无论功夫心计均在马天青之上,马万里这才放心,点头答应了。 z5p5=KOb  
  临走之前,马万里和骆日山将各自儿子和各马场主事叫到大厅,一一吩咐,待众人散去后,留下两个年轻人再三嘱咐:“再有十天就是边关守军来买马的日子了,这批军马早就已经选好了,现在已经集中在几个大的马场里放养。我从四月开始就在几个场子中轮流奔走,现在已经都驯练好了。等到军队来人,交割清楚便是。”这驯练军马一事,一直都是马万里亲力亲为,连骆日山都不清楚其中的过程。只有去年马天青跟着去过一次。马万里严肃的说:“军马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军队的战力,你们千万不能大意,一定要保证这批马安全、健壮的送到军队手上。”两人都点头保证,请二位老人放心。 hN^,'O  
Xti.yQx\  
  马万里和骆日山一路游玩着向南方走,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就在两人即将度过长江之时,忽然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朝廷和北国开战了!两人大吃一惊,万马山庄正是在两国交界处,战火一起,必然波及。两人也没有心思回江南了,快马加鞭的向回赶。昼夜兼程的跑了三天,这天黄昏时远远迎面来了一匹马,如同疯了一般飞跑。一直到快撞上两人才猛然停住,马背上的人翻身下马,跪倒在地,泣不成声:“马叔,爹,你们可回来了,咱们的山庄被北国人占领了!”两人大吃一惊,原来是骆天风,一身泥土,还粘着斑斑血迹!骆日山顾不得问儿子如何,大吼一声:“青儿呢?怎么你一个人跑出来了?” 骆天风哭着说:“我们俩一起向外冲杀,中途失散了,等我冲出来后,听别人说青哥被北国人抓走了。” 骆日山怒道:“那你还有脸跑出来,你个王八羔子,我走时是怎么嘱咐你的?我没你这样不长进的儿子!”说着抬脚就踹,马万里想拦他,但一时急痛攻心,晃了晃身子,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PC!g?6J  
  骆日山急忙抱住马万里,掐他人中,半天,马万里才悠悠醒转,他颤声问:“朝廷的守军呢?他们怎么不抵挡?咱们万马山庄一向对朝廷忠心耿耿,把最好的战马低价供应边关。他们岂能坐视不理?”骆天风哭道:“边关守军倒是来了,但他们不是北国骑兵的对手,溃败而走。现在北国已经向前推进了三百里,边关守军死伤惨重。”马万里老泪纵横:“想不到我一生心血,竟然就这样毁于一旦了!” lG5KZ[/Or  
  正说着时,前方忽然卷起一股烟尘,一队人马转瞬间来到面前,马万里认识打头的一个人,正是每年到万马山庄买马的管事王校尉,他脸色铁青,身后的几十个骑兵也杀气腾腾,将三个人围在中间。 b.j$Gna>Q  
  马万里惊讶万分,抱拳道:“王校尉,老夫闻听边关事变,正要赶回去,不知为何围住我等?” 王校尉怒道:“马万里!原本你扶贫爱国,咱们一直敬重你,想不到你却晚节不保,投靠北国,将劣等病马卖给我们,将剽悍战马送给北国,两国方一交兵,我们的骑兵死伤过半,可惜了那些弟兄。。。”他声音哽咽,身后的骑兵同时挥舞着手里的军刀怒吼。 |/;;uK,y  
  骆日山大怒:“你们这些混蛋!我们万马山庄向来把最好的马卖给你们,现在你们贪生怕死,吃了败仗,反怪我们的马不好,你们想拿我们当替罪羊向朝廷交差,还有没有点良心!”马万里恳切的说:“王校尉,这里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兄弟性子急,你别见怪。但我们确实从没有做过对不起朝廷的事。” 王校尉冷笑道:“到现在还费什么话,北国布告都说了,你儿子已经投降了,只要你回去,万马山庄还是你家的,不过以后就是北国的军马场了。你还想狡辩吗?” Qo~|[]GE  
  马万里还想说什么,王校尉已经下令骑兵将三人拿下!眼看骑兵冲到面前,骆日山手起刀落,砍翻一个,马万里不及阻止,骆日山吼道:“大哥,事到如今,咱们不能不明不白的当他们的替罪羊,何况青儿还在北国人手里,咱们得去救他啊!”马万里长叹一声,挥刀前冲。三个人都是高手,马又好,骑兵虽人数占优,却也不是对手,很快三人就冲了出去。 U'aJCM  
  三人来到新的边境处,化装潜入北国营地打探消息,终于得知万马山庄的人都被囚禁在一处营房内,周围有重兵把守。北国人悬出告示:只要马万里肯投诚北国,就封为将军,并保证万马山庄几百人的安全,否则,以中秋为限,一起处死! Nsn~mY%  
  马万里心急如焚,离中秋节还有三天了。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们被杀害,更何况里面还有自己的亲生儿子!但他又不想当卖国贼,一时间彷徨无计。骆日山愤愤的说:“朝廷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们已经落到如此境地,他们还要诬陷问罪,我们还不如先保住青儿和大家的性命再说。”马万里犹豫道:“老二,其实北国之所以要招降咱们,是因为咱们万马山庄极难管理,哪块地上长什么草,哪块地上的水是甜是苦,哪块地上适合养战马。这些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还有一点,就是我心里的那本《马经》,从选马、配马,到养马、驯马,各种学问包罗万象。咱们万马山庄有今天,全是因为有这本书。北国对这本书觊觎已久,这次定是冲着它来的。”骆日山疑惑的说:“平时也听你说起过这书,我却一直没放在心上。养马牧马讲究草肥水美,冷热得当,难道除了这些还有别的秘诀吗?”马万里郑重的点点头:“这是我家传宝书,因为父亲临终前再三嘱咐,不可泄露给外人。所以虽然我俩情同兄弟,我也从没告诉你这本书的内容,实在是怕对先父不孝。但今日事急从权,我们得一起想个办法,既不让北国人得到《马经》,又能救下大家。” i_(6} Y&  
