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李白与王维:从未见过面,一生都在争

timg (1).jpg
  唐朝,有两个人,一个人信道家,四海求仙;一个人拜佛教,一生礼佛。
  同一年出生,同样的京漂儿,同样的于长安崛起,同样的天才绝世。
  李白与王维,大唐冉冉升起的两位巨星,同时代,同地点,可无论正史野史,俩人一生竟然没有过任何交集。
  有人说因为他们是情敌;也有人说文人相轻,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还有人说,是因为俩人性格不对路。
  其实,俩人虽然没见过面,但一生都在争!
  
  1、争女人(玉真公主)
  王维:
  我十五岁成为了一个京漂,打拼五年。二十岁,遇见玉真公主。
  在岐王宅里,我精心策划演绎了一曲<<郁轮袍>>。那出色的音律造诣,那绝世的文辞风采,一下子撩动了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的美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我看。自此,我经常出入公主府。我知道她很快就会向她的皇帝哥哥推荐我。
  果然,第二年,我,二十一岁,金榜题名,大魁天下。
  李白:
  我三十岁成为一名京漂。来到京城之前,写了一首诗,<<玉真仙人词>>。经过我铁哥们元丹丘(没错,就是<<将进酒>>里面的那个丹丘生)的引荐,我也认识了玉真公主。也是经过玉真公主的引荐,我踏入皇城,不参加科举,就成为翰林。
  (非常巧的是,李白备受玉真公主青睐的时候,王维刚刚结束外放生涯,回到京城,就在长安。可偏偏玉真公主好像已经忘了当年红极一时的<<郁轮袍>>是怎么唱的,眼里只有那个高鼻梁,西域风的李太白帅大叔。这也就是很多人认为,情敌是王维李白二人不见面的原因。试想一下,这种关系,谁想跟对方见面?难道要说一个,公主对你,不如当年对我好?)
  
  2、争朋友(孟浩然)
  王维:
  我有个铁哥们叫孟浩然,他四十岁才想着进京。
  进京第一时间就来投奔我,也在我这里见到了皇上。
  虽然结果不怎么让人满意,但是我的心他懂,他的心我也明白。
  他给我写了一首诗<<留别王维>>就继续去归隐了。
  我也回了他一首<<送孟六归襄阳>>,告诉他没做官不要灰心,前途还是光明的,日子还是灿烂的。浩然哥看到十分开心。
  李白:
  我跟孟浩然也很铁。我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他,一起游玩,有一次他要南下,我没办法跟随,就写了一首诗<<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千古传唱。
  后来又见面,我给他写<<赠孟浩然>>,我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浩然哥无比高兴。
  孟浩然:
  二位的心意我都明白,我要继续去写诗了。<<夏日南亭怀辛大>><<送辛大之鄂渚不及>><<都下送辛大之鄂>><<张七及辛大见访>><<病减逢春,期白二十二、辛大不至十韵>>
  李白、王维:辛大到底是谁!!!
   timg (3).jpg
  3、争才华(诗文)
  王维:我曾有过<<辋川集>>写北方蓝田辋川。
  李白:我曾有过<<秋浦歌十七首>>写南方秋浦胜境。
  王维:我写送别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千古绝唱。
  李白:我写送别诗“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是千古绝唱。
  王维:我生在中原山水间,去过边疆塞外。“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李白:我生在边疆塞外,游历中原山水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王维:我是诗佛!
  李白:我是诗仙!
  杜甫(悄悄说一句):我叫诗圣,宋诗、清诗都以我为榜样,都学我。
  
  4、争被贬
  李白:
  我被贬,因为我敢让高力士给我脱鞋,杨玉环给我研磨,李隆基给我擦嘴巴!被贬还要给我千两黄金,送我离开长安。
  不是我在长安站不住,是长安留不住我。
  信道教,四海为家!
  王维:
  我被贬,是因为我敢舞“黄狮子”。
  就问还有谁?除了皇室,除了想造反的人,谁还敢用黄色?
  你穿个黄袍给我看看???
  李白:我造过反。
  王维:………
  李白:当年我跟着永王李璘,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王维:哼!我也当过安禄山的官!
  李白(悄悄的说):唉,其实给永王李璘做幕僚的时候,我是十分痛苦的。
  王维(也是悄悄地):唉,谁又知道当伪官的辛酸呢?夜夜提心吊胆。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两人默默地拍了对方肩膀一下,刚要相拥而泣,一下子反应过来对方是李白(王维),又马上移开手臂,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timg (4).jpg
  结语:
  李白与王维,一个是个性张扬,敢作敢为,既极度自信而又极度自负;一个则是个性软弱,谨小慎微,既与世无争而又不愿放弃。
  其实正是由于二人的性格各异,行事的方式与准则不一,以至于二人从始至终没有见过任何交集。
  两位盛唐的巅峰诗人,没有过诗歌唱和,没有过生活交往,不免让我们感到非常遗憾。因此,后人便臆想出二人在“骊山”有过一段往来的假说。
  但无论如何,二人的诗歌造诣,皆是独步古今,各有所长。
  作者简介
  作者一楼,广告学本科生一枚,湖北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员,曾获2017年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二等奖;2018年“聂绀弩”杯大学生中华诗词邀请赛三等奖。没事爱写写旧体诗,广告界的诗词爱好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