  骆日山点点头:“大哥,能不能这样,你弄本假书给他们,谅他们也看不出来。”马万里沉吟道:“那可不一定,北国人一生与马为伍,号称马背上出生,马背上咽气,万一被看出假来,大家难免一死。”骆日山问:“那该如何是好?”马万里说:“事到如今,我只好把《马经》交给你保管。你不要去,我一个人去,告诉他们我已经将《马经》背在心里。只要他们将人释放,我就给他们默写下来。到时我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每句话里改上两三个字,若侥幸过关最好,若被他们发现了,也不过死我一个人而已。”骆日山大惊:“这怎么可以,还是我去吧!”马万里摇摇头:“别争了,他们知道我家的《马经》不会传给外人,所以你去了他们也不会信的。” P W_"JZ  
  第二天,马万里果然到了北国大营,他神色从容的说:“你们要我来降,我已经来了,请遵守诺言,放了我的人吧。”北国大帅亲自下帐迎接:“马老先生,贵庄为中原军队驯养的战马我们已经领教多年了,虽然是敌对双方,却依然对你的养马之道心向往之。今日有缘共事,荣幸得很。不瞒老先生,我虽是一介武夫,却也对中原文化十分向往。听说老先生有本《马经》,乃世间奇书,不知能否有幸一观。”眼睛盯着马万里,言语虽客气,眼神却隐含威胁之意。 c!ieN9^+  
  马万里微微一笑:“我早知道将军感兴趣的是那本《马经》,不过实不相瞒,那本书早已销毁,我家历代都是耳口相传,将军若要,只需放了我山庄的人。我自然会将书默写给将军。否则,纵使将老夫千刀万剐,老夫也绝不会吐露半字!” fSVb.MZa7  
  这时帐下跑上来一个人,对大帅耳语几句,他大笑道:“你以为你不写我就拿不到《马经》吗?现在我就给你看看!”说着大喊一声:“把人请上来!”从帐外走进来两个人,马万里眼前一黑,险些晕倒! ,@kLH"a0  
  那两个人正是他的结义兄弟骆日山和他的儿子骆天风。 $p|Im,  
  马万里指着骆日山,手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骆日山满脸羞惭,别过脸去不敢看他。骆天风却理直气壮:“爹,你辛辛苦苦这么多年,还不是个二爷。如果不当机立断,恐怕我还得做马天青一辈子奴才!”马万里终于说话了:“老二,从一开始就是你的主意?”骆日山咬咬牙:“没错,我可以当老二,可我儿子不能再当一辈子下人。是我设计将你带走,然后将上好的军马卖给了北国军队。那些边关守军没有马骑,被北国骑兵一举击溃!你可以骂我不顾民族大义,可当年我穷困潦倒的时候,中原也并没有比北国更善待我,我一直跑到这个两国交界的地方才站住脚。大哥,我们其实早就和中原没什么关系了。你也一起过来吧!” 6Ts[NXa  
  马万里神色反而平静下来:“让我归降也行,可我要见我儿子一面。”北国将领笑道:“这简单。”马天青被带了出来,面容消瘦,身带伤痕。马万里凄然的看着儿子:“还记得爹小时后告诉你的话吗?”马天青愣了一下,马上说:“记得!”马万里又问了一句:“都记得?”马天青斩钉截铁的说:“一句也没忘!”马万里笑道:“好孩子,那我就放心了。” =m;,?("7t3  
  这几句话说得没头没脑,大家正奇怪间,马万里忽然一跃而起,直扑骆日山,这下变起仓促,人们都没有反应过来,骆日山想招架,但毕竟心中有愧,动作稍一迟缓,被马万里一掌击中要害。骆天风大吼一声,双拳打在马万里后背上,他本想围魏救赵,所以下手用了十分力道。不料马万里不闪不避,手依然紧紧掐着骆日山的咙喉,最后两个老人一起倒在了地上。骆天风和马天青扑在各自父亲的身上,痛哭失声。 <?>tjCg'  
  凭借献书有功,加上武艺不凡,骆天风成了北国的年轻将领,并且万马山庄也全部归他所有了。他凭借自己在万马山庄长大的经验,逼迫原来山庄里的老人为他养马,把马养得还不错。那些老人本来宁死不肯帮他,但无奈他手里还有马天青,为了不让马家绝后,这些人只得听命于他。他为了表示安抚人心,还给父亲和马天风分别起了坟墓,并且将马天青作为名义上的二庄主。但不让他插手山庄的事务,只是软禁起来。 A{p_I<  
  《马经》里对马的学问记载博大精深,骆天风虽天赋过人,没人指点,却也难以全懂。最难的一个环节是驯马。为了保证军马的战斗力,那些被精选出来的马都有野马的血统,野性非常大,而且从小养到大都不能磨灭它们的野性,这样才能保证在战场上不怕刀枪,不怕血腥。然而这些马因为野性大,根本就不让人骑,甚至连马鞍子都放不上去。怎样将这些马驯成令出必行的军马,关键就在四月到八月这段时间。以往驯马都是马万里去,但现在只能依靠那些老人了。本以为他们跟随马万里多年,多少总会知道一些。谁知道他们却都摇头说只负责帮着马万里圈马,至于究竟是怎么驯的,他们并不清楚。 "H#pN;)+   
  无奈之下骆天风只好到《马经》里寻找答案,果然找到一条重要线索,《马经》里说,凡是野马群都有头马,野马的纪律性要比家马的高得多,但它们不听人的,只听头马的。要想驯服一群野性十足的马,关键是要将头马驯服。骆天风急忙到各个马场去观察头马,但他无法找出哪匹才是头马。让马群奔跑起来,几乎有十几匹马在并驾齐驱。从外型上看,这些都是百里挑一的骏马,看不出高下来。最后他终于想到了马天青,他毕竟是马万里的亲儿子,比自己知道的更多。之前他一直不让马天青碰马,是因为担心他动手脚,因为他知道这个比自己大却没自己聪明的兄弟,虽然从小谦恭忍让,却和他爹一样,骨子里极为刚强,家恨国 7M)<Sv  
  枯木老妖(645091781) 21:14:02 3i1TBhs6  
  仇,绝不会不报。但此时北国大营里催得很紧,北国人以前一直难以突破中原的防线,就是因为边关守军的骑兵战斗力强。现在形势逆转,北国人去年尝到了甜头,要在今年秋天直接杀进中原,称霸天下。所以,如果这批军马出了问题,那是要被砍头的。就在这为难的时候,下面的人忽然来报告:“马天青说,只要你肯把万马山庄还给他,他可以想办法驯马。”骆天风思索再三,心想:“看来他还是舍不得这祖上的家业。也罢,先答应他又能怎样,等我学会了驯马之术,再反悔也不迟!” #&X5Di[A  
  在骆天风的严密监视下,马天青来到了马场。他含着泪看着眼前的一群群骏马。各马场的主事都已经换成了北国人,但干活的还是原来的老人,他们看见马天青都单膝跪地,高喊庄主。在他们心目中,他们只有一个庄主,原来是马万里,如今是马天青。骆天风心里不痛快,但也无心计较这些,只是微笑道:“还请马大哥多多指教啊。”马天青也不说话,躲在众人身后,吩咐一个养马人拉出一匹马。那人按吩咐牵出一匹马,拿出血盆钢刀,将马栓在桩子上,准备杀马。群马顿时长嘶,情绪激烈。但在众人皮鞭枪刺之下,都不敢向前。只有一匹马迎着皮鞭直冲而上,冲破了人群,群马顿时一拥而前,跟随那匹马将被绑的马围在中间。马天青走出人群,接过一个人的皮鞭,在空地上狠狠抽了那个牵马人一顿。 X-*LA*xbN  
  那牵马人平时忠厚老实,此时众人眼看他在马天青皮鞭下惨叫,无不难过。纷纷求情。马天青脸色冷峻:“要想驯马,必须如此!”骆天风马上跟着喊:“有敢骚乱者,杀!”众人敢怒不敢言。被打的人哭喊着:“庄主,我一向忠心耿耿,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啊?”马天青冷道:“我也不想,可为了驯马我只好这样。我爹不用这种方法,因为他有更好的方法。可我只来得及学会这一种方法,你别怪我,只能怪我爹一死,就没人能完全看懂《马经》了!”等打得那人奄奄一息后,马天青才放下皮鞭,走向马群。说也奇怪,刚才别人要靠近马群时,群马一阵骚动,现在他靠近,马群并无异动。他牵着刚才冲破人群的马走出马群,对骆天风说:“这匹头马只能我来驯,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 3Cgv($xl&  
  骆天风伸手接过马,翻身骑上,那头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然后发疯般的在草原奔驰,不时跳跃翻腾,骆天风仗着功夫好,勉强支撑,但那马忽然倒地,在草地上翻滚,骆天风只好跳下马背,险些被马压到。马天青走上前去。拉住马,并不急于上马,而是轻轻抚摩头马的背部,头马虽然一个劲的抖动肩部表示不满,但并没有反抗。马天青就这样一边走一边拍打头马的背部,等到它不再抖动,轻轻的将一个马鞍放在马背上。 H<3:1*E  
  第二天,有人来报,那个被毒打的老伙计和两个最好的朋友不辞而别了。马天青摇摇头,并不十分在意,所有心思都放在驯马上了。 V|G*9^Y  
  驯头马的工作十分艰苦,每天要陪着马,甚至野外吃饭,马群睡觉,时刻不和头马分开。半个月才能上马,一旦发现头马有异常动作就要下来。过一会再上去。马群时刻在头马后面跟着。骆天风跟了半个月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实在受不了深更半夜的睡马群了,就交代了几个心腹盯着马天青,自己回营帐里睡去了。 a+RUSz;DL  
  驯马进展顺利,几个心腹报告马天青除了专心驯马之外并无异动,只是脾气变得十分暴躁,对手下人十分凶狠,谁犯错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皮鞭。结果那些伤透了心的老人们纷纷到马万里坟前痛哭一场后都走了。一个心腹说:“要不要劝劝马天青,这样下去人心可都散了。”骆天风说:“不用管它,咱们的人也都把那些老家伙的东西学得差不多了,现在又有了《马经》,以后不用靠他们了。”一个月过后,头马已经可以让马天青随意驾御了。这时就要换人了,换成马场里其他人来骑,开始头马是不肯的,但这时它对人的抗拒性已经小了很多,加上来骑的人都会先给它洗澡、喂料,轻轻安抚,渐渐它也能接受别人了。 )#8}xAjV  
  当头马可以被驾御后,其他马匹就顺利多了,两个月过后,这些马已经基本可以听从指挥了。下一步的内容是驯练军马适应战场上的气氛。马天青让人弄来很多金锣大鼓,在马群周围敲得震天响。开始马群十分惊慌,但它们潜在的野性很快适应了这样的环境,然后马天青让骆天风派人骑上马在各种环境下模拟战斗,这些优良的骏马很快适应了战场的气氛。北国大帅亲自观礼后,十分满意,大大嘉奖了骆天风,还格外安抚马天青:“马老先生不幸辞世,实在让人心痛。我北国上下,绝无加害之心,只可惜老先生不容我们表达诚意就……好在还有你可以继承他的事业。我宣布,等到大军南征凯旋后,你将重新执掌万马山庄!”骆天风大急,刚欲开口,大帅笑道:“骆天风作为正印先锋,随本帅出战。”骆天风大喜,他知道北国最重军功,等凯旋回来,不愁封侯拜将。 D-FT3Culw  
  转眼间八月已到,整个中原却全无一点中秋将至的喜悦气氛,人人都知道北国大兵将至。而北国则是全军振奋,很多高官重臣已经开始谈论入主中原后该如何推行政策了。 vmg[/#  
  八月一日,北国大军倾巢而出。中原军队也已几乎全部调到边境应敌。双方一场决定生死的大战终于开始了。然而中原军队胜算极小,往年最好的军马,今年都落入了敌人之手,而自己的骑兵的马却都是从内地临时征调拼凑的,本身就差很多,更没有经过往年战马那样良好的驯练,战斗力肯定是大不如以前,实在难有胜利的希望。 vnWt8?)]^  
  当双方战鼓擂响的时候,北国骑兵如猛虎下山一样,呼啸着冲向中原阵线。中原的骑兵虽然奋力呼喝,但座下战马速度较慢,对战场气氛也比较恐惧,阵线还没交锋就已经先露出了乱像。骆天风骑着头马,指挥大军突击,意气风发,威风八面。 (mplo|>  
  就在这时,忽然中原军队里出现了几十个身穿便装的人,口里喊着号子,骑着一群老马站在队伍的最前面。骆天风仔细一看,原来都是万马山庄的老人们,他们当初走的时候都是骑着被淘汰的不能打仗的老马走的,所以骆天风也并未阻拦。此时看到这些人挡在面前,不禁大笑:“你们来这里送死吗?连马天青都不要你们了,你们还不滚回家去等死,是嫌死得太慢吗?” dVg'v7G&V(  
  那些老人一声不吭,只是催马前进,中原军队在身后稳住了阵脚,跟着前进。骆天风大怒,一声“杀”,先是一排箭雨,然后催马前冲。就在这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那最前排的几是个老人被箭全部射死,他们骑着的老马也都中箭倒地,痛苦的翻滚着。北国军队的骑兵以骆天风为首,一下子全都停住了冲锋的脚步!中原军队的士兵们忽然齐声高喊:“马杀!马杀!马杀!”这声音犹如催化剂一般,骆天风的马和另几匹头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整个马群都扬起前蹄,齐声长嘶,声音中充满人都能感觉出来的悲愤!然后的局面彻底失控了,整个北国马群在几匹头马的带动下四散狂奔,狂暴的前扬后踢。被掀下马背的骑兵不计其数。摔下来的骑兵被群马践踏,大半惨死。那些侥幸没死的,也都受了伤。中原骑兵一声呐喊,随后掩杀而至。那些北国骑兵没了马,加上受了伤,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如同砍瓜切菜一样被杀得片甲无存。 EM(%|#  
  骆天风也差点被扔下马来,好在他反应快,立刻一刀砍死了座下马,抢了中原一匹马,落荒而逃。整个北国大军全线溃退,死伤无数。自此元气大伤,退回老巢,多年不敢再进犯中原。 ++n_$Qug  
  却说骆天风一路狂奔,竟然阴差阳错的奔回了万马山庄,当跑到马万里和骆日山坟前的时候,他的马中了一箭,失蹄摔倒。他翻身滚起,才看见是马天青在坟前等着他,手里拿着弓箭。 K~4bT=   
  骆天风恶狠狠的骂道:“我好心饶你不死,想不到你竟这样狠毒。今天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万马山庄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这种事?马经上为什么也没写?”马天青冷冷的说:“你以为那天我为什么打那个牵马的人?我爹的确教过我驯马时有这一法,但我本不需要打那么重,我就是为了让你认为他们是因为伤心而走的。他们临走时骑的马,看似老弱不堪,可你却不知道,那些都是母马,这整群军马里,不但头马都是它们生的,就是其他马,也有很多是它们的后代。血统纯正的马亲缘关系是极强的,它们不能容忍自己的亲人在眼前被杀。你也看到了,那天我假装要杀一匹马,那些马是什么反应。何况你今天一下子杀了那么多马,那都是它们的母亲!” $*`E;}S0  
  骆天风喃喃的说:“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我没注意到?”马天青说:“你的心思都用在勾结北国人,害我爹和万马山庄上了!那些下面人干的活,你怎么会注意到?”骆天风忽然一激灵:“那些人喊的‘马杀’是什么意思?”马天青说:“那是《马经》上唯一没记载的事。也是我爹从小到大反复叮嘱我的话。人们只知道驾御马有五种口令,驾、喔、鱼、稍、鱼--。分别是前进、右转、左传、倒退和停止。可在马群中却有种罕见的口令,能让马炸群。那是来自远古的记忆,是古时人们在捕猎野马时的一种口号。虽然这记忆已经太模糊,但今天马群的母亲在眼前被你们杀死,再听到这声‘马杀’,我赌它们一定会炸群的。你能逃出命来是你的幸运,但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uFA}w:Fm  
  骆天风忽然狂笑起来:“是,你厉害,你厉害!你让我失去了一切,可我还活着!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武功不如我,你想报仇,下辈子吧!”马天青淡然笑道:“我敢站在这里,就没想要活着离开,从我爹去世那天起,我就打算死在他的坟前了。不过,你也得留在这里陪我。”骆天风狂笑:“我陪你,哈哈哈,送你上路后,我自然会隐姓埋名,我有那么多钱,几辈子也花不完!” 9k \M<jA  
  马天青笑了,骆天风的笑声则越来越低。因为他也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大地在隐隐的颤动,远处传来闷雷一般的响声。他仓皇四顾,忽然吓呆住了。 fA"c9(>m%]  
  远处,数不清的马正冲这边冲过来。那绝不仅仅是军马,军马只有万匹左右,而那马群奔腾而来,看不清数量,只觉得铺天盖地,黑压压的一片!那是大草原上无数群野马,被这场惨烈的战争惊动,被那震彻云天的咒语惊醒,如同乌云遮日一样从草原的四面八方涌来,跟着军马向记忆中牢笼的方向奔来。 $xCJ5M4  
  马群快如闪电,转眼就到了眼前,骆天风大骇,想要寻找藏身之所,马天青已经挥刀而上,和他战在一处。骆天风惊恐万分,他虽比马天青武功高,却也并非能片刻取胜,心慌意乱之下更是难以脱身,眼看马群如黑色波浪一样到了面前,只来得及惨叫一声:“疯子,你这个疯……”两人如同两颗沙砾一样,转眼被马群淹没了…… }@"v7X $  
  当中原的军队躲过马群来到万马山庄时,山庄已经被马群踏为平地了。没有了坟,也看不见人了。地上的血迹也已经被尘土掩埋。只有那无边的野草,在马蹄的践踏过后,依然顽强的挺起看似柔弱的腰杆,伸向夕阳的方向。 g/(BV7V  
5=\^DeM@ H  
  (责编:吴军辉) Vqcw2  
=YIosmr  
  我用我的稿子讲,就是让大家批评的 2}XxRJ0   
O`$\P lt|v  
  我好进步 +:W/=C d(h  
&c}2[=  
  床上的被子,耸立得如一座孤坟。坟堆的一角,露出一抹刺目的猩红!高海柏走过去,猛地一掀…… \x:} |   
  下一个,就是你 9oIfSr,y  
  文/超级疯狂 =d+`xN*  
  1)见鬼 p2U6B  
!1%Sf.`!_  
  叶兰芽死后的第七天,罗涓眉竟然又看见了她。 Vju/+  
  时值傍晚,天气阴沉,空中飘着氤氲的细雨。她站在马路的对面,左手撑着把黑色的伞,右手握着一串鲜艳欲滴的冰糖葫芦,仰起脸,遥遥地看着罗涓眉笑。长发,红衣,白色球鞋,一切都清晰的可疑。 zJ$U5r/u  
kZhd^H.  
  罗涓眉的头一阵轰鸣。揉揉眼睛再看,叶兰芽已经不见了,她曾经出现的地方,只剩下一根墓碑似突兀伫立的电线杆,以及那个头发斑白、身材干瘪的乡下老头--他怀里抱着一个插满了冰糖葫芦的草耙,缩着脖子站在电线杆下,如一只仓皇疲惫的老鸦。 g}S%D(~  
}t:* w  
  罗涓眉冲动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在老师和同学们诧异的目光里,奔出了教室。一分钟后,她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那个乡下老头的视线里。 &*bpEdkZ  
Nv|0Z'M  
  “大爷,刚才你看没看见那个经常和我在一起的女孩?”罗涓眉惊魂甫定地问。 J\>/ J%  
  乡下老头摇头,瑟瑟地吸着两筒稀薄的鼻涕:“你说的是‘冰糖西施’?没看到啊!” Nf)SR#;  
  叶兰芽有个绰号,叫做冰糖西施。她酷爱冰糖葫芦,是这个乡下老头的熟客。下了课,她总是买上一串,一边吃一边回家。  [aG   
zKI1  
  冰糖脆来山楂甜, R#i`H(N  
  山药海棠桔子瓣儿。 0dQ\Y]b  
  冰糖葫芦咬一口, QyY<Zi;6  
  妈妈宝宝笑开颜。 YI;MS:Qj  
  咚锵咚锵!齐不龙咚锵! /EJy?TON*  
  …… < 2fy(9y  
  叶兰芽说,她小时候一哭,妈妈就拿冰糖葫芦唱儿歌哄她。说这句话时她的表情很悲伤。因为她的妈妈早已经死了。 kGL3*x  
r i)`e  
  罗涓眉想,老天总是喜欢作弄人,他让你得到一样,便夺走你另外一样。 pFV~ 1W:  
^x$1Nf  
  叶兰芽的父亲,据说是个非常有钱的企业家。钱虽然不能代替母爱,但至少可以让她得到更多其他的爱。--更何况,她还那么漂亮。 _T7XCXEk   
K"hnGYt?  
  “你们不是天天都在一起的吗?怎么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她?” 看到罗涓眉怔怔地发着呆,乡下老头好奇地问。 ]omBq<ox'Y  
  罗涓眉颤抖了一下,回过神来,低声说:“她,她死了……” z_=V6MDM  
  “死了?” u%6b|M@P  
  “是的,一个星期前她死于意外……可是就在刚才,我又看到了她!”罗涓眉目光呆滞地指了指电线杆子,嘴唇失控地哆嗦着,“我看到她就在站那里,撑着一把黑色的伞,握着一串冰糖葫芦!” hd,O/-m#  
  “你是说,你看到了鬼?”乡下老头的脸色倏地变了。怀里的耙子掉下来,冰糖葫芦骨碌碌滚了一地。 -r]L MQ  
  那满目的猩红,血一般凄厉。 7G7"Zule*j  
bR1Q77<G\  
  罗涓眉闭上眼睛,尖叫着蹲下去…… }: u-l3e  
Bj" fUI!dK  
  2)噩梦 <:&{c-f/  
lauq(aD_C  
  高海柏在接到罗涓眉的电话之后,不到半个小时,便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她家门口。 4)>S3Yr  
  “海柏,我见到了叶兰芽!”一进门,罗涓眉便披头散发地扑过来。 aL&9.L|1 g  
  高海柏皱眉,长长地叹气:“涓眉,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兰芽已经死了!” qq_ZkU@xg  
  “我知道她已经死了,我见到的是她的鬼魂!” 罗涓眉胆颤心惊地说,“叶兰芽一定很恨我--如果那天不是我提议去照相,她就不会死了……” I[?bM-  
Gd'_X D  
  一个星期前,罗涓眉向好友叶兰芽、高海柏提议,晚上一起出去拍照。取景地是一处偏僻荒芜的小巷。青石,红砖,蛇腹般斑驳凉滑的苔藓,以及断垣残壁上用白色油漆涂成的大大的“拆”字,凄艳而诡秘。--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j,SZJ{ebXg  
K`60[bdp  
  “挺胸!抬头!下巴翘一点……”高海柏以专业的眼光,娴熟地指导她们将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据说,他是本市某著名地产商的公子,留学国外,学的就是摄影。 ks %arm&  
  那晚,身穿白衣的罗涓眉,被镜头诠释成了屏幕上的凌波仙子。而一身火红的叶兰芽,则被拍成了现代版“倩女幽魂”。 ^t *Ba>A  
X<pNc6  
  然而就在拍摄即将结束的时候,竟外发生了!--一个黑影猝不及防地从角落里蹿了出来,扑向正在镜头前搔首弄姿的叶兰芽! d(@ ov^e-  
  目光幽冷,獠牙森寒。那是一条野狗。 Pp_? z0M  
  “兰芽,快跑!”高海柏和罗涓眉齐声惊叫! w~jm0jK]  
  叶兰芽失魂落魄地逃。她穿的是旅游鞋,所以跑得很快,但再快,也比不上四条腿的畜牲。 LU8:]zOY  
  眼看着,两条利爪搭上了她的双肩,她竭尽全力地纵身一跳,飞了起来!--确切一点说,飞起来的是她的头颅!它就象一只离开枪膛的子弹,在浩瀚的苍穹中崛起,旋转,随后不甘地坠落。 [Q\(k d*4  
(uy\~Zb  
  原来,小巷里不知谁家扯了一条钢丝做晾衣绳,黑暗中看不清楚,叶兰芽以极快的速度撞上去,纤细的钢丝深深勒入她的脖颈…… ksJ 1:_  
  头飞出去,身子还在惯性地奔跑。十几步后,才轰然倒地。整个过程,惨烈得超过了任何一部恐怖电影。 ]m7x&N2  
ie>mOsz  
  从此罗涓眉恶梦缠身。梦中,那条小巷插满了如血如荼的冰糖葫芦,而叶兰芽则穿着火红的裙子在尖锐的竹签上跳舞,玉颈之上,无头…… xP;>p| M  
  跳着跳着,叶兰芽会猛地停下来,向罗涓眉伸出指甲枭利的双手,凄厉地大叫:罗涓眉,把我的头还给我…… FFe{=H,=  
-N6ek `  
  罗涓眉总在此时冷汗淋漓地醒来。 e 'F:LMX  
V]"pM]>3X  
  3)眼睛 PfB9 .f{  
94]i|2qj*  
  “涓眉,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呢?一定是你悲伤和自责过度,因此产生了幻觉。”高海柏喝了一口咖啡,如是安慰。 5*Qzw[[=  
  罗涓眉宁愿只是幻觉。 ts("(zI1E  
  “海柏,真的我好怕!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她惨死的样子……” 她垂下头,瘦削的双肩陷在在长发里颤抖,无助地啜泣。 (ip3{d{CT]  
  高海柏怜惜地将她抱在怀里,轻吻细细。 YfMs~}h,  
  罗涓眉长得很象《象雾象雨又象风》里的周迅,单薄的身材,稚气的脸,锁骨高高地翘着,仿佛一对凄艳的蝴蝶标本。这样的女孩,男人见了就想保护。 qn,fx6v4  
  而叶兰芽则恰恰相反。她饱满,窈窕,浑身都散发着性感的甜香,就象一串让人馋涎欲滴的冰糖葫芦。--冰糖西施确实名副其实。 "`%UC#  
Ts|;5ya5m  
  罗涓眉和叶兰芽是艺术学校的大三女生,两人嫌宿舍太吵,不自由,便一起到外面合租了个房子。 <OJqeUo+*\  
  她们同样拥有傲人的外貌和脱俗的气质,自大二起便开始频频被模特公司邀请,出席一些开业剪彩、广告宣传的活动,在拿到不菲报酬的同时,也开阔了不少眼界。因此她们比同龄的女孩更懂得展现自己的优点,争取更多的机会。 -j:yEZ4Oy  
  跟高海柏的相识,就是在一次大型的车展会上。彼时她们兼职德国Essen的车模。香车美女相得益彰,不知引爆了多少人的眼珠。高海柏也是其中的一个。 )K`tnb.Pf  
  展会结束后,她们是坐着高海柏的新款保时捷跑车离去的,之后,高海柏便经常以摄影采风为名,对两位女孩殷勤邀约。 AxF$7J(  
rusYNb1J  
  谁都看得出来,高海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57]La^#  
]2ycJ >w  
  很难说她们之间高海柏更喜欢哪一个。常常,刚对着叶兰芽咏完“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俄尔又搂着黄涓眉含情脉脉:“明眸靥边集,浅藏涓眉底。” ?Y D Ml  
  放浪不羁的海归派,对古词诗韵倒颇有研究。那么,他是不是还想学圣人,左拥右抱娥皇女英? 8Bh micU  
h|i b*%P_  
  如今,叶兰芽死了。这对于一直深爱着高海柏的罗涓眉来说,未偿不是因祸得福;对于难以取舍的高海柏来说,也省却了选择的烦恼。 9C7HL;MF  
Dkh=(+> <  
  于是,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 Fpwhyls  
Nez '1  
  这一夜,高海柏没有离开。用做爱来治疗恐惧,往往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法。他们在床上忘情的翻滚,嘶叫。浑然不觉窗外有一双幽怨的眼睛正阴怖地盯着他们…… ='C;^ Bk  
  幸好他们没有看到,否则会疯掉…… %K06owV(S)  
qV,x)y:V  
  4)儿歌 ,t9C P  
-7o-d-d F  
  冰糖脆来山楂甜, rSm#/)4A  
  山药海棠桔子瓣儿。 t("koA=.  
  冰糖葫芦咬一口, /F''4%S?E  
  妈妈宝宝笑开颜。 ER@RWV 2  
  咚锵咚锵!齐不龙咚锵! Y% @;\  
  …… yJlRW!@&:  
)KkV<$  
  叶兰芽死后的第十天晚上,罗涓眉听到叶兰芽的房间里有人在唱儿歌。 <1:I[b  
  那声音,时而象个七八岁的孩子,嗓音甘蔗似的又甜又脆;时而又象个奄奄一息的老头,咳喘得如一只破风箱。 N=~DSsw  
  一开始,罗涓眉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掐了一把大腿,疼得吡牙裂嘴,才发现这是真的。于是,冷汗唰地一声下来了。 lH @goh  
  她恐惧地抱紧头。可这诡异的声音还是丝丝缕缕地钻进耳膜。它似乎渗进了每一寸空气分子中,看不着,却无处不在。 1=!2|D:C)i  
nPl,qcyY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它消失了。房间里恢复了一片碜人的死寂。窗帘被湿冷的晚风抽起,又放下,招魂幡似地挥舞,偶尔发出一两声凄厉的尖啸,象极了送葬的哀乐。 "gDk?w  
  罗涓眉哆哆嗦嗦地从被子里爬出来,再次播通了高海柏的电话:“海柏,救命……” ; TwqZw[.  
/[ Rp~YzW  
  高海柏到来的时候,就见罗涓眉失魂落魄地蜷缩在客厅的角落,手里抓着一把锋利的菜刀,她脸色苍白、嘴唇青紫,样子--简直比鬼还象鬼。 5LU7}v~/  
  “海柏,它来了,就在这个房间里……我听到它在唱儿歌!” f.E{s*z >  
!1]jk(Z  
  高海柏踹开叶兰芽卧室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惊心动魄的画面……只见房间的墙壁上,横七竖八地插满了冰糖葫芦!这些冰糖葫芦歪歪斜斜地拼成了六个大字:下一个,就是你!! 9;`hJ!r  
"GJ.`Hj  
  床上的被子,耸立得如一座孤坟。坟堆的一角,露出一抹刺目的猩红!高海柏走过去猛地一掀!被子里,蜷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死狗!死狗的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着,脖子上紧紧地勒着一根细利的钢丝…… vBM<M3  
PpNG`_O  
  罗涓眉惊叫一声,瘫倒在地。地板又粘又滑,腥气扑鼻。是鲜血!这满屋的冰糖葫芦,竟然是用鲜血制成的…… 9#~jlq(  
  她的耳边,依稀想起一声阴恻恻的冷笑: B GOS(  
  罗涓眉,下一个,就是你! 1]A\@(  
Zw%:mZN  
  5)布局 i~M-V=Zg  
5Fq+^  
  “叶兰芽,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语无伦次地叫。 Mpk7$=hjc  
  “不要再骗我了,罗涓眉!”高海柏突然回过头,表情诡异地盯着她,说,“那天,你故意提议去照相,其实你早就在小巷子里做了手脚,你想要害死我,这样,你就能够跟高海柏在一起了,不对吗?” fZJM'+J@A  
  “海柏,你说什么?” $"}*#<Z  
  “我不是高海柏,我是叶兰芽!”高海柏的五官恐怖地扭曲着,向罗涓眉步步逼近…… D4$"02"  
AUfcf *  
  罗涓眉绝望地闭上眼睛:“叶兰芽,我承认是我害死了你!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我比你更爱高海柏,我不能失去他……” 4X}TG  
1-.i^Hal  
  罗涓眉厌倦了拖沓无望的三人行,决定以智取胜。叶兰芽是她的劲敌。除了妖娆的美貌,还有一个不错的家世。若当真比较起来,还是叶兰芽的胜算高些。所以,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l2wu>Ar7.  
3hzz*9/n  
  她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去驯练那条野狗,让它能够辨别出叶兰芽的体味,从而当叶兰芽出现时,它就会象看到美食一样,贪婪地扑上去……而那条致命的钢丝晾衣绳,也是她提前布好的局。 :`<MlX  
o"A? Aq  
  “我早就怀疑,叶兰芽的死与你有关!果然不出所料!”高海柏咯咯地笑。他扔掉钢丝,从怀里掏出一枝录音笔,“实话告诉你吧,儿歌、血葫芦、野狗、鬼上身,都不过是我自己搞出来的桥段!目的就是要诈出叶兰芽之死的真相!现在,你所有的口供都在我的录音笔里,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 Q!Xxe>6  
  “高海柏,原来在你的心目中,还是叶兰芽重要……” t+^__~IX  
  “不,你错了,我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自己。”高海柏冷哼一声,说,“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也从来没有出过国!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八卦小报的记者。你们所看到的车子,是我跟朋友借来泡妞用的!没办法,现在的女孩子都太现实太虚荣了,而你和叶兰芽就是典型的代表!--如果不是因为我借来的跑车,虚拟的身份和经历,你们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趋炎附势、狗眼看人低的社会,我他妈受够了!…… at2)%V)  
  现在,改变命运的机会终于来了。明天只要我将这条新闻放出去,绝对会成为社会版的头条!而我,也会从此在报界一举成名!我等这一天,太久了!呵呵呵……” ]XL=S|tIq  
 x8wsx F  
  6)索命 e ]2GAJLI  
CwyE  8v  
  “海柏,难道你从来就没有真心爱过我们?”罗涓眉不甘地问。 :x^e T  
  “真心?我倒想问问你们,你们又有几分真心?”高海柏鄙夷地冷笑,然后转身离去。 ec*Ni|`Z'  
  罗涓眉愣了愣,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扑过去!她的手里,抓着一把猩红的冰糖葫芦!尖利的竹签在高海柏惊悚回头时,准确地插入他的喉咙……人倒下,血出来。 R+/kx#^  
  “罗涓眉,你好狠!”高海柏痛苦地呻吟。 [<Mls@?  
  罗涓眉拿起一只枕头,用力按在他的脸上。直到他不再喘息,瘫软的象一只死狗。之后,她搜走录音笔,将他拖进洗手间。 ~4] J'E >  
  尸体很重,就象一只硕大的水泥口袋。她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将它处理掉,才能不露痕迹。 _=cuOo"!  
  碎尸,然后分块扔掉? BE0Xg  
  她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把锋利的菜刀。--刀刃在炽光灯下划过一道刺目的弧线,颤抖着落在高海柏的脖子上。就在这时,一阵诡异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60D6UW  
77]lp mC  
  冰糖脆来山楂甜, fj9&J[  
  山药海棠桔子瓣儿。 +HD2]~{EkL  
  冰糖葫芦咬一口, YhN:t?  
  妈妈宝宝笑开颜。 )2u_c=  
  咚锵咚锵!齐不龙咚锵! e. E$Ej]w  
  …… @B?'Mu*  
  罗涓眉肝胆俱裂地跳起来……洗手间的玻璃门外,隐隐约约地掠过一个红色人影!她下意识地踹开门--客厅里,一个人僵直地站着,红衣,白色球鞋,双臂一字撑开,象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再往上看,无头…… %.fwNS  
  接下来的一幕,就跟罗涓眉的恶梦一样真实。--只见它伸出指甲枭利的双手,凄厉地叫:罗涓眉,把我的头还给我…… TIF  =fQ  
8hSw4S "$  
  罗涓眉大喊一声,转身往门外奔去!她的手还没有触到门柄,房门就悄无声息地开了,半空中,悬浮着一张鲜血淋漓的脸!这张脸,罗涓眉再熟悉不过--是叶兰芽! KmWd$Qy,  
{"r L3Lk  
  罗涓眉瞪着惊恐的眼睛,跌倒。客厅里的人影冷笑着走来,它的手里,攥着一根寒芒四射的钢丝! )U8=-_m  
  钢丝在罗涓眉的脖子上绕了一圈,深深地勒下去。罗涓眉在失去知觉之前,听到了自己的喉骨嘎嘎碎裂的声音…… q!Z{qt*`um  
Mi}k>5VT  
  房间里又多了一具尸体。 zW[HGI6w  
Sg\+al7  
  7)真相 y~VL a  
a,n#E!zT?w  
  滨城晚报:昨晚,本市华青小区一所住宅内发生血案,死者为一男一女,系恋人关系,疑两人因感情问题而互戮身亡。另外,警方有证据表明,此案亦与十天前某校女生的死亡有关…… TpHzf3.I  
@Q!Tvw/  
  高海柏终于如愿以偿地上了社会版的头条。倘若在天有灵,此刻的他是否是笑着的? SF"r</c[  
A+fXt`YNM  
  “大爷,来几串冰糖葫芦!”放学了,几名馋嘴女生叽叽喳喳地走出来。 r*FAUb`bG  
j|[>f  
  卖冰糖葫芦的乡下老头手忙脚乱,回头向旁边的一个女孩喊:“莲芽,还不快过来帮忙!” \"Qa)1 |  
  “咦,莲芽?这句字好熟……”一个女生说。 f %q ?  
  “哇,你们看,她长得跟‘冰糖西施’好象!”另外一个女生也惊奇地跳。 $wl_  
  “是啊,是啊,难道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gTd r  
  “不可能啊,我听说叶兰芽的父亲是个相当有钱的企业家,怎么会跟这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头有什么瓜葛?” 3wPUP+)c7  
  …… 2cZgG^  
  一行人渐行渐远,背后的两个人意味深长地笑。 i7&ay\+@  
[LV>z  
  她们的猜测是对的。叶兰芽的确跟这个卖冰糖葫芦的女孩是双胞胎姐妹。--她的父亲根本就不是什么企业家! [?XP[h gd  
  从农村出来的她,为了不被人瞧不起,便对同学们撒谎说自己有个有钱的老爸!为了不被揭穿真相,她拼命地打工,然后用辛苦赚来的血汗钱买漂亮衣服,请同学们吃饭。 Ak3V< =gx  
  没有人怀疑,衣着光鲜、出手阔绰的她,父亲竟会是那个在学校门口卖冰糖葫芦的乡下老头! C[><m2T  
Nkn2\ w  
  结果,虚荣不但让她辜负了父亲忍辱负重的亲情,也让她丢掉性命! FyChH7  
jFI`CA6P  
  叶瑞生看着红彤彤的冰糖葫芦,久久地叹息。叶莲芽替他拭掉眼角那颗混浊的老泪,轻声说:爸爸,别难过!姐姐的大仇已报,她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得到安息的。 ~h3~<p#M`  
  叶瑞生伸出手,将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 }yd!UU  
? 0:=+%.  
  这双手虽然瘦骨嵝峋,却十分灵巧。它们不但能做出酸甜可口的冰糖葫芦,还能敏捷地操作一条细利的钢丝…… QM7B FS;  
bu=RU  
  --完-- `1lGAKv  
!';;q  
  这样的故事,百花也要的 ,=: -&~?  
H6lZ<R{=  
  我编辑了不少这种写法的故事 Lx| 0G $  
N]F}Z#h  
  天下传奇 \ AB)L{  
  清宫秘史 p ^)3p5w  
  胡西东 x X.{(er  
X]=8Oa   
  但凡月黑风高无星之夜,执事房的值班公公经过孤寂的坤宁宫时,总觉得身后有孩子的哭声传来,他不敢回头去看,因为他知道,在气死风灯笼摇曳朦胧的火光下,那堵血红色的墙壁上,会伸出一只属于孩子的苍白小手…… uSH_=^yTQ  
8KsPAK_  
  呵呵,实话说,我比较喜欢这样的格式。因为我喜欢看老周的小说,他也是这类风格 a/[)A _-  
vb9C& #  
  秋风的故事是出奇制胜 Xwd9-:  
{=;<1PykLb  
  我看别人的故事也能想出新故事 O<MO2U+^x  
}:!X@C~  
  一定要敢想 z:&/O&?  
D J7U6{KLq  
  故事么,展开想像 T`GiM%R;g  
    (完)
6条评分金钱+110
普雪原 金钱 +100 - 2012-10-08
蟾宫折桂 金钱 +10 - 2012-05-28
胡砍一刀 鲜花 +1 - 2008-08-29
丁志峰 鲜花 +1 - 2008-08-29
竹韵悠扬 鲜花 +1 - 2008-08-29
丁志峰 鲜花 +1 - 2008-08-29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漫步
发帖
352
金钱
10100
铂金
903
魅力值
3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8-30
好,学习了,顶!
离线林惜变
发帖
70
金钱
12615
铂金
114
魅力值
2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8-08-30
谢谢老哥!辛苦了!学习了!
离线爱彩云
发帖
142
金钱
10370
铂金
56
魅力值
8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8-08-30
太好了,认真研究中。多谢了。
自幼就爱听故事
离线何潇
发帖
39
金钱
10000
铂金
107
魅力值
6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8-08-30
谢谢,学习!
生命生生不息,故事源远流长!
离线皮皮鲁
发帖
575
金钱
152500
铂金
690
魅力值
79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8-08-30
学习了
有个微信公众号,叫“皮皮会客厅”搜索“pipilu818”来听皮皮讲故事。
离线云鹤
发帖
1062
金钱
2549233
铂金
100
魅力值
125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8-08-30
谢谢老大的花花,谢谢兄弟们顶帖帖!
离线一絮飘花
发帖
609
金钱
44395
铂金
2257
魅力值
5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8-08-30
学习!进步!
离线徐黾
发帖
1373
金钱
132
铂金
103
魅力值
11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8-08-30
感谢发好贴!
转转    看看    玩玩    写写……
我的家:http://bbs.story520.cn/?u=1540
http://blog.sina.com.cn/xuming2
离线一木
发帖
118
金钱
6270
铂金
313
魅力值
2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8-09-13
感觉妖王就是不简单,让人真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估计妖王在写故事时写一点都在想咋有悬念,这点评价不知是否中肯,认真学习了。
离线风过铃
发帖
208
金钱
3720
铂金
202
魅力值
1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8-09-17
学习.
大愚若智,孤世小鹰
离线刘忠山
发帖
802
金钱
1132462
铂金
242
魅力值
59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8-09-28
学习了,很受启发!
http://blog.sina.com.cn/u/2032638280
离线云鹤
发帖
1062
金钱
2549233
铂金
100
魅力值
125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8-10-10
谢谢小鬼时尚斑斑加精。谢了!
离线长风飘烟
发帖
54
金钱
20000
铂金
50
魅力值
12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8-10-15
太好了!努力学习中!
一位名作家在一个写作研讨会上发言,他站到麦克风面前问:“你们当中谁想成为作家?”所有的人都举起了手。这位作家说:“那么,回家去写吧!”说完就坐下了。
离线新格格
发帖
392
金钱
12179705
铂金
10119
魅力值
12
交易币
0
房产
5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8-10-31
太精彩了!受益匪浅
人生故事   故事人生
离线微风绿柳
发帖
92
金钱
1010
铂金
7
魅力值
28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8-11-01
精彩,收藏学习!
离线杨梅果
发帖
242
金钱
8535
铂金
444
魅力值
1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8-11-04
真是不错,学习了
勤奋!努力!
离线雪落有声
发帖
53
金钱
8919
铂金
45
魅力值
0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08-11-06
好贴,学习。
离线采菊东篱
发帖
99
金钱
25857
铂金
67
魅力值
14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08-11-06
学习了!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发帖
270
金钱
19989
铂金
60
魅力值
5
交易币
0
房产
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08-11-15
好故事。 b<~8\\ &  
好帖子。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